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府轶事
流沙2018-08-20 18:173,003

  “李老爷安…小侄有礼了,祝您万古流芳。早死早超生!

  李老爷果然没文化,听了以后哈哈大笑。

  但是辰墨渊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笑得越发莫名。

  “好好好,贤侄快请起…辰贤侄带着另弟先进府吧。”李老爷对于冷辰儿的突然变脸,没有显示出一分不适,冷辰儿暗道,果然是成了精的老狐狸。

  辰墨渊也还是那副如沐春风的表情,领着冷辰儿,由李老爷引着,进了府门。

  古诗有言,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古人诚不欺我,她想扬州的美,起码有一赖半,是赖于扬州的园林。

  扬州,这是一个四商交汇,交通畅达的城市,这里有来自南北的园林匠师,他们的技术在这里融汇交织,使扬州园林,既具有皇家园林的大气恢宏,辉煌壮丽,又有大量江南园林中的雅致朴素,叠石理水,从而自成风格。

  如今,她终于有幸见识到了真正的扬州园林,记得,她在初到辰府的时候,就被辰府的金碧辉煌给惊了,那跟她脑海里的扬州园林背道而驰,到有点像王孙贵族的府邸,今日见了李府,她才终于知道,她没理解错,只是辰府不可以常理视之。

  走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只觉得眼睛张少了,应该在脑后面再张一双眼睛。

  辰墨渊知道冷辰儿在他背后东张西望,很兴奋的样子,她最初进辰府也没这么兴奋啊,他不禁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这里究竟那里比辰府好了,花花草草,假山小桥,流水凉亭,辰府也都有啊,这女人,真没眼光。

  前方,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少女相携而来,辰墨渊故意放慢脚步,等冷辰儿走到她身边,他凑过去,趴在他耳边问。

  “前面那两个女的,都是谁…”

  冷辰儿望去,中年妇女头戴簪花,微胖,穿的花红柳绿的,她身边的女子,倒是还好,年纪很轻,跟她差不多,着一身粉衣,清施脂粉。

  冷辰儿努力回忆着她背过的那些东西,脑海中略过一票形容词,可问题是,每个形容词最后组合在一起,都变成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现在就算真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她也觉得,书里的那些形容词全部可以用在来人身上,全都是那人,呜呜,她有脸盲症啊…她这根本就对不上号啊,太难为人了,太难了!

  她苦着脸去看辰墨渊,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辰墨渊了然,他挑起唇角,目光暧昧的从冷辰儿胸前路过,留下一头飞扬的青丝,留下冷辰儿独自立在那里凌乱。

  “李夫人。”辰墨渊停在中年妇人面前,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旁边的年轻小姐偷偷的看辰墨渊,脸上飞上两朵红霞,不好意思的躲在了李夫人身后。

  冷辰儿扭头的时候,就看到她在李夫人身后探头探脑的样子,又看看立在那里潋滟光彩的男子,果然是孔雀,又开屏勾引人了。

  她忍不住替那位小姐拘了一把同情的泪水,这厮是个断袖啊。

  “呦,这不是辰少爷么,几日不见,越发昭如月华了,这可要把咱们扬州城的小姐们,都勾掉魂了,呵呵。”她拿着手帕捂着嘴,还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女子,又看看辰墨渊,越看越满意啊。

  辰墨渊笑而不语,侧开身,让出路来。

  “夫人请…”

