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话 英雄救美3
海伊血2015-12-28 17:033,569

  素衣女子已经恢复成一片淡漠的神情,她不紧不慢地将目光投掷到庭院中的锦服男子身上,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慢悠悠的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自信满满的陆连,在看到林音这样诡异莫测的笑时,心底立即涌上一股淡淡的不安,果然,林音下面一句话,彻底让他无措起来。

  “陆行首,真不好意思,刚醒过来,我这脑子一时有点糊涂,”林音笑呵呵的样子,只是这样的笑如女鬼般森人,“我记得男子进那种地方,哪怕是自愿的,也必须要妻主的认同吧!”

  林音斟酌着用词,把话说得比较隐晦和含蓄,她怕自己说错一句,就可能把自己和这个男子都带入万劫不复的境遇,其实她也是在确定陆连之前说的那句话中的具体意思。

  陆连不禁疑惑地蹙眉——这林家主好生奇怪,怎么会不知道这最基本条例。按照王朝的律法,即使男子自愿卖入烟花之地,也需要妻主或是当家主母的同意。这在都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陆连眼珠一转,随即明白林音故意这样说的缘由。

  “林家主,”锦服男子弯腰作一揖,只是那对精明的眼中并没有任何诚意,带着让人厌恶的算计光芒。

  陆连想着这个林家家主应该是想加价钱,毕竟这个墨棋还是长得比较出众,要是去醉红楼主后好好调教,定是能日进斗金。

  想着这个清秀艳丽的男子能给自己的楼坊带来可观的利润,陆连似乎已经看到金光闪闪的元宝滚进了自己的口袋中,只是商人的天性让他不愿意再多出一分钱,毕竟五十两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是平常人家近五年的收入,就是对于表面上经营醉红楼的他来说也不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这个林家家主还想狮子大开口的加价钱,他的心底自然是十万个不乐意。

  “当日,墨棋是自愿卖身到醉红楼,说是林家家主已经猝死,我们楼主看他可怜才出了五十两的价钱卖下他,这是由他本人亲自签下这份契约书。”陆连的态度不卑不吭,拿着那份画押的契约书,眼神淡漠而凌厉,他所说的都是事实,他冷漠的声音同样是在警告这个素衣女子,不要再妄想再加价钱。

  但林音俨然不是这样想的,在惊喜天无绝人之路时也以为是这个老男人警告自己不要多管闲事,这毕竟是墨棋自愿签下的,并且清楚的说明了当时的情况——林家主当时是死的,女子心底发出一阵冷笑——想拿这东西来压我?

  但林音还是不解地蹙眉,林家主死了?自己长得像林家主?所以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她?那真正的林家主去哪了?是生还是死?

  “可惜呀!”回过神的林音啧啧地摇着头,淡淡地看着那个锦服男子,漆黑的眼眸中满是不耻和鄙夷,像是挑衅般抬起下巴开口,“我还没死。”

  林音的话一出,陆连开始忍不住皱眉了,他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确,原本以为这个林家主能知难而退,不会反对这件事,但不知是这个女子没有听懂他的话还是故意这样的,陆连不知道林音已经不是原本的林音,原来的林音怕是早就已经妥协,但此时盛气凌人有满腔正义和热血的林音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中,况且她一心想救出墨棋。

  陆连微微眯起眼,看着一脸傲气的女子,想着怕是林音铁定心要唬住他从而想多加些钱。只是感觉到凝重的空气中散发着似有若无的火药味,一群壮实魁梧的打手也是寒蝉若噤。

  “是我们没有考虑周全,请林家主明示。”毕竟已经出了五十两这个不小的数目买下墨棋,陆连不会轻易的放弃这棵摇钱树就打道回府。

  在都则,即使是一个平民女子,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的,毕竟这个国家繁衍还是要靠女人的,陆连也不敢贸然得罪这个女子,也不敢把事情闹大,要是惊动的官府,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陆连一狠心咬着牙作出了让步,想着这个只知道挥霍的女子,最多就是他多加点价钱。只是那个瞬间,他居然忘记没有先请示自己的主人就这样妄自让步,后来的他很庆幸这个女子并不是为了加价钱,不然回去他还不被那个阴晴不定的楼主扒了层皮。

  “哦?”女子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但林音对陆连这样的退步很是满意,心底不由一阵暗喜,面上却是依旧毫无表情。林音当然满意了,自己和他周旋这么多就为了等他这句话。

  面色虚弱苍白的女子双手环抱在胸前,像是深思般一步步踱到墨棋的面前,她一只手无聊地摸着下巴,细长的眉微微拧起,绕着这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的瘦弱男子细细打量起来,似乎估摸着他能值多少钱。

