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话 了解情况2
海伊血2015-12-28 17:032,984

  事实证明林音多想,墨棋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女子为什么会要一面铜镜,只是不容他多想,这个女子就摆出不悦的神色,吓得这个男子立即从房间的梳妆台上翻找出一面有些陈旧却依旧精致的铜镜,颤颤悠悠地递了过去。

  林音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眼这个男子,男子立即脸色大变,拿着铜镜的手不能抑制的颤抖起来。林音的目光慢慢转向疑惑,不过她并没有多在意,她随手拿过男子递过来的铜镜。

  虽然很想看看现在是不是自己原本的样子,但林音还是莫名地紧张起来,她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镜子拿到面前,等心情稍稍平复了,她才慢慢地睁开了一眼,随即另一只眼也睁开,但林音乌黑光亮的眼中却是死灰一片。

  镜子里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还算小家碧玉,细长的眉,精致的脸庞,水灵灵的杏眼却显得暗淡无光,挺直的鼻梁,可能是身体不好的原因,瓜子般小巧的脸蛋苍白一片,原本应该红润的小嘴也是惨白干裂像是枯萎的花瓣。

  这下,林音已经能肯定了,自己真的是穿越了,而且还是魂魄穿越,因为这个身体根本不是自己。

  整个事情在林音脑海中慢慢串联起来,原本并不是自己长得像那个什么林家主,而是自己用了她的身体,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突然间猝死,而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魂魄竟然到了这个女子身上,事情在脑海中一清晰让林音有种瞬间抓狂的冲动,那自己原本的身体呢?是死了还是成了植物人?在现代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铜镜一直陷入沉思状态的清秀女子,这个一直装作纯良无害的男子,漆黑的眼眸中忽然出现一道亮光,一闪而过,陷入沉思的林音根本没有察觉到。

  “妻主——”瘦弱的白衣男子弱弱地出声唤道,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撒娇和酥软味道。林音一个灵光,缓过神来,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像是有万般愁思要吐露出来。

  她这样消极而伤神的样子让墨棋一怔,林音是一个纨绔子弟,一直毫无节制地挥霍着家里的钱财。而且那个女子像是一个没心肝的人,她的脸上从来不会露出如此忧愁的神色,即使是在被人欺骗了做生意的钱财的时候,甚至是后来生意亏本,欠下无数的债务,她都没有露出半点忧虑的神情。

  那段时间里,暴躁的女子就只会大发脾气,骂人,甚至是出手打人,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被人身上,对于那样的林音其实墨棋一直很深恶痛绝的,只是因为看在曾经收留自己的林母的份上,他才一直忍受着林音的暴躁脾气,一直不愿离开。

  但这一次从林音再度苏醒之后前后强大的性格发差以及从醉红楼那群人救下自己,种种古怪的行为来看,墨棋不发觉这个女子的不同之处都难,只是他不明白,这个死而复生的女子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林音陷入空白发呆的状态有一会,才惊觉这个清秀的男子一直乖巧地站立在床沿边,用无辜而疑惑的眼神静静地凝视自己,她放下铜镜的同时淡淡地开口让这个男子离去。

  说完她也不理会那个男子脸上是什么样惊愕的表情,应该说如今的她根本没有精力去观测这些外在的东西,她直径躺回了床榻上,双眼有些无神的看着头顶上古朴的蚊帐。泪水在无声无息中不受控制地落下。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接下来该做什么,林音的思绪很凌乱,根本没有办法拼凑到一起。

  爸爸妈妈,这是她第一个想到的人,虽然林音不是一个叛逆的人,但从小生活在父母身边的她一直渴望能远离父母,自己一个人生活。和父母的关系也不是很密切,稍稍有些冷淡,但这并不能说这个女子很冷血,林音原本就只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可以说这个女子有些木讷或是迟钝。

  但如今真正远离了父母,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俩时,林音才霍然想起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虽然和他们的关系不是很亲密,但至少他们辛苦抚养了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岁月,而自己却没有为他们尽丝毫的孝道。此时林音的心很乱,像是一团麻线,根本找不到线头。

