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话 谈判的诱惑1
海伊血2015-12-28 17:033,202

  人人都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这话搁这儿,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墨棋的心底已经是十万分的火燎急躁,但反观林音,是一脸的从容淡定,还带着几分闲情逸致的高雅。

  “前几天去阎王那喝了杯茶,聊了些事情。”林音突然轻悠悠地开口,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她的动作优雅得体,即使喝着墨棋冲泡的最劣质又低等的茶叶,但从她高贵优雅的行为上看,好像是在喝最上等的茶叶泡制的清香茶水。

  微微有些浮肿的苍白脸上流露出淡淡的享受沉醉表情,仿佛她喝的是珍贵而稀有的琼浆玉液。

  不过林音不高的话却瞬间让所有人放在墨棋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有些女子已经不能克制地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这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女,她凭什么娶墨棋这么优秀的俊俏男子,听说她猝死的时候,墨棋还卖身为她下葬呢。

  所有人在鄙夷和唾弃林音的时候,也默默为不幸的墨棋叹息哀嚎。不过这些都不能在她们心底逗留太久,毕竟她们此次上门是为了债务的事情。

  不过所有人听到林音的说法都是神色各异,有的是微微严谨认真起来,有的露出不耻的神色,有的人以为她故弄玄虚,一副怀疑的样子。

  但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有人却没有开口反驳她的话,林音又不紧不慢地啜了口茶水,接着像是八旬的老太婆,用龟速的动作开始说着她离奇的经历。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隐忍的表情,要不是怕这样打断是对神灵的不恭,怕是早就有人掀桌子了。

  “阎王说,我在人间还有好多债务没有换清楚,就打发我回来了。”林音一边摇头叹息着,一边又轻啜了口茶。

  果不其然,每个人的脸上露出‘本来就应该’、‘阎王大人果然英明’等神情,对于虚幻的神灵的崇敬心情似乎又高了一层。

  “在下当然是虚心受教,在回来的路上回想起人生的种种经历,真是后悔莫及,荒废了这大好青春的十几年。”说着,素衣女子掩面轻泣,似乎在悔悟自己过往的虚度的人生岁月。

  每个人看着林音声色并茂的讲述,也微微有些感触,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地露出一些同情或是欣慰的表情。

  只是想起自己手中不能兑现的借条,林音欠自己的一笔不小数目的银两,每个人的脸上又露出质疑和为难的神色。

  虽然觉得林音能知错而该,善莫大焉,但是她们的钱财还是要拿回来了呀!!

  “林家主,今儿个——”看着一直打情感戏的林音,周依即使也有些感化,却微微沉不住气了,怕林音想变卦,拖欠她们的钱财,一时间着急口吻也变得不善而急促。

  “当然会给各位一个说法,”林音却再度打断她的话,微微抬起眼皮,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表情一松,缓缓地吁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又露出怀疑的表情。

  “林家主的说法?”周依的口吻中带着说不出的怀疑,不能怪她,看着林音家徒四壁的景象,她还真想不出这个女子能给她们一个什么好的说法。

  “对呀!什么说法?”后面已经有人不耐烦地叫嚣起来,人群闹哄哄地,开始不安的骚动起来,但林音却一脸的不以为然。

  墨棋悄悄地躲在后堂听着她们的对话,对于林音能不能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他还是持着怀疑的态度,这也不能怪他,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林家已经是山穷水尽了,林音拿什么还钱给她们。

  “说法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怕——”果然林音的话一个转折,所有人的心被猛地揪紧,原本暴躁不安的人群蓦然肃静下来,每个人的眼神定定地放在林音身上。

  ‘怕’字之后林音故意停顿下来,她锋利而雪亮的眼睛扫视了一圈,看着每个人因为她的话都不自觉流露出紧张的表情,接着叹气般低低地吐了口气,“各位不会同意。”

  大家一看她低迷颓然的神色,加上她的话,顿时心下明白了几分,知道这个女子是想再次拖欠她们的钱。

  人群里慢慢喧哗起来,先是一点点小小的动静,接着声势越来越浩大。躲在后堂的墨棋不自觉的揪住了自己的衣襟,漂亮而骨节分明的手心已经微微开始冒汗,他的心也不安而剧烈地收缩着。

