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话 美男子墨棋1
海伊血2015-12-28 17:033,044

  现在的她还不知道,以前的林音还给她留下了不少的债务,这些可是都有的她呛得的。

  “先回去休息吧!”林音再度出声,毕竟已经不早了,说不定明天那群人就会凶神恶煞地找上门,自己和这个男子都需要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

  等那群人再次找上门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好打发了,林音今天也只是运气比较好,刚好唬住了他们。

  一场恶战随时可能来临,或许连今天晚上都睡不安稳。现在的时候是争分夺秒,虽然也想向这个男子问清楚一切事情的始末,但是俨然对于现在疲倦和劳累的他们,休息是最重要的。

  但那个清秀明艳的男子依旧站立在床沿边不动,神色微动,勾人的桃花眼中闪烁着粼粼波光,像是清澈而碧绿的湖水。

  “妻主——墨棋……怕,想和妻主——”后面的话男子支支吾吾地根本没有说清楚,后面的话像是蚊子鸣叫般一带而过。

  “什么?”林音蹙眉疑惑,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她没有听清楚男子后面的话,不明白这个男子怎么三番两次的忸怩。

  “想——想……”墨棋已经没有第二次说出来的勇气了,‘想’字说了半天也没有把下面的话带出来。

  林音不由深深地笑了,为这个秀丽男子此时害羞和纯良的神情,林音觉得既无奈又搞笑,这个男子也算是奇葩一朵,林音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如此腼腆纯良无害的男子。

  林音一笑,对面原本羞怯的男子眼睛都直了,虽然依旧是林音那张让人觉得厌恶的脸,但此时这个清秀的女子微微勾起嘴角,上扬一个优雅的弧度,那一如既往的冷面,刹那间在苍白的脸上折射出不一样的神采。

  女子乌黑晶亮的眼睛像是两颗上好的宝石,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即使黑暗也掩饰不住她眼神的笑意和神采。

  望着站在床沿边发起呆的墨棋,林音也微微不好意思起来,毕竟对方是一个男子,还是一个美男子,林音也是薄脸皮的女子,被人用这样直接而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当然也下意识的脸颊发烫。

  虽然是快三十岁的人了,但林音从来没有真正谈过一场恋爱,最多就是和认识的异性像好友般相处,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直愣愣的目光看着她。

  “咳咳——”女子轻微咳嗽了两声,提醒对方的同时,也稍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尴尬,“还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清楚。”

  林音的话语中已经有微微的不耐烦了,心想着有什么事情值得一个大男子这样支吾着不说清楚,她最讨厌说话吞吞吐吐的人,一点也不是直性豪爽。

  墨棋白皙清秀的脸哄一下红了,像是两个熟透的番茄,他修长而布满伤痕的白皙手指只是一下又一下绞着衣摆,水灵的桃花眼只是怯怯地看着林音,红润的嘴唇轻轻开启着,却一句话也没有吐露出来。

  林音火了,这个性格冷淡的女子,第一次被这个忸怩而支吾这说不出话的男子弄得心底的怒火噌噌的往上冒,身体原本虚弱的她瞬间脾气的变得焦躁又火爆。

  只是看到秀气男子脸上无辜又怯生生的表情,像是一只纯良无害的动物,林音有些头疼的抚着额头,赫然觉得自己真心拿这个男子没有办法。

  她想板起脸面对这个柔弱装无辜的男子,只是看到清秀男子露出无措又透着微微紧张的表情,以及黑葡萄般提溜转悠的灵活眼珠时,林音就感觉自己的心硬不起来。

  加上想到这个男子不久前经历的那些可怕事情,林音的心也不自觉的柔软起来,口吻也不禁放软了些,“不用担心醉红楼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绝对不会让你进那种地方的。”

  林音觉得目前也只有这件事让这个秀气的男子放心不下,可墨棋想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去睡吧!”林音的声音带着少许的无奈和疲倦,现在的她真心没有精力和这个男子玩什么猜字游戏。

  林音四仰八叉地躺在床榻上,放松着全身的肌肉和骨头,利索的闭上眼,让自己的意识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虽然她也想了解清楚目前自己的情况和所在的地方,但一方面是她实在是太累了,另一方面是她不是很相信这个男子。

