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猴脸面具
三更灯火2016-06-06 18:073,154

  和天葬,土葬一样,悬棺葬也是华夏古代的一种入葬手段,即人死后亲属殓遗体入棺,将木棺悬置于插入悬崖绝壁的木桩上,当然也有的会置于崖洞中、崖缝内,或半悬于崖外。

  放悬棺的地方往往岩壁陡峭,下临深溪,让人无从攀登,这也让悬棺葬成了千古之谜,让人不解古人是如何将之置于崖壁之上的。

  悬棺葬的风俗流行于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棺木悬置的越高,表示对死者越是尊敬。

  在《太平御览》当中就有记载,说是“地仙之宅,半崖有悬棺数千。”

  其实悬棺葬在古籍当中屡见不鲜,三国吴沈莹的《临海水土异物志》中也有说道:“父母死亡,杀犬祭之,作四方函以盛尸。饮酒歌舞毕,仍悬着高山岩石之间,不埋土中作冢也。”

  而唐张鷟《朝野佥载》卷十四中更是详细的叙述了这一入葬手法:“五溪蛮父母死……尽产为棺,于临江高山半肋凿龛以葬之。自山上悬索大柩,弥高者以为至殓死有棺而不葬,置之岩穴间,高者绝地千尺,或临大河,不施蔽盖。”

  绳索缓缓的往下移动,刘病已看的惊奇,“看样子很早以前这个地方应该生存这一个部族,只是此地深处地下,并且裂缝底部距离悬棺葬群也有数百米的样子吧,以古代人的能力又如何能够将悬棺放置于此呢?”

  这些悬棺不知道放置在此地有多少年了,很多棺木都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更有不少露出了里面棺木主人的尸身,这些尸身俱已腐败,然而刘病已却惊奇的发现,这些腐烂的尸身都有一个特点。

  尸身的脸上都带着一张青铜面具,在这幽冷漆黑的环境下,每一张鬼面都显得阴森恐怖,恍惚间都会让人产生错觉,就好像是有一只只的鬼魅匐在上面,透过鬼面上空洞的眼孔,注视着来人。

  之前下来的时候李牧就告诉过刘病已,这条绳索绳长千米,刘病已估计了一下,此刻至少自己已经下潜了六七百米的样子了,现在又有了新的发现,至少在这千米绳索用光之前刘病已是不可能放弃的。

  “这地下曾经出过怎样的部族?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留下这样一片遗迹呢?难不成和那个有关?”想到这个地方还存在一座古墓,刘病已就无法忽视此地的棺椁,在他看来,或许这些棺椁和古墓也有一些联系吧

  刘病已随后从背包里面取出一只飞天爪,这是用精钢制作而成的,形状宛若猎鹰的爪子,刘病已的手腕一用力,爪子就直接飞了出去,宛若流星似得划过黑暗的空间,直勾勾的钉在了棺木上。

  此时他距离悬棺足有几十米,如果想要一探究竟的话,就必须得用这飞天爪把自己带过去。

  不断靠近棺木,有一股陈腐的味道随之弥散开来,这是尸体千年腐败之后一直淤积的臭味,经年不散,直到前不久这才因为地裂的缘故开始散发。

  所以这味道……相当的“香醇”醉人。

  刘病已一靠近,就感觉冲脑的臭味想要将他扼杀,这味道哪怕是他憋着呼吸,都很难将之忽略。

  “呃……”堪称毒气弹的臭味刺激的刘病已连连翻了几下白眼,好赖没有被熏死过去。

  最终刘病已来到了棺木旁边,用脚轻轻的点了一点棺材板,原本刘病已是想要站上去的,只不过这东西毕竟早已经腐败不堪了,稍一用力,就听到棺材板发出“咔嚓”的声响,刘病已整只脚都陷了进去。

  心中不断的骂着,刘病已微微一挣扎,就将脚从这腐败的碎木板里拔了出来,破碎的木板不断的掉落,大概过去了一分多钟的样子吧,从棺材的下方深渊里才传出了一连串的“啪嗒”声。

  “到底了?”这声音让刘病已心中大喜,一时间都忘记了四周的臭味,张大嘴巴就大喊了一声,结果那臭味就好像投火的飞蛾一般,全部灌入刘病已的嘴巴,惹得刘病已连连干呕。

  只是越是如此,那味道就越是往他嘴里钻,最终刘病已心一横,憋红了脸这才将那股子呕吐感咽下。

  之前因为距离的缘故,哪怕有着探照灯他也只是看到了一些模糊的概况,不过此刻在几乎可以和棺材贴近的距离之下,刘病已将这古尸都看了一个透。

  这些面具非常古怪,就好似一只青色的猴脸,原本铸就这面具的时候猴脸应该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但古怪的是,只要长时间注视青铜面具,就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似青色猴脸正对着自己笑。

