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龙竹2016-01-05 01:043,322

  龙骏盘膝而坐,疏通七经八脉,以北冥真气在体内转了三转,伤食已恢复七、八成,睁开眼来,只见程英双颊晕红走到他面前,额头都是汗珠,她胸口起伏,呼吸微见急促,叹道:“龙大哥,我在门外所布的土阵实在太也拙劣,殊难挡得住那魔头。”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锦帕递给了他,秀眸转红道:“你跟她无怨无仇,倘若她来难为你,你就拿这块手帕给她看!”

  龙骏看着锦帕上锈着的一朵红花被撕去了一半,上面还刺着一行字:“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心想:“这在电视中看到过这一幕,不错,是李莫愁当年送给姓陆男人的锦帕!”

  淡淡的月光下见她泪眼盈盈,既羞又喜,正要说几句安慰的话,程英斗然面红耳赤,羞道:“你若有不测,我自个儿也不愿独活了。”言罢飘然而去。

  龙骏听着她倾心的话,也不禁砰砰心跳,暗想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女人,胸口热血沸腾,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的掌风扫到面前两丈远处的一棵松树,喀嚓一响,松树应风折断。

  看来自己这几日来与高手动武过招,功力有所增强,劲力随心而欲,随意而生,再碰上金轮法王等人该担心的未必还是自己了,忽然一道尖啸的哭声传将过来,心下一惊,赶忙奔茅屋处。

  突见土堆外站着一个身穿黄衫的道姑,右手拂尘平举,衣襟飘风,正是女魔头李莫愁到了,杨过程英三人站在门口,陆无双临危拔剑准备动手,但听到她的哭声,四人亦觉毛骨悚然。

  李莫愁纵声而歌,音调凄婉,忽然大笑忽又大哭,声音甫歇,喝道:“正好你们都在这,免得我到处去寻,快交出毒经,否则谁也休想活!”

  杨过见得女魔头心狠手辣,心中有气,心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将“五毒奇经”扔给了她,又掏出一块锦帕,说道:“这个也还你!”

  龙骏想顾愕然,从怀中也掏出另块锦帕,道:“我这还一块也还你!”

  杨过与陆无双,龙骏与程英四目相投,心事脉脉,眼波盈盈,周围的肃杀之气,霎时间化为浓情蜜意,二女互瞧了一眼,眼波流动,清澈似水,心想原来你的给他了。

  李莫愁触物伤情,抓着锦帕,双手一阵急扯,往空中抛出,锦帕碎片如梨花纷落,娇叱一声:“今儿个你们哪一个也活不成了。”蓦地纵身跃起,凌空翻掌一拍,无形的掌力凭虚而至。

  陆无双见状心惊,叫道:“是五毒神掌,大家闪开。”

  程英忙去扶着龙骏,后者左臂一揽反箍住她的纤腰,右臂贯力掌缘,劈出一招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田”,掌风浑厚至极,反震开李莫愁的掌力,他原地丝毫不动,却逼得对手浑身一颤,倒翻了两个筋斗,才卸去劲道。

  李莫愁大惊,心忖:“打哪来个这么厉害的少年?功力委实不低啊!”当下不敢掉以轻心,左手凝力蓄于掌心,含劲不吐护住身前要穴,右手拂尘一递,施展出平生绝杀技。

  陆无双提剑一格与程英挥箫相挡,却被她拂尘上的暗劲震开,左手当胸平推,拍向站立不稳的杨过,突然间一股沉重之极的掌力压将过来,逼在他的胸口,杨过喉头气息一沉,伤势被牵动,肺中气息顿时一阵浑浊。

  龙骏见状一惊,心想不出手也不行了,丹田猛提一口起,纵身上前高跃击下,一招“飞龙在天”,向她头顶天灵穴拍落,此乃武学围魏救赵的计策,因他离杨过较远,即便上前也接挡不及,唯有冒险一命换一命,瞧魔头如何反应。

  李莫愁顿觉身侧一股浑厚无比的掌力拍来,掌未临声先至,先声夺人,深知自己若是不收力,即便能毙死杨过,自己却也非被这凌厉的降龙掌伤了不可,中途换了一口真气,左手急转,与龙骏双掌相碰。

  降龙十八掌本是天下阳刚无双的掌法,无坚不摧,此时他内功深厚,又懂挖掘巧运全身气力,威力何等惊人,砰的一声,将李莫愁反震飞开,喷了一口鲜血,身子飘出丈许跌在了地上。

  龙骏半空中稳落而下,虽然将她震伤,但一招间真气运得过猛,胸口不免隐隐生痛,程英与陆无双见他一招内便将不可一世的大魔头击败,均是吃惊不已,反是杨过曾见过他出手,倒没有什么惊讶!

  李莫愁怎也没想到会轻易输在一个后生少年的手上,趴在地上气息喘喘,又吐了一口淤血,化去少许余劲,颤道:“你是谁?好生厉害!”

