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楚惜刀2016-02-26 20:513,839

  樗乙候到午后,听够了虫鸟嗡鸣,耐心如滴空的沙漏消逝无影。他不愿空手离去,只得与整座山谷僵持着,无聊地守住最可疑的地方。

  草丛中有窸窣的动静传来,樗乙精神一振,目不转睛地盯住。幽幽地探出一个头,他的心一跳,不过是一条竹叶青,登即放松了警惕,没好气地转向别处。他的目光刚移开,一个几乎与草木同色的身影立即蹿出,溜进低矮的灌木丛中。樗乙若有所感,再回头望去,天地仍是一般平静。

  紫颜走后,侧侧心中一震,倦意全无。若是他此去不能惊走对头……她眉头一蹙,想到爹爹的伤势,倚了床边坐下,关切地问道:“爹,你好些了么?”

  沉香子竖着耳朵,似完全没听到她的话,过了半晌,神色舒缓下来,说道:“这孩子够机灵。”侧侧抿了抿嘴,把想说的话咽下,已不是耍脾气撒娇的时候,她比爹爹更详尽地知晓紫颜的才能。在她心底,也许早就承认紫颜比她强,但这么多年爹爹只疼她一个,要被分去一半甚至更多的关爱,侧侧有那么一点儿伤心。

  可是,是紫颜的话,侧侧想想又微笑,不舍得和他争什么,就想把最好的东西让给他。当他立于眼前,她会把能找到的珍奇都献与他,而被他看中的物件,她便觉得分外的好。当初就是如此,一步步引他见识爹爹最心爱的珍藏,如今也期望他能学尽爹爹一身本事,好让爹爹引以为傲的易容术完美地流传下去。

  “是啊,”侧侧对了沉香子真诚地笑道,“紫颜是妖怪,什么都一学就会,而且,没有能让他害怕的事。”说完这句,侧侧恍了恍神,差不多的年纪,为什么紫颜有时老练如妖?猜不透他究竟在这世上活了多久,少年的身躯里仿佛有未知的可怕力量在操纵。

  “小小年纪就已如此,或许是……幼时磨难太多……”沉香子轻轻地叹道。

  侧侧沉默。其实紫颜和她闲聊时,不肯作答的何止是年龄。他从何处来,有什么家人,她一无所知。纵是不知,看到他眉眼轻笑,顾盼流转,谁又忍心怀疑些什么。再不愿回想,紫颜也会有幼时,明俊的笑靥背后是怎样的一场往事?她不由为紫颜担忧。他上去有一阵了,能把爹爹打至重伤的对头,一个小孩子又能如何?

  她忍不住颤声道:“爹,紫颜会不会出事?”沉香子没有回答,侧侧越发急切,连声地问:“他有没有带兵器出去?爹,你那屋子里没什么厉害的法宝,他要是打不过人家……他又不懂武功……哎,早知不该让他出去,我们一直躲在这里,过几天不管是谁,找不着人也就走了。为什么要让他上去送死?”

  “是他自己要去。”沉香子语气镇定,“那孩子想要证明自己,爹也相信,他会活着回来。”他肃然的表情慢慢转化成慈祥的微笑,“你看他去时可有半点畏惧?观他的面相就知道,一生历经波折,始终处于风口浪尖,或许今次对他而言,甚至称不上风浪。”

  “你是说,他会长寿,不会死在这里?”

