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话 逼上门的债主6
海伊血2015-12-28 17:033,191

  墨棋无奈地叹了口气,终于被林音的执拗打败。他匆匆去厨房给自己添了副碗筷,但却是小碎步拘谨着挪到桌子旁,磨蹭着小心翼翼在林音的身边坐下。

  面对这个清冷而态度坚定的女子,墨棋一向引以为傲的察言观色毫无作用,这个女子每做一件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根本让他没有招架的能力。

  清丽的男子小口小口优雅而小心翼翼地喝着自己煮的白粥,和这个淡漠的女子同一桌,墨棋的心一直不安地跳动着。

  “吃点菜呀!没味道的白粥有什么好喝的。”看着一直埋着头喝粥的清秀男子,虽然能体会到男子的拘谨和不自在,但林音还是希望这个男子能慢慢适应。

  毕竟她不是原本那个林音,她不能对这样荼毒人权的事情视若无睹,况且醉红楼的事情解决也不是一时半会的,和这个男子可能还要相处一段时间。她可不希望以后自己吃饭的时候,这个男子一直站立在自己的旁边。

  “哦哦!”这个一向害羞而腼腆的男子第一次这样的拘谨而忸怩,他可以从容自若的面对林音对他大发脾气或是大大出手,但却不能适应林音翻天覆地的转变。

  虽然墨棋嘴上这样应承着,但是他却没有动筷,只是用那双无辜却魅惑的桃花眼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面慢斯里条吃着白粥。

  门外站着一群并不友善的讨债者,林音却一副淡雅悠闲的样子,像是在自家庭院中踱步。丝毫没有任何危机意识。

  看着只是嘴上答应,实际却没有动筷的清秀美男子,林音微微垂下眼帘,决定随他去。

  墨棋抬起眼皮,用眼角的余光静静观察着素衣女子的神情变化,可惜的是,林音一直冷着张脸,微垂着头淡淡地喝着那碗白粥。

  “那些来要债的各位老板——”终于墨棋有些不安地低低开口,他的目光随之转向庭院外。林音却是一个冷光扫过,墨棋旋即乖乖的闭上嘴巴。有的时候,他也会莫名地忌惮这个女人几分,尤其是被她这样冰冷而无情感的目光扫过时。

  虽然现在是自己欠了巨大的债务,但林音可不会像墨棋那般没骨气地跪下来祈求别人的宽恕。下跪是没有任何用的,只会让别人愈加看轻你。

  林音一直觉得下跪和求饶是弱者才会有的行为,虽然在现代的时候,她没有追求什么完美的女强人,但她绝对不会沦为失败者,或是怯懦者,这是对于她尊严的侮辱和践踏。

  虽然林音吃得很慢,食物也不是很鲜美,但她多日未进食,身体已是极度虚乏,最终平时饭量本就不大的女子破天荒第一次吃了不少。只有当你真正饿的时候,就是白米饭也是人间美味,这句话用在这里倒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终于吃饱喝足,林音满足打了个饱嗝,但依旧是高贵优雅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说不出的淡定从容。

  墨棋也利索地将桌上的碗筷收拾掉,躲进了后院的厨房中,他此时有点尴尬,虽然林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自在,但是他却不能做到盲若无睹的样子。

  一方面是他从来没有和林音同桌吃饭的经历,气氛还是这么平静无波,加上门外都是一群恶狠狠打量他们的讨债者,真是如若坐针垫。

  那群女子热烈而不避讳的目光让墨棋浑身不自觉起来,所有一有机会,他就躲进后院中了。

  这样漫不经心的洗漱加上优雅慢吞吞的早膳,估摸着可能已经耗去了半个时辰不到,门外的那群女子早已沉不住气了,但始终没有女人敢走进这幢诡异和不详的府邸。

  “周家主来了!!”忽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类似于欢呼的尖叫,林音看到有人率先穿梭过蹿动而拥挤的人群,在所有女子期待而激动的目光中走进了庭院。

  林音眼前一亮,一直紧抿的嘴终于微微裂开,露出一个赞赏又诡异的笑。那是微微有些壮实魁梧的女子,这个世界的女子都不是娇小玲珑的主,毕竟表面上是她们持家并养着家里的一家老小。

  不过不要以为这样,这个世界的男子都是娇弱的主人,这可就大错特粗了,女子是持家,但一些重活或是体力活都是男子来做,女子是负责管理,说的直白一点,女子是用脑子,男子是用体力。

