第38章
龙竹2015-12-27 01:043,378

  这时一名蒙古军官大声吆喝,指挥众武士进庄内捆绑群雄,郭靖大怒之下,长啸一声,双臂一挥,推出一掌“震惊百里”,震得数十名蒙古兵喷血倒地,经脉尽断而死。

  任苍傲与金轮法王大出意料,没想到庄内有人竟还有抵抗的能力,同时纵身扑入,各挥手臂发招,一个递出“密宗大手印”一个施展“三阴蜈蚣爪”,凌空迎面击向郭靖左右肩头。

  郭靖临危不乱,双脚踏实,运转内力挥动双臂,左手一招“见龙在田”,右手一掌“鸿渐於陆”,硬挡住二人的攻势,“波”的一声响,三人身子一晃,各退了三四步。

  本来金轮法王与任苍傲功力之高,任何一人足可与郭靖匹敌,但郭靖天生蛮劲,又念着群雄安危,是以一出手便是十成掌力,而两人都只用了七八成,以致有此效果,否则都是十成功力,非让郭靖吃上暗亏不可。

  正在这时又抢入一批蒙古兵来捆缚中原豪杰,郭靖大喝一声:“够胆,瞧你们哪一个敢动手?”手掌扬处,砰砰两声,已有两人中了劈空掌倒地,他随势冲入大厅,肘撞拳击,掌劈脚踢,霎时间又打倒数人。

  金轮法王趁他打倒蒙古精兵之际,挥起衣袖斜劈一招“火焰刀法”掌刀虚空砍来,显然蕴有浑厚的内力,郭靖闻风识劲,不敢怠慢,转身打出一掌“密云不雨”,内力相激,身子都幌了两幌,各自凝了凝神,心忖:“对手内功了得,实乃劲敌!”

  任苍傲喝道:“我来领教领教中原郭大侠的本领!”左掌一起,震断石柱上的一只狮头石蹲,迎面飞了过去,郭靖潜运内力,双掌一封,砰的一声响,大块石蹲登时被他内力震碎,跟着右掌击出,掌风推送下,便如千百枚暗器一般射出。

  任苍傲“哦”的一声,叫道:“好家伙!”空中连翻两个筋斗,避过碎石块,凌空下击拍出两掌,暗加“化功大法”的吸劲;碎石片尽数打在后面的十几名武士身上,只震得满身是血,一时谁也不敢再接近。

  郭靖沉腰聚力,单手竖直上迎,一掌“龙战於野”推出,砰的一响,双掌之间如磁吸铁,掌缘牢牢粘住,二人余力震得郭靖脚下花岗石板碎裂,地面塌陷深入脚踝;任苍傲趁机吸化对方内力,孰知郭靖内功精纯,抱元守一,却也吸不到分毫。

  任苍傲与郭靖二人掌力相对,内力交锋中间实无半分取巧之处,一时难分轩轾,僵持不下,金轮法王见机不可失,翻转长臂右掌斜劈,一招“火焰刀”的招数瞬间向郭靖砍来。

  郭靖眼见无形刀气劈到胸口,无奈动身不得,掌力全部与任苍傲相对,万万不能硬接这一道刀气,忽地脑海闪动,左手虚空一抓,一股气流激动地下一具蒙古武士的死尸,尸体倏然被吸了起来,挡在他的身前,受实了这一招火焰刀,死尸波地一声,窜出一道血柱,炸的膛破肢断。

  金轮法王大出意料,喝了一声彩道:“好一招‘擒龙功’,中原武学果然精深,贫僧今日倒是开了眼界。”一句话甫毕,嗤嗤嗤连砍三刀,风声飒然,凌厉异常。

  郭靖暗暗心惊:“倘若硬拼下去,终究敌不过二人合力,不若先行脱身,然后再想办法搭救诸位豪杰。”心念甫动,深吸了一口气,内力反激震开头顶上方的任苍傲,跟着身子倒翻,躲过凌厉的三股刀气,眼看又一道刀气袭来,双臂一划,拍出一招“时乘六龙”。

  二人一时尽力推动内劲相抗,斗室内掌气纵横,刀劲飞舞,便似有无数迅雷疾风相互冲撞激荡,金轮法王见降龙掌与少年招数接近,生怕自己打出的内劲越强,对方反击的力道越大,是以只用的七层功力,留下三成保命之用。

  郭靖内功远胜过龙骏,却不知乾坤大挪移的法门,当然不能借力打力,只有运转体内的真气以硬碰硬,数招一过见对方出手有所保留,大惑不解,但他资质鲁顿,想不通其中关键或是否有诈?心想对方既然气势弱了,不若全力硬逼,迫的他难与近身,便可乘机逃脱。

  当下大喝一声,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一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出,正是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金轮法王先前便是吃了此招的暗亏,此时又见这招心有余悸,不敢直撄其锋,转身闪避一旁。

  郭靖趁空隙掠出大厅,便要飘然离开,突然厅中跃出两名番僧迎头截住,并肩踏上一步,各出右掌当胸平推,郭靖并不在意,随手拍掌将两僧的掌力撞的回去。

  两名番僧噔噔噔退了三步,其后又跃出两名番僧,各出右掌分别抵住一僧的后心,将他们推了回来,前面两名番僧招式不变,又是一招“排山掌”推至,后面的番僧将掌力源源输入前一人的体内,逐一经脉相连。