  沉香子迟疑了一下,紫颜的命相里看不出长寿,但也绝不会在此夭折。至于那孩子一心想对天改命,恐怕早就知悉命运会如何动荡向前。

  “他绝不会死在这里。”沉香子叹息。对于关心着紫颜的女儿,还是说点好消息安慰她的心吧。

  “爹,我的命相呢?我也绝不会死在这里的,是不是?我也能活很久!”侧侧的话令沉香子吃惊,听她挺直了纤瘦的身子继续说道,“如果是这样,我要出去帮紫颜,和他一起赶走欺负爹的人!这是我们住的地方,我不想在地底下过一辈子。”

  “侧儿……”

  “爹,你说,我不是夭折的命,对不对?”侧侧轻盈地在沉香子面前转了一圈,如梁上飞燕,令老父眼眶微湿。

  “侧儿,爹不拦你,如果你想上去陪紫颜,你可以去。”沉香子心下感叹,下一辈的心志就像新铸就的宝剑,江湖风险是最好的磨刀石。他不能把他们困在这里,以为这就是一种保护。好在外面只有一个对头,这两个孩子联手,未必就能输到哪里去。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极力压下心中的不安,从枕下取出一把寒如霜雪的匕首。

  “这把‘玲珑’你拿好了,削铁如泥,紧要关头可以救你一命。谷里的陷阱你比紫颜更熟,斗不过就引对头过去,不要逞强。”沉香子抚着胸口,“爹能下床走动,会自己配药,你不用顾虑,只管去吧。”

  侧侧双手接过匕首,被侵面的霜寒之气引得浑身一颤,想到只身在外的紫颜,她毅然握紧了匕首。

  “爹,你保重,我去了。”侧侧不舍地回望沉香子,走了两三步后,加快步子往外赶去。

  她的葵绿熟罗衣裤犹如一身蜥蜴麻皮,恰到好处地遮掩住身形。侧侧摸上地面,四周安寂如夜,她定了定神,回望自家的原址,只见花木幽深,悬萝垂葛,碎石参差,宛如林野丛莽,丝毫看不出人工斧凿之迹。

  这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如响雷炸下,“你骗我,沉香老贼分明就在这里!”侧侧抬头,猛然与一个矮胖子撞了个面对面。

  樗乙终等到有人现身,又惊又喜,谁知只见着一个黄毛丫头,大失所望。他久候沉香子不至,恼将起来,将一肚子怒气全泄在侧侧身上,顿时五指箕张伸手向她抓来。

  侧侧拔出匕首,寒气扫过樗乙的五根手指。他暗叫糟糕,慌不迭缩手,侧侧瞅着空隙自他胁下一纵而过。她想奔到樗乙的身后,看他刚才是否在与紫颜说话,这样想着,三步并了两步,轻捷地掠出几丈远,并未见到人影。

  侧侧回想樗乙的话,如果那人是紫颜,她任性地出现许是打乱了他费心稳住敌人的计谋。听对头的口气,本来是被骗过了呵。她不由暗恨自己鲁莽,早知如此应相信紫颜,多捱一阵再出来。她胡思乱想收不住脚步,茫然地向前奔走。她的轻功岂在樗乙眼中,樗乙冷哼一声,流星踏步赶上,举起手中的铁锏往下砸去。

  背后忽忽风起,侧侧来不及回望,一猫腰斜刺里蹿出。铁锏如影随行,立即跟踪而至,将她全身罩住。一股强大的气流裹着劲风,眼看就要在她背上击出一个洞,“嗖”的一声清鸣,一支飞矢擦了侧侧的耳际,直射樗乙。

  樗乙扬锏格挡,“锵”地迸出火花,飞矢上夹杂的力道之强,让他右手发麻。正自寻思箭自何处而出,遽然飞矢如雨,连珠而发,密密麻麻向他奔沓而来。侧侧见机甚快,早已飞身避了开去,一径追寻箭矢的来处。

  樟树后立了一个少年,身材比紫颜略高,手持一张黄桦劲弩,一袭狐尾单衣在风中飘扬。

  “蓬瀛岛也来赶这趟混水?沉香老贼给你们什么好处?”樗乙认出他的来历,破口大骂。少年不答,手上箭矢不绝,逼得樗乙手忙脚乱,狼狈地抵挡。待缓过一口气,樗乙勃然冲少年暴喝一声,竟贯注十分气力,扬手把手上铁锏掷了过去。少年冷冷地往树后一闪,再看时,人已了无踪迹。

