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龙竹2016-01-04 17:043,385

  石素清忽地嗔道:“是不是一见了岳母就甚么也顾不得了?嘻嘻,那也要量力而行嘛!”她白了龙骏柔情一眼,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龙骏被她扶住身子,气息渐渐平和,笑道:“你瞧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再取笑我,看我不对付你!”二人还在大耍花枪,忽然听到金轮法王与黄蓉的说话,不禁面面相觑。

  石素清低声道:“江湖传闻丐帮黄帮主聪明绝世,看来当真如此,只凭一招便想猜到背后出手者是骏哥!”

  龙骏摇了摇头,凝神道:“没有道理黄帮主能猜出是我,听她语气激动紧促,像是在有意恫吓对方,我体内真气有些紊乱,短时刻内不能动手,咱们暂且瞧瞧再说。”

  龙骏自知内伤复作不宜再与人动手,盘膝坐定流转真气,疏通胸口闭塞滞气,当下和石素清躲在林中静观其变,一时并现身出手,而对于石素清来说,只要情郎没事就好,其他旁人是活是死她自不会放于心上,此时焦急地盯着龙骏,于林中打斗竟瞧也不瞧上一眼。

  金轮法王喊了半晌无人作答,心下又恼又惊,听到黄蓉说出龙骏的名字,也不禁多了几分顾忌,心想此时自己受了大石一撞,仗着内功雄厚,强运内力护住,一时虽不发作,其实内伤着实不轻,万一树林中藏身的果是龙骏那厮,恐怕今日不但擒拿黄蓉功亏一篑,连自己也要搭上性命。

  但转念一想,以龙骏功力本非自己的对手,不过是学的招数奇妙,又擅长借力打力,真若以内功算较起来,不过比达尔巴略高而已,日后想通破解他的功夫,对付他易如反掌,此时他不现身定是也有所顾虑,那我更不能露出受伤的样子。

  金轮法王智计过人,当下冷静运功压下内伤,勉强笑道:“以为一块石头就能伤了老衲么?哈哈,当真笑话,龙骏小兄弟,若再不现身,老衲可就对黄帮主不客气了。”

  这几句话虽然简短,却勉强从丹田中以内功送出,充沛有力回荡在树林四周,颇似腹语传音之效,郭芙、武氏兄弟内功太浅,经受不住震得掩耳闭目,兀自心魂不定。

  但龙骏正盘膝吐纳运气,心境澄明,竟丝毫不受干扰也不做声,石素清轻轻从怀中拔出匕首,心想倘若大喇嘛冲上来,宁愿自己受伤,也决不能让他干扰到骏哥运气疗伤。

  黄蓉虽然说得理直气壮,心中实则七上八下苦思脱身之计,暗骂这番僧竟不受恫吓,今日唯有认栽了,只希望让他将自己一人带走,再图办法使芙儿脱身,回去好找靖哥哥前来搭救,别此之外,除非林中藏身果真是龙骏,不然再无他法了。

  金轮法王仗起金轮贴在胸前,以防林中高手偷袭,但静候半晌毫无动静,思来反去,心想龙骏早已南下,不可能在此出现,此刻隐藏林中的神秘人迟迟不现身,定是慑于自己的威势,不敢正面出手。

  想明此节,疑虑顿去,暗骂自己被黄蓉骗倒了,以至适才以丹田传音徒劳浪费许多内力,喊道:“这就是了,事不关己还是休要现身淌着混水的好!”伸出大手往黄蓉背上抓去。

  杨过被他掌力震伤胸臆,爬在地上无力站起,眼见黄蓉危急,左掌挥出要将他这一拿格开,微一用力,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伤势过重,法王轻轻一拍,喝道:“倒下吧。”用劲不大,但杨过也抵受不住,应声扑通倒坐在地。

  黄蓉惨然道:“咱们认栽了,都不用再拼,保住身子要紧!。”

  武氏兄弟手提长剑,护在母亲身前,听她如此道出,不知该如何是好?

  杨过也知内伤过重,再无战斗能力,转眼看郭芙坐在地上,并无损伤,低声道:“芙妹你快逃走,去跟你爹爹报信要紧。”

  郭芙听了翻了他一眼,一动不动,气道:“你没看到我被封住了穴道,还能动么?”

  法王压住伤势,吩咐番僧上前,正要擒拿黄蓉几人,忽听几粒石子从林中破空穿出,打向上前动手番僧,哎哟两声,有人没有躲开石子,被震臼了手臂,骂道:“阿玛波嘛密拉……”竟是几声藏语叫出。

  黄蓉听到石子破空之声,险些高兴得晕了过去,已知这般手法非爹爹的“弹指神通”功夫莫属,难道是爹爹驾临,但石子近及,劲道不足显然不是,心想:若是爹爹所发,一子就能打断番僧手臂不可。

  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叫道:“住手!”林中跃出一个青衫人影,右手握着一根晶莹碧箫,三个起落,已经奔到乱石堆中。

  金轮法王见此人面目可怖之极,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生平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面貌,不禁一怔,喝道:“你是谁?”但知道并非龙骏,心中稍微塌实些,但面对眼前怪女也甚觉狐疑。

  那女子却不答话,俯身推过一块岩石,挡在他与黄蓉之间,说道:“你便是大名鼎鼎的金轮法王么?”她的相貌虽丑,声音却极是娇嫩。

  法王道:“不错,尊驾是谁?”

