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无能为力
凝眸七弦伤2016-03-09 19:212,153

  张若昀低着头,用贝齿咬住苍白的下嘴唇,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上去楚楚动人,可惜却感动不了在场的几个铁石心肠的长者。

  坐在中间的人回眼看了一下恭陪末座的张员外,问道:“员外的意思……”

  张员外眼神复杂,沉默一小会,道:“按老规矩办吧。”

  张员外财大气粗,在张氏宗族之中甚有面子,不然今天也不会有机会坐在这里,得到了张员外的许可,众位老者放下心来,领头的人道:“既然张员外如此识得大体,那就按老规矩办吧。”说完挥了挥手,几个三大五粗的张氏后生便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将张若昀捆绑起来,而在场外,矗立着一根巨大的木棍,下面堆满了柴禾,显然是想将这伤风败俗的张若昀活活地烧死。

  看着这根柱子,张若昀忍不住开始浑身颤抖,而张员外眼神更是复杂欲言又止。

  冤孽啊,冤孽!张员外心中大声地吼道。

  柴禾收拾完毕,几人将张若昀捆绑上去,领头的长者们一次排开,其中一人大声道:“张若昀,你触犯族规,非我等要取你性命,实在是张氏宗族之内容不下你这等伤风败俗的女子,这是你咎由自取,你此去后,休得怨恨我们!”

  “点火!”一人大声喝道。

  行刑之人点燃火把,正要上前,此时忽然一声枪鸣之声震动全场。一名穿着异样地汉子排众而出,大声喝道:“慢!”

  众人顿时齐齐后望,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唐方这边。

  唐方上去,一把将张若昀护住,用枪扫动全场,沉声喝道:“我看今天谁敢上来!”

  张若昀看着眼前的汉子,忽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来,她似乎在何处见过此人,但是一时间却如何也想不起来。

  “他是谁?”众人一阵哗然,唐方的突然杀出顿时让所有人大感意外,但是此时却更加勾起了他们的兴趣,忽然人群中一人高喊道:“莫非他就是奸夫?!”

  顿时人群中一片惊讶之声,所有人似乎都明白过来了,此时,张若昀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连父亲都不敢包庇他,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生怕跟她沾惹上半分关系,平日里跟张若昀有过交往的少年更是唯恐成为奸夫的怀疑者,不敢为张若昀说上半分的好话,若是这时候,有人忽地杀出相救她,除了奸夫还会有谁?

  “好胆!”一名老者大声喝道,“不过敢作敢当,也算是一条汉子,你虽然非我张氏族人,但是犯我张氏族规,我有权处置你,来人将他绑了!”

  唐方手中王八盒子对着众人,狞声道:“你们谁敢上前一步。老子就毙了他。”

  “只有你有枪?”这个时候,老者手上一挥,十几个张氏族人手握长枪,对准唐方,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凡是有点实力的家族,无不驯养家丁,备齐枪支以防意外,十几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唐方,唐方顿时有些傻眼了。

  “这位公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不要插手了。”面色惨白的张若昀低声对着唐方道。

  “我不会让你死的,”唐方低声回道,“无论如何,那小子不是人,但是我唐方不同,我唐方烂命一条,豁出去了。”唐方高声道:“老子乃是唐大帅的人,我不信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若是你们今天放了我和张姑娘,此事我就算了,否则明天我兄弟们带兵过来,烧了你们的庄子,就别怪我唐方没有警告过你们!”

  老者犹豫一会,咬了咬牙道:“族规决不能破,就算是得罪了唐大帅我们自会跟唐大帅解释,你们今天,都得死!”

  “妈的!老子先干了你再说。”说完唐方手中枪一扬,顿时一阵青烟升起,但是子弹却再次卡壳。众人一场虚惊,骂声四起,唐方知道不妙,一把抱住张若昀,便飞也是的夺路而逃。

  “抓住他们!!”老者面色铁青,几十个如狼似虎的张氏后生顿时扑向唐方,唐方踢翻几个,但是奈何人数太多,被死死地按在地上,一阵拳脚交加,唐方嘴里兀自大声大叫道:“跑啊,跑啊。”

  张若昀看着在地上挣扎地唐方,嘴角忽然微微一笑,没有想到,这世间居然还真有为自己去死的男子,只是可惜……

  “他,不是那个人,放了他。”张若昀忽然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张员外一直默然不做声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死到了临头,你还要护着他?”

  张员外最恨的不是自己女儿不轨,其实只要张若昀当时能够指认唐方,木已成舟,也许他会承认这个便宜女婿,成全了他们,他最恨的是,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死到临头了,依然还要护着一个外人。

  难道自己这个生她,养她,十八年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的父亲,居然比不上一个外人?

  张若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真的不是他。”

  “那到底是谁!”张员外上前几步,看着自己的女儿,愤怒地问道。

  “没有人。真的没有。”张若昀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忽然又自顾自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不信,对不对?”

  “哼!”张员外一甩衣袖,不去看自己的女儿。

  张若昀环顾四周,张氏族人围满了整个广场,他们眼中或是幸灾乐祸,或是面带讥讽,虽然也有几个心地善良的人心中不忍,似想开言为她求情,但是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

  “我知道,”张若昀大声道,“在你们眼中,我现在是一个人尽可夫,水性杨花的女子,我说的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部是因为肚子里面的这个孽种。”

  “你知道就好!我张氏族人数代清白,今日却出了你这个败坏门风的女子,当真是门风丧尽,让祖宗蒙羞!”一名老者大声回答道。

  “好,”忽然张若昀惨笑道,“我今天便要你们看看,我张若昀到底是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

  唐方

继续阅读:【028】剖腹取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