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龙竹2016-01-02 01:043,300

  龙骏降龙十八掌以刚猛为主,却有运内聚气的空隙,而且他内功尚未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只有半年多的修为,一掌掌打出劲风后,此时内力已消耗不少,出招也慢了许多,对方折梅手看似平平无奇,却处处制人要穴,从肩部“缺盆穴”跟着连封“百会”“曲池”“神阙”“中枢”等穴位,倘若疏忽一下,便立时失去战斗能力。

  龙骏深知再斗下去,不出三十回合非败不可,无论降龙十八掌还是先天功都有招数,每当要聚气施展的时候,便被对方先一步封住攻势,处处受制还击不得,这当如何破解呢?忽地灵念一闪:“有了,独孤九剑!”

  当即不去想任何精奥的招数,全凭感觉以掌代剑,对方每发一招,便随即拆解化掉,寻找对方的破绽,这“天山折梅手”虽是灵鹫宫几百年精修的绝学,但也并非无迹可寻,只要有招数便一定有破绽或相对较弱的空隙。

  独孤九剑的招数虽精,却远不如使用者灵机应变的悟性,龙骏天生孤傲,思路不同于常人,再加上空手道和现代搏击术,出手时更是奇招怪式层出不穷,有时完全是临场发挥,凭着一丝灵念,后发先制,拆解对方的“天山折梅手”。

  童姥越斗越感觉奇怪:“这几套灵鹫宫的绝学,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上出现,为何如此一般的少年,竟可以拆解自如呢?难道天下武学当真又上了一层不成?”。眼看几招擒拿均被他化解,蛾眉紧蹙,两手幻出漫天掌影,铺天盖地地罩来,宛如毫无实质的幻影,虚实难分,教人无法猜测。

  龙骏独孤九剑愈打愈顺,本要搬回劣势,孰知童姥的掌法若有若无,如同劈空掌,纯以内力克敌,暗中运转“小无相功”增强掌力,每招都是隔远凭虚拍出,没有招式又谈何破解?

  独孤九剑中的“破气式”和“破掌式”与其余七式不同,这两式毫无花俏可言,须以深厚的内力为根基,来对抗敌手,破解掌气,但龙骏尚未达到那个等级,内力不足,这两剑无论如何也发挥不出淋漓尽致,可见外家招数再精妙,若无内功修为,威力难以发挥出来。

  众人见少年处于被动下风,却也不立时露出败象,与童姥交手数十回合,还能苦撑着也算难得,最担心的莫过于石素清,此刻也不理周围人的目光,只是娇痴地望着情郎,芳心亦惊亦喜。

  龙骏被阴寒的掌劲迫得左支右拙,忙运用《九阴真经》上的飞絮功,身子滑游而动,卸去掌劲,猛一转身间,童姥双掌直拍他“百会穴”而落,扑面的劲气逼得他呼吸难畅。

  龙骏感到泰山压顶之势,胸前犹如压了一块大石,闷恶难言,知道无法再躲避,心想:“好厉害的主儿,它奶奶的,今儿个跟你这老妖婆硬拼了!”当即右膝一低,曲肘紧肱,双掌拍出,波的一声,掌缘双对便粘在一起。

  童姥七十年的“北冥真气”当如洪水滔滔汹涌侵入龙骏的经脉,一般高手就此一掌内力,便非震得喷血不可,龙骏亦感受到强猛的内力,冲激得差点七经八脉倒转过去,急忙运息将对方真气储蓄丹田,然后反施回去。

  童姥双掌带着浩浩真气,只道这雷霆一击便可将他毙于掌下,孰知少年竟也发出雄厚的内力,此时心下猜忌:“难道这少年内功当真如此深厚,不若用上‘北冥神功’,吸干他的内力,把他变成废人。”

  念及于此,右手翻转反扣龙骏手腕,大拇指的“少商穴”按在他脉门处,由手太阴肺经脉运息,跟着任督二脉产生强大的吸劲,流淌诸穴便将龙骏的内力倏地吸了过去。

  龙骏全身剧震,只觉自身一股股真力由左腕迅速泻出,登知不妙,心道:“妈的,不好!是吸星大法!”他于武侠小说并不太熟,只记住过这个名字,却不知另外的北冥神功。

  当下右掌仍粘着童姥左掌,心想:“再不想办法,老子非栽到妖婆手里不可!”心下一急,体内自然施展明教乾坤大挪移的心法,自己的内力由左腕源源被吸出,但体内周天一转,又将他右臂掌缘与童姥相对的内力移到体内,变成一边被吸,一边挪入,相互填补,构成脉络的循环。

  半晌过后,两人头顶透出一缕缕的白气,越来越浓,原来乾坤大挪移只是运力的巧法,并不能吸取内力,但这次两人对掌,真气相通构成两体循环,这边被童姥北冥神功一吸,他运用第七层心法,将另一端对方手臂的内力挪移过来。

