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龙竹2015-12-29 01:043,356

  金轮法王双臂一振,将二人抛出丈许远处,同时两股内劲透入二武的身上,经脉被封制,两人登时动弹不得,法王冷笑道:“乖乖的跟佛爷走吧,免得当面出丑,辱没了桃花岛的威名。”

  杨过深知对方的厉害,但激起侠义之心,霍地站起,小龙女拉了下他的衣袖道:“过儿,这老和尚很厉害,咱们打他不过的!”杨过闻言惊呆,想到纵是与姑姑齐上也敌他不过,一时踟躇未定。

  金轮法王没有将杨过二人放在眼中,却暗运内力,时刻留心龙骏动静,以防他突然出手偷袭,忽听临座不远处一位青年啧啧两声,说道:“心无可为喻,凡喻心者,不得已而权为仿佛;堂堂得道藏僧,竟然甘愿作为蒙古爪牙,可知权为仿佛,所言非虚!”

  金轮法王听到青年以佛语变相挖苦于他,却也不恼怒,寻声望去,只见那位俊秀青年,轻摇手中折扇,气度闲雅,同桌为四个壮年,非中原服饰打扮,想必大有来头。

  他武功卓绝,虽知几人功力不弱,却与他仍差上两筹不止,加起来也斗他不过,但如联手相抗,那就不容易应付,还是擒黄蓉要紧,当下道:“事不关己,还是明哲保身为好!”

  青年长声吟道:“仗剑行千里,微躯敢一言,倘若路见不平仍要忍气吞声,那侠义二字又从何而来?”

  在场的龙骏、石素清、杨过等人听后,各自点头,虽都不懂佛经诗词之意,却明白路见不平行侠仗义,只有黄蓉心中一动,没想到青年才学如此渊博,想必大有来头之人。

  金轮法王哼了一声,再不理他,向身旁的徒弟使了个眼色,霍都踏步上前,知黄蓉武学不俗,当下暗自运劲,伸手去拉她手臂,口中说道:“黄帮主,请了!”

  黄蓉玉容惨淡,不宜与人运力过招,左手按住小腹,显是在暗忍疼痛,满怀恳求的目光,望了龙骏背影一眼,无奈退了一步。

  不远处的青年见状,也不动身,伸出食指虚空一点,一道柔和的气劲射出,正打在霍都的手臂曲泽穴处,霍都“哎呦”一声,手臂登时失去了知觉,暗中被龙骏桌下掌风一震,飞出窗外跌落街心,与此同时杨过已拾剑护在黄蓉的身前。

  黄蓉见青年出手虚空戳指,劲道不凡,正是大理段家一阳指的精髓,心下沉吟:“大理国一阳指功夫,是段家世代相传,传子不传女,更加不传外人,直到一灯大师手中,为了要克制欧阳锋,才破了不传外人的祖规,将这门神功先传给王重阳,再传渔樵耕读四大弟子,难道这位青年与大理皇室有所干系?”

  金轮法王兀自惊异,想不到他年纪轻轻,竟也身怀上乘武学,表面神态仍是莫不在乎,淡笑道:“小施主武功虽奇却也未必精纯,倘若跟这几位不是一路,便就请自便,若要强出头便留阁下的万儿,贫僧掌下不伤无名小卒!”

  青年折扇一挥,吟诗道:“段南倚云秋晚情,枫林夜月听雨声,在下与那几位素不相识,但念武林一脉,仗义援手那也是习武之人份内应当,大师乃西藏高僧却背离慈念,有违佛家宗旨真言,正所谓多行不义,请大师三思!”

  黄蓉聪明绝世,默念诗句,从中猜出此人的名字,应是南方大理人氏段枫,龙骏虽也智商奇高,但对于古代诗谜却并不知晓,更不懂打斗之前先吟诗是何用意?

  金轮法王听他文邹邹的礼数有佳,气度闲雅颇有儒家之气,又用佛言点化,心中并不领情,他称雄西藏,甚有谋略,想到一战再所难免,有十八金刚压阵护法,却也不怕对方众人合力,呛啷一响,从袍子底下取出所剩一只金轮,冷笑道:“你要逞强,那便一起留下吧!”

  当下胆气勃发,转向窗口叫道:“龙小兄弟,你也一齐上么?”他生怕一会龙骏出手偷袭,攻他个措手不及,反正一战势在必行,不若一起动手免得待会分心提防。

  龙骏霍然起身,转过头来,浅笑道:“那还要看有没有这个必要,国师勿须抬举在下,该出手时自然不会让阁下失望!”黄蓉与杨过见龙骏欲出手对敌,心中登时塌实许多。

  金轮法王双眉倒竖,转身向十八番僧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十八金刚听后同时跃起,纷纷大喝,口念密宗真言佛语,抢上挡在龙骏的面前,四名番僧当胸推掌,余下僧人跟着出招推掌。

  龙骏见来势凶猛,忙喊道:“清儿,快闪开!”当下沉腰坐马,双掌各划半圈,呼的一声,左右各推出一招“亢龙有悔”,掌风雄厚之极,一合之间震得四名番僧飘出丈许,跌落酒桌上,登时杯盘狼藉,混乱不堪。