  那笑意无比的狰狞,看的刘病已内心都起了好几个突,只是当他回过神来再去观察的时候,先前那种感觉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煞是古怪。

  不仅是那面具,刘病已注意到,之前所看到的“腐败尸身”只不过是这些尸体身上所穿着的服饰,他找了一块较长的碎裂棺材板将这些腐烂服饰拨去之后,发现藏在里面的尸身竟然是完好的。

  尸身呈青铜面具一样的色泽,青色的尸身干瘪无比,骨骸的纹理都清晰可辨。

  “沙沙……沙沙……”

  就在这个时候,一连串细微的声响传入刘病已的耳里,刘病已下意识的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转头,看到的便是一张青铜面具。

  这面具的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发出一连串的声响。

  好奇害死猫的道理刘病已自然清楚,只是此刻这“沙沙”的声音好似带着某种魔力引诱着刘病已伸出右手,将之打开。

  面具被拿起的一瞬间,就听到“嗡嗡”的一阵响动,一只血红色的虫子立马迫不及待的飞了出来,在探照灯的照射下,虫子好似发了疯似得在空中旋转着。

  血红色的虫子身上散发着腥臭味道,一下子就飞到了刘病已的手上,紧接着刘病已就感到手上一疼,这虫子居然张嘴就咬了下去,刘病已下意识的一甩手,将这虫子直接拍飞。

  “嗡……”

  然而这虫子见到刘病已后却好像是见到了美味一般,一点都不肯放弃刘病已,虫鸣阵阵,带着兴奋的声响立马朝着刘病已的脑门飞了过去,惊得刘病已赶紧用手上的青铜面具狠狠的按了下去,将这虫子拍飞。

  那虫子似乎带有毒性,一股股的乏力感席卷而来,没过多久刘病已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黑暗当中,矿灯散发着孤独的光泽,伴随着刘病已的身体的晃动而不断的摇摆着,地下的世界永远都好像是处在一种极致的寂静当中一般,这种安静能够让人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地面,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的是一张急切的俏脸蛋,这张脸蛋俊美无比,若是一个女人拥有这张脸的话,必然倾国倾城,只可惜的是,这张脸长在一个大老爷们的身上。

  “我去,你离我远一点。”三娘的脸几乎都快贴刘病已的脸上了,甚至刘病已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从三娘鼻尖呼出的热气了。

  “你总算是醒了,之前可吓坏了我们,你在下面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啊,居然又晕倒了?”徐三娘关切的询问道。

  刘病已看了一眼四周,此刻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自己,想要知道之前在下方的一切。

  “这下面有一处悬棺葬。”

  刘病已将先前的事件仔细地讲诉了一遍,他的话语讲完,所有人也都陷入了沉思当中,尤其是驼背李,更是一个劲的吐着烟气。

  “太爷爷,您见多识广,是否知道那血红色的小虫子的来历?”刘病已希冀的看着此刻靠在树下的驼背李

  只是让刘病已失望了,驼背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给他做出任何的回复。

  “的确古怪,古墓附近存在的部落的确很可能是守陵一族的,但是既然这里只是一个将军墓,那么守陵人绝对不可能很多,甚至当初的守陵人很可能也就只有几人,要形成一个能够有成百上千悬棺葬的大部族,怕是少不了得封王封侯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这下面有通路,那么就值得众人拼一把,驼背李只在上面留了三人,至于其余几人则纷纷下潜到了裂缝当中,数分钟过后,十人深入黑暗裂缝,来到了刘病已所描述的悬棺葬面前。

  “嘶嘶……”

  见到这连绵起伏的悬挂在岩壁上的棺木群,众人都忍不住连连倒吸了数口冷气,这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若是被外界所知晓的话,没准就又能弄个世界奇迹。

  不过这一次为了不节外生枝,众人并没有像刘病已那样靠近悬棺葬,而是目的性明确的一路向下,不出多时,众人便见到了下方黑漆漆的地面。

  李牧随之投出了一枚照明弹,顿时间,一座古朴宏伟的古城随之浮现在众人的脚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