  郭靖微感愕然,出手再挡,这一回却没有将四人推动,但见又窜出十四名番僧排成两排,各出掌抵住前人的后心,一股股内力顿时叠加在一起,犹如小河汇人江海,威力倍增,变成郭靖一人力抗十八金刚。

  他猛然想起,当年听恩师和岳丈言道:“天竺武功有一门并体连功之法,而在中原早已失传,吐蕃却一直研习,这十八个番僧集力和我对掌,我内力再强终究敌不过十八人合力。”

  正在郭靖寻思分心之际,背后两股劲气袭到,急忙抽出单手回掌招架,挡住了任苍傲的毒掌,却受的一记火焰刀气,经脉被劲气所伤,体内真气流转不足,登时被十八金刚排山倒海的掌力推将过来,胸口一阵闭塞,身子一晃仰天倒地。

  一招得手,金轮法王生怕他起身再战,上前拿住郭靖“神封穴”立即伸指疾点他“檀中”“大椎”“京门”数处大穴,这才放下心来,任苍傲也松了一口气,倘若以一人之力,那胜负当真难以委决,当下喝道:“还不动手!”远处观望的蒙古兵早吓得心惊胆战,听到命令才拥了过来捆绑群雄。

  郭靖受伤不轻,幸亏内力精深,不致损及经脉,此时被制住穴脉,心中愤怒对方卑鄙手段,但他天性淳朴,却也不出言辱骂,成王败寇,两国交锋兵不厌诈,郭靖曾领军随成吉思汗南征北战,深明此理,出言秽语只有自降骨节,当下闭口不语,眼观鼻、鼻观心,化疗内伤。

  任苍傲笑道:“国师,今日你我二人又立一大功,回去必有封赏,只可惜逃跑了黄蓉,未免美中不足。”

  金轮法王微微一笑道:“她的宝贝女儿和丈夫均在我等手上,料那黄蓉使不出什么把戏,任兄不妨先押中原武林人士回去向公主复命,老衲携着那黄毛女娃去引诱黄蓉入套,然后一网擒拿如何?”

  任苍傲双目精光大盛,心想:“这老和尚还想另立新功,不过由我单独压往也无不可,到时将功劳尽管一揽,嘿嘿,亦有所得!”点头道:“如此甚好,有劳国师了。”

  法王命两个徒弟霍都和达尔巴背着昏迷的郭芙上路,等到离开陆家庄后才解开她的晕穴,免得她将陆家庄之事抖将出来,令黄蓉有防范之心,另外尚有十八金刚番僧同行助阵,防备途中冒出中原高手坏事。

  此时临近中夜,月朗星稀,柔光泛碧,四周潺潺溪水声,虫鸣天籁,嗅着石素清娇躯的幽香,山风徐徐拂面而来,吹着佳人的几缕发丝飘过耳边,露出雪白的粉颈,看得龙骏心中一荡,想要吻过她每一方寸的肌肤。

  “喂,清儿!”龙骏忍不住,柔声低唤道。

  石素清别过俏脸往他瞧来,秀眉轻皱,神情静如止水,眸子眨了两下,水汪汪地盯着他,不解道:“甚么?”

  龙骏瞧着她眉目清雅,肌色白皙泛红,超凡脱俗,只觉有股清灵之气与月光相合,更是秀丽无限,禁不住凑下嘴来探吻她神圣不可侵犯的樱唇。

  石素清满脸通红,心中说不出的甜蜜,情苗渐长已到了不可自制的地步,倘若对方辜负于她,相信她这一生,只有一死方能脱离伤痛,龙骏虽只吻着她,没有过多的动作,但石素清情动深处,竟也悸动不已,整个芳躯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害羞。

  龙骏亲了良久,伸手搂着她的腰肢揽入怀中,浅笑道:“清儿,咱俩都快结成夫妻了,怎地你还如此的怕羞,这里又没旁人偷看!”

  石素清双颊潮红,嗔道:“羞你个大头鬼,人家哪像你那么厚脸皮的无赖,哼,襄阳本在武关东南,当日你南辕北辙,却将清儿带到了西北华山之颠,还乘什么白雕逃行,害得人家落崖差点摔得粉身碎骨,龙少侠,这个你却怎么说?”

  龙骏干咳一声,心想自己当日为了多些与玉人接触的机会,故意背道而行然后再折回,原也存有私心,此时被她一问,登时语塞,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嘿,清儿还是饶了我吧,坦白地说当初对清儿一见钟情,只想与你多些相聚时刻,去哪里倒也并不在乎?”

  石素清伸手触摸他英俊的脸颊,叹道:“后来阳叔叔他们告诉我襄阳正确的方位,人家便猜出了你的鬼心眼儿,当日……你为了清儿连自身性命顾也不顾,甘愿舍身跳崖相救,人家心里也欢喜得紧!”

  龙骏这才放开心怀,被心爱的女人当面夸赞,如沐春风一般,搔头笑道:“其实当时我实是出于私心,倘若让清儿有失,我这辈子岂不没了姻缘,孤独一生却找谁来评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