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龙竹2015-12-27 22:093,362

  石素清格格轻笑,眼中露出感激之色,低下头来满颊红晕,靠在龙骏怀中,两人心灵相融,默默无言,倚着溪水旁的石块,渐感倦困就此沉沉睡去,整个山涧洒着一片清辉。

  次晨二人相继醒来,握手相视而笑,彼此心情大畅,昨夜月色柔美,只顾缠绵倾谈,谁也没有顾及周遭景致,此时放眼投去,四周草木青翠欲滴,繁花似锦,此处溪边更是美景之地。

  石素清起身在一块石隙上摘下两朵兰花,一只递给了他,一个则插在头发的云鬓上,龙骏凑鼻一闻,清香四溢,怡然神爽,忽地想起他父亲龙天羽书房中挂着的一副书联,低声念道:“山根碧芯多婀娜,峭壁垂兰万箭多。”心中暗想:“原来这两句赞的便是此花,父亲的博学自己那是远远不及,他如今所在何处呢?”

  石素清听他赋诗,心中一动,觉得情郎文武双全,更生情趣,念道:“兰叶春葳蕤,桂花香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这几句五言是唐代张九龄所作,诗风清雅,寄寓深远,骏哥以为如何?”

  她虽然在西域长大,但自幼学习中原风土文化,诗书礼乐,倒也读了不少,只道情郎他从中原礼仪之邦长大,定然精通礼乐辞赋,一心想听他的情诗爱词。不自禁出口相问。

  龙骏目瞪口呆,心道:“什么诗风清雅不清雅的,我哪里会懂得?倘若问我物理科学、软件程序,世界上较自己精通的那也是寥寥无几,偏问我古文诗词,老子熟悉的句子加起来也不过百十多个字!”

  当下胡邹道:“恩,很符合咱俩此刻的情景……其实大多诗人皆是寂寞孤独的,因为他们的欢乐常被遗失在某个诗行的角落!”

  石素清凑近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笑道:“骏哥看得真透,阳叔叔常说中原文颜之士只懂舞文弄墨,悯人忧天,不如江湖人爽快,让清儿少学为妙,没想到骏哥能一言点破诗人的心声,清儿很佩服哩!”

  龙骏暗叫惭愧,心忖:“我哪懂得诗人烦琐复杂的心声,那句话不过是大学教授评判莎士比亚的,原句为‘戏曲家都是寂寞孤独的,因为他们的欢乐常被遗失在某个舞台角落。’自己引用一下而已。”

  石素清走到溪水边,松开头簪泻下瀑布般的长发,从衣兜儿内取出晶莹玉梳,洗弄发束,露出皓白粉臂,一副海棠春睡过后的娇姿,感受着龙骏痴痴的目光,心中暗自喜悦,不由脸上微红,娇憨道:“不许看,人家还没梳好呢!”

  龙骏却目不转睛,瞧着佳人的美态,再也移不开目光。

  两人梳洗过后,携手缓步走到山阳坡处,此地阳光照耀,地气暖和,花香袭人,龙骏忽地想到一事,问道:“你是明教圣姑,怎地不见其它属下教众,他们也来到陆家庄了么?”

  石素清微微点头,却没有做声,脸颊一阵绯红,低下头时偷瞧了他一眼。

  龙骏瞧得一怔,随即明白了明教高手定是护送她前来武林大会暗中观赏,整个比武自是全然在目,所以才放心她单独来寻自己,尽量给一对碧人相处的光阴。

  想到此处,龙骏嘿嘿笑出声来,石素清脸上更红,蛾眉微蹙,嗔道:“你在笑什么?”龙骏当下摇了摇头,知她脸嫩,不敢太过取笑。

  石素清嘟起小嘴道:“你若不说,人家一整天都不理你了!”

  龙骏知她说得出做得到,笑道:“我说好了,清儿来找我,你的属下岂不都知道了咱俩的关系,何时将我从中引介,日后也好整天和你粘在一起,否则寻不到清儿时,做什么事都不大有精神!”

  石素清由此想起阳叔叔以及教中护法等人,看自己离开来找骏哥时的那微笑表情,此刻说不定正在背后谈论着自己的私事,不禁红霞烧到耳根,腼腆道:“过一阵子好么?要不然……身边突然冒出个傻小子,他们会背地里取笑人家的!”

  龙骏哈哈大笑道:“我像个傻不楞登的小子么?”

  石素清抿嘴笑道:“像,像极了!”

  龙骏说“你再说个看看,我非制住你不可,”

  石素清扑哧娇笑,转身便跑,说道:“你抓人家不到,我就说,你待怎样?”二人一阵追逐,相言欢笑。

  次日中午,二人来到一座大镇,镇上人烟稠密,车来马往,甚是热闹,龙骏与石素清拣了一家较大的酒楼用饭,刚迈入门槛,掌柜瞥见二人样貌,热情地迎了上来道:“两位客管是打尖儿还是住店?适才有几位大爷儿已经为两位提前付了房前,吩咐小的好生招待,请上二楼雅座用饭!”

