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龙竹2016-01-05 01:043,340

  黄药师哈哈笑道:“我听说你武功不错,心肠也热,却要娶自己师傅为妻?后生可畏啊,一位武功卓绝叱咤群雄却不合群,一个行事离经叛道又邪得可以,两位少年今晚都让老夫识见了。”

  程英扶着龙骏手臂,含情脉脉,满脸尽是温柔之色,担心道:“龙大哥,你中了冰魄银针的毒,这该如何是好?”

  黄药师、杨过、陆无双等很担忧,深知这毒厉害得很,龙骏微微一笑道:“此毒对我而言,并不打紧,只要略微运气,毒性自可而解,你们不必为我担心。”

  陆无双充满崇拜的目光,虔诚道:“龙大哥,瞧不出你年纪轻轻,武功也忒高深了吧,受伤之下竟把李莫愁打跑,那要是等伤好了,还不一招取了魔头的性命啊!”说着格格笑了起来,众人听她说的有取,也不禁莞尔。

  龙骏望着黄药师,问道:“听黄岛主适才所言,郭大侠与群雄被蒙古兵尽数擒拿,除非中了毒暂时散去了内力,否则几千蒙古兵未必敌得过中原群雄,看来又是那赵思月的毒计了。”

  黄药师点头道:“不错,他们中了西域的悲酥清风,这种毒无色无味实乃气体,施放到空气中的时候会有呛眼的迹象,中毒者浑身酥软,却不是西域最厉害的迷散药,听闻西域番僧有一种叫十香软筋散的药,不知觉就中毒瘫倒,全身的内功半点使将不出,毒素在体内久了若无解药会消除掉高手的内力,日后与那刁蛮狠辣的公主交锋时候可要时刻当心才是。”

  四位少年频频点头,夜色将明,黄药师让众人进屋详谈,当下讲述了自己追踪蒙古兵和闯入军营的经过,赵思月身旁高手如云,此时除了百损道人、鬼面人、任苍傲以外,还收罗许多西域和关外的高手,要去偷解药救人质恐怕棘手得很。

  当晚命程英在室中加设一榻,三人联床共语,谈谈说说甚是投机,黄药师落落寡合,生平实无知己,虽以女儿女婿之亲,也非真正知心,不料到得晚年,竟遇到两位少年,杨过对世俗本就不通,脾气又倔行事多走极端,而龙骏在国外孤儿院长大,所受的教育和思想更是与古代人大相径庭,三人寥寥数语,大是情投意合。

  天色大亮,杨过沉沉睡去,龙骏心知黄药师所来,定是要他出手去解救群雄,当下趁暇盘膝运功,轻松逼出毒气,内伤接近痊可,体内真气激荡不已,无法安心静坐,走出房外,向四处张望,石素清已去两日仍不见归来,他心下揣揣不安,惟恐她会有事。

  思念起伊人,心中郁郁寡欢,真气流转四肢百骸,热血沸腾,口中禁不住发出一片声啸,这声音犹如龙吟大泽,虎啸深谷,远远传送出去。

  黄药师当他起身出房的时候早已知觉,听到他的清啸之声,不料他内功竟然如有三四十年的造诣,不由得惊喜交集,暗赞少年奇才。

  黄药师心想:“我年轻的时候绝对没有这般功力,尽管现在年迈,力气因年老而衰竭,内功却是越练越深,殊料竟然与他不分高下,倘若这少年早生几十年,当年华山论剑,天下第一的头衔非他莫属!”

  龙骏挂念玉人,加上内力充沛难平,这一纵声长啸,初时清亮明澈,渐渐的越啸越响,犹如雷声隐隐,晴天中骤起的霹雳,轰隆隆一阵急响,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非但没有衰竭,反而气功愈来愈壮

  黄药师听得也不自禁暗自佩服,觉得他的内力亦刚亦柔,非当时任何高手所能及,据他所知王重阳的先天功以道家气功为主,多是走柔缓的路子,而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却是以阳刚猛烈为主,像这般刚柔并济不分高低的内力从未所见。

  心想他内功深厚,不知他临阵交手的武艺可有渐进,心下一定,欲试他一试,当即起身出房来到龙骏的身后,待他吐气站起,说道:“龙骏小友,适才听你内功雄浑,不知武功提升到何等境界,老夫想与你切磋三百回合,你瞧怎样?”

  龙骏闲来无事,刚好伤势痊愈,正想试试自己到底有何进步,而黄药师这种极数,正是高手梦寐以求的对手,闻言心头一喜,说道:“那敢情好,请黄岛主指教一二。”

  黄药师近十多年来少与人动手,修为也更精纯圆熟,点了点头,左掌翻起,斜劈他的右肩而落,叫道:“看招!”

  龙骏心想对方是长辈,总不能第一招就用全力跟他硬拼,当下身子微移,错过对方手掌寸许,黄药师只觉手掌眼看劈到,竟擦肩而过,不知如何落空?

