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风水格局被破
三更灯火2016-06-06 18:063,238

  “这是老三的意思。”驼背李无奈的说道。

  当初进入古墓之后,太公就告诉他们这座墓穴除非风水造诣极强之人,不然的话恐怕就只有搬山一脉能够闯一闯了。

  “这副地图便是当初离开古墓之后我绘制的,没办法,人一旦上了年纪很多事情都会记不清楚了,不画下来的话怕是会有更多的遗忘。”

  看着这副老旧的画卷,刘病已心思微微一沉,“我曾经倒是经常听太公提起过,说自己进入过什么古墓,但是具体如何他并没有告诉我,太爷爷你能和我说说吗?”

  做人总要有所保留的,并且刘病已打心眼里就没有信任过这个所谓的“太爷爷”,所以刘病已并没有把太公告诉他的事情说出来,当然了,太公虽然经常和他讲金鸡山将军墓的故事,但是进墓穴之后的事情却大多是一言以蔽之。

  不过刘病已似乎记得,当初太公说那座墓穴……另有玄机。

  “哎,很多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驼背李的眉头微微蹙起,一张老脸写满了缅怀之色,说是这座古墓机关重重,不过当时太公的探墓手法高绝,带着众人几乎避开了所有的机关,唯一的几次风险,也被他们化险为夷。

  最终进入主墓室,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血尸,“刀疤那家伙甚至都赔上了一条手臂,这才将那只血尸重新镇压,说起来那也是一次失败的盗墓啊,毕竟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驼背李所谓的线索指的自然就是刘病已一直在寻找的那样东西。

  “我知道你也在寻找十方玉佩,不过那东西岂是这么容易被找到,当初……哎,不提也罢,你先回去吧,这张画你也先带走,没准你能够看出什么端倪,哎,这一次你太公不在了,怕是进入墓穴之后多风险啊。”

  驼背李这倒是实话实说,毕竟以如今刘病已的探墓能力来说,完全无法和当初意气风发的太公相比,太公能带着驼背李和刀疤几近安全的到达主墓室,但是刘病已却不能。

  回到房间,木婉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原本围在他房子里的人也都各自散去,唯有一个穿着花睡衣的男子,还默默的坐在刘病已的床上。

  三娘眉头紧蹙,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即便是见到刘病已返回,也没有以往那种搞怪的姿态。

  “先前你从她身上有什么发现吗?”双方都是过命交情的朋友,对于三娘刘病已还是很放心的,所以一见面也就开门见山的询问了起来。

  三娘随后将一个纸包交给刘病已,打开纸包,里面赫然是一根漆黑的长针,其上还散发着一丝淡淡的腥臭味道,在三娘的示意之下,刘病已取来了一杯水,将长针放进水杯里面。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长针上面就化出了一片黑色的血污,至于原先的腥臭味道也大大的增加,再取出这枚长针的时候,长针已经恢复原本的色泽了。

  这是一枚银针。

  “怕是那老太婆先前可不是因为精神太过激动而猝死的。”三娘直视着刘病已,那双眸子当中带着深深的怀疑。

  倒不是觉得刘病已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而是觉得刘病已有什么事情不愿意当着驼背李的面说出来。

  刘病已无奈的耸了耸肩,双手插在裤袋里,说道,“我是真的……”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却瞬间一变,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将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拿了出来,此刻他的手中赫然抓着一张泛黄的纸团,纸团被揉的皱巴巴的。

  刘病已赶紧将纸团打开,就见上面娟秀的写着一行字:十八星图云点月,游龙不潜破天去,小心驼背李。

  娟秀的字迹一看就是出自女子之手,再联想到之前木婉突然扑到自己的身上,显然呼喊是假,想要将这张纸条交给自己才是真,只是她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不成只是为了提防驼背李?

