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龙竹2016-01-04 17:043,290

  童姥趁机左手虚探,右手挟着一股劲风,直拿他左肩“缺盆穴”,突然又施出天山折梅手,这套绝学虽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当年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与擒拿之中,含蓄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诸般的绝招,变法复杂,教龙骏难以摸索虚实。

  在众人看来,龙骏完全被童姥的罩住手下,相形见拙,却也逃脱不出。石素清暗暗焦急,素手握的紧紧,手心全是冷汗,叫道:“骏哥,小心啊!”声音已带哽咽之声。

  明教阳敬轩、韦云飞以及五行旗见圣姑如此看重这少年,爱屋及乌,一时纷纷为他安危担心,韦云飞目光凝望战圈,边对着身旁阳敬轩问道:“龙公子人品出众,武功奇高,你觉得怎样?”

  阳敬轩目光不移,应了一声:“教主之位,非他莫属!”韦云飞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手上潜运内力,待少年不敌时候,准备及时上前搭救。

  龙骏突然双眉一挺,两眼神光炯炯,这回看清了对方出手细微动作招数,喝道:“看招!”当下也是左手虚探,右手直拿对方“缺盆穴”,也同样是天山折梅手的“雪梅叠枝”。

  二人招式一模一样,竟无半点分别,龙骏后发先至,却在一刹那间占了先着,童姥手指离他肩头尚有两寸,而龙骏五根手指已抓到了她的“缺盆穴”,指上蕴涵的内力透过对方经脉。

  童姥只觉穴道一麻,左手力道全失,劲力被小无相功立时化解,却并无伤害,跟着左手抓到龙骏的穴位,倒运内力,掌心中发出的真气竟冷于寒冰数倍,波的一声,龙骏身子一晃之间,右肩穴道处两下针刺般的疼痛,登时翻身摔倒。

  童姥心想:“这少年竟也会使我灵鹫派的功夫,身兼丐帮、明教上乘绝学,当须容他不得,否则时机一过,再要制住他可难上加难了。”心念甫定,得势不饶人,双掌合封一拍,徒然间一股沉重之极的掌力压将过去。

  阳敬轩、韦笑天见状不妙,大喝一声,左右抢出,同时各拍一掌,挡住龙骏身前,霎时间童姥“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内力掌风疾至,二人只觉肺中的气息便要被对方掌力挤逼出来,急忙潜运内功苦苦撑持。

  龙骏但觉穴位处阵阵麻痒,又是针刺般的疼痛,直如万蚁咬噬,心中一凛:“不好,我中了妖婆古怪的暗器,入体寒冰随即化掉了。”当即运用《九阴真经》上的解毒篇,加上三十多年的北冥内力,通过乾坤大挪移将经脉中真气逆行,以让寒气回聚重结。

  阳左使与韦蝠王均是西域一等一的高手,二人合力仍是斗童姥不过,被她绝顶神功压得胸口闭塞,闷不当言,接连运气数周,内力不敌,哇哇两声,二人各喷出一口鲜血,余劲之强又将二人震出丈许远。

  童姥阴恻恻地笑道:“臭小子,中了我的‘生死符’滋味如何?今日留你不得。”话音甫落,纵身上前,左掌扬出,便往龙骏天灵击落。

  众人失声惊呼起来,龙骏仗着深厚无比的内力,临危之际屏息凝气,平时定然逼不回生死符的寒气,但此刻骤然多出三十多年内力,加上先天功力,逆运真气反将入体的寒劲凝结,幸好北冥真气与同出一辙,在凶险的一刻,猛然发力,一支暗器从他缺盆穴道被激出,细眼一瞧,烛火下一点晶莹,竟是一片薄冰。

  童姥出招中途突遭变故,徒然间冷猝不防,本来以她的护体神功,薄冰暗器绝难透入,但忽然内息一阵浑浊,自身反噬内伤发作,右手一扬,那块生死符的薄冰透过罡气,正射入她的掌心,奇痒无比,大惊之下,翻身飘后,右手疾点右肩‘阳谷’‘魂门’‘神堂’‘曲池’几处穴位,防止寒气扩散。

  龙骏担心她并无伤害反施毒手,流转真气,力臂贯劲,将全身之力聚在一起爆发出来,呼的一掌,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见龙在田”向对方猛击过去。

  童姥左手一拂,双足一点,不但挡住他的掌力,身子同时飘后许远,喝道:“今日算你走运,来日方长,再毙了你这小贼…咱们走……”话音加以高深内力传出,四面回荡,却已不见了她的踪影。

  那圣山童姥飘身没入茂林之中,以雄厚的内力运用千里传音书,周围林谷登时回荡,啸声犀利震得众人心魂不足,灵鹫宫九天九部的女弟子以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等百余名武林人士,纷纷从东西南北四面退出林谷。

  余下的周遭人士皆是明教的无行旗教众,众人目光一时都要聚集在龙骏身上,均觉如此年纪竟有这般神功,当真匪夷所思,对他的英姿和内功更是钦佩不已,瞧见圣姑对他的神态情意,料想到明教得此高手,称霸中原指日可待。

  龙骏感受着诸人亲切崇敬的目光,心中一片暖意,两步跨前走到石素清的身前,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伸手按在她的香肩,迫着她正视着自己,柔声道:“见到我,开心么?”

