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龙竹2015-12-30 01:043,399

  那青年怒道:“信口雌黄,旁人不知,难道我当真不清楚?哼,你段家子孙可还记得‘姑苏慕容’的名头,当年先祖被你大理段氏戏弄于武林,更使大燕复国的希望破灭,先祖临终前只留下‘报仇大理段氏’六个字,无奈几代来念你们段家武学了得,唯有忍辱负重,勤于练功,我单名一个‘雪’字,便是要‘报仇雪耻’之意,今日决计不会放过于你!”

  段枫听了心上一凉,暗忖道:“原来是祖辈的恩怨,他要寻仇来着!”

  黄蓉心想:“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出神入化,与爹爹、七公他们并驾齐驱,倘若他当年会‘六脉神剑’,那华山论剑时,天下第一的名号多半是大理段皇爷而非王重阳的了!”

  转念又想:“这慕容雪与段家结有梁子,看来他武功更在我二人之上,现下该如何退敌才好呢?”

  慕容雪则想:“他倘若当真不会使‘六脉神剑’,要擒住他回燕子坞祭祖也非难事。”冷笑道:“姓段的小子,祖辈的恩怨只好由你代为偿还了。”

  他话音未毕,精神一振,使出家传“柳絮剑法”,招招连绵不绝,犹如行云流水,瞬息之间,金身便如罩在一道光幕之中,剑锋一颤,抖出数十道光影,将对方裹住团团剑气层内。

  段枫双手点点戳戳,阴柔的指气飞射,但他内力不够深厚,显然沉稳不足,一阳指的修为,以内力为主,驱动体内真气为指力,而且悟性犹为重要,当年华山论剑之时,南帝段智兴只练完第三品境界,后来出家为僧,研习佛法,修为更上一层楼,如今年入花甲,却臻至第一品出神入化的境界,自信威力也不见得弱于六脉神剑,而段枫年纪轻轻,却已练到了第四名。

  慕容雪右手挥起剑气,左手点出‘参合指’,伸出食指,也是凌虚点了一下,与段枫指气相碰,震得二人手臂同时一麻,不过他较段枫内力高出一筹,比对方少退了三步。

  段枫被指气回震,胸口与手臂一麻,不禁退了五六步,这才站稳,心中想道:“他这指力狠辣,竟丝毫不下于一阳指,怎么不曾听爷爷提及过,江湖上除了一阳指外、弹指神通外,却还有这般厉害的指法?”

  慕容雪见对方心神略分,门户登时现出破绽,当下灵机甫动,左手一点,逼得段枫左支右拙,跟着右臂一挥,宝剑势挟劲风,向对方当胸刺到。

  黄蓉与郭芙、武氏兄弟见宝剑来势惊人,不由得慌了手脚,急忙喊道:“不好,段公子快闪开!”

  段枫手足无措,眼见剑锋触及,便要穿胸而过,忽地一道掌风从旁拍击过来,打在剑身上,宝剑被真气所激,铮的一声颤响,从段枫脑后绕了个弯,转了一周后,劲道加急,又向慕容雪射了回去。

  原来龙骏与十四名番僧对掌半晌,想到自己内力再强,终究敌不过十四人合力,心念甫动,一声长啸,手上加上全力,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巧劲,突然往斜里推出,跟着身子左右一闪,这么一来,十四名番僧的劲力不能联成一条直线,前面几人收不住脚步,直冲过去。

  龙骏双手连拍,啪啪啪啪打了个俯冲上前的四名番僧,跟着挥掌又拍倒三人,此时余光瞥见姓段的少年身临险境,出于侠义之心,左手趁空隙打出一招“龙战於野”,荡开飞击的宝剑。

  段枫暗呼好险,定了定神,无名指虚空一戳,用上浑身气力,生怕抵挡不住,反被对方所制,一时指气嗤嗤所响,较先前更加圆熟。

  慕容雪瞧得宝剑来势急促,显然被人掌力一送,劲道更胜,当下也不敢强抓,而是右手一抄,挥动掌中真气一旋,卸去剑身的力道,轻松握住飞转的剑柄,抖臂轻挥,一道剑光疾闪,又刺了出去。

  龙骏见状喝了一声喝彩,瞧那人竟也使出挪移的巧劲,尚未来得及细想,剩下的七名番僧倏地扑上,龙骏施出先天掌法,以柔克刚,意态闲逸,半晌工夫不到,便一人当胸拍上一掌,番僧尽数摔倒在地,口喷鲜血。

  而这边杨过与小龙女合使玉女素心剑法,与金轮法王斗得难分高下,看来不须援手,一时也不致有失,但那边的段枫却不及慕容雪功力,已经落于完全下风,尽管有袁卓龚钟四大护卫相助,仍然左右受拙。

  龙骏长啸一声,踏地纵起,以一飞天之势上跃双膝微曲,提起丹田,存于玉枕穴间,急发掌劲取敌首、肩、胸上三路,凌空飞击,先声夺人。

  慕容雪挥剑迫开段枫等人的攻势,闻风识劲,暗叫不妙,百忙之中运气挥拳上迎欲架开对方掌力。

  “砰”的一声,慕容雪被龙骏掌劲震得气血翻腾,胸口一阵闭塞之感,蹬蹬蹬退开了三步,急运真气内转一周,舒通经脉,心忖:“好厉害的主儿!”

