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三娘?
三更灯火2016-06-06 18:073,362

  刘病已清醒过来的时候火车已经开动了,刘病已疼痛的揉了揉脖子,先前把他弄晕的那一下非常用力,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对方的手里。

  火车的外面是一片农田,随着火车的移动而狂奔着。

  揉着脖子还迷迷糊糊的刘病已突然一愣,紧接着赶紧朝着四周看了过去,恍然醒悟的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边竟坐着一群农民工,他们操着一口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反正刘病已是如同听天书一样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该死,那老头呢?”四周人头攒动,但是却压根见不到先前的佝偻老头子。

  刘病已赶紧看了看时间,发现此刻都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他之前足足昏迷了一个多小时,刘病已赶紧询问身边的那些人,“你好,你们知道先前坐在这里的那个老头子去哪了吗?”

  听到刘病已的话后这群人先是一愣,随后一个普通话稍微利索一点的中年男子回答了刘病已,然而对方的回答却让刘病已感到奇怪,这群农民工是和刘病已在同一个站上车的,但是他们压根就没有见到过刘病已所谓的佝偻老头子。

  这……难不成这一切都是梦?

  刘病已迷糊了,但是身上的疼痛却真切的提示着他先前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

  “对了,还有那句话。”看着窗外不断移动的风景,刘病已脑子里突然闪过了昏迷前听到的那句话,那话语分明就是那个老头子说的。

  山上山,游龙潜水过白沟;地中隙,猛虎下山难威仪。

  这句话也算是盗墓黑话的一种,山上山、游龙潜水以及地中隙是风水当中的三个凶局,都为风水死穴,一般被墓葬高手用来布置机关,设置成虚墓以诱骗盗墓贼。

  所以这句话如果翻译过来,意思就是“有危险,随机应变。”

  当然,这句话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只不过寻常人一般是不可能知晓的。

  现在刘病已准备前往的金鸡镇附近有一座金鸡山,山中有一处古墓,被他太公称之为将军墓,这将军墓就属于“游龙潜水”这一种凶煞格局,只不过听太公说,将军墓的凶地格局被墓葬高手通过绝顶的手段逆转了风水,死穴化活。

  “难不成那老头子也知道将军墓,是意有所指?”刘病已皱着眉头心思急转。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叫骂声,刘病已好奇的起身去看,发现发生争执的是一个穿的跟个小混混似得年轻人和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那小混混一直揪着西装男子的衣服不肯撒手。

  “啊哟我去,撞了人你还想跑?格老子的你知道老子身上这一件‘啊哟尼玛’牌子的背心要多少钱吗?特么的这可是国际名牌啊你个山炮。”小混混指着自己那件藏青色的背心大声嚷嚷着。

  刘病已看到这件背心上沾了一大滩污渍,看上去应该是方便面的汤。

  听到这里,刘病已就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这小混混连正经的一个名牌都不认识,估计一辈子都是在骂尼玛,这个才顺口说了出来,现在只不过是想要讹诈西装男子。

  这个时候西装男子也不耐烦了,一把挣开了小混混的手,“说,多少钱。”

  “妈了个巴子,你撞了人还有道理了?一千,老子的阿哟尼玛是国贸专柜买的,那售货的小姑娘要不是看着老子长得这么俊,也不可能这么便宜打了九点九折。”这小混混越说越不靠谱。

  正当刘病已看的索然无味的时候,小混混突然发难,朝着西装男子的西装内侧抓去,看样子是想要去抢钱。

  西装男子的衣角只是微微的被掀开了一下,很快又被那个男子小心谨慎的按了回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刘病已的方向看了一眼。

  “糟糕。”就在先前西装男子的衣角被掀起的一瞬间,恍惚间刘病已看到了一柄漆黑的东西,加之先前那个男子紧张的神情,似乎这一切都已经说明白了。

  刘病已赶紧离开座位想要逃离,然而却不料正对的那一截车厢里面也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朝着他走了过来,只是这人还没来得及接近刘病已,就直接惨叫了一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一个农民工打扮的汉子手里抓着一根木棍,正对着刘病已咧嘴一笑。

  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此刻事态紧急,刘病已撒腿就跑,只是还没跑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枪声,当即刘病已那飞奔的身体就来了个急刹车。

  “警察,都不许动。”

  眼看着自己人被打晕,而刘病已就要逃跑了,那个被小混混纠缠的西装男子赶紧大吼了一声,随后更是掏出了腰间的配枪。

  变故来的太突然了,吓得原本还无比嘈杂的车厢瞬间陷入了沉寂,紧接着很多人都非常自觉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生怕受到不必要的波及。

  “不许动,我们现在怀疑你和一件盗墓案子有关,现在就和我们……”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那西装男子一边说话一边快速的朝着刘病已移动着,结果很不幸,他也遭受到自己同事的那种待遇,被一个农民工一闷棍打晕了过去。

  “快走。”

  刘病已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说实在的,警察的介入就已经超出了刘病已的想象了,现在又这么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群农民工,居然还帮着自己打晕了警察。

  这个世界难不成疯了?