  黄药师跟着右手柔软一拂,正是兰花拂穴手的精妙招数,点向他左颈“天鼎”“巨骨”两穴,龙骏仍不出招,脚步不动身子微侧,两道指力却只差了半寸无功而收。

  黄药师明白了他的心意,暗想:“这少年自觉晚辈,欲歉让我三招,嘿嘿,若不露出两下子,却让他也忒小瞧了我东邪的名讳?”纵步呼的一招劈空掌猛击过去,心想看你如何能躲?

  龙骏亦觉掌风凌厉,显然蓄以一股雄厚的内力,当真退无可退,但他“乾坤大挪移”神功已练到第七层境界,劈空掌虽然凭虚发力不着痕迹,终究蓄有劲力,左袖虚引一卷,手臂向身侧一甩,将劲力尽数挪移卸到丈许外的松树上,但闻喀嚓一声,树枝应掌风碎折而断。

  黄药师喝道:“你已让了三招,现下还手吧!”口中轻松健谈,手上却丝毫不缓,一掌劈出,雷霆生威,另一掌又当胸直拍,每一掌都先凝气汇力,凌厉之极。

  龙骏潜运北冥真气,一刚一柔,左手先天掌挡在他的手腕,一翻一拖卸去对方掌中的劲道,跟着右手一招“龙战于野”平推而出,正与黄药师的左掌相碰,波的一声响,掌力真气相互激荡,竟然难分轩轾,两下都暗自钦佩。

  黄药师初始几招只欲试试他功力,未用上全力,孰知被对方轻松化解,不禁觉得大没面子,忙展开落英神剑掌法,身形飘忽,力争上风,龙骏让了三下,斗胜心起,施出独孤九剑中的“破掌式”和“破气式”,无论对方掌法如何多变,他见招拆招,见式破式,令对手每一招汹涌的攻势冰消瓦解。

  黄药师身法轻灵,实所罕见,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出掌凌厉如剑,劲风呼啸将龙骏团团裹住。

  龙骏感觉对方窜高纵低,左边踢来一脚,右边击来一拳,前面拍来一掌,后面戳来一指,诸般招数一齐同发,晃得他眼花缭乱,出招太过繁杂快速,等他瞧清楚对手招数中的破绽时候,黄药师早已倏生变化,身影和方位变幻难分,在他犯疑之时,左肩右胸啪啪中了两掌,但他有北冥真气护体,自然生出抗力却也不受伤害。

  龙骏想到对方的招数繁杂,多数为虚旨在诱敌,我跟他乱转,非着了他的道儿不可,再快也快不过他,唯有以静制动,意与神会,丹田中提了一口气,施展乾坤大挪移的手法,脚下站立不动。

  黄药师见他只守不攻,趁机左手挥掌猛击他的右膀,右手弹指疾点他左肩“缺盆穴”,这一招中隐含了碧波掌法和弹指神通的招数,声势十分厉害,只听砰嗤两响,黄药师左掌打在了自己的右膀,跟着右手弹指在自己左肩的“缺盆穴”,身子一晃飘开了身。

  龙骏将对方的招数反施给对方,以黄药师武功之高,却也不明其中奥秘,龙骏逼开对手,当即凝功发劲,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急拍而出,掌风狂啸扑向黄药师退身的方位。

  此时黄药师右肩被自己的弹指神通所点中,酸麻使不出力道,见对方打出的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明知此掌只可避不可挡,但形势所迫不得不出掌,单手竖起前迎,将内功聚在掌缘,心想:“倘若接挡不住,势必被降龙掌震成内伤不可。”

  程英和陆无双适才听到这边传出打斗声,站在远处望着二人交手,本是点到为止的切磋,霎时间变成了内力相搏,形势危急异常,不禁脱口喊道:“不要!”“龙大哥快收手!”

  龙骏心下凝神,待掌风与对方掌力甫碰,右手向后一扯一带,顿时将己彼掌力都引了开来,双臂震动一挥,顺势劈向三丈外的一块大石,砰的巨声,碎裂炸成石子散飞。

  黄药师心下一凛,真气流转,顿时打通肩上的穴道,飘开丈许,惊讶地道:“龙骏小兄弟身怀数门上乘神功,兼且融会贯通,让老夫开了眼界,解救群雄之事,便有劳少侠了。”

  龙骏暗叫惭愧,心想若不是适才自己施用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借力打力将他的招数反施对方,要破他的奇妙玄功,凭一时灵悟还真不容易,看来自己对武学尚未参透,否则只凭一部《九阴真经》或“独孤九剑”便可称雄当世,只是武学需要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身怀神功心法固然关键,但不懂运用的窍门,始终无用,可见参详领悟与临场发挥犹为重要。

  他想到比武时黄药师所用的武功也极为上乘,与自己所学的路子颇为不同,好奇心油然而生,不禁问道:“黄岛主适才的几招身法奇快,当世罕见,好象幻术一般,这些也俱是黄岛主自创的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