  石素清被他大手按在肩上,浑身一颤,俏皮生晕,又羞又窘,当着明教百十名教众的会意目光,脸颊更是火烫,螓首低垂,轻声道:“快放开我,他们都在看咱俩呢?”

  龙骏瞧着她娇羞的神情,又好气又是好笑,刚要神臂将她揽住怀内,看她会羞成什么模样儿,突然左肩一麻,膳中气海中的内力膨胀起来,只觉嗓间微甜,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一晃俯身扑倒。

  石素清惊呼一声,扶住龙骏的身子,他嘴角的鲜血染红了玉人胸前衣襟一片,吓得她脸色苍白,泪珠唰唰如雨点般落下,哭道:“骏哥,骏哥,你怎么了,可别吓清儿,你…你要搂…就搂人家吧,清儿也欢喜得很。”

  龙骏此刻昏迷不醒,却哪能听到她的真心言语,光明左使阳敬轩、青天飞蝠韦云飞担心他中了生死符,分别探过手来抵住他的后心,本要输送内力助他少年疗伤,但所贴之处顿时被一股真气反弹

  二人面面相觑,均觉龙骏的内力充沛之极,远胜于己,并不像中毒的迹象,倒似用功过度,消费真元过多,一时气血闭塞,力竭虚弱而已,更被童姥排山倒海的几招天山六阳掌震得内息紊乱。

  石素清秀眸红肿,香肩耸动,啜泣道:“阳叔叔,他是不是中了妖婆的‘生死符’,怎么好端端地吐了鲜血呢?”

  阳叔叔摇了摇头,说道:“龙公子内功深厚,定会逢凶化吉的。”说着伸手搭在龙骏右臂脉门处,手指上微一使劲,真气源源透入,想查察他经络中更有什么异象,但一运内劲,引到了龙骏体内雄厚北冥内功反激,竟将阳敬轩的食中二指震开。

  原来龙骏在受童姥一拍时已受了轻微内伤,但他仗着高深内力施用乾坤大挪移逆转经脉中的真气,将生死符冰反激而出,牵动了伤势复作,经络猛然间被灌入了三十多年内力,心脏一时如何能承受得住?血脉喷张登时吐出血来。

  而童姥移送给他的北冥真气阴阳兼俱,运作起来分为三分阴七分阳或六分阴四分阳等等,阴阳真气运转多少都有不同效果,奇怪异常,倘若不懂调均内息之法,会与自身内力相抵撞,旁人想以内息相输,主人不同意也是输送无门,出现反激的异象。

  韦云飞喃喃叹道:“奇怪…奇怪之极,老夫阅人无数从未见过此等异象,阳左使,你觉得当何?”

  阳敬轩寻思道:“龙公子所受内伤不重,恢复不难,只须有两天将息不与人动手,便能尽复旧观,只是他体内真气内力过胜,血气过旺,当须及时引导疏通才成,最好先将公子安置清净之处,运功化伤便无大碍。”

  石素清闻言这才化涕为笑,抹去眼角的泪珠道:“事不宜迟,阳叔叔你将五行旗、三散人分散下去打探蒙古公主赵思月一干人等落脚之处,准备解救鹰王狮王之事;韦叔叔负责去四处查寻一遭,瞧瞧灵鹫宫的人都退去了没有,风火雷电四门把守林谷东西南北四个隘口,不准任何闲人进林,擅自闯入打扰骏哥疗伤者,管他是天皇老子也必杀无赦!”

  适才还是娇羞腼腆、怩扭作态的小姑娘,霎时间变成了一个呼叱群豪的大首领,明教教众的各自听令,锐金、巨木、厚土等五行旗,醉酒佛、独臂道长、断刀戚飞三散人和阳敬轩等先后退去,接着韦云飞与风火雷电四门也领命而出。

  林谷中央唯剩下石素清与龙骏二人,烛火映在她通红的脸颊,眸光中流露着无限的柔情爱意,石素清将他扶在身后,背起情郎向林谷山涧走去,信步而行,过不多晌,来到一处清幽谷涧,苍翠欲滴,清流潺潺。

  石素清甫见四周野花飘香,威风拂面,正是静心修养的绝佳之地,当下扶着龙骏倚靠坐在一墩大石旁,美荫幽谷,皓月当空,月光洒在清溪水流上泛着银辉。

  过了半个时辰,龙骏悠悠转醒,当即盘膝坐定,以乾坤大挪移的心法运转北冥真气在体内循环转了三周,呕出两口淤血,才稍去胸口闭塞之气,睁开眼来,瞧见石素清满脸担忧的神色。

  龙骏柔声道:“清儿,别在离开我了好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