唧唧复鸡叽
流沙2018-08-20 18:172,646

  我靠,她忘了,这厮是个断袖呀的断袖,哎呦喂,可怜的姑娘们喂,谁也别看上他呦…

  “是啊是啊辰少爷,你可是咱们扬州城最杰出的青年了,想必,所中意的女子必是人中之凤啊…”

  “是啊,说起来,我家女儿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了,我家女儿不敢说天姿国色,那也是顶顶的好…”

  “拉倒吧,老梁,你家那女儿还不如我家丫头…”

  “老周,你给我说,我家丫头怎么就不如你家丫头了”

  “好了好了,老梁老周,说这些做什么…辰少爷,上次你与小女一起游湖可还愉快…”

  “老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辰儿看着他们推销自己的女儿,脸都乐开了花,这戏她爱看,太好看了哈哈,再看看她们个家的女儿,一个个脸色通红,还不忘神情脉脉的偷看辰墨渊,各家的夫人,还跟看女婿似的,打量起辰墨渊,有人还不时露出非常满意的模样,这群人,真是太上道了,继续继续,别停别停,哈哈。

  “很高兴?”辰墨渊端着酒杯,把冷辰儿所有的情绪收拢进眼里。

  “嗯,太高兴了,这群人太会玩了…”

  她扭头就看到辰墨渊暗潮涌动的黑眸,顿时噤声,完了,乐极生悲了。

  “辰世侄可真抢手,借此机会,看看可有中意的姑娘家,李某托大,为你说合一番。”

  一时,各家姑娘都紧张的,整理仪容,收拾仪表,充满渴望和希冀的望着辰墨渊。

  辰墨渊环视了一圈在场所有小姐,就在大家都激动的等着他的答案时,他冷漠的声音响起,“渊,说了不算。”

  这话一出,所有的小姐和夫人都失望了,要知道,辰家不光是扬州第一首富,更是跟皇家渊源颇深,一旦跟辰家挂上关系,就意味着,跟皇家攀上关系了,以后做生意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可他这话,他说他做不了住,也对,他的婚事,怎么也得辰老爷辰夫人说了算,看来改天得拜访拜访辰府了。

  辰墨渊都成精了,怎的会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此事,恐怕家父说了也不算了…”这话,可就让一众人没了头脑,这婚事,向来父母之命,怎的却说这辰老爷也做不得住。

  倒是主位上的李老爷,猜出了一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举起酒杯。

  “那就恭喜侄儿了先…”

  在场众人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辰墨渊也不解释,端起酒杯,干了。

  “小侄府中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放下酒杯,辰墨渊这话说的不客气,可他的行为就更不客气了。

  话落,人也离席了,冷辰儿不防被他一扯,差点没摔在桌上,还碰倒了凳子,她觉得好尴尬,刚想把凳子扶起来,却又被辰墨渊拉着,离开了。

  一路上,冷辰儿跌跌撞撞的,辰墨渊却跟没看见似的,拉着她急行,冷辰儿几次想甩开他,却好几次差点没把自己甩出去。

  李府门口,辰府的马车已经等在哪里了。

  辰墨渊抓着冷辰儿得腰带,一抬手,把她丢进了马车里。

  咣当一声,冷辰儿摔得七荤八素,怒火上头,顿时理智全无。

  辰墨渊刚一进马车,冷辰儿飞身扑了上去,把他压在身下,揪着他的衣领。

  “你丫的,说,你几个意思,你当老子好惹是不是!”她撸起胳膊,抬手就照他脸上打。

  辰墨渊眼神一黯,头一偏,冷辰儿这一拳头,落在了车板上,疼的她一咧嘴。

  趁这功夫,辰墨渊腰一扭,两人掉了个个儿,换冷辰儿被压在了身下。

  瞬间,她所有的怒火化做了羞恼。

  “你丫给我滚下来…”她扭着腰,试图拜托辰墨渊的压制。

  “还想打我?”他低下头,长长的墨发,垂拢在冷辰儿脸边,“你今天,挺高兴啊…”

  冷辰儿急于拜托此时尴尬的处境,挣扎的越发厉害,奈何,武功不如人,体力不如人,没折腾几下,脸色酡红,呼吸粗喘。

  辰墨渊眼神越发深邃,一双眼流连在她脸上,白皙的脖颈,微微起伏的胸口…

  他突然翻身坐到一旁,不再看她。

  冷辰儿一骨碌爬起来,躲到马车的最角落里,平复心情,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让她恐慌极了。

  她羞她恍,最后都化作了恼怒,她闭着眼,努力克制躁动的情绪,冷静,冷静,车厢太小,施展不开最后还是她吃亏,女子报仇几十年都不晚,别急,别急,冷辰儿,你可以的。

  辰墨渊靠在一旁,看着她不服气,却又不敢作为的样子,心情好极了。

  马车刚一停下,冷辰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直往里跑。

  辰墨渊你这头蠢猪,死猪,大尾巴狼,黄鼠狼。

  “辰墨渊你大爷的…”

  辰墨渊脚刚着地,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惊天怒吼。

  又是这句,一点创意都没有。

  “我没有大爷…”他高声回话。

  “你二大爷的…”

  “我没有二大爷…”他无奈的摇头。神色间还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

  “你这只大尾巴黄鼠狼…”

  黄鼠狼?辰墨渊心想总算换了一句,不然他还不知道要跟她解释多久,他有几个大爷的问题。

  “你是鸡么?”他话一落,凝神等着冷辰儿回话。

  你是鸡么?你是鸡么?你是鸡么?一群鸡在冷辰儿的脑海里闹翻了,鸡毛满天飞,鸡鸣遍地响,她脑子里,疯狂的咆哮着这几个字,这鸡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妓女呀…妈蛋,姐能忍,鸡也忍不了了。

  “你才是鸡…你全家…”都是鸡,她真的很想把那几个字大声的吼出来,吼他一脸吐沫星子,但还好,理智回笼,她没说出那几个字,不然就惨了,人在屋檐下,不低头会被打的低头,况且,除了辰墨渊,辰伯父和伯母对她还是不错的,做人要有良心。

  辰墨渊在听到他戛然而止的话时,已经知道后面那几个她没说出口的字是什么了。

  到还是识时务,没说出口,可没说跟说了也没差了,是个人都知道后面那句话是什么,冷辰儿,你真是作死啊,可他怎么就这么高兴呢,哎呀,心情太好了。

  他优雅的迈进大门,嘴上翘着温和如春的笑意,悠悠然走了。

  冷辰儿哭丧着脸,辰墨渊你丫坑我,你丫就知道坑我。

  惹不起躲得起。

  冷辰儿踩着风速回到了雨澜轩,拎着水壶狂放的对着壶嘴牛饮,看着寂静的屋子,安静的小院,顿觉无聊。

  坐在凳子上,看着窗外天色尚早,她又没什么事。

  对了好几天没去赵前他们那,上次还有好多事没说没办,正好趁这机会去看看。

  说走就走,凳子还没热,冷辰儿已经又出门去了,还是那个小后门,她大咧咧的钻了出去。

  路过药房,买了点药,对自己的手下,要上心,小五吃了些药,会对她更加衷心的,以后就会对她死心塌地啦哈哈。

  沿着记忆,她来到了那扇小破门。

  “小五,我来啦…”离老远,冷辰儿就开始吆喝,等她跨入内室,却发现屋内气氛有些凝重,一群人都围在炕边。

  “这是怎么了…”他把药往炕上一扔。

  “老大,你可来了…”小六哭丧着脸,让出一个地方。

  炕上除了小五,还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冷辰儿眉头一皱。

  “这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