  龙骏口唇紧闭暗运内功,正在打通胸口所凝住的一股紊乱滞气,程英扶着陆无双朝着李莫愁叫道:“大魔头听好了,他是龙骏少侠,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为舅父舅母报仇血恨!”

  李莫愁凄然一笑道:“龙骏?我会好生记住这个名字!嘿嘿,想杀我赤练仙子还没那么容…易……”,话未说完,暗下摸出几枚冰魄银针,倏地挥手射向程英姊俩,龙骏见状不好一个箭步冲上挡在二女身前,几枚银针尽数射入他的胸前要穴,一阵麻痹感登时传遍全身。

  三人愕然一颤,程英更是哭道:“龙大哥,你又中了毒针!李莫愁快拿出解药来,我们不与你为难便是!”

  李莫愁哈哈大笑,撑着娇躯站起身来,有道袍袖子拭去嘴角的血迹,哼道:“要难为我?凭你们几个晚辈也配得起?谁让他与我作对,死有余辜,别担心他啦,想想自个儿吧,今晚你们谁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龙骏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将银针从穴位处移开,且仗着深厚无比的内力,临危之际屏息凝气,反将毒气逼回,此刻微微一笑,一口真气运遍全身,突然那劲迸发,将银针反激弹出。

  李莫愁疏于防范,眼见几点寒光疾闪,侧身欲行躲避,忽然左肩“缺盆穴”周遭一麻,吓得魂飞魄散,暗叫不好,伸浮尘点向龙骏,自己受伤非得先毙了他才甘心。

  程英上前想用娇躯来挡,被龙骏一手拨开,待李莫愁浮尘击到,左手一拖一带,暗施巧劲,却将此招原封不动挪移给对方,李莫愁痛叫一声,右胸被自己浮尘打到,饶是她武功不弱,却也想不通其中端倪。

  李莫愁心忖这小子果然有些鬼门道,想我赤练仙子今日竟栽到后生晚辈之手,教我还如何横闯江湖,气急之下,真气不纯,中招处麻痒难耐,忙双足一点,向后飘退飞出几丈,转眼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李莫愁飘身刚离开,四周传来一声清啸:“龙骏小友,原来你在这里,让老夫寻得好苦啦!”啸声显然蓄以深厚内力,只震得屋顶的茅草簌簌乱动。

  程英闻声大喜,奔出两步喊道:“是恩师驾临么?”

  从荒林黑暗处窜地闪出一道身影,青袍长须,来者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当日大胜关陆家庄一役后,他与老顽童先后追出庄外寻龙骏,老顽童不知去向,黄药师被明教蝠王引开,奔出数十里不见龙骏踪影,折返的路上,恰遇上黄蓉与郭芙几人受伤而回,得知杨过与龙骏仗义出手相助。

  黄药师见爱女受伤,便护送四人返回陆家庄,但见庄内物是人非,整座庄院一片狼籍,哪里却见中原群雄,见地下横躺着蒙古兵和几名丐帮弟子,猜出郭靖等人并无性命之忧,实是被蒙古兵尽数生擒绑了去。

  这一下黄蓉可心急了,腹中胎气异动,当场昏了过去,黄药师为她推宫过血,以真气相输缕清她体内紊乱气血后,便出庄四处打探,只道蒙古大都在北,那姓赵的公主应该带人北上才是,孰知在路上打听到,一批蒙古兵押着几车中原人士南下。

  黄药师当即一路轻功疾行,追赶了一天一夜,才探到蒙古兵行程路线和落脚的地方,夜入军营,见郭敬等人双手被缚,内力散失浑身无力,像是中毒迹象,但赵思月派出三大高手轮番看守,潜出时尚与任苍傲交了几招,自知一己之力绝对救不出群雄,唯有回来寻找帮手,而龙骏依稀就是一等一高手的客星。

  黄药师见到龙骏长身玉立,面目英俊,眼神较日前更加锐利,神态平和,一副卓然成胸的样子,知他武学上的修为已进了一层,有心试他一试,当下站在他面前,潜运内力一股沉重的无形罡气压了过去。

  龙骏与他对望,说道:“晚辈见过黄岛主!”说话间只觉无形气流扑面而来,体内北冥真气自然生出抗力,两股气流相撞,身子各是微微一颤,竟不分伯仲。

  黄药师心下一惊:“只道他上次力胜高手只是事逢巧合,没想到几日不见内功竟如此雄厚,我自负不世奇才,却年逾花甲内功积蓄,方有今日这步田地,这少年竟比我早了四十多年,不知他有何等异遇?”

  程英笑靥如花,喜道:“师傅,你怎么也来了?”

  黄药师叹道:“一言难尽,我那苯女婿郭靖及参加陆家庄上千群雄被蒙古兵尽数虏了去,我这次前来寻龙骏小友便是针对此事!喔,这位少年就是杨过吧!”

  众人闻言惊愕,想不到会有如此变故。杨过内伤在身强撑着身子道:“在下正是杨过,见过黄岛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