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问
三更灯火2016-06-06 18:073,310

  这一变故来的太突然了,刘病已就觉得黑影一闪,紧接着双肩就好像是被钳子夹住了似得。

  别看这猴儿蛊长得皮包骨头,似乎轻轻一撞就会散架,但是其手臂之间却好像蕴含着万钧巨力似得,尤其是它那锋锐的爪子一下子就刺入了刘病已的皮肤,撕拉一声就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啊……”

  强烈的疼痛感折磨的刘病已瞬间失去了战力,伤口处鲜血汩汩而流,只是原本鲜红的血液此刻却是黑色的。

  疼痛是短暂的,从猴儿蛊的攻击到此刻肌肤被破开才短短不到几秒的时间,但是刘病已却感觉到双臂发麻,脑袋更是一阵阵的眩晕,原本极好的视力此刻也变得无比的虚弱,眼前是一片模糊。

  这一刻,死亡的身影是那么的靠近刘病已。

  刘病已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只是他都还没来得及惋惜,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枪响。

  这响声震耳,但是对于刘病已来说却好似来自于遥远的天外,他努力的想要去集中注意力倾听,但是那声音却好似远去的离雁,给他一种飘然天外无法捕捉的无奈感。

  最终扑腾一声,刘病已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之前开枪的是那个一直守护在驼背李身边的李牧,在猴儿蛊攻击刘病已的瞬间他就已经拿出了手枪,只不过驼背李不下命令,这李牧也不敢开枪。

  驼背李脸色阴沉的摇了摇头,在李牧的搀扶之下走到刘病已身边,就见到刘病已的双臂之上各有一道十厘米左右长的伤口,伤口发黑,黑色的血液带着腥臭味道缓缓的从伤口位置流出来。

  感觉中这血液好似陈腐了多时一般,完全没有了新鲜血液的活力。

  “喂,你小子该不会就这么挂了吧?”徐三娘快步走到刘病已身边,看着此刻奄奄一息,整张脸都发黑的刘病已,三娘也没有了以往的玩笑之心。

  “老三的传人?桀桀……那老混蛋要是还活着的话,怕是要被你气死啊,清理一下他的伤口,这点伤还弄不死一个搬山道人。”话是对李牧说的,李牧赶紧从旁人的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些药品,开始蹲在地上给刘病已清理伤口。

  “这猴儿蛊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虽然驼背李说猴儿蛊彻底死了,但是之前的一幕还是给三娘留下了些许的心理阴影,走到猴儿蛊面前的时候显得无比的戒备。

  “这是苗疆那边的邪祟玩意儿,早已经失传多年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个地方见到,这种东西几乎全身上下都是毒,哪怕只是被它破开一点皮肤,都会中毒晕厥,因为本身腐烂的缘故,所以就算用子弹攻击它的身体都是无济于事的,这东西唯一的死穴就是眉心。”

  驼背李抬起自己的拐杖用力的朝着猴儿蛊的眉心杵了一下,那个地方已经被李牧的子弹贯穿了,驼背李的拐杖一下子就没入了早已经干瘪腐败的脑袋里面,拐杖在里面一阵搅动,拿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阵阵的恶臭以及泛黄的液体。

  徐三娘满脸的戒备的看了一眼驼背李的拐杖,“这东西是从那地下出来的,难不成这地底下就连通着古墓吗?而这猴儿蛊便是古墓的机关?若是这样的话,怕是我们这一次不会很太平啊。”

  “猴儿蛊吗?我记得当初并没有见到这东西啊。”驼背李喃喃的说道。

  众人暂时决定在原地休息,虽然李牧及时给刘病已清理了伤口,但是没有个几小时刘病已是不可能从昏迷当中清醒过来的,唯一让三娘放心的是,至少刘病已现在的情况在不断的转好,脸色和伤口也恢复了正常的色泽。

  大概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样子,此处弥散的雾气渐渐消散了,至于刘病已则也在这个时候悠悠的转醒,只不过因为之前受伤中毒的缘故,此刻的他显得无比的虚弱,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兴不起一点力气来,尤其是他的脑袋,更是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快……把我扶起来。”才昏迷了数个小时,但是刘病已的声音却变得无比的沙哑,就如同那破布被撕裂所产生的噪音一般。

  刚一清醒,刘病已甚至都没有好好休息,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徐三娘原本是想要阻止的,但是一来拗不过刘病已,二来也知道刘病已不可能无的放矢的,便快速的将他扶起。

