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蝼蛄
三更灯火2016-06-06 11:423,222

  两人进入了通道,里面的黑暗立马就被探照灯驱散,刘病已看到这是一条从山腹当中被开凿出来的通道,比之外面那条大道要小上许多,这里的岩壁四周有着明显被开凿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刘病已原先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变得更加的强烈了。

  刘病已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他和徐三娘进入这条通道也有个三四分钟了,此刻刘病已朝着身后看去,身后是黑漆漆的一片。

  “该死的,那群胆小鬼居然还没有跟进来。”徐三娘骂骂咧咧的喊着,这个时候刘病已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好奇的走到了岩壁旁边,用手轻轻的按在了岩壁上。

  手掌轻轻一按,竟宛若刀削一般直接就没入了岩壁当中。

  刘病已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在手掌没入岩壁的一瞬间,他感觉整只手都像是伸进了一种冰凉的粘液当中,粘液中有不少软体的小颗粒,顿时间就令刘病已鸡皮疙瘩直竖,赶紧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靠,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刘病已满脸恶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在矿灯的照射之下,他的手上满是乳白色的粘液,粘液当中还带着不少类似于虫卵的白色颗粒。

  刘病已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黏黏滑滑的东西了,赶紧将手擦干净,满脸嫌弃的说道,“快走快走,这地方有这么多虫卵,鬼知道是什么机关呢。”

  然而,他的话才刚说完,就听到四周的岩壁上面竟然传出了一阵阵“飒飒”的响动,原本铺在岩壁上的泥土纷纷从岩壁上掉落。

  事出反常必有妖,刘病已和徐三娘顿时高度警惕了起来。

  “啪嗒……”

  一道轻微的声响吸引了两人的注意,他们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刘病已发现有一只灰褐色的虫子从岩壁上翻落了下来,虫子落在地上,在地上一阵打转,这虫子大概有拇指般大小吧,灰褐色的背部还长着一对薄翼。

  没过多久,虫子就颤抖了一下背部的翅膀,“嗡嗡”的从地上飞了起来,朝着刘病已手中的光源飞去。

  虫子宛若飞蛾扑火一般,只不过它还没来得及接近光源,就被徐三娘一掌给拍死了。

  徐三娘好奇的蹲在地上将虫子捡了起来,瞅了一眼后兴趣乏乏的说道,“没劲,我还以为是什么鬼东西呢,居然是田小狗。”说完,徐三娘直接将这虫子丢在地上踩了几脚。

  田小狗是江浙一带的说法,学名是蝼蛄,别名是拉拉蛄、地拉蛄或者土狗子,这是一种长年生活在地下的昆虫,也是松土翻土的能手。

  “不过说起来这家伙的个头倒是蛮大的,走吧,虚惊一场,姐姐我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鬼怪呢。”徐三娘拍了拍胸脯,眉眼一瞪,随后扭动着灵巧的小腰快步向前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却发现刘病已并没有跟上来。

  “喂,你怎么……”

  刘病已一直谨慎的注视着四周,徐三娘刚要询问,刘病已赶紧做了一个禁音的手势,这个时候四周像是下起了小雨似得,竟然传出了一连串“啪嗒”的声响,刘病已看的清楚,四周的岩壁上竟然满是先前那种灰褐色的蝼蛄。

  蝼蛄密密麻麻的从岩壁上往下掉落,刘病已大致估计了一下,光是此刻出现的蝼蛄就不下数百了。

  “靠,快关灯。”

  刘病已的话刚喊出,原本奄奄一息的落在地上的蝼蛄就“嗡嗡”的飞了起来,在探照灯的光芒照射下,刘病已他们的四周就像是刮起了一阵灰色的龙卷风似得,又好似是灰色的浪潮,浪卷一般朝着两人冲来,想要将他们淹没。

  蝼蛄的口器锋利,如果光是被一只蝼蛄咬一下可能也就觉得有点刺疼吧,但是现在有着数百只蝼蛄啊,要是都扑到两人的身上的话,刘病已和徐三娘怕是会直接被咬的只剩下骨头了。

  更何况这种东西明显像是被人豢养的啊,和一般的蝼蛄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点区别的,若是有毒的话,那……

  “快跑。”

  两人发了疯似得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然而还没跑几步,就见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明晃晃的灯光,灯光之中,是一群行色匆匆的汉子,尤其是其中一人,奔跑间身上还背着一个老头。

