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龙竹2016-01-04 17:043,414

  龙骏与石素清走出荒郊林外,在林口栓着一匹骏马,乃西域旱有的夜照玉狮子,全身肤毛雪白,颇有灵性,见到石素清嘶鸣一声,龙骏奇怪道:“这马是你的坐骑么?为何被栓在此处?”

  石素清瞅着他神秘一笑,并不作答,将龙骏扶上马背,然后提气一跃,轻飘落在他身前的马背上,仰身贴进了情郎的怀内,给他手臂揽住纤腰,背臀摩擦羞得全身发烧。

  龙骏一想定是明教法王等属下没她的命令谁也不会露面,怕见到她与情郎在一起亲密会令这圣姑生气,便将马匹和银两干粮等提前准备好放在这里的,因为自己还真苦了明教教众,低下头来,但见她娇美的脸颊上情意盈盈,眼波流动,说不出的妩媚无限,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微微颤动的樱唇上一吻。

  一吻之下,石素清满脸通红,全身颤抖仿佛痉挛一般,热情反应着,龙骏紧搂着她共乘一骑,驰出树林向东南而行,过了一个多时辰,在荒郊外寻到两间简陋的茅屋,二人见天色已晚,便进屋欲借宿一晚。

  房内板床木凳,俱皆简陋,四壁萧然无物,却是一尘不染,清幽绝俗,床边竹几上并列着一张瑶琴,一管玉箫,石素清将他扶在木床上,龙骏盘膝静坐床沿,运转真气继续疗伤,伤势已恢复四五成。

  过不半晌,东边突然生起一声信号,石素清望出窗外,知道教中有事发生,转身瞧着龙骏正闭目养神运功疗伤,怎舍得离他而去?但教中圣火信号一出定是有十分火急的事,自己身为代任教主焉有不去主持大局之理?

  她心下犹豫片刻,在竹桌上提起笔墨,写下一条字:“骏哥,教中有事,火速急回,静心养伤,稍后即归。”落款为清儿,写好字条后放于桌上,奔出房外乘骏马向起信号的方向驰去。

  夜色已深,龙骏引动体内几十年的北冥真气,按照《九阴真经》疗伤篇上记载的经文秘诀,将真气循环七经八脉、十二经脉,最终储于气海穴内,浑身舒畅无比,方觉这《九阴真经》实在妙用无穷,无论练功、疗伤均可内外兼修,日前没有仔细研究过,当真怀玉不知其宝。

  耳中渐闻马蹄与脚步声响起,睁开眼来,不见石素清的身影,甚是奇怪,这时马蹄声在门外停下,然后脚步声向屋子传来,龙骏不知发生何事,当下竖掌当胸,暗暗将内力凝到掌上。

  房门被打开,一个丑陋的少女扶着杨过的后腰,半拖半拉走进茅屋内,暗淡的烛光映照下,少女与龙骏目光相触,浑身一震,颤音道:“你…你…”激动惊讶之下,竟尔晕了过去。

  龙骏赶忙起身,扶住杨过和程英,料知程英因一时激动昏迷过去,并不妨事,但杨过的伤势却不轻,当下把杨过横身放在床上,伸出左臂揽住程英的纤腰,右手握住程英的玉手,一股暖气顿时源源传入她的体内。

  程英昏去一阵,被真气一激随即转醒,见到抱住自己娇躯的男子,竟是曾舍命救己的龙骏,难以相信自己的双眼,眨了三眨,颤道:“你当真是龙大哥么?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是他的魂魄?”

  龙骏揭下她的面具,眼前斗然一亮,露出一张晶莹如雪的脸颊,特别是鹅蛋脸儿那个小小的酒窝,让他至今犹记,笑道:“傻瓜,我不是好端端地搂着你吗?”

  程英伸出手指触摸他的英俊脸庞,暖烘烘的十分实在,疑虑尽去,哭道:“我……我亲自将你埋葬了,怎么你还……但你却又真实存在,如不是亲眼所见,怎也不会相信!”

  龙骏抹去她眼角的泪珠,然后双臂楼得结实,调笑道:“你当日谋杀亲夫,还好意思说呢?怎么还没确定我死了,就将我埋掉了,害得我在地下无氧呼吸,睡了三天三夜!”

  程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道:“原来你没死啊,那日我见你为我吸出毒血后昏迷过去,呼吸和脉搏都停止了,我只道龙大哥……已经死了,伤心欲绝下把你葬了,本来程英自当殉情而死,但为了给龙大哥报仇,便一直残活到了现在。”

  龙骏笑道:“那天我虽然昏迷不醒,实在是进入武学龟息假死状态,幸好我突破生死关,才转而重生震出坟面。”

  程英满脸狐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的武功大胜往昔,竟突破了上乘武学的难关,可是…可是我事后曾去过你的坟前几次,为何坟还好端端地无异?”

