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话 商量对策
海伊血2015-12-28 17:033,183

  等墨棋收拾好碗筷,林音又端着劣质的茶杯开始慢悠悠的喝茶,看上去像是清闲在家养老的长辈。其实他不知道,林音根本不是爱好喝茶,她只是借着喝茶来思考一些问题。

  “妻主?”看到林音依旧是那一身死人穿的丧服,墨棋捉摸着开口,“你去换一身衣服吧!”毕竟没有死,这样不吉利和晦气的东西还是不要穿戴,今天那群女子开始的时候就是因为林音的穿着不敢进来。

  林音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那套衣服,没有觉得有不妥的地方,只是因为昨天和衣而睡,有些边边角角的皱了。

  “这是人离开时才穿的。”看着林音有些茫然不懂的样子,墨棋隐晦而含蓄的解释道。

  “嗯?嗯!”一开始,林音也没怎么反应过来离去的另一层含义,但一想到自己,随即领悟地点点头。

  “衣服就等会去换吧!”林音将茶杯放下,目光清冷而犀利地看着墨棋,“你坐下来,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墨棋忐忑不安起来,他不明白,林音和自己有什么好谈的,不过他还是顺从地坐在林音的右下方。一双有神而水汪汪的桃花眼无辜又疑惑地看着素衣女子。

  被墨棋用这样像是小动物般呆萌而无害纯良的眼神盯着,林音也有些微微不自在起来,她咳嗽了一声,稍稍掩饰和缓解自己的尴尬,“把家里最近的情况都说说吧!”

  林音的话说得比较笼统,虽然她没有刻意掩饰自己不是林音的事实,但她也没打算把自己的身份直接告诉这个男子,毕竟是才认识两天的人,还不能完全相信。

  墨棋乌黑水润的眼睛滴溜滴溜灵活地转了两圈,不知道为什么,林音陡然觉得在这样一双像是小动物般纯良呆萌的眼中闪过狐狸的狡猾和算计,只是那样的光芒却是一闪而过,等林音再去细看的时候,已经恢复成原本可爱单纯的样子。

  林音暗笑自己定时眼花了。墨棋没有丝毫的含糊,立即将家里的情况以及经济各方面都细细做了汇报。听得林音一个劲在心底暗叹这个男子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贤内助,不知道以前的林音是怎么整的,有这么好的一个帮手,居然还把自己家的生意搞得如此惨烈。

  虽然说那群女人可能不相信林音会为她们加利,但林音一直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她决定在短时间里先弄到钱,把债务还上,墨棋的卖身契约也赎回来。那时自己就是无债一身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也没人会为难自己。

  墨棋的话还没说完,林音就纠结地蹙眉,当墨棋忐忑不安地说完,她精致而细长的眉已经深深地拧成一个‘川’字了。

  墨棋置办的那些葬礼上用的东西有些只是预定的,还没有拿回来,当时的他也只是付了一部分的定金。

  墨棋的话说完很久,林音也只是紧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沉的思索中,紧抿着并不水润的唇畔沉默不语。听完所有事情的林音很头疼,是剧烈而无奈地头疼,在这样的头疼下还有似乎下一秒就要气炸的怒火。

  你说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没听父母的话去相亲,已经成为大龄女青年一个了吗?居然还莫名其妙的穿越,穿越就穿越了,也不穿好一点的人家。人家都说穿越好,要不就是什么千金小姐,要不就是什么公主或是妃子,再差也是个失宠的妃子。至少她们的生活和用度是不用再烦心了。就说女尊吧,要不是女皇也是皇女,再不济还是个将军或是文官的女儿,怎么所有的事情到她这儿就完全变了样?

  先不说有没有显赫的身份,这我们就姑且不在乎,还臭名昭彰,这也算了,忍一忍就好,况且名声不好的人也多了去。但为什么让她在一分钱也没有的时候,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还跟着一个拖油瓶的侧夫,最重要的是墨棋亲自画下的契约书,那可不仅仅是五十两就可以换回来的。

  现在的她已经欲哭无泪,头是一个比两个大,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和悲催呀?!摊上这么一大堆破事的女人,还好死不死地穿越在她的身上,她倒好,拍怕屁股走人了,潇洒地去阎王爷那喝茶了,留下可怜的她在这收拾烂摊子。

  不过林音也就自哀自怜了几分钟,之后重新打起精神。而今墨棋卖身的不到五十两的银子是他们最后的家财,那怎么在最短的速度中,用小钱生大钱呢?