  面对男子没有丝毫做作的可怜样,林音依旧不敢随意吧自己的情况说出来,吓了这个男子是小事,要他出去乱说,那自己不被所有人当妖怪绑起来火烧才怪,况且自己占据的是他妻主的身体,看他对带他妻主那样忠心,林音决定不到万不得已,或是真的已经确认这个男子没有善意的,她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

  至于这个男子,就让他慢慢去捉摸猜测吧,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相信他也只是在心底疑惑着。

  “墨棋想和妻主一起——睡——”耳旁的声音低低地传来,仿佛是飘散在空气中的一股淡淡香味,最后一个字似乎是人掐着咽喉挤出来的,带着一种暧昧而甜美的气息。

  林音霍然怔住了,她瞪大着眼睛,看着已经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的清秀男子。墨棋一脸的羞耻,他紧张地咬着下唇畔,原本水润的上嘴唇上已经有一排整齐的牙齿印。

  说出这话,是墨棋害怕这个女子会独自一人半夜逃走,被扔下的自己不就死定了?现在的他已经十分肯定这个女子不是林音,但他却拿不出什么确切的证据。

  既然不是林音,那这个女子也极有可能会扔下棘手的自己,虽然今天她救了自己,以后可就不一定了,毕竟自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算起来,她已经救过自己一回,算是仁至义尽,也不欠自己什么。

  不能怪墨棋把人都想的太自私,他从小独自一人流浪漂泊,见多了人间的冷漠和世态炎凉,虽然来了林家,但那些下人对他也从来不友善,虽然后来因为林家没落,还欠下无数的债务,所有林家的仆人都被遣散了。

  在墨棋的眼中,或许只有林音的母亲是好人,那个亲切和蔼的妇女,对他像是对亲人般。

  所以即使在最开始林音猝死的时候,他也想过要逃跑,和正负夫杨静一样,把所有的事情扔下不管,但一想到林母身前对自己的种种好,墨棋又心软了、犹豫着徘徊,他不能让自己恩人的女儿连一个坟墓都没有,最终选择牺牲自己。

  墨棋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男子,有的时候他更是会钻牛角尖,但只要别人对他一点点的好,他会在心里清晰的记着,然后十倍的还给别人。

  “你——你说什么——”林音感觉舌头好像打结了,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一句普通不过的话也支支吾吾地没有说连贯。

  男子的头低得愈加低了,整个脸几乎已经埋在胸前,只是无措地站在原地,手指紧张而无措地绞着衣摆,再也不敢吱一声。

  她肯定以为是一个不知廉耻而淫荡的男子,墨棋的心里开始后悔了,满脸的懊恼和纠结,要是以前的林音,他自然是巴不得那个女子会这样想,然后嫌弃他,厌恶他,离得他远远的。不再故意找他麻烦,不再故意刁难他,更不会对他拳脚相向。

  只是如今面对着这张脸虽然和林音一模一样,但实则性情完全相反的女子,墨棋生平第一次生出羞愧的难为情,他恨不得立即跑出里屋,只是他又担忧这个女子会扔下他,只能尴尬而僵硬的战栗在原地,等着这个女子的宣判。

  在这个世上,他什么亲人都没有,除了林音,所以除了跟在这个女子身边,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什么地方,只是如今在这个身体中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墨棋不敢抬起头,更不敢面对此事这个女子眼中鄙夷的神色,仿佛是看着一个肮脏的垃圾,他不喜欢那双清冷如冰霜的眼中流露出样不屑而鄙视的眼神。

  已经无数次的面对那样嘲弄和鄙夷的目光,虽然他也伤心过,但他都佯装坚强的面对,只是在这个女子面前,墨棋下意识的不想这个女子把他当做不知廉耻的人。

  现在的墨棋还不知道,他已经很在乎这个女子看他的目光,他更是下意识的依赖这个女子,虽然他们对对方一无所知。

  时间在寂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墨棋一动不动地站立着,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发麻。随着女子的沉默,墨棋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巨大海浪上的一叶扁舟,随着翻滚的波浪没有目的的起伏,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会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