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应该属于江湖
流沙2020-02-08 12:292,320

  带到站在二楼的扶手上,冷辰儿往下望去,所有人都像是被缩小了一号一样,仰着头看着他们俩,冷辰儿又将目光头回到这张冷冰冰的脸上,想起自己对他做的事情,有点不太好意思,就关心的问了一嘴,‘你,还好吧。’

  清渊斜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但她总觉得,比说了还难受,那眼神,委屈的呦,冷辰儿差点没从二楼跳下去,她事干了多么让人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敢再看他的表情,冷辰儿欢欢的低下头,还是看底下的这群蚂蚁比较舒心,哼!想抓他们还抓不着,揪不揪心,难不难受!

  “楼上何人!”

  刷刷刷,楼下混乱的战场,瞬间又变得泾渭分明起来,江湖人士在里,金吾卫在外。他们手中的长刀,整齐划一的指着楼上的他们两个,可冷辰儿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

  相比金吾卫的不善,江湖人士倒是随意多了,拿扇子的秀才,往凳子上一座,端起酒碗闷了,“哎呦,好累呦,我的腰我的手,哼哼!”他难受的哼唧着。

  “吃吃吃!别管这些狗腿子!”大汉坐在书生身边,还招呼其他站着的人坐下喝酒吃肉,“楼上的二位兄弟,有没有兴趣,下来同饮一杯啊!”

  冷辰儿内心本来已经灭了的小火苗,噌的就燃烧起来了,她就说,她应该属于江湖,她太喜欢这群江湖人士不拘小节的特性了!

  “诶诶诶,送我下去嘿!”

  清渊神情一冷,“你说什么?”

  奇怪,怎么这么冷?冷辰儿默默往他怀里缩了缩,“没说啥,我说我饿了……”

  清渊紧了紧揽着她的手,“等着!”

  陡然身体腾空而起,她又飞了起来,她听到了衣衫在空中飞舞发出的烈烈生,听到了他平稳的喘息,她才发现,她似乎还没有好好的了解故做这个男人,除了知道他叫什么, 是江湖人士,长得帅的不要脸之外,别的一无所知。

  他脚尖点在地面,两人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冷辰儿才回过神,“走吧。”

  他揽着冷辰儿往里面走去,“干,干啥?”她刚才,想什么来着?

  “不是你说饿了么?”清渊停下脚步。

  冷辰儿一拍脑子,靠之,差点把自己给玩死,“对对对我饿了,我饿了!”为了表示她真的饿了,她还快走了两步,可是一步都没迈过去,腰间一紧,人就已经又回到了那个怀抱里。

  “……”咋地,这是抱上瘾了?“我知道我腰挺细的,你能不能轻点!”要特么折了。

  清渊不光不放松,反而又紧了紧,“跟紧我。”

  冷辰儿看着身后杀气冲天的金吾卫,默默地认了怂……跟着就跟着被。

  “来来来,两位兄弟,这里做!”大喊张罗着让人给冷辰儿和清渊腾了地方,只有拿扇子的书生没有动弹。

  冷辰儿不等坐下,就端起酒碗,“来来来,认识这么多江湖豪杰,本公子甚是高兴,敬各位一杯!”

  “哈哈哈!”大汉发出爽朗的笑声,“我就知道,小兄弟是洒脱之人,过人不错啊!”

  “洒家也敬二位一杯,江湖路,碰上就是缘,干!”

  书生文雅的端着酒杯,眼神一眼一眼的往冷辰儿身上瞟,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看到清渊那将高的眼神,书生慢悠悠的低下头喝酒。

  这边气氛热火朝天,金吾卫那边已经跌下了冰点,“放肆!”

  金吾卫队长大喝一声,凌空而起,手中长刀直指冷辰儿!

  “谁敢!”自称洒家的光头和尚,横起手中的长棍,一把拉开冷辰儿拦住了这一刀。

  混战就这样又开始了,清渊将冷辰儿藏在柱子后头,嘱咐到,“我不来找你,不要出来!”

  冷辰儿乖巧的点头,“放心吧,我肯定不去托你们后退!”

  “……”清渊微微叹息,这该死的丫头。

  他一转身,抽出佩剑,加入了战圈,冷辰儿躲在柱子后头,听着外头的喊杀声,越听越兴奋,忍不住探头往外看,那一袭黑衣,简直让人无法忽视,他游龙一般游走在人群中,剑出剑收总会带着敌人的鲜血。

  飞扬的青丝贴在他脸上,给他俊朗的脸增添了几分狂野。

  铮!突然,金吾卫队长冲了过来,两人一个照面,刀剑相撞,火花迸发在空中,冷辰儿的心陡然一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抽抽的难受。

  “阁下到底是何人!”

  清渊一个发力,金吾卫队长急速后退,只留下一句莫名的话语。

  长剑横在清渊身侧,他冰冷的眼眸无波的落在金吾卫队长身上,“江湖人士,不足为道也。”

  金吾卫队长直起身,一双鹰隼一样的眸子,仿佛要把清渊看透一样,可是这个男人,他真的看不透,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号人,不管是长相还是伸手,都不次于金吾卫任何一个队长,甚至,他隐约觉得,这小子的伸手,搞不好跟他们金吾卫统领有的一拼,这样一个人的出现,对他们金吾卫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随着金吾卫队长的沉默,金吾卫们缓缓退出战圈,全都站到了队长身边,而江湖人士也站到了清渊身边,隔着一道门,两辆对峙。

  清渊无波的声音悠然的响起,“朝廷与江湖,盖无纷争,此乃武林盟主与皇上钦定之规矩,今日金吾卫于此闹事,可是要将平衡打破?”

  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金吾卫主再不罢休也不行,他们虽然是皇上手中的一把刀,但是,君心难测,刀,也是可以融了重炼的。

  他死死的看着清渊,将它每一个眼角眉梢都映刻在心里,一挥手,“撤!”

  看到金吾卫们终于走了,江湖人士在后头不厚道的笑了,“狗崽子们,夹紧你们的狗尾巴!”

  书生摇着扇子,“真是无趣,还是喝酒吃肉去吧。”

  “来来来!兄弟!今日咱们可要不醉不归,小二!小二!”连续好了好几声,柜台的后边,肖二和掌柜的才颤颤巍巍的伸出头,看到金吾卫已经走了,他们才长湖了一口气,小二忍着虚软的双腿,来到桌边,“各位爷有什么吩咐?”

  “上酒上肉!有多少来多少!”

  “好好好,马上就来!”

  清渊还没走到柱子后边,就看到冷辰儿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他,顿时心软成一片,浑身的杀意尽数收敛,等他到了冷辰儿跟前,只剩下满身的清风,徐徐扑面。

继续阅读:本书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