  如今虽然因为磁场紊乱的缘故,刘病已无法用罗盘定位,但是大致上的方向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在找准了西南角之后,便从自己的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鼎炉。

  这鼎炉古色古香,呈一种罕见的暗紫色,若不仔细观察和触摸的话,远远的甚至都会误以为是塑料制品。

  古朴的小鼎,分三足两耳,鼎炉的外壁更是栩栩如生的雕刻着八条紫色神龙,神龙吐珠,每一颗珠子都刻着一个字。

  “受命于天,既得永昌。”徐三娘好奇的凑过去,见到这八个字后不由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哟,我说病鸡哥哥,你这八个字可属于盗窃哦。”

  刘病已白了一眼徐三娘,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三炷紫色香束,这三束香同样呈暗紫色,有着一抹淡淡的清香,闻之让人心神安定,好似一切的烦恼在这香味之下都将化为乌有。

  “嗯?小子你觉得你现在弄这一套还有什么用吗?”见到这一幕,原本一直沉着脸坐在一旁的驼背李低沉着说了一句。

  先前众人在等刘病已醒来的时候,驼背李就安排了一些人去外面探路,此刻那几人正好回来,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在驼背李的耳边说了几句。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总之驼背李听完之后怒火中烧,嘴里连连大骂了几句混蛋。

  刘病已眉头微微蹙起,不过并没有去多说什么,他现在还有自己的要事去做。

  “自古便有鬼吹灯,世人孰知吉凶难测烟自知。”刘病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将那紫色的香束引燃。

  火焰引燃香束的瞬间,一阵紫红色的烟气翻腾而起,恍惚间似有三条小龙在其中腾舞,扶摇直上,欲与天公试比高。

  这三条宛若腾龙般的烟气相互交织,最终演化成一条大龙,只是就当它扶摇离去之际,烟气大龙却好像是受到了一次冲击似得,龙躯震颤,紧接着就化成了虚无。

  从有到无,只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

  “这……吓死三娘宝宝了,病鸡哥哥你居然还会变魔术啊?”徐三娘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后指了指那个小鼎炉。

  其实也不怪徐三娘如此惊讶,当初刘病已在圣殿旧址的时候并没有使用这种手段,此刻见到,自然惊奇。

  何止是三娘啊,队伍当中除了少部分人之外都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刘病已。

  鼎炉当中原本筷子般长短的紫色香束在这短短片刻时间竟然消耗殆尽了,众人先前分明看到,在烟气大龙被压制的时候,三炷紫色香束竟然快速的消耗了起来,这种感觉非常怪异,就好像旁边多出了一个人在不断的对香束吹气,加速消耗。

  只是这个地方除了他们几人之外,又哪里还有别人?

  “这香名为天问,向天之问,卜吉卦凶,其实和摸金校尉的鬼吹灯有点相似。”一直侍奉在驼背李旁边的李牧这个时候突然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男子,从刘病已见到他开始,他一直都显得非常沉默,就好像哑巴一样,他在这队伍里面唯一做的事情,便是对驼背李唯命是从,跟个提线木偶似得。

  李牧的突然出现和回答,让刘病已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这人身上始终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刻的李牧,刘病已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似乎这人什么地方见过。

  “我回答的对吗?”难得的,李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和他那冷冰冰的声音却一点都不相符合。

  刘病已点头,其实现在也有不少所谓的搬山道人,但是那些却都已经不属于正统搬山,在太公离去之后,四象门当中就缺少搬山这一门,大概在十年前,其余三门才再次决定重开搬山一门。

  但是如今搬山一门的一些手段却都只是太公留下来的一些手段,至于天问之香,对于四象门来说则算是彻底失传了,长久以来,除非老一辈人或者了解古事之人,几乎都不知道搬山一脉还有天问香束这一说法。

  “烟气扶摇若小龙,此去万里皆太平,烟气靡靡速消散,切记误惹凶煞地。”刘病已皱着眉头说道,“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从之前的香相来看,此去必然凶险莫测,若是进入了古墓,尤其不可接近东北角落。”

  刘病已指了指鼎炉下方的烟灰,绝大多数的烟灰都堆积在东北角落。

  “这……迷信吧?”不少人虽然被刘病已之前的所作所为给吓到了,但是内心深处却始终不肯去接受,因为他们怕一旦接受这个观点,到时候连继续前进的勇气都没有了。

  刘病已并没有去理会这些人的自欺欺人,而是虚弱着身体走到李牧面前,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山里……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