  与此同时,铁锏直插在树上,震得樟树落叶四散。侧侧正奔至樟树跟前,蓦地想起此处有一个陷阱,脚上不敢使力,伸手一拉枝干,轻点树身荡上枝头。她一上树,登时看到那少年的藏身处。

  樗乙性急地冲到樟树旁,刚想去拔铁锏,脚下忽地踏空,险险地往陷阱里落下。他奋力伸手拽住铁锏,眼看就要碰到,“呲”地掠过一支火箭,烈焰烧得他手心一烫,顿时后继乏力,直直跌落。他悍然大喝一声,侧侧在树上心神俱裂,随之往下掉去。少年丢下劲弩,一个箭步飞身冲出,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正在此时,陷阱口“啪嗒”合上一块铁板。

  侧侧躺在那少年怀中,灿灿春光旖旎,看不见其他颜色。她兀自神迷,听得樗乙在陷阱中竭力嘶叫,方才醒过神来,对那少年道:“紫颜,是你么?”少年奇怪地望着她,一派云淡风清的神情,倚了树将她放下,用京师的口音说道:“在下蓬瀛岛凤笙,请问沉香老人是否住在此间?”

  侧侧一愣,反复打量,不敢确定这人是紫颜,也不愿断然否认。他矜持地与侧侧保持三步距离,令她收拾绮思,侧侧端正地朝他行了一礼,道:“多谢小哥救我,我爹正住在这里。请问,你来时见过一个与你差不多高的人么?”

  凤笙捡起地上的劲弩,掏出素绢帕子拭净了,肃然插回背囊中,然后说道:“我来寻令尊,你却不问我来意,看来那人在你心中非比寻常。唔,他是否穿了一身瑞锦衣?”侧侧连忙点头,听到凤笙冷淡地道:“我看见他往谷外去了。”

  侧侧脸上血色全无,紫颜独自逃走了?他岂是这般见事不好就畏怯逃跑的人?她心下茫然失措,凤笙续道:“他挨了矮胖子一锏,想是跑不远,兴许在哪里晕倒了也未可知。可惜他白费一番苦心,这矮胖子狡狯,没肯上当去追。”

  想到紫颜终没有抛下他们,侧侧安心了,握着匕首想去找紫颜,又不知凤笙的用意,只能勉强笑道:“对了,你来寻我爹,是为了什么事?”

  凛凛风起,凤笙双袖笼香,一身仙家风骨,淡淡一笑道:“我是来告诫令尊,近期少外出走动,他的对头都找上门来了。如果他老人家想邀人援手,我自可为他知会一声。”

  她“哦”了一声,手中刀锋轻寒,拿话岔开了道:“多谢小哥相告……我要去瞧瞧同伴的伤势,你说,他是往谷口的方向去了?”

  凤笙含笑望她,像是看透她心事,闲闲地说道:“换作了我,一定乖乖回藏身地躲好,不再有乱逛的念头。”

  “为什么?”

  “你难道没有听见,又有人往这里来了?”凤笙说完,脸上变了颜色,拉着侧侧蹲在低矮的松木丛后。她贴近他如玉生烟的身躯,忘了来敌,忘了一切,只瞥见他眼中莹莹薄光如鸿惊凤翥,就要破空飞去。

  “果真往这条路走?”一个清亮霸气的男声喝响在她心底。

  “错不了,这儿有人的气味。”脆生生的声音,绘出一个不经世事的少女形象。继而有成熟男子的叹气声、老妪的诅咒声。细听传来的语声与脚步声,来人为数不少。

  凤笙见报讯之事转眼成了事实,无奈地向侧侧做了个嘘声的手势,道:“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等这些人全走了才可上来。”他说完,迎了人声走去。

  此心如平原跑马,不可收拾。侧侧犹豫再三,不忍地剪断凝眸,把凤笙的样子牢牢刻在心中。

  她忘不了,那怀中相依的温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