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话 神秘的楼主
海伊血2015-12-28 17:031,688

  昏暗密闭的房间里,奢华而厚重的帘幕一层层垂下,挡住了帘后面人的样貌,只是隐隐可以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虽然淹没在层层奢华的后面,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金贵包围的后面是

  房间里到处摆放着简单却奢华的装饰,昏暗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浓郁和甜腻的沁香,带着糜烂而腐化的错觉,让人在昏昏欲睡的同时又有中潜伏的危机感。

  “楼主?”男子战栗畏惧的声音渐渐传来,定睛一看跪在重重帘幕外的男子俨然是白日里气焰嚣张,说话尖锐刻薄的陆连,只是此时的他全然不见白天的嚣张和刻毒,微微浑浊的眼中全无算计和精明,他颤抖的身体——畏惧着、带着谄媚而气愤的口吻将今天的情况细细汇报,同时夸张了林音的部分行为和举止,

  他希望通过这个阴晴不定的楼主来给今天侮辱他的林音一点颜色看看。

  但他的话音落下好久,房间里静悄悄的,静得出奇,也静得让人心慌,陆连只听到自己重而不安急促的呼吸声,一时间,这个锦服的中年男子不禁紧张起来,额头沁出一颗颗细密的汗珠,汗珠慢慢汇聚流下,陆连却不敢抬头擦拭。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空气似乎变得沉重如铁块,陆连的心没有一阵由来的紧张和害怕。他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帘幕后的那个不吱声的人心思向来让人捉摸不透。

  就是在他身边呆了近十年的陆连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一直畏惧着,此时的陆连愈加忐忑起来,不知道帘幕后的那个人心情是好是坏,这样静谧的折磨是一种痛苦而没有尽头的煎熬。

  陆连低着头,跪在地上的他几乎动也不敢动,虽然帘幕后的那个人没有吱声,但他能感觉到一道冰冷而犀利的目光投掷在自己身上。

  “哦?”终于,帘幕后传来一道慵懒而低沉的声音,仔细一听,俨然是一道男子悦耳的声线,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随着男子拔高的语调,陆连感觉自己的心也是随之高高低低的起落,慌得难受。

  “她真是这样说?”男子漫不经心的询问,只是他的声音里似乎夹杂着某种恶趣味,像是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是的。”从男子的声音中俨然听不出他的心情到底是好是坏,陆连忐忑不安的回答着,他不敢多说一个字,怕惹恼了那个阴晴不定的男子。

  之后又是一阵长时间的静默,陆连的心一直悬着不敢落地,楼主不开口,他更不敢开口询问,把自己当作是隐形的空气。

  “下去吧!”终于慵懒的男声再度响起,依旧是不冷不热的声音,更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心情,但对此时煎熬良久的陆连来说,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压于是柔和的圣歌,更像是君王的特赦令。

  陆连连忙应了声是,弯着腰,佝偻着背,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带着一种绝对的虔诚和谦卑,一步步后退着往门外走去。不一会,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门外浓重的夜色中。

  入夏的凉风迎面吹来,让陆连全身猛然打了个冷颤,才惊觉自己全身的衣衫都湿透了,感觉自己像是从水缸里捞出来的。陆连长长的吁了口气,感觉自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

  房间重重帘幕后的那个像是恶魔般存在的男子,带着让人战栗的畏惧,即使不说话,也能让人从心底感觉到畏惧和害怕。想到这些,陆连打了个冷颤,不由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心底想着快些离开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远离身后房间里的那个让人恐怖的男子。

  只是刚走出两步,他想到对于林家的事,那个男子并没有给他明确的指示,具体该怎么处理墨棋?但现在让他回头,这个锦服男子俨然没有这样的勇气,刚才在房间中,陆连就感觉自己的心几乎停滞了。

  他在入夏的庭院中久久站立,画着浓妆的脸上闪烁着纠结而害怕的神情,一会又是畏惧和恐慌,无数的表情从他的脸上走马观花的闪过,但最终都没有定格下来,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回去,等以后看机会再请示主人,林家那边毕竟有自己的人监视着,应该也跑不了。

  他最后回头看了眼身后没有点灯的房间,阴沉沉的一片,像是吃人的骷髅,干瘪着凹陷的眼睛死死而木无表情地盯着他,陆连的脸一白,旋即转身离去,他的背影几乎是落荒而逃。

  “就算是我不要的垃圾,但只要曾经是我的东西,绝不再进他人之手——呵呵——真是有意思。”帘幕后传来男子喃喃低语的声音,带着某种飘忽的感觉,一会就消散在房间中甜腻而奢靡的香味中,似有若无的还有一阵阵的回荡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