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龙竹2016-01-01 01:043,304

  童姥娇叱道:“凭什么?就凭本宫的‘生死符’让你这小妮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甘愿俯首称臣!”话音未落,衣袖一挥,虚空拍出一掌。

  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听到“生死符”浑身一颤,吓得魂飞魄散,明教高手也有所听闻,却不曾亲眼见过,童姥这一掌虽虚空一拍,北冥真气疾吐,掌风扑面挟带一道阴寒薄薄的玄冰暗器击出。

  石素清微一发呆,童姥掌劲已经拍至,明教护法等人大喝不妙,蝠王动作最快,身影一闪,揽住圣姑移形搓位避过暗器,忽闻砰砰砰几掌连响,劲风呼啸,明教左使阳敬轩已和童姥大肆交起手来。

  阳敬轩功力虽强,又以掌法见长,却仍无法与童姥七十多年的内功匹敌,一套“天山六阳掌”施展开来,轻灵飘逸,闲雅清隽,威力却大得惊人,两人每对一掌,阳敬轩身子剧颤,便退了一步,胸口气血翻腾,甚是难当。

  韦云飞闪出丈许空间,放下石素清的身子,眼见以左使的功力竟完全处在下风,这童姥的武功可是深不可测,当下纵身疾步,挥起玄阴绵掌便向童姥的左肩“缺盆穴”拍去。

  童姥身形婀娜,容颜永驻,红袖飘飘,冷若御风,纵然以一敌二,却仍大占上风,身子在两人之间飘来忽去,蹁迁不定,以韦笑天的绝世轻功都甚是惊叹,却不知对方脚下踩的以伏羲六十卦为变化方位的“凌波微步”。

  此时她双掌挥舞,将二人罩在掌影之下,左掌掌心暗运内功,逆转北冥真气,一掌破开阳敬轩的门户,拍在了右肩,跟着右掌一抖,飕飕飕连拍三下,幸亏韦笑天身法奇快,才勉强躲过攻势。

  阳敬轩抵受对方十之六七的内力,数掌之间被震得内息紊乱,喷出一口鲜血,跌出三尺之外,韦笑天一时不敢再上,急忙跃出战圈护在了光明左使的身旁,以防童姥趁机施出毒手。

  灵鹫宫数百名女子齐声喝彩,分列成八队,每一队各穿着不同颜色衣衫,红黄青紫,鲜艳夺目,其余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弟子虽生性乖僻,好酒及色,但却不敢对这些女子稍有神色不敬。

  石素清大惊,唤道:“阳叔叔你没事吧?”转向对方喝道:“童姥,你人也忒心狠,仗着灵鹫宫武功高深么?哼,实在欺人太甚!”

  童姥冷笑道:“中原武林流传明教镇派神功与灵鹫宫的并称西域两大奇功,本宫却不信然,一直想找机会向石惊云石教主讨教,哪知今日见面不如闻名,明教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

  石素清听她侮辱明教,却知教中除爹爹一人外,向来以阳左使的功力最高,凌驾护教法王、散人之上,倘若他二人都难以抵御,那便无人能敌了,此刻芳心蓦地一颤,后悔没有带骏哥前来,虽知如此,但口上丝毫不示弱道:“你以为自己武功天下无敌了么?嘿嘿,也忒狂妄罢!中原武林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任何一个未必就在你之下,你活了这么老的年纪,见识却短浅了。”

  童姥最忌讳别人说她年纪大,听她口气不敬,心下登时盛怒,啐道:“小贱人,你作死么?”话落掌出,隔着三丈远处,挥袖虚空发掌,这一招气凝如山,掌势既出,有如长江大河,委实名家的风范。

  龙骏早在是树上静望,见这女人功力之高更在周伯通黄药师或是百损道人等之上,一时也不敢轻易现身,适才若不是蝠王抢先一步,他便要出手相救,此时再也按耐不住,大喝一声道:“住手!”

  当即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童姥击出,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一招“亢龙有悔”,身子随着掌风窜出,他出掌之际,在树上与对手相隔十六七丈远,被劲风一送,掌力凝聚之时,两人相隔已不过六七丈。

  童姥万没想到远处凌虚发掌,瞬息便打到眼前,天下武功再强,也不可能一掌拍出十多丈的,却不知龙骏一掌拍出后,身子随掌风疾至,凌虚连发两招“亢龙有悔”,后掌推前掌,三道掌力叠加在一起,力道何等惊人。

  圣山童姥微感周围气息窒滞,对方掌力如怒潮狂涌势不可挡,向自己身前疾冲过来,当下不及思索何方神圣,急忙收回击向石素清的掌势,暗运最上乘的“小无相功”,体内北冥真气充盈流转,宛如实质,双掌前迎便要接下少年的降龙掌力。

