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听澜为谁记
流沙2018-08-26 11:012,520

  她有一种冲动,想就此沉沦在他的眼中…直到看到他眼中升起的一抹调戏…她慌忙的移开眼,见鬼了见鬼了,面瘫竟然会调戏人,假装去看门楣上的三个大字,借此来平复内心的草泥马。

  冷辰儿沉下心,细心打量起这三个字,虽然不她懂字,但她老爹喜欢写字,这字,不似爹爹那般工整板正,这几个字写的龙飞凤舞,却独有一股霸气。

  究竟是什么人能写出这样的字来。

  她偷偷环视了一圈,最后还是将目标锁定在了辰老爷,辰致远身上…她想,大概只有此等气度,又身居高位的人,才写的出吧。

  “走吧,进去看看…”辰致远大手一挥,率先进了雨澜轩。

  这雨澜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中央一栋二层楼,书房卧室浴间饭厅,一个不少,还有自带的小库房。

  园中景致也是经过细心打理,此刻绿树成荫,花香四溢

  想着闲暇时坐,能在树下的亭中读读书,品品茗,躺在软榻上晒晒太阳,这感觉一定很幸福…

  虽然她这性子,根本不可能这么做,但也不妨碍,她臆想不是,她也是可以装装淑女的。

  就这样,冷辰儿在辰府安了家,她人生的新篇章也就此拉开。

  冷辰儿打量她的新家,地方不大,却五脏俱全,而且园中景致迷人,看得出平常经过了精心的照料。

  冷辰儿来到前厅,坐到主位上,这屋中但凡是件家具就都是红木的,连桌角床角柜角都镶着金箔,这也太奢侈了,这随便一件拿出去都够一个普通老百姓家生活几百年了,这是多有钱啊。

  就在她还晕头转向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还有叫喊声。

  “快点快点,都跟上,都小心着点手里的东西”

  冷辰儿站起身,站在窗前向外张望,就见一个中年男子领着一排排小厮丫鬟鱼贯而入,直奔她而来

  她抬腿迎上前去,中年男子在门房前停住,一作揖高声道,“请冷公子安,老爷让我给您送东西来了,请冷公子过目。”说罢他侧过身,后头的丫鬟小厮齐齐上前一步。

  “老爷说,冷公子初到,需有人伺候,这些人随公子挑选。”

  冷辰儿略一点头,目光在人群中扫过,最后她挑选了两个小厮两个丫头,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在冷辰儿望向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低头,而是勇敢的望向冷辰儿,她冷辰儿要的不是唯唯诺诺的狗腿子,她要的是有思想不怯懦的人才,毕竟她也是“才”女不是…

  这四个人很自然的分立在冷辰儿左右两边,挑剩下的都被遣出了雨澜轩,这时后面的人齐步来到冷辰儿身前,将手中托盘高高举起,一时间冷辰儿眼中只剩下了密密麻麻的托盘和上面的五花八门的东西。

  “冷公子,老爷吩咐了,您刚入府,这园中的东西不齐全,老爷从府库中亲自挑选了诸多摆件挂饰,以及从我们辰府产业尊阁中为您送来今年最时兴的衣服鞋帽等十数套,还有一万两银票,笔墨纸砚,各类书籍,全部在此,请冷公子凉亭稍等,亭中已备下瓜果名茶,供公子享用,我等为公子清理布置房间,好让公子住的舒服。”中年男子语气虽谦卑,可说到辰府这诺大的产业时,眼底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骄傲。

  “如此,有劳了。”她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的,一个时辰前,她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乞丐。

  一转眼他现在已经成了阔少爷,手握一万两银票,不出去鬼混鬼混都对不起她混世魔王的名头!

  “岂敢岂敢,老小儿是这府中的管家,名叫李忠,以后冷公子只管吩咐便是。”

  本来李管家对冷辰儿是不待见的,在他看来不就是个落魄的故人来辰府寻求庇护而已,可刚才见到冷辰儿对他颇为有礼的样子,李管家心中又升起几分好感,再一打量,发现冷辰儿眼中没有贪婪和欲望,只有坦荡,李忠这才高看了她一眼

  冷辰儿这一坐,便坐了一个时辰,本来冷辰儿很久没好好休息这一上午答对辰致远一家又颇费心神,她还准备下午好好休息一下呢,这下没机会了。

  冷辰儿再次回到室内,屋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起初见时的惊讶,冷辰儿现在真想向天高呼,他奶奶的人比人比死人是不是。

  这满屋子的龙涎香,绝顶卢瓷,当世名家画作,随处可见,上好的锦缎被当成帐缦,冷辰儿真是看不下眼了,这样下去她非崩溃不可。

  她一仰身,倒在床上,盯着帐顶发呆,无意中触碰到身下柔滑的锦被,只觉得比自己的皮肤还顺滑,想着自己如今置身在这样豪华的房间,再想想自己几天之前的境遇,感觉像做梦般,就在这迷迷糊糊的思考间,疲乏如山倾倒,她缓缓坠入梦中。

  在梦中,她看到父亲母亲慈祥的笑,看到他们转身离去的背影,她喊不出叫不出,只能默默垂泪,希望父母在天之灵保佑她。

  一阵清浅的敲门声,将她从梦境中拉回,睁开眼,耳边的锦被已湿了一片,稳稳心神,她冲门外高声回应。

  “进来吧。”

  “公子,老爷夫人通知您到前厅去用膳。”

  “好的我知道了。”小厮得令躬身退出门外,冷辰儿看看自己身上看不颜色的旧服,起身来到衣柜前,一打开柜门,琳琅满目的华服看的冷辰儿眼睛都花了,随手拿出一件紫金梅兰服换上,整理一下仪容,便往前厅而去。

  待进入前厅,今早得众人都已在座,冷辰儿入座以后,辰致远吩咐一声走菜,便有源源不断的各色美食摆上餐桌。

  “诶,果然是人靠衣装,今早见你本来觉得你这人长得不错,可现在一看,何止是不错,简直都可以与我大哥二哥相比了呢。”

  辰辰娇声调笑,惹得一屋子人目光都落像冷辰儿,看的她面色微红。

  “你还会脸红诶!”辰辰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凑近冷辰儿,双眼睁大,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

  “好了辰儿,休要胡闹”辰致远面色含笑的解了冷辰儿的尴尬。

  辰辰不甚在意的吐吐舌头。

  “来冷儿,怕你吃不惯扬州菜,我让厨房准备了一桌你老家西北的菜色,你尝尝,…看做的正不正宗,若是不正宗,回头,我从西北调个厨子过来。”

  冷辰儿夹起辰致远放到她盘中的菜,一入口,她就幸福的闭上了眼

  未曾想,她离了西北,还能吃到这么正宗的西北菜。

  “这菜……”

  “怎么,不合口味,没关系,一会我让他们从西北再调个厨子来…”

  “不是不是,辰伯父,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还能吃到这么正宗的西北菜…”她咬着筷子久久回味着嘴里的味道。

  “喜欢就好,来来来,我们都吃饭吧,吃饭…”

  辰致远怕冷辰儿回忆以前会难受,急忙把话题叉开,拉着众人开始用餐。

  冷辰儿看着桌上此起彼伏的筷子,突然觉得一股暖流,滑进心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痞子新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