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龙竹2016-01-04 17:043,261

  程英点了点头,脸颊红晕,低声道:“那…那我写在墓碑上的字,你别…别在意,我…我一时激动错笔而已。”说着胸口不住起伏。

  龙骏瞧着她秀眸转红,婀娜转身飘去,细想其中深意,不由得痴了,盘膝坐下,一时念着石素清会不会有危险,一时想着程英出房前的表情,许久之后,才压住漪念,运气入定心境澄明。

  蜡烛燃尽熄灭,月光淡淡从窗扇照射进来,洒在地上映出一片银辉,过了半晌,只听室外箫声幽咽,淡雅清幽意境优美,掺合着月光回荡在寂静空旷的院中,曲调婉转流畅。

  龙骏见她那日在酒楼曾用玉箫与李莫愁交手,武功却也不弱,想不到奏起箫曲竟如此动听,可惜他自幼听贯了莫扎特、肖邦的乐曲,对长箫短笛等古代乐访却不甚了解,听起来只觉缠绵悠扬,却不知曲意,模模糊糊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龙骏睁开眼睛,仍不见清儿回来,心头更是焦急,转念一想有明教众高手保护,应该不会有危险,这时程英送早饭进来,见了龙骏脸颊一红,低垂着螓首放下早饭,转身盈盈出去,一天再也没露面。

  龙骏望着她出房门时苗条纤细的身影,愕然一呆,心下揣揣不安,生怕得罪了她。起身出屋闲来无事,又将降龙十八掌的招数逐一打了一遍,随后又由快转慢,换成先天功,多出三十多年的北冥真气,只觉内力充沛浑厚,平日练及不到的地方,如今得心应手,而且对《九阴真经》也有更深的钻研。

  龙骏心想电视中所言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各个武功卓绝、炉火纯青,却为了《九阴真经》而大大出手,华山论剑以武相争,由此可知这经文所记载的功夫比之降龙十八掌和先天功、一阳指、蛤蟆功精妙何止数筹,否则也无须为同等级的武功而大费周章了。

  龙骏除了经文上最后一段梵文不懂其意,对其它记载的经文一一印证,初始只是熟记在心,临战危急时借以保命脱身,数月来经过与欧阳锋、洪七公、金轮法王、任苍傲等绝顶高手过招,又有老顽童的讲解和童姥的内力传送,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武学上的识见也更进了一层。

  上卷经文中所记载,都是道家修炼内功大道,以及拳经剑理,并非克敌制胜的真实功夫,若未学到下卷中的实用法门,徒知诀窍要旨,却是一无所用,整卷结合在一起事半功倍,不知觉中手臂力道猛增了几分。

  此时《九阴真经》诸般功夫在脑海中浮起,忽然觉得经文句句含义深奥,字字蕴蓄玄机,不但自成一家别有洞天,又可融会百家功夫集大成,每修练了一会,只觉丹田真气激荡,内力修为便深厚一些。

  凡是卓然而成的名家者,都是精修本门功夫,而自己修习那么多上乘绝学,按常理而言,早应该登峰造极凌驾众高手之上,为何每次都侥幸胜了一招半式呢?看来自己博而不精,从未真正达到融会贯通的境界。

  想到称绝天下的独孤九剑,威震西域的乾坤大挪移,把诸般神功糅合在一起临阵发挥,见招拆招,见式破式,管他如何进攻始终有所招数,只要找出其中破绽,再以内功催动,每招皆可制敌要害。

  到了晚间,杨过悠悠转醒,伤势好转了许多。程英暗恨自己脸颊不争气,见到龙骏便不由得羞红,重新戴上面具,进室送来饭肴却不与二人共餐,杨过见到青衫少女,正是长安道上示警,后来与自己联手相救陆无双的那怪人。

  他回想到林中激战,自己被法王拍了一掌,受伤致晕,却不知为何在此处醒来,说道:“龙大哥,是你和这位姊姊救了我么?”

  龙骏摇了摇头,说道:“是程姑娘救了你,我只是适逢其会碰巧遇到而已。”

  杨过瞧了瞧程英,冲口而道:“原来姊姊姓程,多谢你又救了在下的性命。”

  程英柔声道:“你心地善良,为救别人连自己的性命顾也不顾,我恰好路过,见到番僧蛮横逞凶,便稍稍出力罢了,却又当得什么大事?”

  杨过搔头道:“郭伯母于我有养育栽培之恩,昨晚见她有难,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定当尽力护得她们母子周全,否则怎对得起郭伯父,危急时刻幸好龙大哥一声清啸吓退了大喇嘛,不然咱们非遭毒手不可。”

  程英深情地望了龙骏一眼,正好龙骏也在望她,目光相触心下登时生出暖意,顿了顿道:“我不只是说你郭伯母,即便连陌生人你也仗义相助,杨少侠可曾还记得陆无双陆家妹子?”