  听得砰的一声响,犹如晴天闷雷一般,两人内力激荡,震得彼此胸口闭塞,热血翻腾,掌缘余劲冲撞,摧得篝火四射,沙土飞扬。

  龙骏被一股猛烈无比的力道反击回来,空中倒翻两个筋斗,卸去部分力道,但大部分余劲却仍侵入体内经脉,倘若被五脏六腑受实了,非震得碎裂不可,身子落地后,腾腾又退了三四步,蓦然一声吆喝,左手握拳打向身旁的树干,将逆转的寒气力道移到了树干上,咔嚓一响,整个树身四分五裂开来。

  石素清见有人出手相救,待瞧清对方身影,不禁大喜,险些晕了过去,此刻知他以乾坤大挪移将伤害力道移到树干上,但情至深处,难免关心则乱,疾步来到龙骏身旁,拉住他的手,关切道:“骏哥,你没伤着吧?”

  她话一说出口,随即想到周围除了明教五行旗的数百教众外,便是三山五岳、邪门歪道的人物,自己对他的情意爱恋,自是被众人瞧得清楚,一时脸颊潮红,玉颜生春,顾盼嫣然,依靠在龙骏肩头再不言语。

  童姥一掌未用上全力,被内力回荡也退了一步,静立不动,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了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的白气,鼻中吐出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渐渐愈来愈浓,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遮没了,跟着只听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待白雾散尽,一张姣美女子的脸竟一下子衰老了二十年,成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

  龙骏伸臂搂住小鸟伊人的石素清纤腰,见童姥瞬间容貌已改,消去了冲激的劲力,不由看傻了眼,脱口问道:“这是什么武功?”

  石素清瞅了两眼,先摇了摇头,接着眉头一皱,惊道:“好像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她将对掌时的余力吸入体内,化解为自身真气,虽然外表衰老了很多,但功力却也猛增了几十年。”

  童姥容貌已变,目光犀利如剑,瞪了石素清一眼,冷哼道:“小妮子还算有见识,竟连我这‘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也认得!”随即转望龙骏道:“你这小贼是谁?长得还挺俊,功夫却委实不浅啊!”

  龙骏愕然一呆,回道:“在下姓龙名骏,见过武林前辈!”他道家内功练得深了,自身修养颇有转变,说话亦客气不少,学足了侠客口吻。

  童姥上下打量着他一番,啧啧道:“原来你就是大胜关陆家庄技惊四座的少年啊,听说你武功俊得很,只可惜胆大包天,跑出来坏本宫的好事,当真活腻了不成?”

  龙骏扶着娇艳欲滴、红晕双颊的石素清,颤声道:“在下不是不怕死,阁下也不是刀枪不入,性命每人只有一条,我为心爱的人付出,死而无撼!”

  石素清惊呼未定,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眸光盯着情郎不放,秀眸异闪,无限甜蜜涌上心头,此时不理众人的目光,依偎在他身旁,只觉有这一句话,纵然为他死了,一辈子也不枉然。

  童姥哈哈大笑,哼道:“好一个痴情的傻小子,想英雄救美,本宫倒要看你有多大能耐?”说着脚踩凌波微步,袖子一挥,连拍出几招“天山六阳掌”,一股灼热的掌风随掌逼了过去。

  龙骏只觉全身被火焰烘烤一般,热风扑面袭至,一股厉害之极的炽烈掌力击了过来,与适才寒掌竟天壤之别,心道:“这老妖婆是我自来到这个时空以来,遇到武功最高深的一位,掌力竟能寒热变幻,水火相侵。”

  他生怕自己接挡不住后劲,会伤到身旁清儿,拖住她的腰肢放旁一放,而他倏地单腿跳跃,纵身前冲,施展先天功,迎挡对方的六阳掌,先天掌无声无息,纯是阴柔之力,两人身法均是奇快,瞬间连交数掌。

  龙骏接了六掌退了六步,感觉对方每一掌的内力刚柔不均,力道时重时轻,有时热有时冷,而且掌法对招后,不禁一阵酸麻,暗呼厉害,深知这老怪物的功力与火候远在自己之上。

  此时他由先天功换成天下阳刚第一的“降龙十八掌”,一掌掌发出,神威凛凛,每一掌都是打得狂风呼啸,犹如青龙盘舞,迫得童姥难以近身,手掌肌肤不用相对,胳臂便不会麻痒了,但这样下去耗内过大,自知难以持久。

  童姥踏着六十四卦的方位步法,跃前纵后,左窜右闪,避过少年刚猛的掌力,贴近后伸指连戳他手腕“太渊穴”“阳谷穴”及手臂“魂门”“神堂”等穴位,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已施展上乘擒拿点穴术“天山折梅手”,使龙骏无暇发掌还击。

  灵鹫宫童姥武功高强,一套“天山折梅手”连发疾点,使龙骏招招受制,无法用上全力反击,只有闪避的工夫,登时处于绝对下风,眼看就要落败,瞧得石素清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干着急却帮不上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