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让汉天子刘协震惊了
十十2019-07-26 01:392,276

  已经远去的刘冯当然不知道身后董盖为了他而与曹丕争锋。

  即使知道了,也只是会感叹一句。当真忠臣也。

  其他的就没了。

  盖因为当下局势,曹氏的地位根基非常稳固,这些小孩子的争锋,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要靠他们去维护汉室正统。

  完全不可能。

  唯有剑走偏锋,出奇策能稳住汉室,保全汉室。

  辇车上刘冯闭起双目,任由辇车在车夫的驾驭下缓缓的朝着向德殿而去。不过,中途却有一个内侍匆匆而来,拦住了刘冯。

  “太子殿下,陛下居椒房殿传召殿下入见。”内侍报告道。

  “喔。”刘冯闻言睁开了双目,轻喔了一声,随即,浑不在意道:“走,去见父皇。”

  “诺。”旁边的董喜应诺了一声,让甲兵们调转辇车,往椒房殿而去。

  很快,辇车就乘载着刘冯来到了椒房殿外边。刘冯懒洋洋的下了车,带着董喜走了进去。

  刚走到殿门口,就有内侍把刘冯引入了椒房殿内。董喜自然是没资格进去的,在外等候。

  椒房殿内,只坐着两人。

  一个是男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冕服,冕冠,腰间佩着长剑,当真是仪态万千。

  这男子正是当今天子,刘协。

  此刻,刘协抬起头看着从外走入的刘冯,目光有些凌厉。

  到底是天子,这凌厉的目光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历史上,因为刘协怒曹操擅权,而一句:“君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

  意思就是你若是能辅佐我,就宽厚些。若不能辅佐,则开恩放我离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曹操大惊失色,而后心生不安,再也不来朝见刘协了。可见刘协是非常有天子气象的。

  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但是刘冯却没什么感觉,因为旁边还坐着一个非常慈祥,正用宠溺的眼神看着他的伏皇后。

  伏皇后出身伏氏,乃名门望族,非常知书达理,雍容优雅。与天子刘协可以说是非常恩爱。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太过宠溺刘冯了。

  至少在刘协的眼中,确实是伏皇后太过宠溺刘冯了。

  此刻,伏皇后正向刘冯打眼色,意思是今天的事情有点大,小心着点。

  接收到伏皇后的眼色后,刘冯才留意到,今天殿内只有天子,皇后这两个至尊,而没有内侍,宫女等人服侍。

  显然是刘协提前支开了那些人。而单独把他留下来。

  这要教训了。

  刘冯心中嘀咕了一句。有些不太感冒。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刘冯弯身对着刘协,伏皇后见礼道。

  “嗯。”刘协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随即,刘协才说道:“听人说,你在太子宫读书的时候,陈锋在上教导,你却在下睡觉,可有此事?”

  这件事情,刘协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没说。因为伏皇后宠溺着刘冯,三番两次的求情。再加上伏皇后保证她一定能够教导好刘冯,因此,这事儿一直拖着。

  但是眼见刘冯已经八岁了,但还是如此顽劣不堪,刘协发火了。于是亲自发问。

  所以,伏皇后在刚才刘冯进门的时候,使用的眼神是今天大事,要小心。

  本来,刘冯想要乖乖的就范的。

  因为毕竟是天子亲自教导,若是一个闹不好,被废掉了太子之位。那就糟糕了。有这个太子的位置,他好歹还有那么一点机会,若是被废为王。

  那么就真的残废了,下半辈子估计就只能幽静在王府之中了。

  大不了以后装作读书嘛,反正他已经扮了八年的废物了。印象深入人心,实在是难以撼动的。

  但是刘冯转念一想,却觉得不对啊。他做的事情太对了,不仅是保全了自己,还帮助汉室谋划将来,实在是太对了。

  为什么要认错。

  一直以来,刘冯都是自己在想对策。但是却想不出什么对策来,盖因为身旁没有人掩护,也没有人与之商量。

  再加上刘冯自己也不过是八岁,虽然有皇太子的身份作为保障,但哪有心腹,又哪有能够听命行事的人?

  没有心腹,没有能够效死力的人,就没有足够的机会招兵买马。就没有扳倒曹操的力量。

  要扳倒曹操,目前几乎不可能。但是摆脱曹操,机会却未必没有。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场袁绍,曹操的官渡之战上演。

  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在刘冯看来就是一个好机会。一直以来,刘冯都在琢磨着在官渡之战的时候,该怎么走,怎么利用这个机会。

  现在不正是找寻盟友,以及执行者的好机会吗?

  天子刘协,虽然无权无势,但仍旧是金字招牌,能够招募一些大臣,也就能秘密行动了。

  对曹操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谋划八年,却一事无成。只是得了一个不败身,这让刘冯心中充满了不甘。又见刘协不仅不能体会,反而出言敲打。

  刘冯干脆把心一横,昂起头说道:“敢问父皇,当今天下,虽名为我刘氏所有,但又有多少城池,郡县能够听父皇的调令,尊天子?”

  这。

  刘协本来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呆滞了起来。本来很多想要教训的话,都被堵在了心里,觉得非常的难受。

  同时,刘协的心中还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疑问,以及不信,这还是那个他屡教不改,顽劣不堪的皇太子吗?

  对于刘冯,说真的要不是现在大权被曹操把持,刘协又与伏皇后夫妻恩爱,早就废掉了。真是见过顽劣的,没见过这么顽劣的。

  八年啊。

  刘协的心中对于刘冯的印象几乎已经定型了。顽劣,不堪。

  而今日,刘冯忽然说出这番调理分明,让人深思的言语,这如何不让刘协感觉到疑问?不敢置信?

  同时,刘协的心中还涌起了一股巨大的欣喜。

  因为刘冯的话实在是让人深思,几句话,虽然简单明了,但是深明大义,知道现在时局不在我,知道皇室的困顿。

  知道天下没有一寸一尺的土地是姓刘的。

  这是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的皇太子不是窝囊废,而是一个谁也不能小瞧的聪慧人。

  因为他才八岁,八岁就能这么说话,还不是聪慧?

  他小看了这个儿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