  “这是什么意思?”三娘上前盯着纸团看了老半天,但是依旧得不出任何结论,其实何止是他,就连身为当事人的刘病已都一头雾水,随后又拿起这枚细针看了看。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她知道驼背李要杀她,所以这才用这种方式将纸条交给我,而她自己则死在了驼背李的手中,但是这驼背李究竟为什么要杀她呢?”要知道先前驼背李表现出来的情感无比的真切,哪怕是过了那么久了,刘病已也能够感受到驼背李对木婉的情感。

  所以,驼背李要杀木婉这事情完全说不通。

  听着刘病已将先前在驼背李房间知道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三娘只觉得一阵头疼,揉了揉脑袋无奈的说道,“我说病鸡哥哥,你家太公辈的人的情感纠葛还真复杂啊,不过有些人嘛,做什么事情都只是为了自己,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又能如何。”

  话虽如此,但是刘病已心中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哦对了,你能联系上苍哥吗?那家伙之前给我打电话让我来金鸡镇,但是挂了电话之后就再难联系上他了,甚至手机号也变成了空号。”刘病已想起先前联系自己的苍哥,就又是一阵疑惑。

  苍哥这人做起事来有时候非常神秘,除非他自己愿意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不然的话刘病已等人怕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三娘咧嘴一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苍哥既然让你来却又不见你,自然有他的道理,没准他现在都已经混在了我们身边了,那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而且本事那么大,没什么好担心的,你要担心的话还是担心一下你那小堂弟吧。”

  说起刘病已的小堂弟,三娘就又要吐槽了,说刘病已这一家子都是大人物啊,刘病已和汉宣帝同名,而刘病已的堂弟就更加霸气了,居然叫刘彻,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汉武帝啊。

  “刘病已、刘彻,呵呵,你们刘家的后人倒是真敢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啊。”三娘无语的看着刘病已。

  刘彻之前给刘病已留下了一条古怪的线索,并且从那些神秘人的嘴里似乎可以判定出,他已经在将军墓当中了,只是他去将军墓又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也是为了那件事情?

  一夜无话,三娘离开之后刘病已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最终才悠悠的睡了过去,只是大概到了早上六七点的样子吧,金鸡山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响,那声音之响亮就好像是有惊雷落在了山上似得,震得人耳膜发疼。

  紧接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吓得原本还在昏昏欲睡的人们赶紧跑出了房间,正好看到此刻金鸡山上升腾起了一阵灰蒙蒙的雾气。

  雾气之中更是带着一片朦胧的灰尘,金鸡山原本是一个整体,然而此刻竟然好像有一柄利斧将之劈开了一般,一道巨大的裂纹自山体当中裂开,一直蔓延而下。

  裂纹的蔓延最终停在了旅店附近,金鸡山的变动自然惊动了所有人,几乎是整个镇子的人都跑到了旅店附近,刘病已等人也不例外,看着此刻金鸡山的变化一阵阵的发寒。

  “这是……风水局势被破了?”

  沟壑下面一片漆黑,如同直通地底深渊一般,驼背李队伍当中有人好奇的丢下一根荧光棒,但是等了许久,最终荧光棒的光亮彻底消失在黑暗之中,只是为黑暗的深渊迎来了片刻的光明。

  站在沟壑的旁边还能够感受到一阵阵热气自下而上翻涌出来,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身为《天星风水寻龙术》的传承者,刘病已却知道这股热气便是所谓的风水之力。

  “什么意思?”三娘好奇的询问道。

  “《葬经》有云: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刘病已皱着眉头感受着从下面传上来的一阵阵热气,“这所谓的阴阳之气,所谓的生气就是风水之力,藏乎地中,唯有风水龙脉被破坏,里面的风水之力才会外溢。”

  按照刘病已的意思,金鸡山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造成了风水格局被破坏,这道裂缝的出现便是龙脉被破的体现,并且翻涌上来的热气越多,那么表示曾经这里的那条“龙”越强大。

  热气足足翻滚了一个多小时沟壑当中才算是没有了热气,一时间整个小镇子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尤其是靠近沟壑的小旅店这边,众人甚至都觉得再次回到了那个烈日炎炎的酷暑时节。

  “这特娘的风水之力真强。”之前那个一直在驼背李身边的李牧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这个漆黑的沟壑,骂骂咧咧的说道,“特娘的摔进去的话,不摔死也都被煮熟了啊。”

  刘病已和三娘都沉默了,都想到了木婉死前秘密交给刘病已的那个纸团。

  “游龙不潜破天去”这句话倒是应了此地风水格局的变化,原本的游龙潜水格局消失了,龙脉之力也随之消散,宛若一道巨龙破天而去。

  刘病已心中生疑,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因为木婉的死……造成的?

  “金鸡山有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