  龙骏嘿嘿一笑,尴尬道:“当时我重生出来之后,一时生你的气想作弄一下,便用掌力聚回坟土,后来我连遭几番曲折艰险,未有时间去找你解释相逢,才拖到了今日意外的相见。”

  龙骏左手搂着程英的纤腰,右手握住她的掌心,传输一股雄浑温暖的内力后,程英顿觉丹田生暖,浑身舒畅受用,此刻依偎在他怀内,感觉着男子粗犷的呼吸,不禁玉颊生晕,娇躯发烫无比。

  低声羞道:“原来你没有死啊?都怪我不够细心,竟险些害了龙大哥,是了,冰泊银针的毒日后有没有再发作,你…你还痛么?”

  龙骏微笑道:“区区银针的毒难不倒我,早就没事了,你呢?不知当日没有有吸尽毒液,今日见到你无恙,我也放心了。”

  程英听他说得至诚,心下感激,想到他曾舍命为自己吸毒,而且身子被他间接地瞧过吻过,亦算有了肌肤之亲,昔日患难与共,回想起来不由得痴了。

  龙骏瞧她面颊潮红,呼吸急促,问道:“程姑娘,你怎么了,身子好烫,是不是生病了?”

  程英蓦地回过神来,给他抱在怀内,羞得全身发烫,不知如何是好,既想时光停留此刻永远如斯,又怕被对方看破情意从而调笑,心中砰砰乱跳,愈是紧张拘谨愈难难逃过对方的耳目。

  龙骏伸手搭在她手腕脉门,手指上微一使劲,一股内力自手腕“大渊穴”源源透入,转由少府、神门、通里、经灵道、少海穴循肘至胸前任脉经络运行,再储蓄于她气海中反馈督脉运行一周,察觉她内力虽然不浑厚,但也平稳均匀,更无中毒受伤的异象,知她因心情激动才会全身燥热,心脉跳快。

  他放下心来道:“你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了,是了,你那日在武关酒楼与李莫愁动武,后来脱身后就来到这里了么?”

  程英愕然一呆,回想当日在酒楼与杨过和耶律齐等人一起联手合斗女魔头,其中情景凶险万分,若不是有人背后援手,自己早就被李莫愁毒掌震毙,转念一想,颤道:“那日在酒楼,背后援手解围的人难道也是龙大哥?为何没现身呢,程英这些日子来若不是因大仇未报,早想为龙大哥殉情了。”说罢微微低头。

  龙骏听她吐露心声,一时也感激不已,又觉手足无措,心想若被清儿撞见,非气坏那个醋坛子不可,念到石素清的音容笑貌,不自禁地心头一热,松开了搂住程英的手臂,扶她站起身来

  “姑姑…姑姑…你在哪里?”杨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痛苦呻吟着,迷糊中仍念念不忘小龙女。

  程英上前摸在杨过的额头,触手发烧,急道:“不好,杨兄弟身子好烫,看来受伤不轻啊!”

  龙骏忙道:“把他扶住坐定,我来以内功来为他疗伤。”

  程英依言扶起杨过,使他盘膝坐下,龙骏坐在他的身后,双掌撑在他的背心“至阳穴”,这穴道在第七脊椎之下,乃是人身督脉大穴,手心微一凝气,将内力源源输入,他的北冥真气浑厚之极,疏通杨过体内经脉后,缕清他紊乱的真气。

  杨过颤抖了几下,胸口和丹田中闭塞之处已然畅通无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伤势减轻了大半,勉强地睁开了眼睛,瞧着前面的少女容仪婉媚,却不是小龙女,失望已极,脑海天旋地转,随即又昏了过去。

  龙骏松开了手,收招压住胸口沸腾的热血,当下潜运内功,气转百穴,将自身体内真气循环运转了几周后,嘴角流出鲜血,吐纳恢复如常,逐渐平稳下来。

  程英见杨过吐出一口鲜血后,惨白的脸色恢复少许红晕,可见伤势复元了许多,而龙骏头顶上冒出蒸蒸白气,料想必是他为杨过疗伤,消耗了不少元气。

  她见龙骏正运功调息,不敢打扰,用布巾沾浸水中拧成湿巾,待龙骏散功后,递给他擦拭,问道:“你也受伤了?且休息一会吧!”

  龙骏点了点头道:“他的伤不轻,需要好好恢复,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几月不与人动手过招自然就恢复如昔了,我昨日受了点伤并不严重,再静养两日就无大碍了。”

  程英拿起桌上的字条递给龙骏,说道:“这张字条是留给你吧?好秀丽的笔体,骏哥?她是个女的?”声音尽量保持平稳,但仍然现得激动发颤。

  龙骏尴尬道:“她是我朋友,也是在那日酒楼认识的,后来发生许多事,便让彼此再也离不开了。”

  程英叹道:“你这么魂绕梦萦着紧她,她自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儿了。”

  龙骏道:“我如此着紧她,倒也不全因为她的美貌,她的一切包括优缺点我都一样的爱,哦,她去了有一会,怎么还不回来?”

  程英温柔道“别太担心,她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不是说好回来的么?再等一会吧。”

  龙骏颇有些担心,说道:“我怕她遇上厉害的仇家,那就危险了,程姑娘,你先休息吧,有我在这儿倘若杨兄弟伤势复作,也好输送内力助他疗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