  龙骏空中无处借力,顺对方反激掌势,在空中倒翻两个筋斗,落在地上后更不打话,紧跟着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左掌划了个半圈,右掌呼的一声,推出降龙掌。

  这一招他每日勤练不辍,初学时便已非同小可,加上一个月来的苦功,以及对九阴真经的领悟,实在精进飞速,看似轻描淡写,却已将“亢龙有悔”的妙境发挥得淋漓尽致。

  慕容雪但觉一道无形的气墙扑来,浑厚难挡,一道猛似一道,见他掌势凶恶,哪敢硬挡,急忙运起平生之力,右袖迎上虚空旋动,接着顺势一带,大喝道:“斗转星移!”倏地将对方打来的招数转换方位,反施回去。

  龙骏见他手臂略转,反将降龙掌力施了回来,甚是吃惊,听得对方喊出斗转星移的名称,蓦地释然,原来也是借力打力的诀窍,心道:“这名字如此熟悉,确从电视中听过!”

  当即意态自若,同样左手伸前,托住击来的掌力,蓄存在丹田,经脉循转一周,长啸一声:“乾坤大挪移”倏地加倍送出,威猛劈向慕容雪,掌风呼啸。

  慕容雪自幼苦练家传绝学,以及密室中天下各门派武功宝典,功力委实不低,最擅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龙骏这一次将他二人的内力合在一起,掌风太过雄浑,同时内蓄回旋的劲道,实不知他击向何处,势在无法牵引。

  眼见面前掌风袭到,只能避不可挡,当即拍出一掌,身子跟着向后飘出,这一掌一飘身,看似平平无奇,其中守势之严密飘逸,足可将他推至上等武林高手之列。

  龙骏见他身法不凡,不禁暗自称许,并没有再行出手相逼,慕容雪趁机脱身,避过劲风跳出战圈,左手护在胸前,防止对方攻袭,凝神望去,不禁一凛,没想到有这般功力的武学高手竟是个翩翩少年!

  不由心想自己在燕子坞苦练家传及各门派的武学宝典,只道是在江湖青年一代高手中已无敌手,今日险些吃了大亏,姑苏慕容的后人百多年来从不踏入江湖。每想到当今武林绝学竟进步如斯,如此少年却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自己井底之蛙,到小觑天下的英雄。

  龙骏抱拳道:“这位段公子乃龙某的朋友,可否给个薄面,在下实不愿徒生事端!”

  慕容雪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再动手未必占到便宜,不若等待时机,日后再擒段氏子孙不迟!”

  原来他初入江湖,一来为了雪洗先人仇辱,二来欲称雄武林,重振姑苏慕容家的名声;听闻大胜关陆家庄举行英雄大会,就赶了过来,若有机会大显身手,便可震慑武林。

  孰知他不晓得路途,是以今日才来到此镇上,却不知英雄大会三日前便已经结束,说来也巧,当他经过酒楼下竟听到段枫与黄蓉的对话,立即寻了上来。

  慕容雪剑眉一横,淡淡道:“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龙骏道:“在下姓龙,单名一个骏字!”

  慕容雪点了点头,收剑入鞘道:“妙极,看在阁下的份上,今日就此罢手,来日方长,再找兄台领教高招,告辞了!”话音甫落,身影飘忽,已闪出窗外。

  段枫等人松了一口气,来到龙骏身前当面谢过,黄蓉微笑道:“这次又多亏了龙骏小兄弟,适才与你同席的,可是你的意中人?”

  龙骏笑着点头,说道:“是啊,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转身欲为众人引介,却不见了石素清的倩影,四处飘渺无踪,想必她又悄然离开了,念到聚少散多,不禁黯然沮丧,余光瞥见金轮法王与杨过二人正斗得紧凑,心中登时有气。

  暗忖:“若不是今日倒霉碰上了这番僧,自己便可多与清儿相处时刻,不会就此分开!”言念及此,气往上冲,喝道:“大喇嘛,好端端的不在布达拉宫念你的经,跑出来为非作歹,坏我雅兴,是可忍孰不可忍?”言罢呼的一拍,一招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田”向正激战的金轮法王猛击过去。

  此刻金轮法王被杨过二人所使的玉女素心剑法逼得左支右拙,初逢中原这等匪夷所思的剑法,一时不明来历,难以思索破解之法,本已手忙脚乱,狼狈万分,忽闻一道劲风袭到,更吓得他胆战心惊。

  轮子呛当当一挥,架开二人长剑,接着身子飘忽急退,跃出丈许之外,躲过凌厉的掌风,却被诸人鼎足围住,心中则想多留无益,再不遁走那可真是老命休矣!

  金轮法王危急中计上心来,手臂一挥,轮子脱手而出,在诸人面前飞旋,碍于锋利,众人不得不退了两步,他趁机闪身掠过,伸手抓向郭芙,行动却是极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