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蒙蒙下扬州(大改)
流沙2018-08-25 11:123,868

  天庆历,235年扬州城最繁华的一条街上,有一高宅大院,住的乃是扬州首富,辰家,话说这辰家老祖,与太祖皇帝乃是八拜之交,在太祖皇帝打天下的时候,凭借自己经商的天赋,提供了无数的财富,帮助太祖皇帝笼络了军心民意,但不知何故,太祖皇帝建国之时,这辰家老祖,却辞别太祖,来到这扬州成落地生根,传说,辰家老祖离京之时,太祖皇帝赐下一面免死金书和一纸圣旨,言明辰家享齐天之福,天庆不灭,辰家不倒,圣旨一出,天下哗然,辰家的炙手可热一时无两,至于那免死金书,却是只闻其事不见其物。

  几百年间,辰家先后出了数位经商天才,生意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五月的扬州,蒙蒙细雨微风飘,怕这时的扬州恐怕是一见难敛心中无限轻丝,再见难离烦恼成空愁成梦了,这样的扬州总会叫人心中荡漾,掩映在朦胧小雨中的园里小筑,初初透着宁静,悠然,叮叮咚咚的雨滴,敲打着小调,合着行人小贩的叫卖声,成一曲不可言喻的美好。

  这一日,天还未大亮,扬州城门口一个衣着工整的小乞丐背着个黑包袱,现在城门口,抬头仰望城楼上那硕大的两个字“扬州”,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若非家中突遭变故,冷辰儿还不知道,这被爹爹念叨了几千遍的扬州城,竟然比他爹说的还繁华几百倍,光看这比她高出去不知几头的城门,就知道了,果然是好地方啊。

  她舔了舔嘴唇,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自言自语着,“我说爹,你老说我没文化,看来你也没好到哪去,这扬州可不光是繁华,你说你也是得,好歹是个榜眼,竟然在那破地方当了一辈子知州。”

  “你还老说我长偏了,我要是生在这扬州,那我也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说着,她叹了口气,看了看怀里的包裹,“我虽然答应你来这里,可没答应你别的……真想听你再骂我一句不孝女……”

  她拢了拢包袱,迈步往城门走去,城门前排着一大队人,井然有序的往里去,冷辰儿眼尖的看到每一个进城的人都往看守城门的兵卒手里放了什么东西。

  这玩意她明白啊,这特么的是收费呢,他爹以前当知州的时候,曾经有过命令,百姓进城出城不准收费,还有人背着他干,后来被她爹抓住,给处置了。

  没想到,这扬州城不光繁华,这老百姓也有钱啊!这钱可就是打水漂了,他们就不心疼?

  很快,就轮到冷辰儿了,她本来是投奔她爹的兄弟的,从北方一路走来,她已经山穷水尽了,后来走了一会,终于看到了扬州城的城门,要是在不到地方,她都打算打道回府来着。

  可现在问题来了,他没钱,怎么进去啊……

  眼看就要到自己了, 突然她耳尖的听到一个城守跟另一个城守低声交谈,她眼珠一转,有了办法。

  “走吧走吧!”冷辰儿前面的人递了钱去,很透溜的就放进去了。

  “你,干啥的!”城守拦住冷辰儿,一只手半伸不伸的,意思很明显。

  突然冷辰儿扑了过去,“哎呀,王八哥,好久没见你了,最近挺好的!”

  被她派了两巴掌的王霸都蒙蔽了,他下意识地点点头,“挺好的,你……”

  “嫂子呢?挺好的,好久没见你们了,没把我忘了吧!”冷辰儿一拳垂在他胸口,任谁看了,都觉得两个人是很熟悉的朋友,就连王霸自己都有这种错觉。

  “这样,等你交班之后,老弟去家里看你,带上两壶好酒,咱俩不醉不归,我先回去送东西啊!”冷辰儿说完,趁着王霸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开溜。

  王霸看着冷辰儿,怎么都想不到,他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人,“不好,遇见骗子了,小兔崽子,站住!”

  冷辰儿回头一看,“我曹!我跑!”她撒开脚,一顿狂撩,后头王霸带着人猛追,扬州城的大街上,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很多人都停下脚步看热闹,酒楼上的人也好奇的探出脑袋。

  “我曹,这怎么还追啊,还好老娘体力好,我跑!”她加快速度,也不管哪是哪,看见路就跑,得亏这扬州城大,不然分分钟就得被逮着。

  “站住!”王霸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个兔崽子,怎么越跑越快啊,来人啊,抓小偷啊!”他也不傻,很快就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冷辰儿一听他喊,猛地撒住脚,回头指着他,颤抖的大喊,“你这个,无耻之徒!”

  “抓住他,赏银一两!”王霸气狠了,竟然宁可自掏腰包,也要把人给抓住。

  一听有赏银,人群躁动了,冷辰儿看着缓缓向自己围来的人群,这特么的要是被逮住,哪还有好,王八蛋,她不就是想进个城,没给钱么,至于么?追了她几条街不算竟然还坑她!

  奶奶个腿的!“啊——!”她大吼一声,摆开架势。

  王霸下的后退一步,“这兔崽子发生么疯!”

  聚拢的人群,也顿了一下,冷辰儿眼睛一亮,就是现在!

  “我给你拼了!”她大吼着竟然扭头朝着王霸从了过去,速度之快,史无前例,两个人本来距离的就不远,她这样突然一冲过来,几乎瞬间,就到了王霸跟前。

  王霸摆开架势,他好歹是个城守,能怕一个小竹竿!开玩笑,“我非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爷们!”

