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话 谈判的诱惑2
海伊血2015-12-28 17:033,166

  虽然争吵的过程很是精彩,但终究是会有一方败下阵。林音看自己要的效果已经差不多,虽然还是有不少女子坚持要林音立即还钱,但多多少少在心底已经被她提出的优厚条件吸引了,只是怕她的优厚条件是包裹着糖衣的致命毒药。

  “各位考虑得怎么样了?”林音一直是不愠不火的口吻,仿佛没有什么可以让她真正在意,她搁在桌上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微微屈起,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击着桌面。

  人群中沉默良久,大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一个女子鼓足勇气,佯装气势凶猛地走出来,还没有开口,在林音冰冷如寒霜的目光中,开始胆颤地发起抖来。

  林音盯着她的目光,让她头皮一阵阵发麻,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做出头鸟,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把大部分人的心声说了出来,“我们只要求林家家主立即把欠下的债务还清。”

  她的话一出,林音的目光似乎变得更冷了。躲在后堂的墨棋心也是一沉,不过沉下去的同时也是微微的一松。

  素衣女子瞬间拍案而起,清秀冷漠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怒火,原本一直冷若冰霜的杏仁眼也似乎能喷出火来。她不小的动静吓得大堂门口的人一跳,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露出惊恐的表情。不过林音却是一句粗话也没有说,只是冷冷地一笑。

  但墨棋眼中,她这样的笑,比她辱骂自己或是虐打自己的时候还要恐怖。

  “各位,是不是要林音把命留在这里,才能抵偿各位的债务?嗯?”此时的林音濒临爆发边缘,开始的时候她打算用强制手段来恐吓住这群生意人,但想着大家做生意赚两个钱都不容易,她就舍弃强制采用了怀柔政策,没想到这群人却没有懂她的用心。虽然不是步步相逼,却不打算退让。

  “你的命留在这里有什么用,又不能抵我们的债务。我们要的是银两。”虽然被林音这样强势的态度吓得一愣,但还是有不少女子壮着胆子不甘地叫嚣起来,之后就弱弱地退回去。

  林音的素白的脸一冷,嘴角的笑带着说不出的讥诮和嘲讽,“原来各位还是明白这个理儿的?”

  “不要怪林音不懂事,抚各位的面子,林音已经为各位做了很大的让步,难道各位还不能为林音退一步?我也知道各位有难处,难道林音就没有难处,林音是口袋里揣着大把钱还谎骗大家吗?”林音几乎想发飙爆粗口了,但还是硬生生地忍住,林音这段话扪心自问,没有丝毫的做秀,同时也是不争的事实。

  人群中又是一阵静谧的沉默,周依却在那一瞬间利索而干脆地站立起来,她弯腰礼数周全的作一揖,“周某人暂且相信林家主一回,至于林家主提出的利也不需要,我半个月后会再次上门,我希望到时,林家会兑现你的承诺。”

  周依诚恳的话让林音一愣,心底有点忸怩却没有丝毫表现在脸上,林音再一次打量着这个魁梧结实的女子,一双如墨的眼眸带着说不出的正直和坚毅,以及对林音深深的信任。

  “林音定幸不辱命。”这一次,淡漠的素衣女子也恭敬地回礼,作了一揖。

  “好好好!!!”壮实高大的女子豪气地大喊了三声好字,接着帅气地拂袖离去,对于人群中投掷过来询问的目光也丝毫不理会,仿佛没有看到。

  林音不知道自己刚刚这样强势而威严的风采已经落入了无双眼睛中,让人倾醉久久不能自拔。

  “林音,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空气中似乎飘散着奢靡的熏香,以及一个男子低沉而悦耳的声音,其中隐匿着发现猎物般的兴奋和激动。

  看着已经拂袖离开的周家新一任家主,所有人开始拿不住主意了。原本就强烈支持林音加利条件的人,也随即匆匆离去。其实写不写新的条据都是一样的,反正她们手中已经握有林音的欠据。

  乡下人淳朴,心思比较单纯,不过她们对林音的加利条件,没有抱太大希望,只要林音把她们的债务换清楚就可以,不过有一点格外的钱财还是好的,每个人心底还是抱着小小的幻想。

