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话 了解情况1
海伊血2015-12-28 17:032,397

  林音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像是烦人的蚊子,发出嗡嗡的声响,虽然不大,但对头疼欲裂的林音来说却是一种魔音的折磨。

  素衣女子微微转动了一下有些呆板僵硬的眼珠,清秀而苍白的脸上满是浓浓的不悦,她微微蹙眉,思索着为什么老是听到男子的哭声。

  林音感觉自己的全身依旧疼痛不已,像是散架之后勉强拼接起来的,再加上听到这样扰人的哭声,换了任何人心情都不会好的。

  只是林音并没有立即发作,渐渐聚焦的视线中古色古香的帐顶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记得自己家里的席梦思是没有蚊帐的呀。她不禁疑惑起来,刹那间,记忆的潮水涌进她沉重而疼痛的大脑。她记起自己片刻前从如狼似虎的打手下救了一个男子。

  之前林音一直是云里雾里,她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真的救了那个清秀又爱哭泣的男子。

  哭?这个字眼立即吸引了林音的注意,因为耳边像是虫蚁般细小而压抑的抽噎声断断续续的响起,提醒着这个女子一个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林音几乎是瞬间感觉自己全身僵硬住了,身体里上一秒还流窜的血液也似乎冻结住了。不会吧!这个清秀的女子一边在心底拼命的否定,一边缓慢地转动自己僵直的头颅。

  “妻主——”林音的头颅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就听到男子瞬间加大分贝的哭声,下一秒就感觉有一个东西压在自己胸口,顿时让她呼吸困难起来。

  看到重新苏醒过来的素衣女子,墨棋哭得更大声了,他丝毫不顾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一下子扑到女子的床榻边,张开双臂将这个女子紧紧抱在怀里,似乎害怕这个女子下一秒会忽然消失。

  他哭得凄厉而夸张,林音看着他这样大哭的架势,还有那脸上纵横勾勒的水纹图样,额头立即出现三条黑线,随即露出一脸厌恶嫌弃的样子。

  任何一个爱干净的女生,应该不喜欢被一个哭的像是大花猫的男子抱着,还把脸上的可疑液体噌到你美美的衣服上,虽然现在林音身上穿的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丧服,质地粗糙,样式简单。

  很快,被墨棋抱在怀里的林音感觉自己都要窒息的,被压制的胸腔中没有新鲜的氧气进来。虽然对方是一个看上去柔弱的男子,但他的力气却不小,双臂紧紧的箍住床榻上虚弱的女子。

  “放开我——咳咳——我快喘过气来了……”林音尽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同时出声阻止这个神情和动作有些癫狂的清秀男子。

  林音的身体原本就虚弱,又被墨棋这样大力压制着,她奋力想推开这个男子,但她的力气俨然是蚂蚁撼大树,一直没有进水和进食导致了她声音沙哑和干裂,勉强发出像是蚊子般的鸣叫。

  不过沉浸在喜悦情绪中的墨棋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女子的呼救,他立即手忙脚乱地放开了这个单薄而瘦弱的女子,退开两步,转过身,用衣袖微微擦拭着眼中激动而喜悦的泪水。

  一得到自由,林音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珍贵的空气,“咳咳——”其间因呼吸的太急促,还不禁被口水呛到了。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和静默起来,墨棋虽然站在床沿边,但因为之前自己这样大胆的行为,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用擦眼泪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和尴尬。

  而林音只是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不是自己初次醒过来的房间,虽然依旧是一个简单古朴而残破的房间,从木质的窗格向外看,发现外面的天色俨然黑下去了。

  这间破旧的房间里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映照着这一室的昏暗和隐晦,让人觉得这个房间是一个阴沉恐怖的吃人怪兽的内脏。房间里的不少陈旧摆设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在墙壁上落下投影,那些光影随着火光不安的跳动而剧烈诡异的扭曲着,像是一群鬼魅在欢快的起舞。

  林音被这房间中陈旧而古朴的一切怔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怎么突然一下子到了这么一个古典又破旧的地方?

  片刻前的记忆刹那间在女子的脑海中回荡,慢慢变得清晰和明朗,林音立即不可置信地偏过头看了眼床榻前擦着眼泪的清秀男子。

  这时候的林音才终于把一切情况开始串联起来,不可置信却有是如此残酷的事实,触及到男子消瘦而单薄的身形,质地粗糙的麻衣,女子杏仁的眼睛陡然瞪得老大,久久不能回过神,呆滞良久,林音大胆的猜测——她好像穿越了。

  只是对于穿越前的记忆,林音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她不禁低下头打量着自己身上古典的装扮,是一件样式简单质地粗糙的盘扣式长衫。

  “给我拿一面铜镜过来。”现在的林音俨然没有心思去理会周围人的心情,她像是一个女主人般威严地发号施令——她想看看自己的样子,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虽然在现代社会的林音很喜欢看穿越类或是玄幻类的文章,但她也是一个很现实的女子,她从未幻想过这类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只是如今眼前的情况清晰而残忍的告诉她,她要么就是还在梦里,要么就是被朋友们整蛊了。

  但是林音是一个比较冷淡的女子,朋友是有不少,但也不多,况且那群女人都已经谈婚论嫁,谁又功夫来和她开这么高难度的玩笑。

  其实想到可能是穿越的瞬间,林音心头没有丝毫的喜悦,她还有爸爸妈妈,而父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虽然她不是很争气,但还是很勤奋努力,顺利的考上了大学,然后顺利的工作,不过最纠结的就是快30的她被父母逼婚。

  其实林音也不是不想结婚,只是她一向对于男女之事不是很热忱,况且结婚以后就是和另一个男子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一辈子,这样的事情对于林音来说,想想就觉得可怕。

  所以她一直排斥着这件事情,而父母亲就相当的着急,怕自己的女儿再大下去,就没有人要了。一直张罗着为她物色好的人选,而已经结婚的同学也一直为林音说亲,但这个结婚的本人都不上心,其他人在上心也没有用。

  此时的林音迫切的希望这是哪个热忱的好友弄出来耍她的,但这种可能性真的很渺茫。

  听到女子话的墨棋一怔,随即目瞪口呆地转过头看着床榻上已经坐起来的素衣女子,清秀艳丽的眉宇间,是淡淡的疑惑。

  “怎么?”林音被墨棋这样的反应弄得一愣,以为这里镜子不是这样的说话吧,或是这里根本没有镜子这种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