  墨棋畏惧的蜷缩着身体跪在那,眼角的余光看到素衣女子正一步步向自己靠近,接着看到她的衣摆在自己的周围晃悠。

  他的心陡然间凉了,之前所有的希翼像是不牢靠的土墙瞬间土崩瓦解,连哀求的话也说不出一句,感觉自己的咽喉被堵得难受。

  但即使说了哀求的话,又有什么用,怕这个女子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救自己,自己又何必多浪费唇舌,作践自己的尊严呢。

  陆连一看林音这样像是打量商品般的眼神,心下一喜,想着这个女子果然是想加点价钱,毕竟这个是她能卖的最后一个人吧!听说她的正夫——杨静在她猝死的第一晚连夜离去,不知所踪。渐渐的,陆连的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鄙夷和不耻的神色,毕竟他是一个男人,虽然自己十来年一直经营着醉红楼,迫害了无数的男子,但看到为了钱财,这样将男人当做是一个商品来买卖的女子,他的心底还是忍不住冒出唾弃的鄙视。

  这个男子曾经为她家当牛做马的,最后不还是换来这样的下场?陆连心底冷哼一声。

  墨棋想大声的哀求这个女子,让自己留下来,但他没有开口的勇气。他的心底弥漫着一片浓浓的绝望,在都则,男子本来就是这样的命运。

  要不是林音的母亲在十年前收留了流浪的自己,怕是自己早就进入了那种地方,或许是被人拐骗进去的,或许是自己忍受不了那些飘零又挨饿的日子,自愿进了那样的地方,现在不过所有的事情都回到起点罢了。

  墨棋思忖间,林音似乎已经打量完了,她停住了旋转的脚步,定定地站在墨棋跟前,面对着一群彪悍血腥而不善的醉红楼打手,女子依旧面无表情,让人一时间捉摸不定她的心境。

  “男子,当然只是一堆破旧的饰物和衣物,”女子缓缓开阖着唇畔,淡漠而无情感的吐出这样一句话,像是冰珠般般的话砸向对面一群面色不善的人。

  林音这话一出,对面的打手一片哗然,个个都是粗粝而狠戾的男子,听到她这般折辱男子,谁能咽下这口气。

  只是陆连一摆手,他们也只能乖乖地闭上嘴安静下来,毕竟醉红楼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听了林音的话,陆连也只是不悦的蹙眉,但他心底却终于稍稍放宽了一些心,想着这个女子的话是间接说明自己愿意出售她的侧夫墨棋。

  浓妆的眉宇间又了淡淡的喜色,林音虽然在贬低男子,但她这样说也刚好说明了这个侧夫对她并不是很重要,是可有可无的,那这次的买卖看样子也不会遇到说明太大的风险和阻碍了。

  其实陆连就怕这个女子态度强硬起来,那自己肯定是讨不到什么好处。不过,想着墨棋虽然长得标致而出色,以前听闻林家家主并不是很喜欢他,这次的事情怕是只要多出些钱就能轻易解决的。

  只是陆连脸上的笑还没有舒展开来,眼中的忧虑已经开始蔓延,该死,刚刚居然把楼主给忘记了,就算是加钱,这也不是他能决定。

  此时的陆连真想扇自己两个耳光,不过想着还好自己没有明确答应价钱,更没有答应加多少钱,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而跪在地上的墨棋,在听到女子那没有情感的话语时,他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妻主不要他了!!妻主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要他了!!!他会被卖掉——

  男子的泪刹那间像是泉水般无尽的涌出,心底带着说不出的委屈和害怕,以及深深的绝望。陆连用眼神示意周围的打手上前一步围住消瘦的男子和素衣女子,防止他们趁其不备挣扎了逃跑。

  有两个人更是出手钳制住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子,只是这一次,墨棋很安静,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傀儡娃娃,没有挣扎、没有反抗,乖乖地被那两个彪壮的大汉抓住。

  只是男子在抬起头的那一刻,蓄满泪水的眼睛无焦距的看着面前脸色惨白而淡漠的女子。墨棋眼中刹那间凝聚的绝望和凄楚深深地震撼住了林音,虽然自己说的话只是为了让对方得意忘形,暂时放松警惕,能更方便的进行自己的计划,但林音还是对自己深深伤害了这个消瘦而单薄的男子感到愧疚。

  林音暂时收起自己所有的心绪,进行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但是——”林音杏仁的眼眸一转,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眯起眼,苍白干裂如枯萎花瓣的唇又接着开阖,将尾音长长的拉起。犀利的目光凌厉地扫视过众人一圈,所有打手刚被林音折辱而在胸膛中腾起的怒火,在女子清冷的目光中消失殆尽。陆连心下一凉,陡然间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果然女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心头一颤,震撼的同时是深深的无措,“就算是我不要的垃圾,但只要曾经是我的东西,绝不再进他人之手。”

  素衣女子说得如此决绝,苍白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肃杀气势,带着某种让人不敢亵渎和侵犯的高贵气质。

  原本已经面如死灰被两个强壮男子钳制的瘦弱男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赫然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绝望和凄楚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似乎也被女子那句话震惊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