  杨过愕然回首,听她提及陆无双的名字,脑海又浮现起那个少女来,忙问:“陆姑娘现在何处?她的伤是否痊愈,上次一别,已经许久未曾与她见面啦!”

  程英微微一笑,说道:“陆家妹子得以平安,还要谢你和龙大哥才是,杨少侠有所不知,在武关一带时,李莫愁大魔头有数次要伤到你和舍妹,幸有龙大哥背后暗中援手,更先后救了我两次性命,还……”想说龙骏为她用嘴吸毒液,但又羞又窘难以说出口,转移话题道:“咱们才得以脱险的。”言罢收拾碗筷,讪讪难为情,低头不语,正要走出房外。

  龙骏说道:“程姑娘,你昨晚吹的乐器真好听,再为我吹一曲如何?”

  程英不知他是否听懂昨夜的曲意,脸颊晕红,微一沉吟点了点头,出室去取了玉箫,坐在桌旁幽幽吹了起来,这次吹奏的是《诗经》中的:“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所录诗歌多来自民间,据传周朝设有专门的采诗官,采集民歌,以体察民俗风情、政治得失,《诗经》中大部分诗歌都出于此。

  龙骏只觉曲调悠扬,却不知词意何解,投入音律中感受着东西方音乐的不同,杨过幼年曾跟黄蓉在桃花岛上学习过几年四书五经,知道这几句是描写月光下,少女思念情郎的心思,此刻奏来,到底她是吹给谁听的呢?

  箫声中忽听得远处脚步声响,有人疾奔而来,程英放下玉箫迎到门口,叫了声:“表妹!”

  一位少女奔向屋前,气喘呼呼的道:“表姊,那女魔头追来了,咱们快逃!”

  龙骏与杨过面面相觑,知道她所说的女魔头指的自是李莫愁,不由各是心惊,

  杨过则想:“有了龙大哥在,女魔头也逞凶不得!”他曾与女魔头数次交手,虽知李莫愁武功极高,但与金轮法王、郭伯伯、黄岛主比将起来,那还差了一大截,而龙骏却堪与法王等人旗鼓相当,自然不会怕赤练仙子了。

  龙骏心忖:“这两日自己的内伤尚未复元,倘若一昧硬拼,非牵动内伤不可,稍后等李莫愁追到,自当尽力周旋,斗智莫斗力,迫不得以先不出手!”

  只听程英说道:“这里有两个人受了内伤,都在屋子里修养,咱们走不了。”陆无双好奇问道:“两个人?都是谁啊?”

  程英回道:“就是你我的救命恩人。”

  陆无双叫道:“傻蛋!还有……那个让你整日朝思暮想的龙大哥?我要瞧瞧他是何等人物,能让表姊每日茶饭不思的,他可真有福气了。”话音未落,笑意盈盈冲进门来。

  程英脸上登时通红,怕她抖出自己的心事,啐道:“呸!竟瞎说,谁说整日想他了?”跟在她身后进门解释道。

  陆无双进门笑嘻嘻叫道:“傻蛋,傻蛋!你受伤了啦?哦,这位就是我表姊的心上……哎呦,表姊,你干嘛掐我呀!”笑着格格笑个不停。

  三人目光一时都瞧向程英,窘得她无地自容,突然陆无双伸手一扯,拉下程英的人皮面具,只见她白皙娇美的脸颊,羞得颜若玫瑰,低垂着螓首,看得龙骏杨过眼前一亮,为之神荡。

  陆无双蓦地娇呼一声,叫道:“啊,不好,女魔头马上就追过来了,咱们快些逃命吧!”

  程英沉吟道:“那魔头来去如风,四人同行上路,定然给他追上,杨少侠和龙大哥都有伤在身,路途跋涉再行动手恐怕更难抵挡,莫不如咱们以逸待劳!”

  杨过说道:“不错,程姊姊会使得奇门遁甲术,连金轮法王尚且困住,何况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再说有龙大哥在此,只要能困住她,关键时刻冷袭一掌,却也未必制服不了她!”

  龙骏心想:“若是清儿带领明教高手前来,自然不会怕她李莫愁,万一她单身而回,怕是她也要陪自己陷入危难之中。”一时希望她回到自己身边,一时又担心不愿她冒然归来。

  程英与陆无双点头道:“如此甚好,咱们这就行事。”她姐俩拿了铁铲锄头,走出茅舍掘土搬石,布置起无行阵来,杨过躺在屋子里养伤,而龙骏则走出房外静坐,潜运内功加速恢复伤势。

  过了一个时辰,隐隐听得远处鸡鸣之声,程英满头大汗,眼见所布的土阵与黄蓉相差太远,心中暗自难过,趁支开陆无双的时候,悄悄寻到龙骏练功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