  林音有些犯难了,她双手托着腮,有些天然呆的看着大堂的房梁,一脸的苦闷和纠结。而身侧的墨棋目瞪口呆地看着林音这样生动的表情,一时间被惊愕住了。

  直到林音突然大气的一挥袖,豪爽地扯着嗓子,“走,带我去店铺看看。”这个已经看呆了俊俏男子才蓦然发现自己像是花痴般的囧态,白皙如陶瓷般精致的脸颊上立即飞上两朵可疑的红晕。

  “哦哦!”一边他飞快应答着,一边悄然地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林音也没有仔细去看他,一时间也没有发觉他的尴尬。她决定去实地考察一下,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发现,虽然这样的惊喜一般不可能发生。

  所谓因地制宜,这样才能发掘店铺地理位置的优点,林音还是觉得做生意来钱会比较快,虽然自己做生意的经历仅仅是和大学同学一起摆地摊卖袜子。

  林音回房换了身素洁的衣服出来,说实话,衣柜中的衣服,真心让她不敢恭维,都是花里胡哨的五颜六色,像是万花筒般,是不是要把自己打扮成五彩缤纷的凤鸟呀!

  这林音家开的是布店,这本尊的眼光怎么差的一榻糊涂,虽然林音个人觉得女孩子一定要穿得鲜亮一点,像是一朵美丽盛开的花,但她觉得这身体原来的主人目光真是恶俗到了极点,像是花枝招展的娼妓,虽然这个时代没有这种地方,毕竟被朝廷知道了,谁也别想在都则混下去,都是掉脑袋的事。

  墨棋看着一身素洁出来的林音,虽然女子的面容因为这几天营养不良而微微有点削尖,脸颊也浅浅地凹陷下去,但衬得她那对雪亮的眼睛愈加有神,整个人也是愈加干练利索。

  向他信步走来的林音像是一朵遗世独立盛开的莲花,带着孤单的芳香,在世人追寻不再的世界里,傲然地盛开。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这段话真正真实的描写出林音此时的气质和孤傲,那种让人想亲近又不敢亲近的冰霜气质。

  出了门,是一条巷子,两边都是不高的土围墙,走出几步就是宽阔的道路。“你在前面带路。”林音直径开口发号施令。

  “这——”墨棋一脸为难的样子,在都则,男子地位低下,是不能走在妻主的前面,就算是正夫,也仅仅是有走在妻主身侧的权力。他垂下头,邪魅的桃花眼中闪过精明而算计的光。

  “那走我旁边,跟我说说这附近的情况。”林音也不再为难他,只是保持他并排走着。墨棋的心底蓦然涌出一股喜悦,那喜悦瞬间将他的心紧紧的包裹住。

  “恩。”鼻腔中似乎有什么酸涩的东西在蔓延,发胀的眼眶中有什么滚烫的液体在叫嚣着、奔腾着,他拼命的抑制,才不至于让眼中的泪水滚落。

  这附近都是人们的住宅区,过了这片住宅区,就是鄠县的商业区,所有的店铺都建在那里。此时住宅区的人还是比较少的,毕竟人人都是有工作的。但是一走出商业区,无数人侧目看她,同时不善的指点着,林音却是盲若无睹,依旧昂首跨步地走在大街上。

  其实林音的心底已经有些犯难了,原本的林音名声不是很好,可以说是声名狼藉,你说这样的人,有几个人会光顾她的店铺,即使自己有不错的衣饰或是布料。所谓信誉第一,而我们的女主什么信誉也没有,名誉扫地还差不多,这样的情况下,有谁愿意来采购,同样是那样的价钱,我还不如去口碑好、质量有保证的店铺购买。

  林音咬牙一想,他们还债的时间不多,必须要加紧呀!!

  墨棋小心地跟在林音的身侧,同时身体下意识地会微微落后一小步,小心地低着头,一副顺从乖巧的样子。虽然他一路上会细细讲述着周围的风土人情和百姓的生活,但他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谨慎样子。

  林音觉得他总是畏畏缩缩的战兢样子,她可不希望这个男子一直流露出害怕她的样子,她又不是什么恶毒的巫婆或是吃人的怪物。她转过头,想和墨棋好好聊聊,希望这个男子能放开些心。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就看到墨棋勾人的桃花眼中流出恐惧、惊讶、担忧混合的神色,他有些呆滞地张了张嘴,却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林音一愣,立即旋转过头,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她结结实实地撞上上一堵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