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i笛声悠扬2019-09-08 03:292,381

  直到下班,夏馨菲也没有看见麦月牙的人影现身,出于关心考虑,她还是给她去了个电话,得知她现在正在跟一个谋杀案的报道,这才放下了心来。

  因为要陪同温顾安去参加晚宴,所以夏馨菲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下了班就往家里赶,而是呆然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进一步的安排。

  可能是挂了点滴的缘故,她的感冒状况总算是得以缓解,不再似早上那会头痛欲裂,但也并没有完全的康复。

  Coco出现在夏馨菲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下班后半个小时的事情了。

  “下去吧!总裁在楼下等着呢?”Coco很不情愿当她的传声筒,感觉自己在她面前低人一等似的,但总裁的吩咐她又不能不照办。

  “知道了,谢谢!”夏馨菲起身,别人对自己客气,她也会跟着客气,如若不然,她也没必要贬低自己而抬高了她人。

  “夏馨菲,我可先跟你说了,总裁,并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人。”不管总裁让她陪同参加酒会的目的的什么,在Coco所看来,那可都跟喜欢无关,这便是她对自己的一种自我催眠方式。

  “放心,他也并不是我所想要之人。”她要的永远都只是一个穆梓轩而已,就算别人有多么的优秀,对于她来说都不过是过眼烟云。

  “记住你所说的话。”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所以只要夏馨菲不妄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那么自己能争取到的胜算也就跟着多了几分。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爱说谎之人,这一点,我可以拿自己的婚姻来起誓。”夏馨菲的誓言貌似有些的过了,但这却是她给自己的一种压力,只要有了这个,她才能誓死的护卫自己的婚姻,要不她担心持久的平淡会让她失去了等待的信心。

  Coco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的誓言是否可信,但没有哪个女人会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去开玩笑,所以她暂且相信她一次。

  到了楼下,温顾安已然的等候在那里,但并不是站在车门边,而是在车上坐着,从他此时紧蹙的眉头中可以看出他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一看见夏馨菲出现,司机便很绅士的给她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等她坐了进去之后才绕过车头坐上了驾驶室。

  “对不起!我下来晚了。”虽然迟到不是自己的错,但她还是习惯性的道歉。

  “走吧!去炫品衣裳。”温顾安这话是对着司机说的,也就是说,他故意的漠视了夏馨菲的存在。

  “是,总裁。”司机恭敬的回答,启动车子融入到滚滚的车流当中。

  夏馨菲没有再开口,因为不用猜她也知道这个炫品衣裳肯定是一间造型设计室,所以她又何必再次的自讨没趣。

  “你怎么不问我们去哪里。”温顾安对她的淡定很是好奇。

  “因为我不想再次的跟空气说话。”夏馨菲看着窗外,在这样的一种时刻,她突然的很想站在穆梓轩的身边,就算那个男人对自己冰冷如斯,却也是最为熟悉的人。

  “想不到你还挺有脾气。”温顾安发现,每接触多一次,他便会对她多了那么一分的好奇。

  “没有谁会一味的把自己的自尊扔在别人的脚底下。”不可否认的,夏馨菲的语气很是不客气,只因为她实在喜欢不起这么肆意妄为的一个上司。

  “听你的口气,好像是在说我践踏了你的尊严是吗?”第一次敢有人当面的挑衅自己,让温顾安很是不可置信。

  “我没有这么的说。”其实她的心底就是这么认为的,但她不会笨到去承认。

  “但你的行动已经告诉了我。”很少有女人能抵挡得了自己的魅力,而这个女人,从上车到现在都还没有拿正眼的看过自己,这让他的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重创。

  “那么总裁是想要我对你卑躬屈膝吗?”夏馨菲总算是转过了头,但却是带着一抹的讥诮。

  “你都是用这样的方式去引起男人的兴趣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得不说你成功了。”温顾安的字里行间隐含着一丝的怒气,就好像即将要爆发出来般让整个空间都处在了一种凝固的状态。

  “总裁,这个酒会本就不是我所愿意去参加的,那么又何来的心计可言。”自己的面相跟行为举止就真的那么像是个爱玩阴谋的女人吗?否则为何每个人都会对自己产生误会。

  “你好像对我的安排有很大的不满。”男人都这样,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而温顾安当然也不会例外。

  “不敢,你都说了,这是工作,既然是工作,作为你的员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夏馨菲知道自己涉世未深,所以每说一句话都斟酌再三,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带着些许情绪化。

  “那是否只要是我让你去做的,你都会认真的执行。”温顾安突然的靠近,带着邪气的在她的耳畔吐气如兰。

  “对不起!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恕我无法做到。”夏馨菲往旁边躲了躲,今天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已然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所以她不希望会有比这个更为出格的现象出现。

  温顾安莞尔的一笑,收身坐正,经过试探,他已经收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所以心底已然的有了自己的想法。

  “总裁,到了。”司机的声音也在此刻突然的响起,适时的缓解了这两人之间那紧绷的气氛。

  这一次,夏馨菲不等司机开门,自己便率先的推门下车,只是在她站立起来的那一刻脚步虚晃了好几下,可见她的感冒还没有完全的好。

  温顾安继她之后也步下了车,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有了些许的改变,不再像之前那样总带着轻视之意。

  “跟着我。”冷冷的落下了一句,也不管夏馨菲是否有跟上。

  还真的是个自大得可以的男人,夏馨菲在他的背后撇了撇嘴,但还是得乖乖的跟上,谁叫自己现在所领的是他老大所开的工资呢?

  刚到达炫品衣裳,里面就迎出来了一个穿着很夸张的男人,可让夏馨菲感到意外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一开口便是一口的娘娘腔。

  “死相,怎么才来,可是想死人家了。”说着便跟温顾安来了个大大的拥抱,那红艳的双唇更是想要吻向他的唇。

  “别闹,还有其他人在呢?”温顾安一边说一边的躲闪着,真的是很受不了这个家伙,只要一上班都会把自己打扮得不男不女的。

  “咳咳!那个,其实你们可以无视我的。”夏馨菲转开视线,佯装没有看见般的到处打量着,原来自家总裁是个gay啊!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就不用再防范着他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大人有点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大人有点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