  但凡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怕是都会被震住吧。

  一双大手突然箍住了刘病已的手臂,二话不说将刘病已拉到了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而这个时候,一阵阵嘈杂的声响也从不同的车厢里传了出来,如果刘病已没有猜错的话,怕是其余的便衣听到了这里的动静想要赶过来帮忙。

  不过结果可想而知。

  直到这个时候,刘病已才看清楚,拉着自己的是一个虬髯大汉,这汉子二话不说直接打开了刘病已背对的车厢门,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阵阵呼啸的风声从刘病已的身后飞驰而过,吓得刘病已背后瞬间溢满了冷汗。

  这要是再往后退一步的话,怕是他就要摔出去了。

  “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刘病已赶紧上前,想要远离这扇被打开的车门,但是却不料这个虬髯大汉一把箍住了他的肩膀,虬髯大汉有个巴子的力气,恁凭刘病已如何挣扎,却都始终无法挣脱。

  虬髯大汉满脸的凶相,恶狠狠的瞪着刘病已,低声说道,“给我在原地待着。”

  还不待刘病已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虬髯大汉的双手突然一松,一时间刘病已那失去力量支撑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仰,紧接着他就像是被丢弃的垃圾袋似得,直接就被甩出了火车。

  铁路沿边是一片杂草丛,其中还有不少碎石,被甩出火车后刘病已狠狠的摔在杂草丛中,身上立马就挂了彩。

  刘病已的身体因为惯性作用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随后直接掉进了下方的农田里,至此他才算勉强稳定了身形。

  从先前被虬髯大汉带走到被丢下火车,这一切都像是放电影似得飞快的在刘病已的脑海当中闪过,事情发生的太多发生的太快,一时间刘病已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短路了,直愣愣的杵在地上,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暂时的忘记了。

  呆滞了片刻,他这才疼痛的发出了一声惨叫,此刻四周是一片田野,那田字形的田野相互拼凑蔓延向远方,只有在远远的山脚位置才有几乎零星的人家出现,站在这田野当中,刘病已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个被世界所遗弃的孤儿,孤孤单单,无依无靠。

  刘病已默默的坐在田埂上,不断消化之前发生的事情,直到将所有思绪都理顺了,他这才再度起身,准备离去。

  虽然那个虬髯大汉告诉他,让他留在这个地方,在刘病已看来有很大可能是会有人来接应自己,但是鬼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人又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咔咔……”只是刘病已还没来得及离开这片水田,不远处就传来了一连串噪音,一辆农用拖拉机正飞快的从宽敞的田埂上驶过,不出片刻就来到了刘病已的近前,哪怕刘病已的双脚再能跑,也抵不过这四只轮子的“妖怪”啊。

  “哟,病鸡哥哥,你咋见到人家就要跑呢?好讨厌哦,这么久不见了,你难道就不想人家吗?你咋还是这么一副死相呢?哼,讨厌……”一道闷骚的叫喊声惊天一喊,紧随着刘病已就闻道一股呛鼻的香水味,那味道就好像是一个挠心的妖怪,不断刺激着他的鼻子。

  刘病已感觉自己要是再被这香味刺激下去的话,这鼻子准会报废。

  一个红艳艳的身影迅速的来到了刘病已的面前,这是一个穿着一身大红长衫,勾画着眼线,涂抹了粉底的花哨男子,尤其是他的耳朵上还戴了花形耳坠,嘴巴上更是涂抹了性感的红色口红,那勾人的姿态足以完爆不少女生。

  “三娘?你……你怎么……”

  刘病已本来是想要问眼前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结果却不料这个被称之为三娘的男子欢喜的一声惊呼,直接张开双手就把刘病已拥入怀中。

  可怜刘病已的脑袋还被三娘死死的按在他那不怎么结实有肉的胸脯上,使劲的按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