  “虽然我不能承诺在多少时间里,把大家的钱都还清楚,但我可以衷心地承诺,只要我有了钱,我一定会加紧还给大家。”看着已经开始混乱的人群,林音的秀气而虚弱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畏惧和慌张,她从容淡定地高声说出这段话。

  虽然她的声音在闹哄哄的人群中不是很高,但却具有一股奇异的穿透力,随着她的话语,债主们渐渐安静了下来。但这种安静也只持续了片刻,每个女子定定地看着神色坚毅和镇定的林音,尤其是最开始走进来和她一桌而坐的周依,这个魁梧壮实的女子眼中是掩饰不出的欣赏,在她眼中此时的林音充满了强势的气魄和一种绝不推卸责任的担当。

  要不会手里没有充裕的钱,谁愿意拖欠着别人的钱不给,这些事,林某人以前做不来,以后也做不来,更不屑这样做,只是眼前这状况不是她愿意的,更是由不得她。

  不过人群中还是有那么几个得理不饶人的存在,其实所有人对于林音的话也是将信将疑的态度,只要是平日里这个纨绔的富家女子只知道吃喝玩乐,她有几句话是发在肺腑的。当初向她们赊账的时候也是死乞白赖地求着。

  要是看在她母亲和她们家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她们才不会一时心软赊了那么一大笔账,而今自己的生意资金周转停滞,生意的维持也是举步艰难。

  看着大家将信将疑的态度,林音一狠心,决定抛出自己的诱饵,“对于大家欠我的钱财,从今儿个算起,每十两每十天就一文钱的利。”

  这个时代,不知道是钱庄是怎么样经营的,但林音对于中国古代的那些钱庄还是了解一点。知道他们大多只是负责保管,根本没有利息之说,大多坑爹的钱庄最后还要算替存款人保管的保险费。

  对于滞后的古代,根本没有什么借钱还有利润之说,能按时把钱还上就可以。所以林音的话一出,大堂的门外是一片哗然。每个人都被林音的话怔住了,每十两每十天就一文钱,这是多么大的利润呀!虽然对于做生意的人而言,这点利润不算什么,好的店铺,一天的进账都有百来两。但这次情况不一样,是你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去做,不用去烦恼,不用去算计,轻轻松松就能拿钱。

  每个人手里的债务基本都有百来两的,这每过十天就是十文钱的利润,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小的诱惑。

  墨棋也被林音这样大胆而古怪的说法吓住了,他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从哪想来的这么稀奇古怪的想法,但对于已经贫困交加的他们,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虽然债主们可能一时半会不会气势汹汹地上门讨债,但他们的债务会越欠越多,根本来不及偿还。这样的法子也只是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根本不能解决事情,所谓治标不治本。

  墨棋只能在后面干着急,急得他几乎要跳脚,但他又不能贸然上大堂,毕竟是一群家主在谈论事情,男子这样冒冒失失地闯上去是不合夫德的,况且他也不能这样当面辩驳自己的妻主,这样也是不对的。

  墨棋只能红着眼看着大堂门口的女人在那唧唧歪歪地讨论,有人似乎被林音提出的条件给诱惑了,打算再给她一段时间。

  也有人却是果断地拒绝,原因不在乎是林音的名声不好,说不定是她用的缓兵之计,如今她们的店铺已经运行困难,这笔债务即使是让林音把那些破旧的店铺,或是这幢有些老旧的府邸卖了,也定要还上,她们才不会在乎那么些小利润。

  一群女人已经争得面红耳赤,却依旧彼此并不退让,林音只是保持着优雅的体态淡然地坐在主座上,像是看好戏般看着那群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争论不休的女子。

  周依看着下面已经丝毫不顾及颜面的女子,们,原本是同仇敌忾的盟友,如今为了一点小利,却是争锋相对,不禁撕破脸面。

  周依微微叹了口气,不禁转过头,看着主座上神色淡漠的清秀女子,虽然林音身材瘦弱单薄,但却全身散发着强势而不能抗拒的威严,像是一个睨视天下的君主。周依被自己这样荒诞的想法弄得一怔,随即暗骂自己——这是对女皇的不敬。

  周依不得不佩服这个秀气女子,她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原本统一战线的人倒戈相向,不得不说她还是有点本事的。

  就这样——大堂的门口,一群七嘴八舌的女人在大声地辩驳着、议论着什么,而并不是很宽敞的大堂中,两个女子却是神色各异地沉默着,不知道她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