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话 盛怒的林音
海伊血2015-12-28 17:023,233

  “墨棋知道,墨棋该死,”男子的声音已经隐约带着哭腔,但依旧忍着委屈和无奈低低的开口认错,“墨棋自作主张,请妻主责罚。”

  他几乎能想到妻主下面的话,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卖出去,说不定会再和陆行首商讨着抬高价钱。她这样虚张声势的厉喝不过是给自己驳回几分面子,不至于场面太难堪。墨棋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以及陆行首那种可怖狰狞的吃人面容,甚至是那些在烟花场所中变态女人扭曲的笑颜。

  看着声音中已经带着绝望的男子,林音的心不自主地一颤,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对这个才见过一面的男子产生不忍的心里,平时她一直是一个冷面冷心的人。可能是从来没有美男子像是一个柔弱女子般在她面前无助地大哭。

  低头认错的男子美丽的桃花眼中已是一片死灰,带着视死如归的绝望。

  林音几乎要抓狂了,下面该说什么呢?她有些无奈地揪着头发,完全是一筹莫展。

  陆连对眼前的情况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捉摸不定林音的态度,看她好像是要将墨棋卖了,但又好像不是。一时间,摸不定林音态度的他也沉默着,小心的观测着林音的脸色变化。

  周围的打手谁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陆行首和这个脸色惨白的素衣女子对峙,面面相觑。

  终于还是林音先没有沉的住气,她看着跪在地上发抖的白衣男子,苍白素净的脸上露出疼惜的神色,身体也慢慢蹲下。

  感觉头顶有一片阴影在扩大,墨棋抬起头,失焦而无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素衣女子在他面前不断放大的面孔。看到男子美丽的桃花眼中是一片绝望死灰,林音感觉自己的呼吸一窒,像是忽然间被人扼住了咽喉,心也仿佛被人陡然间扯去了一块。

  林音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带着怜爱和疼惜轻柔地抚摸着男子俊美却消瘦的脸颊,眼中温柔的表情不言而喻。

  失神的墨棋陡然间怔住了,他一动也不敢动,那种乌黑如葡萄般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秀丽的温和女子,沉浸在她温柔注视的目光中,感觉自己沉浸在美梦中。

  女子好像张嘴说了些什么,只是沉浸在林音这样态度大转变的清丽男子眼中只有她温柔而疼惜的眼神,其他的感知在瞬间都自动屏蔽。

  只要温柔的女子不悦地蹙眉,显然对于墨棋这样发呆开小差的行为很是不满,自己这样深情脉脉地问他,他居然发呆,还什么反应也没有。

  林音挫败了——自己真是一点魅力也没有?

  “妻主——”回过神的墨棋一灵光,看着女子不悦的容颜,愈加不安地开口。

  “我问你愿不愿意去醉红楼?”林音只要耐心地把自己的话复述了一遍了。陆连和一众打手早已惊愕住,有的人疑惑,有的人震惊,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林音居然会问墨棋愿不愿意去。在都则王朝,男子的身份向来低贱,男子贩卖也是常有的事,他们像是牲畜般被贱卖、兜售,主母和妻主一般也不会反对,更不会多加干涉,毕竟男子多的是,多如牛毛,命就如蝼蚁般低贱,想要什么样的男子没有,何必执着那一两个。

  从来都没有人问那些男子愿不愿意的,都是主母或是妻主挥手直接做决定。林音这个动作对于那些人来说,不亚于是一颗平地惊雷。

  墨棋也惊呆了,他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秀丽女子,一时间有点犹豫不决,只是看到女子坚定而温柔的眼神,他忽然感觉眼前是闪烁的光亮,那伤痕累累、已经不堪重负的心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比曾经林母收养他时还要暖和。

  那温暖似乎要从弱小的心脏中挤出来,冲破他单薄的胸膛。

  “说话呀?”林音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一句话问了三遍,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任谁也不会有好心情。

  “不——墨棋不想去!!”瘦弱秀气的男子几乎是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吼出这句话,他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他乌黑的眼眸中霍然间迸发出希望璀璨的光亮。一瞬间如黑夜的星空般明亮夺目,瞬间让林音失了心魂。

  清丽的女子看着秀气的男子眼中迸发出的绚丽光彩,一晃神,男子安心地笑了,美丽的桃花眼眯起,像是一轮新月,眼中闪烁着点点光亮。

  林音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两下,静静地注视着墨棋美丽的眼睛,那迷人深邃的眼睛像是一轮漩涡,让人不自觉地沉沦下去。

  “林家主——”突然陆连刻薄而不安地尖叫声传来,打破了两人之间暧昧又温和的对视。

  温和的眸子下一秒变得如刀锋般尖锐,林音如军刀般雪亮的眼睛冷冷地扫向浓妆的锦服男子,“你没听到他的回答吗?”