  她想放声大哭一场,但哭又有什么用呢?她惨白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想将压抑在心头的东西都发泄出来。

  终于她还是没有忍住,双手捂住脸颊,放声大哭起来,她哭得很凄惨,也很绝望,她单薄的身体蜷缩着床榻上,像是回到母体的子宫里,寻求着下意识的保护和安全。

  终于苦累了,林音抽噎了一会,就呆呆地、眼神涣散地看着虚空中的某一处,表情空茫而无奈。感觉过了很久,林音也想了不少东西,她的终于心里稍稍好受一些,安慰着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她也只能安慰自己乐观的向前看。

  “妻主,我——我……”墨棋修长的手指无措的绞着衣摆,像是一个害羞小媳妇,男子灵动的黑眸中闪烁着担忧的情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看着林音毫无顾忌的大哭,布满泪水的脸上是忧伤的表情,以及最后眼神空洞地看着某一处,墨棋在心底暗暗吃惊着这个女子诡异的行为,没有像平时一样对自己拳脚相向,或是大发脾气,甚至连一句重话也没有说,还让自己去休息。

  墨棋的疑惑越来越重,像是一团聚集在一起的浓雾,这个女人甚至是连问也没问一下家里的情况,尤其是她已经失踪的正夫林杨氏。墨棋不禁好奇起来,对女子一系列反常的行为。

  思绪已经转了一圈的秀气女子这才惊觉这个男子并没有离去。她微微有些不自在起来,毕竟自己刚才毫无形象大哭的邋遢样子,定是全被他收入眼底,她惨白无血色的脸颊微微发烫,但同时也止不住的担忧起来,自己这样反常的行为肯定是引起这个男子怀疑,自己不是林音本人这个事情是不是被他发现了?毕竟这个男子还为了那个女人不惜卖身,想来那个女人应该对他很重要——要是被他发现?他会是什么失控的反应?

  林音的口吻有些不自在,忸怩而小心地开口“还有什么事?”

  虽然林音对于墨棋会怀疑自己的身份而担忧起来,但眼角的余光瞥到墨棋像是一个忸怩小媳妇的样子,她松了口气,同时也不禁疑惑的蹙眉,不明白一个大男生有什么好别扭的。

  只是看到墨棋眼中流转的担忧时,她霍然间一切都明白了——他是担心醉红楼那件事情。看样子根本没有时间自哀自怜,还是要解决眼前燃眉之急的事情。

  自己毕竟用了人家的身体,为人家的家人做一两件事情还是应该的,林音是这样简单地认为,只是这一两件事情并不好解决。

  墨棋一时间,捉摸不定这个女子是不是转性了,还是发生了其他的事情,所以他不敢贸然地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虽然躲过了今天,但是明天呢,后天呢,总有一天,醉红楼的打手会再次回来找自己的。

  卖身的大部分钱财都已经花出去置办一些丧礼上用的东西,所剩不多,就算自己能拿出那些钱财,想来那些醉红楼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些人怎么可能在乎这些小钱,都是不容易打发的主。

  “这件事,你暂时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总会有解决的方案的,不会让你去那个什么醉红楼的。”思忖间,女子清冷而淡漠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听到女子冷淡的说辞,虽然话语中没有情感起伏,但不知道为什么,墨棋的心里居然有淡淡的感动像是涨潮的海水在慢慢浮现出来,渐渐的湮没住了他原本支离破碎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现在的墨棋愈加肯定这个女子不是林音,因为林音是不会说出这样安慰和安定人心的话,虽然她没有摆出和颜悦色的样子,但墨棋能感觉到这个女子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恶意,她的心是善良的——这是墨棋能真实感应到的。

  知道这个男子在害怕着什么,虽然林音冷静而镇定地开口安慰他,但其实她的心里也完全没有底,根本没想到什么解决的方案,但目前也只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