  冷辰儿冲到近前,王霸缓缓伸出手,准备去擒住冷辰儿,可冷辰儿猛地弯身,从他腋间穿过,随手在他腰间摸了一把。

  王霸赶紧回头,就看到冷辰儿一首掐腰手里甩着一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很是眼熟,她得意洋洋的看着王霸,使劲一甩,无数铜钱飞上天际,扑簌簌的掉落。

  “天上下钱了,快来捡钱啊!”不是喜欢钱么?有的是,请叫她散财童子!

  “快捡钱啊,天上掉钱了!”

  “捡钱啊!”

  王霸的脸黑沉黑沉的,“不准捡,不准捡!”他拦着人去捡钱,可是怎么拦得住,恶狠狠地看着站在人群外的冷辰儿,小畜生,我记住你了。

  冷辰儿把钱袋一扔,挑衅的看着王霸,哼!一扭头,嚣张的离开了,走到不远处的包子铺,她还买了两个包子,一边走一边啃,气的王霸恨不得眼珠子都瞪出来。

  看着被人群围住的王霸,冷辰儿咧着嘴,瞪也没有用,谁让她运气好,运气顶一切啊!

  离开了一片喧闹,冷辰儿开始跟人打听辰府的位置,好在这扬州城里就没有不知道辰家的,没费劲儿,她就已经到地方了。

  站在辰府门口,冷辰儿惊得下把都合不上了,高门阔府,碧瓦朱檐,果真是百年名门。

  到处金闪闪的,纯金的吧……难道没人偷么?那怕啃下来一小块,也够三口之家一年的所有用度了,这群人眼睛不好使么?。

  冷辰儿低头看看自己,破衣烂衫,动了动大脚趾,看它调皮的钻出鞋尖,倏的望而却步,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无路可去,只能赌一赌了,到时候他们如果不承认,她就从这大门上趴下一块金子作为补偿…。

  冷辰儿揉揉鼻子,邪恶的想,但也仅是想想,而已。

  大门前,冷辰儿整理整理大褂,缕缕头发,延台阶而上,来到门童处一拱手。

  “麻烦代为通传,故人前来求见辰老爷”。

  小厮上上下下一打量,见来人虽然衣着工整,却满身泥污,有些迟疑。

  看到小厮的打量,冷辰儿有些窘迫,脸色微微一红,幸好她现在是扮作男装,不然真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你在这等我,别乱跑,不知怎么称呼”。

  良好的修养,使得小厮虽然轻视了冷辰儿,却依然未曾恶语相向,而是稳妥的将此事禀报了上去。

  “哦,就说冷家旧人即可”。

  小厮得报,急急往内院而去,冷辰儿不安的站在门口,抓着包袱的手微微收紧,这般冒昧而来,不知道辰家会如何待她,如果他们不承认,自己就离开吧,反正他已经交代了爹临终的嘱托了,来寻故人了,如今自己家道中落,人家不认账,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想到自己以后又要孤苦飘零,心中惆怅酸涩。

  就在迟疑之中,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内传来,还带着高声的郎笑。

  冷辰儿忐忑的转过身去,嘴唇紧抿,抬眸张扬,但迎来得却是一群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儿。

  为首的男子,一迈出门槛,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冷辰儿,嘴角一挑,手中折扇一指冷辰儿,侧首对身后的人调笑到。

  “看到没,这要饭都要到我们辰府门口了”说着转过头盯着冷辰儿上上下下一打量“罢了,今儿大爷我心情好,赏你点银子。”随即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子。

  “咦,哎呀呀出门没带零钱呀,哎,算了就当我做好事了,这锭金子,赏你了”。

  在众人垂涎的目光中,他随手一抛,那金子朝着冷辰儿激射而来,在冷辰儿来不及躲的目光中。

  “咚……”的一声,打在冷辰儿的额头。

  冷辰儿惊呼一声捂住额头,一双杏眼瞪溜圆,指着面前得男子,气的不说不出话,一低头看到脚边的金子,一把抓在手里,看着还在那笑的前仰后合的某人,高声一呼。

  “喂……”男子在呼声中下意识看向冷辰儿,入眼的却是一片金色,咚砸他眼眶上了。

  “我次奥……”辰玄君捂着眼眶,痛苦的弯下身,另一只眼睛狠狠地盯着冷辰儿,小比崽子,咱俩这仇结大了。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呸。”好在冷辰儿经过长时间赶路,身体虚弱没有多大的力气,不然这一下,指不定某人的眼眶就变色了。

  看着卡在喉咙中笑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某男,冷辰儿这叫一个解恨啊,辰玄君刚要冲上去要撕了这个小比,门内穿出一个极其威严的声音。

  “辰玄君,你要去哪里。”

  冷辰儿心神一震,转身一看,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快步而来,然而他眉宇间的冷峻严肃,和发侧的两缕白发,却在明白的告诉众人,这是个饱经风霜有着极深阅历的男人。

  辰玄君看到来人,瞬间萎靡了,那些原本跟他聚在一起的公子哥,也纷纷施礼告辞了,冷辰儿假装不经意的往他们那里瞧了一眼,果然,那锭金子已经不见了,她这个心啊,火辣辣的疼啊,那是金子啊,手欠,手欠,再让你手欠…

  辰玄君恼火的瞪了冷辰儿一眼,都是她坏了小爷的事。

  冷辰儿挑衅的看了他一眼,又想着刚才落荒而逃的那一群人,她超级想问问辰玄君,他长没长脑子,竟然教了那么一群狐朋狗友,果然,脑子都长脸上了,脸都落在娘胎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