  刘病已和徐三娘惊恐的看到这群人的身后竟然是一片黑压压的阴影,蝼蛄震颤翅膀的声音就好像是催命的咒语一般,听得人心悸不已。

  “啊……”

  就这么一停顿,刘病已的身上就已经被密密的一层蝼蛄给包裹了,看上去就好像是穿上了一层灰褐色的外衣似得,这些蝼蛄锋锐的口器不断咬在身上,宛若饥饿的野兽要将到手的美食吃光。

  强烈的疼痛感让刘病已双腿一软,一个劲的在地上打滚,虽然有不少的虫子被他的身子碾死了,但是却又有更多的虫子海量涌来。

  “都卧倒闭眼。”

  李牧大喝了一声,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赶紧掏出了发射枪,照明弹带着灼热的气息以及刺目的光辉瞬间被射了出去。

  纵然是闭着双眸,但是在照明弹发射的瞬间,刘病已依旧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像被点亮了一般,照明弹带着高温,宛若横行无忌的巨人似得从众人身上碾压过,刘病已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阵灼烧,似乎整个后背都要被烧熟了。

  这一刻,刘病已似乎产生了幻觉,冥冥之中自己又来到了那个梦境当中,眼前是熊熊的烈火,烈火当中有着一个个的怨灵在嘶吼咆哮,责怪他为何要害死他们。

  幻觉只存在于那么几秒的功夫,很快便又消失了。

  原本充满烦人的嗡鸣声的世界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在照明弹灼热的气息之下,宛若密云一般的虫子都被烧死了,虫子的尸体落了一地,厚厚地铺在地上,而刘病已等人的身体则全部被这些虫子的尸体掩埋。

  照明弹的光亮渐渐熄灭了,然而之前的亮度实在是太刺眼了,哪怕是闭着双眸都无法将之忽视,此时此刻,刘病已感觉双眼发疼欲裂,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光晕。

  更要命的还是他的后背,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感受到灼烧后的疼痛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刘病已感觉自己的后背完全就像是一块被烧熟的肉,此刻他甚至一点知觉都没有,后背彻底与自己“失联”了。

  失去知觉的后果便是直接导致他的脊背无法发力,整个人都只能够僵直的躺在地上。

  “喂,还有活人吗?”

  正当这个时候,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刘病已的身边传了出来,声音是三娘发出来的,刘病已赶紧回答,“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刘病已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其实不只是刘病已,就是被虫子尸体掩埋的三娘此刻同样后背毫无知觉,不过他倒是乐观,听到刘病已的描述之后还能开玩笑。

  “幸好幸好,病……病鸡哥哥,你说你之前扑倒的时候要是正面朝上,那这……这让三娘心动的小脸蛋和咱们下半辈子的性福可就都葬……葬送了啊……”徐三娘还想要再说什么,只不过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说到这里也就只剩下一连串的喘息声了。

  知道这家伙还有闲工夫耍嘴皮子,刘病已也就暂时的放心了,此时此刻,刘病已心中不免有些怀念苍哥了,如果苍哥现在在这里的话,以苍哥绝顶的医术,完全可以解决他现在的病况。

  “你说咱们会不会这辈子都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一想到会有这个可能,刘病已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这个时候安静的空间当中再度传来一道声响,“放心,最多半个小时之内,我们后背的知觉就会慢慢恢复的。”

  说话的是李牧,虽然他的话语非常简洁也没有说明理由,但是听到这话后不知道为什么,刘病已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心中更是莫名的升起了一丝希望,连刘病已自己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

  也正如李牧所说的,一些身体素质较好的人此刻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只不过麻木的感觉褪去之后,紧接着而来的便是一股子能折磨的人精神崩溃的疼痛感。

  顿时间,本是安静无比的通道里面此起彼伏的传出了一阵阵的嘶吼声,几分钟之后刘病已也加入到了嘶吼的行列当中。

  这种感觉非常的折磨人,好似自己的后背被人不断用刀子在桶,疼痛当中甚至还带着之前早已经消散的灼热感。

  疼痛不多不少,属于人的精神所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还无法达到昏迷的程度,但是此时此刻,刘病已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疼晕过去啊。

  李牧恢复之后,便从自己的背包里面取出一个百宝袋,里面有一些应急药物,开始给众人涂抹疗伤,说起来这药物倒也神奇,刚一接触到后背,刘病已就感觉到一阵清凉,甚至那股子疼痛感都被削弱了不少。

  “之前你们动了什么机关了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么多的蝼蛄?”李牧疑惑地询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墓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