  周家在鄠县可是算是大商户人家,为所有鄠县的布店提供货源,还其他一些小的领域。看着林音最大的债主都离开了,所有人也都灰溜溜地摸着鼻子相继三三两两地离开,

  况且这个时间也不早了,她们不是要回去管理铺子,也要吃过午膳了。不要最后钱没有要到,就先人饿坏了。

  看着自己妻主有这样的强势和不屈的一面,墨棋魅惑的桃花眼中是浅浅的骄傲和欣慰。他几乎感动地想落泪,这个女子终于可以独当一面,说不定还可以撑起林家。虽然他这个想法有点天真,也为时过早。

  但墨棋就是这样固执又单纯地以为,如今正夫林杨氏不在,自己可以一直陪在妻主身边,即使他回来,怕是妻主也不会也给他好脸色,况且他也不会好意思再回来的。

  送走了那群不善的讨债者,都已经过了午膳的时间,林音只顾着和那群人浪费口水,像是打太极般来回洽谈着,一时间也没有觉察出自己的饥饿。只是等她们一离开,精神一放松,就察觉到在叫嚣着抗议的肚子。

  墨棋这时才敢悄悄地从后堂走出,他又是担忧又是激动地看着窝在椅子里的素衣女子,她疲倦地闭着眼睛养神。

  清秀的脸依旧素白一片,带着说不出的惨淡和虚弱。墨棋的心瞬间被狠狠得刺痛了一下,这个女子从昨天苏醒过来,就一直没有停歇过。

  她不仅无畏的勇敢面对那些凶恶而恐怖的打手,最终让他们兴恹恹的离去,今天一大早又完美地应对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上门讨债女人。这些事情对于林音这个刚刚苏醒、身体还没完全复原的瘦弱女子而言,都是比较吃力的事情,但她却硬生生地挺过来,而且还做的很好。

  “墨棋!”清丽的女子突然出声,将墨棋神游的思路打断。

  “哦哦!什么事?”墨棋连忙应答,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自在地脸一红,他也不知道自己脸红些什么。

  林音缓缓地睁开眼睛,乌黑晶亮的眼中是止不住的疲倦和劳累,“午膳!”只有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哦!”墨棋应着,匆匆走进了后堂里的厨房,将早就准备好的午膳端了出来。午膳也是一些比较平常淡雅的饭菜,不过不能例外的是,这些都是水煮的。

  看着水煮的清一色的素菜,林音有些为难地蹙眉,她一直是一个食肉动物,无肉不欢是她在大学里的宗旨。如今面对一桌也仅有的两三盘素菜,她还真是难以下口。

  但转念一想,这林家已经穷的叮当响,负了那么多债,这哪还有什么炒菜的油,能吃上水煮、微微有些咸味的菜,已经算是不错了。

  墨棋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看着林音变化的表情,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没有林音的话,他也不敢坐下来和林音一桌吃饭。不过看林音最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墨棋的心里也微微松了些。

  “站着干吗?坐下来吃饭呀?!”林音一侧目,有些诧异和惊愕地看着再一次站立到她身后的男子,带着恭敬的态度,低垂着头。

  不过这一回,墨棋没有再为难而不安地推辞,林音一开口,他就自觉又乖巧地坐了下来,虽然他们之间只相处了短短的两天不到,但他对于这个女子的固执和执拗已经多少了解一点,明白要是自己不答应,这个女子怕是不会动筷的。

  一顿饭吃得是相当沉默,林音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主,墨棋也一时间捉摸不定素衣女子是什么样的心境,只能静静观测着女子变化的表情,同时默默地扒着碗里的饭菜。对于巨大的债务和那张像是定时炸弹的卖身契约,两个人的心里其实还是忧心匆匆的。

  虽然饭菜不是很合林音的胃口,但还好,这个爱肉的女子有一个莫大的优点——不挑食。桌上的食物虽然粗糙了一点、味道也不是很鲜美,但林音还是吃下不少,毕竟这个身体刚刚复原,还是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况且自己还不少硬仗要打,不吃饱一点,哪有力气应对那些人。

  虽然摊上这样诡异又倒霉的事,但林音到没有抱怨,不过也没时间抱怨。这个清丽的女子是一个责任心强的人,她没有自哀自怜,更没有杞人忧天地抱怨老天,而是坚定地一肩挑起了所有的事情和责任。

  虽然可以一走了之,但自己毕竟顶着张林音的脸,况且墨棋是无辜的,他有权利过平静安定又幸福的生活。

  吃过饭,林音打算好好和墨棋商量一下,以后或许他们不会一直走下去,但目前这一段路他们还必须是一起走的,况且时间不多,许下加利的条件后,他们就更要争分夺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