  那女子说道:“我乃江湖女流之辈,说出来,你也识不得我,何必道来姓名?”说着又将另一块岩石移动了三尺。

  此时日落西山,树林中一片朦胧,夜幕悄然降临。法王心念忽动,喝道:“你在干甚么?快住手!”说着右手扬起,虚空一砍,又是一道“火焰刀”的招数,凭虚发出,威势虽减,但依然无坚不摧。

  那女子不敢硬接,侧身避开,叫道:“角木蛟变亢金龙!”武家兄弟都是一怔,心想:“她怎么也知石阵的变化?”但听她喝令之中自有一股威严之意,立时遵依搬动石块。

  金轮法王心想:“再让她搞鬼下去,非将散乱的阵法变活不可。”当即将剩余的气力憋于一点猛然爆发,纵身疾步窜前,挥掌拍向那女子,便欲将她一掌震毙,心想只要除去她,擒拿黄蓉唾手可得。

  此时龙骏把体内雄厚的北冥真气流转三周,呕出两口淤血,褪去胸口闭塞之气,耳边听到林中法王与少女的对话,心下一怔,暗忖不会这么巧吧?睁开眼来,抬头寻声望去,瞧到那少女的模样登时认出是何许人也?

  突然见到金轮法王施毒手拍向少女,眼看少女无从可必,就要毙于掌下,不禁大惊,气沉丹田气海,倏地长啸道:“金轮法王,吃我一掌!”

  金轮法王听到啸声,浑身一震,急忙收回掌力,双掌一封贴在胸前,严守门户,翻身跃回,落地后双足一点飘后丈许,却哪来半点掌力,原来龙骏与他相隔太远,劈空掌无论无何也击不到那么远,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却吓得他半途收力退后许远。

  黄蓉、杨过等人听到啸声各是一喜,心道这回有救了。

  那少女听到啸声浑身发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道是幻觉一般,心头一酸,秀眸转红竟唰唰落下泪来。

  石素清也没想到情郎干吼一声,竟将那不可一世的法王吓得急忙飘后丈许,忍不住噗嗤一笑,低声道:“我只道大喇嘛是何等人物呢?竟然也是如此胆小之辈!”龙骏却不做声,将内力提升准备随时出手救人。

  龙骏强压着内伤,将浑厚的真气聚在掌缘,凝而不发,静观林中空地金轮法王和黄蓉几人,倘若法王再出招伤人,他便要挺身冲上,不让法王番僧伤害那少女分毫。

  金轮法王呆立半晌,不见龙骏现身,心中思潮起伏:“今日错过了这个良机,只怕日后再难相逢,难道老天当真护佑大宋,教我大事不成?中原武林英才辈出,单是这几个青年男女,已是资兼文武,更有像龙骏年纪轻轻,便成为出类拔萃的一等一高手,我蒙藏豪杰之士,可是相形见绰了。”

  他想到龙骏在旁窥视已久,自己内伤过重,实在不是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抚胸长叹,转头便走不再恋战,走出十余步,突然间呛当一响,金轮落地身子摇晃。

  达尔巴惊慌失措,大叫:“师傅!”急忙抢上扶住,焦急道:“师傅,你怎么啦?”

  金轮法王皱眉不语,适才因强运内力护住伤势,又发掌未遂骤然收力,牵引内伤加速复发,伸手扶着他肩头,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一名蒙古武士拉过坐骑,法王重伤之后已无力上马,达尔巴左掌托住师傅腰间,将他送上马背,一行人等向东而去。

  石素清见法王这个大敌远去,她不愿意和黄蓉等人多说话,心中还在因黄蓉提议将女儿嫁给龙骏而生气,当下扶着龙骏的手臂,低声道:“骏哥,咱们走吧,我不想见她们。”

  龙骏知她性子腼腆,不愿露面与无关旁人相见,瞧到金轮法王已经受伤离去,暂时行凶不得,黄蓉等人处境亦转危为安了,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在石素清的搀扶下,两人悄悄走出林地。

  程英左右环顾,只道自己一时慌神的错觉,把适才喊将缓的高人当成了龙骏,深叹一口气,步走到杨过的身旁,顿了一顿,慢慢弯腰查看他的脸色,要瞧伤势如何,此时夜色已深,相距尺许也已瞧不清楚,她直凑到杨过脸边,但见他双目睁大,迷茫失神,面颊潮红,呼吸急促,显是伤得不轻。

  黄蓉在郭芙与二武慰问服侍下,缓缓站起身子,左右向四周林子瞧去,看不见任何动静,微微凝神,心想适才话音的确是龙骏发出,为何他此刻不现身呢?近来屡次被他相救,少年到底是何来路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龙神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