  龙骏微笑点头,心知定是明教中人安排,自己也不必客气,当下牵着石素清的玉手拾级而上,选了一处靠窗台的座头,店家不敢怠慢,片刻端上一桌美味佳肴,二人心情欢悦,尽兴用饭。

  刚吃得一半,只见门帷掀开进来三位客人,两男一女正是黄蓉与武氏兄弟,原来三人出庄寻找了一天仍不见郭芙踪影,一直找到附近的市镇来,三人拣了座位坐下,黄蓉担心女儿安危,叹了一口气,要了饭菜后不再言语。

  龙骏面向阳台背对三人,是以黄蓉三人心不在焉,一时没有在意到他。石素清翻了他一眼,取笑道:“喂,你岳母大人在那用饭,你不过去打个招呼么?”

  龙骏故作愕然道:“奇怪了?我的岳母大人不是去了波斯,杳无音讯吗?何时回到中原来?”

  石素清噗嗤一笑,心中极是甜蜜,主动夹了一块蘑菇放入他的碗内,欢喜道:“算你的了,多吃些补补身体,瞧你瘦的跟甚么似的!”

  龙骏笑道:“清儿有所不知,蘑菇木耳之类虽补身子,却也可使男人虚火上身,精气过盛,只怕到时候忍不住提前与清儿洞房……”忽见她杏目圆瞪着自己,干咳一声,忙住口扒饭,不再接言。

  石素清瞪了他半晌,不知她想到了何处,忽地脸上通红,娇媚无限,低声啐了一口“讨厌!”继续埋头用饭,两人谁也不好意思往下深谈。

  楼梯脚步声响起,走上一对少年男女,男的衣装蓝缕,女的却清丽绝俗,少年见到黄蓉与武氏兄弟坐在第一张桌旁正自用饭,顿了一顿,犹豫下还是上前行礼,叫了声:“郭伯母!”来者正是杨过与小龙女。

  黄蓉双眉深琐,脸带愁容,见了他劈头便问道:“你见到我女儿没有?”

  杨过摇了摇头,愕然道:“没有啊,芙妹没跟你在一起么?”

  龙骏与石素清同时明白,原来是郭芙失踪,黄蓉出庄寻找女儿来着,石素清眼睛微眨似在嘲笑于他,龙骏则耸了耸肩,示意关我何事?

  黄蓉尚未答话,楼梯声响,走上数人,当下一人身材魁梧高大,衣着红袍,正是金轮法王,深后紧随着霍都和达尔巴,以及十八金刚,押着郭芙却也来到这栋酒楼。

  金轮法王刚上楼梯,于楼上诸人均已尽收眼底,目光锐利,蓦然瞥见龙骏的身影,心中一惊暗暗发愁,眉头紧皱,心道:“若要顺利擒拿黄蓉,看来颇为棘手,弄不好还要栽到此处。”

  当下嘿嘿冷笑,大咧咧的在一张桌旁坐了下来,杨过本已转过头去与小龙女坐到一旁,突然听到黄蓉叫了声“芙儿”不禁回头,只见郭芙与金轮法王同坐一桌,眼睁睁望着母亲,却不敢过去,显然摄于红袍法王的威势。

  黄蓉一见女儿惊喜交集,眼见她落入大敌手中,叫了一声后,便不在说话,拿起一双筷子在桌上划来划去,筹思救女之策,心道:“除非靖哥哥或爹爹在此,否则绝不能敌过这藏僧!”

  石素清倒转筷子,从汤里一沾,在桌上写着:“帮忙么?”

  龙骏心想:“这老藏僧功力实胜过我一筹,前日比武自己发挥超常,的确有饶性成分,再动手未必能斗出百回合之外!”当下用筷子在桌面写道:“瞧瞧再说!”

  金轮法王眼观六路,见龙骏没有动静,心中愈是不安,委实七上八下,不知对方何故清闲不出手?但转念一想有十八金刚助阵,足可缠住他,那自己要制住黄蓉几人,便不在话下。

  他遂放下心来,试探道:“黄帮主,你是中原武林大有来头的人物,我家公主向来敬佩英雄豪杰,有意请帮主到蒙古王府做客,不日送归如何?跟咱们一起走罢!”

  黄蓉脸色大变,立时醒悟他不但擒住女儿不放,竟连自己也要带走,一时乱了心神,腹中胎气隐隐作痛,六神无主中顺着金轮法王不时瞥住的目光瞧去,只见一位超凡脱俗,面容绝美的少女,与一位面向阳台的少年男子同桌,待看清那少年的背影,登时眼光一亮,心中大喜,暗忖:“今日能否脱身就全靠他了!”

  金轮法王过了半晌,见龙骏一直没有做声,心想尽快动手了事,免得夜长梦多,当下站起身来,客气道:“黄帮主考虑的如何?这便随我动身吧?”

  武氏兄弟见师娘受窘,明知不敌,却也不能不挺身而出,长剑双双出鞘,招数相同,挽两朵剑花,长剑一抖递了过去,招数纵然精妙,但内力与火候差得太远,金轮法王双手微摆,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轻松扣住二人的脉门,用力微摇,武氏兄弟痛叫一声,被袖风震伤,两柄长剑同时落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