  虽然是平静而淡漠的口吻,但陆连也警觉地嗅到了其中危险的警告,只是他还硬撑着脸面,不放弃地开口:“林家主,这可不是墨棋说不去就可以不去的。”

  他希翼着这个女子能给他一个台阶下,毕竟双方撕破了脸面,对谁也没有好处。只是他的眼神已经开始不自觉地飘忽,暴露了他心底的不安。

  “他说不去就不去。”林音的声音虽没有拔高,但已经带上冷冷地警告意味, “怎么?你们还想明目张胆的抢人不成?”她微微眯起眼,一口坚定地回绝。

  “林家主,做人可不能太绝,”陆连装作为难的蹙眉,依旧保持着强势不善的口吻,“有的时候,这话也是不能说得太绝的。凡事为自己留条退路,这样不论是对自己、对他人都是有必要的。”

  听出陆连语调中的杀意和警告,墨棋有些不安地扯了下林音的衣摆,他是不想去醉红楼,可他也不想林音出什么事情。

  “呵呵!”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音笑了,还是很森人的诡异笑声,“真是感谢陆行首的善意提醒。”林音把‘善意’两个字咬得很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妻主,墨棋愿意去醉红楼。”不等林音再说什么,墨棋连忙站起来开口,他已经听出陆连口气中强烈的杀意,他不希望林音和他们撕破脸皮,这样不仅是他连林音也会被连累,他们是讨不到什么好果子的。

  冷笑的林音乍然被墨棋这样惊人的决定怔住了,她停止了阴沉地冷笑,、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瘦弱秀气的男子。

  女子清澈的杏仁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失望,自己拖着虚弱疲倦的身体,不辞辛劳和这群不善的人周旋,还不是为了救他。

  他倒好,到头来居然自甘堕落,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无疑是将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真是好心当驴肝肺。

  林音生气了,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大怒中的她一巴掌毫不犹豫地扇出去,虽然此时的她身体虚弱,但愤怒中的她力气不小,手掌在空气阻力下呼啸着。墨棋却是定定地站在原地也不闪躲,被她盛怒中的一掌扇得趔趄着退开了几步。

  男子白皙的脸上立即现出四个清晰的手指印,脸颊也微微肿起。墨棋捂着被扇疼的脸,眼眶中有水润的液体在弥漫,却被他硬生生地憋住。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林音,一脸无辜受伤的样子。

  “你妻主我还没有死呢,这件事还轮不到你做主,要卖也是你妻主我卖。”盛怒中的林音冲口说出一句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伴随着那句冲口而出的话,似乎还夹杂对墨棋淡淡的不悦和鄙夷。

  美丽男子睛眶中努力禁锢的泪水,再也遏制不住,扑簌簌地落下来,晶莹的泪珠串成线往下落。被林音这样误会,墨棋心底是一万个委屈,他张开干裂的唇畔,想为自己辩解。但想到身后那群虎视眈眈的醉红楼打手,他张开的嘴又只好无奈地闭上。

  看着怒目的林音以及委屈垂下头的墨棋,陆连精明的小眼睛中流露出惊喜的表情。

  “林家主不要动怒,为一个不知好歹的侧夫动怒是不值得的。”陆连连忙假扮好人,宽慰着林音“只要林家主同意,我们马上就将他带走,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林音盛怒的情绪终于稍稍平复,看着委屈又不敢言的墨棋,赫然间明白,这个男子这样做的原因。他是在牺牲自己,墨棋这样的行为,在无形中愈加坚定了林音要救他的想法。

  看着墨棋白净的脸上鲜红的手指印,林音的心是一阵抽疼,懊悔不已,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这一切让林音来不及多忏悔和道歉,因为陆连的话,让她瞬间明白了一件事情,心下一动,终于有了一个主意。

  林音其实还算是一个聪明的女子,毕竟是考上大学的人,虽然实践能力不一定强悍,但这个脑子可是转得提溜飞快。不过跟在商场上打滚了不少年的陆连比,姜还是老的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林音凭的也是这股狠劲,况且她抓住了陆连话语中最重要的字眼——同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