  不过要是柔弱娇小一点的妻主,虽然也会有男子喜欢,只是这样的女子说不定不好生孩子,男子嫁给你,无非是为了一个子嗣,病怏怏弱不禁风地生不了孩子,哪个男人愿意跟着你屁股后面转浪费时光。

  当然女子挑人也会有自己的要求和条件,这条件可比男子的要求严格并苛刻得多的多,这个世界女子原本就稀少,择偶的标准当然是以女子的条件为重。

  那种俊俏白皙,长得清秀,犹如谪仙般的高贵男子是最吃香,物竞天择,慢慢地自然这类的男子会偏多。虽然女子也会喜欢其他类型的男子,或是妖孽,或是霸气,或是魁梧的,但终究少之又少,不少人家为了自己的儿子能有个妻主和子嗣,当然把他从小就往大众要求的方向培养,这样被看上的几率就大多了。

  不过也存在许多反面的例子,男子其实要是正常发育的话,一般都比女子要壮实,尤其是肌肉会发达,这个世界男子过多,就有不少沦为是奴隶,那种粗重的活做多了,都是皮肤黝黑粗糙、身形壮实的,远远似乎还能闻到汗水和体味混合的难闻味道,这类男子根本就没有女子会喜欢。

  所以要是沦为奴隶了,在年轻白皙秀气的时候没有被谁看上,那以后也就更没指望了。

  林音乍然看到眼前这个粗狂的女子,还微微有些不习惯,毕竟现代都是苗条纤细的女子,这个肩膀有些宽厚高大的魁梧女子虽然和昨天的打手差了一个等级,但已经算是女子中的勇猛者了。

  “林家主——”对方虽然是一脸的愤怒和压抑,但还是比较有礼貌了作一揖,“我——”

  “墨棋,上茶!!!”林音却是直径大声打断了对方的话,稳稳地坐在大堂中,只是高高地扯了一声。

  听到林音有力高音的墨棋,为难地蹙眉,随即嘴角露出一个苦笑,这林音是不是存心为难他呀!林家已经穷得快揭不开锅了,她倒好,居然还要喝茶。家里有什么好的茶叶能让她喝得?

  但是这个男子还是顺从地环视了一圈破旧而简陋的厨房,叹了口气去翻找蒙了不少尘埃的橱柜,看看是否在哪个角落有曾经被人遗忘在那的茶叶。说不定可以稍微缓解一下眼前尴尬的境遇。

  林音扯着嗓子喊完之后,还真的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干哑,她淡淡地咳嗽了一声,之后又是正襟危坐。

  “坐吧!”这句话,林音是对着已经走进大堂的女子说的。她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对着面前的女子点头示意,并指了指一旁的作为,一手作出了个‘请’的动作。

  虽然林音依旧是目无表情的样子,但她清冷的声音中不带一丝傲慢和藐视,也没有刻意的谄媚和讨好。后续已经有不少女子大着胆子走进了这片普通的庭院中,只是所有人像是达成了一个默契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站立在大堂门口,看着最先闯进来的女子和林音静默的对视。

  那个壮实的女子也没有推迟,直径找了个和林音不近也不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她的脊背挺得笔直,漆黑有神的双眼紧盯着一脸悠闲的林音,脸上严肃的表情代表了她坚定的立场以及不会轻易屈服的态度。

  看着那个淡漠的女子一脸的镇定和从容,周依原本有些气愤的情绪不由微微平复下来,望着瘦弱而秀气的林音,那种临危不乱的气势,周依英气的眉宇间有凝聚了淡淡的欣赏。

  所有人似乎将那个最先走进来的女子默认为她们的代表,不过看着他们之间只是静默的对视,人群里已经有了不安的骚动。

  恰好此时,墨棋从后堂走出,这个翩跹的公子哥长身玉立,虽然身上是一件简单的精棉布长衫,却依然掩饰不住他夺目而亮眼的风采,他一走出来,立即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秀外慧中的他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像是夏季艳阳中的一缕舒适惬意的凉风。

  不过林音俨然对于这些不感冒,她只是慢斯里条地端起墨棋奉上的茶杯,慢悠悠地喝着。

  当墨棋将另一杯茶水端到周依的桌前,这个秀气的男子对她友善一笑,粗狂的女子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颊微微发烫。

  这一切互动,都没有逃过林音犀利雪亮的眼睛,只是她不动神色,依旧是淡漠的神色。

  墨棋当然丝毫没有勾引别人的意思,对于这群气势汹汹来讨债的,他也一筹莫展,只是觉得能友善对待别人,应该能更轻松地处理这件事,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PS:大海已经开始码字了,喜欢的一定要收藏哦!!(*^__^*)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主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