  李夫人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话还么说完,就不理人了。

  她有些生气,想她李夫人,哪个见了不巴结巴结,他可到好,哼,她还不爱看他这故作清高淡然的模样呢,走就走。

  她身后的女子还不想离开,被她拉着,不情不愿的走了。

  冷辰儿正津津有味的看戏呢,谁知得了这么个结果,顿觉扫兴,心想辰墨渊这厮,真是好不识趣,人家小姐都情意绵绵的了,他还装没看见,我呸,装什么纯情小狗。

  “站在哪里做什么,后头有的是看戏的机会。”辰墨渊现在已经摸准了冷辰儿的脉路了。

  听他这么说,冷辰儿总算又提起了兴头,跟了上去。

  一路上,碰到不少人,每次辰墨渊都要考考她,她多数都在蒙,也不知道蒙对了蒙错了,总之,看到辰墨渊颇具意味的眼神,她就止不住为自己的小笼包担心,不对,是肉包子。

  跌跌撞撞,叽里咕噜,总算到了后花园,冷辰儿刚以为可以松懈了,却看见满园子的人,哭了…不会还要考吧,救命啊。

  她咬着嘴唇看着辰墨渊,拜托拜托,别再问了,她还想多活几年,不想死的那么快呀。

  辰墨渊没理他,自得的迈进人群

  他一进入园子,各处人堆都动了起来,好多人聚向他,冷辰儿被越挤越远,越远她越高兴,终于可以远离这该死的黄鼠狼了。

  人群中,辰墨渊看着冷辰儿越来越远的身影,和她越发兴奋的神色,微微眯了眯眼。

  “冷辰,到这里来…”

  人群听到他这话,都顺着目光,回头望去,还自觉的分开了一条路。

  人群外,冷辰儿就这样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辰墨渊顺着人群,朝着冷辰儿走去,面上带着和煦的笑,他抓着冷辰儿的胳膊,把她拉倒身侧并排而立。

  “这是我堂弟,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哎呦,令弟真是仪表堂堂哦…”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说的,这话一听就是在拍马屁,不过靠在他还算诚实的份上,算了吧。

  “关照不敢当,以后堂弟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话。”这是另一个年纪不大的男人说的,可这堂弟叫的这么顺溜,自来熟也不是这样的好吧。

  众人七嘴八舌,又是夸又是打包票的,听得冷辰儿头晕,她觉得自己的脸都笑僵了。

  我让你们打包票,等以后真找上你们,可别不承认啊。

  一群人聚在一起,谈论的都是生意啊官场啊,她什么都不懂,听得直犯困,脑袋点啊点,好想有张床啊。

  辰墨渊坐在她身边,不时跟别人谈话,眼角余光见她昏昏欲睡的样子,脸柔和了许多,不过别人一说话,他又变成淡漠疏离的样子。

  不多时,李老爷带着李夫人回来了,那个小姐还是跟在李夫人身后。

  酒席上桌,冷辰儿终于精神了一些,有吃的,她就有兴趣,她眼冒绿光,直盯着面前精致的糕点,至于别的旁人说了什么,跟她有个毛线球关系。

  “感谢大家给老夫薄面,这次找大家来,不光是因为借此机会联络联络感情,更是因为,最近扬州不太平。”李老爷坐在主位上,语重心长。

  “是啊是啊,李老,可知这是为何,以往,朝廷可不太插手扬州的商市啊…”

  “是啊,最近的生意差了很多。”

  众人七嘴八舌,冷辰儿想不听,也不行,那话长了翅膀,噗嗒噗嗒往耳朵里飞,她也听明白了个七七八八,朝廷插手,可不是就是要收拾这群脑满肠肥的商人了么。

  “老夫问过杜知府,但他也三缄其口,只说,是上头的意思。”李老爷摇摇头“我猜,估计是圣上有意整顿扬州官场和商场了。”

  “这可怎么办呀…”

  “哎呀,这咱们以后的生意可就更难做了!”

  “是呀…”

  冷辰儿看着他们叽叽喳喳着急上火的模样,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群当官的就欠收拾,跟官员勾结的商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她突然想到,跟皇家勾结最深的,不就坐在她身边么?但一想,人家背景多大啊,在辰家面前,这些人都是小虾米啊,切,这辰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帮助皇权搜刮老百姓。

  偏在这时,李老爷话头一拐“不知,辰世侄可有什么内部消息。”

  辰墨渊放下手中酒杯,抬头看着李老爷。

  “没有…”

  他这话,说的坚定,不容置疑,李老爷一怔,却又恍然,觉得本该如此,便不再理他,与别人谈论去了。

  众人这个三言,那个两语,没说出个所以然,便就淡了下去。

  “辰世侄,已到了议亲的年龄了,不知可相好了哪家姑娘。”

  冷辰儿听了李老爷这话,暗暗拍手叫好,李老爷,你真是太上道了,她就爱听这八卦,快问快问,她特别好奇,这只花孔雀会看上什么样的女子。

  那个女子那么倒霉,被他看上,哎,不对诶,她好像,忘了点什么,忘了什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