  此时好比一桶水与一缸水混合在一起,然后再分成同等两份,二人这下一挪一吸,龙骏内力远远不如童姥,添补均匀后,龙骏内功岂止多了三十年。

  两股真气合在一起流转各自体内,童姥鼻中喷出自气,容颜忽然年轻了三十岁,双颊泛红,甚是娇艳;龙骏脸如涂丹,丹田内力储蓄越来越充盈,整个身子的骨节仿佛却蕴涵爆发力。

  随着龙骏体内真气愈来愈盛,吸收于气海,然后转输入七经八脉,十二经脉循环不休,但突然间猛增了几十年功力,体内腑脏哪受得消?只觉丹田暖气一路上冲至百会穴,胸海中愈来愈热,再也承受不住,暴喝一声,双臂倏地发力。

  “啊……”童姥感到对方一股大力反施透将过来,脱开彼此的粘力,真气相互激荡,震开了身子。

  龙骏只觉全身轻飘飘的,便如腾云驾雾,而且有股真力冲将在经脉中,有种不施出来不爽的感觉,当下长啸一声,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出,这一招降龙掌今非昔比,多出平日三十年的北冥内功,实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刹那间连加十八道后劲,重重叠叠,无坚不摧。

  童姥但觉一股微风扑面而来,逼得自己呼吸不畅,心下一惊:“不妙,这小子功力突然间增了数倍,凌虚一掌竟如斯威力,看来自身的内功有一半传给了这厮!”。她百忙之中,体内北冥真气流转,护住身体,自然运起“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眼见一道道“亢龙有悔”劲力掌风击在她周身的罡气上,劲道竟消失得无影无踪,卸去了伤害。

  余劲相激,二人身子同时一颤,龙骏稳住重心,气沉丹田,将充沛的内息源源储于气海,接着眉锋一挑,整个人仿佛一变,隐然有王者的风范。

  圣山童姥源源泻出三十多年北冥内力,容颜顿时恢复年轻,有如少妇一般,玉颜生春,娇艳妩媚,接下龙骏的劈空掌力后,身子动也不动,仿佛清风拂体般,令石素清、阳敬轩、韦笑天等明教高手惊叹不已,倘若适才的降龙掌力击在他人身上,非震毙当场不可。

  龙骏心下咒骂:“他奶奶的,这么厉害!”此时体内真气鼓荡,内力过盛,经脉被一股股气波冲击仿佛要胀爆一般,有使不完的力气,虽见对方神功护体却也不放于心上,呼的一声,双掌一封,纵身跃起半空,居高下击,便是一招“飞龙在天”。

  童姥心下一凛,暗想这青年身负上乘绝学,当真不可轻视,当下调匀内息,双掌凝聚内力,左掌运阳刚之气,右掌运阴柔之气,一掌上迎接挡龙骏的飞龙掌,另一手直拍对方胸前“膻中穴”的周遭。

  龙骏单掌相撞,内力交锋,砰的一响,浑身一颤,顿觉灼热无比,忽然胸口一记柔和掌力虚飘飘拍来,一掌力道虽柔,却显然蕴有浑厚内力,寒气彻骨袭来,一股极寒、一股极热的掌风,犹如火炉与冰窖的之别。

  石素清等人并不知道适才龙骏与童姥内力相传,却见到他一道道劈空掌力击在童姥的身上全无伤害,只道对方已经练成了少林派的‘金刚不坏神功’,均为龙骏担忧。

  石素清得理不饶人,故意分散强敌的心思,冷笑道:“堂堂灵鹫宫竟也偷选中原少林派的武功,却也不知羞怎地?”

  龙骏将内力聚在掌缘,受实了对方一掌后,逆行真气把从手臂侵入的掌力化为己用,跟着半空中深提一口气,然后化气为掌,左掌前探,右掌嗖的从左掌下穿了出来,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或跃在渊”。

  童姥听到石素清的嘲讽声,心下大怒:“这是灵鹫宫密室中记载下来逍遥派的绝学,与少林派有个屁相干啊?”但她正值运功时刻,也不便开口反驳,凝神收一,催动北冥真气,起落的姿态逍遥无相,宛如仙人起舞一般。

  她施出天山六阳掌中的一招“阳春白雪”挡住对方降龙掌,一股阴柔内力甫出,随即另一道阳刚之离紧跟拍击,势道威猛无铸。

  龙骏见来势非同小可,当即含劲未吐,运起乾坤大挪移心法中第六层功夫,将他内力渐渐积蓄,蓦地长啸一声,反将己彼的内力合在一起震回出去。

  童姥愕然一惊,对方把两人掌力归并为一掌击出,世上原无如此大力,若一般高手受实了,势必成为一团血肉模糊的,死得惨不可言,但童姥的小无相功太过深厚,护成一道无形的气墙,硬生生地挡住掌力,卸去了伤害。

  龙骏暗叫乖乖不得了,凝神运力,护在胸前不再冒进,回掌严守门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堪堪抵挡对方泰山压顶的攻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