  其它十四名番僧见他如此了得,一招之间便震伤四人,当即变成两排,各自抵住前一人的后心,施用并体传功,排山掌推向龙骏的前胸。

  金轮法王心想:“看来十八金刚也挡他不住,不若先制住黄蓉,然后出手偷袭他,足有七、八成把握!”当即大喝一声,舞动轮子,纵身便攻向黄蓉方位而去。

  杨过护在黄蓉身前,抖动长剑,一招“青龙出海”,斜刺疾来的轮子;金轮法王挥轮架开剑锋,跟着左手伸前,一招精妙的擒拿招数,便要制住黄蓉。

  段枫站在远处,见状中指虚空一戳,一股劲风无声无息地袭到,金轮法王闻风识劲,中途左手化掌,挥臂斜出,凌空劈出一道火焰刀气,将一阳指气撞了回去。

  段枫心下一惊,没想到红袍藏僧内力登峰造极,竟不在他祖父之下,急忙以大拇指按将过去,五指之中大拇指最短,因而也最为迟钝不灵,然而指上力道却是最强,一指点出同时身子了飘开,闪避刀气的锋芒,桌旁的四个护卫同时抽出兵器,准备上前加入战团。

  杨过远不是金轮法王的对手,兵器交击只震的右臂发麻,剑身荡开险些脱手,急忙飞身跃开。

  小龙女见他势危,从地上捡起另一只长剑,使出玉女心经的功夫,挥剑旁击,但金轮法王招数太过厉害,二人出尽合力仍是难以架挡。

  段枫向身旁四名壮年道:“袁大哥、卓大哥你们二人前去帮忙那位夫人,龚、钟两位哥哥去救那位姑娘!”说着向郭芙一指,四人听到他的命令各持兵器,前两人帮助夹攻金轮法王,后二人迫开达尔巴,他则趁机救得郭芙脱险。

  黄蓉拉过女儿见她平安无事,甚感欣慰,当下向段枫说道:“多谢段公子出手相救芙儿,不知少侠与大理天龙寺一灯大师可有渊源?”

  段枫愕然道:“正是在下祖父。”原来他正是大理段氏皇族、南帝段智兴之孙,当年南帝红尘无恋出家为僧,先前为躲避瑛姑报仇,隐迹山谷,后来被郭靖夫妇化解这段恩怨,晚年入住天龙寺。

  段枫是当今大理皇帝段智祥之子,表字祥兴,自幼喜欢中原诗词与佛法,便取了个“枫”字为名,此次受了祖父托付,到中原嵩山少林寺借抄《华严经》《枷椤经》《弥陀经》等佛经,天龙寺藏经阁中很多部经书已遗失,今日恰好行至此镇。

  段枫好奇道:“这位伯母难道识得在下祖父?”

  黄蓉笑道:“交情非浅,没想到大理段氏又将出来一位少年高手!”

  话音未落,一个啸声传将过来:“大理段家的子孙!妙极,当真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想到大理国去寻仇,没想到今日却在此狭路相逢……”第两声啸声未毕,一道身影从窗口窜入,一剑快似神奇刺到段枫胸前,青光闪闪,发出嗤嗤声响,内力之强实在黄蓉之上,剑气弥漫,发出彻骨寒气,正是失传江湖已久的姑苏慕容家绝技“柳絮剑法”。

  且说段枫使出一阳指救人,被黄蓉盘问到了故人一灯大师,二人正当交谈之际,却以外引来一位仇家,从窗外蓦地窜进一位青年,挥动宝剑直取段枫的心口。

  段枫猝不及防,急忙侧身后跃,避过凌厉狠辣的一剑,登见对方剑锋又至,,剑光罩住自己的中盘,无路而避,他情急之下,左手食指一伸,一招“一阳指”点出,招数虽精,内力略显不足。

  那人听得“嗤”的一声响,一条气流从对方食指点出,瞬间射到,凭着反应蓦地一闪,一只衣袖已被无形指气切下,跟着手臂一挥,掌力与指力一撞,二人身子各是一颤,急忙向后跃开。

  段枫见那人三十左右的年纪,生得雍容俊朗,颇有几分秀气,心中暗想:“看他样子并非什么坏人,也许是中间有所误会,不若当面说清或能收手说也不定!”

  他当下双手一礼,说道:“在下大理人氏段枫,初入中土,不知何处得罪了英雄,倘若是在下的过失,便向英雄赔个不是,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那青年冷冷一笑道:“一阳指法?素闻大理神功盖世,你为何不用‘六脉神剑’与我对招,哼,怕我消受不住么?”

  段枫闻得“六脉神剑”的名号,愕然一惊,寻思:“幼时听祖父一灯大师提过,段氏祖上有一门六脉神剑的武功,威力无穷,但爷爷言道,历代祖先中唯有他的祖父段和誉一人练成,后来失传于世,这功夫到底如何神奇,世人也是谁也不知,这青年又是从何处得知的?”

  当即又行一礼,回道:“这位英雄倒是说笑了,段氏后人如何会使得‘六脉神剑’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