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爱情故事——维也纳变奏曲 34-36
2016-05-17 12:335,446

  034

  端着早餐进屋,远生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过身。我走上前,想摸摸他是不是发烧,但是刚刚洗过的手,冰凉而缺乏温度,我只能用目光在他脸上逡巡。

  远生睡眠很轻,好像感到我在看他,便睁开眼睛。我看到他眼中的血丝,心里又疼又愧。但却不想立即表示出对昨晚行为的歉意,而是用明知会惹他生气的“面无表情”来面对他的期待。

  “早饭已经做好了,你是现在起来和我一起吃,还是睡一会儿再吃?”

  他努力地挣扎着起身,“和你一起吃吧。”

  我很清楚远生和我一起吃饭的初衷,他肯定是不想浪费这好不容易和我面对面坐着的机会,逼我反省昨天的态度。

  我去墙角搬出床桌,想安抚他靠在床上吃饭省点儿体力,可他对我这样的用心毫不领情,坚持要到客厅吃。我们俩正正经经对坐在茶几边,我感到远生的目光一直在寻求我的对视,试图与我对话。我很害怕他开口,便硬起心肠说:“我赶时间,吃完要马上出门找找新工作,你病着我再不工作,谁赚钱养家啊。你吃完饭抓紧休息,好好养病。”

  他显然被我从昨晚开始持续生硬的态度激怒了,啪地一声狠狠用手拍着桌子上大喊起来:“你这算什么!没错,我这几天是生病了没办法赚钱,但你也用不着摆这一副一家之主的面孔,以此漠视我的努力和心血!既然我一次一次压着火耐心对你说创作的事你都不在乎,既然我们俩的交流都成了你的负担,你还找工作干什么,干脆立刻回国,也用不着在我这讨气受,我也用不着天天热脸贴冷屁股,掏心挖肺给你还要看你的脸色心情!我怎么就这么贱!”他气得眼睛都红了,在这安静的清晨,已顾不得考虑是不是影响他人,声音高得能震动全楼。

  我尽力忍住眼泪,“我不想和你吵架,医生说你这个病受情绪影响很大,生气会有致命威胁。”

  “你不用这个时候装作关心我。你要是心疼就不会这么气我!”

  这个时候,门响了。

  我含着眼泪把门打开,看到荣生。

  “你们怎么了,远生不是没起来吗?”他的目光越过我寻找着远生。远生抬眼看见荣生,眼睛里的怒光略略消却一点。

  “伊伊,你怎么气到远生了?他在生病呢。”

  我本来打算压抑一点而情绪,可见他开门就追问我如何气到远生,心里就越发恨他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我不想向外人解释我和远生之间的争执,尤其是这种马上就断定我们吵架是我理亏的人!昨天还在感激幸好有他及时把远生送到医院,现在是无比希望他能识相一点儿走开。毕竟我还不想给远生丢脸,不想让人笑话他找了一个不懂事的女人。

  “我没有气他。”我转身进屋拿起挎包,“对不起,我出门找工作,先走了。”也不等远生答应,就用最快的速度关门隔断了他的视线。

  等电梯的时候,泪水已经不争气地流了满脸。我将双眼紧闭,不想看见任何东西,我不知道出门去哪里找工作,却只想避开这个令人痛苦而疲倦的环境。一想到远生刚才动气的样子,就觉得他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我是真的心疼他,但是除了心疼,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已经好累了,好不愿意像他那样对待自己。

  我不敢哭出声音,只能压抑地任泪水肆意横流,无助地睁开眼睛,才发现汤生站在我身边,他正拿着公文包准备上班。我赶紧抹了抹眼睛,但眼泪还是一直往下掉。

  他从衣袋里拿出纸巾递给我,轻声安慰:“如果是去找工作的话,就别哭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哭得眼睛红红的,怎么给老板留下好印象?”

  他在哄我,但我实在止不住决堤的眼泪,他和荣生刚才肯定一字不漏地听到远生对我喊的那些话。我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快点走吧,别晚了。”

  “一起下楼吧。”他把我让进电梯。

  “你们也经常吵架吗?”

  “爱人之间,哪里会没有争执呢?”

  “那谁犯错犯得多?”

  “爱人之间怎么比较谁犯错多?无非是谁忍让得多,谁宽容得多。”

  “你待人总是那么温和,那么宽容,荣生真的很幸福。”

  “哪里,他才不会看重这些。你不要难过了,病人总是脾气很暴躁,你多让着他一些。”

  我没有和汤生解释与远生吵架的原因,对于他歪解远生的行为,反而感到很是受用,顺着他的话说:“我知道,所以我主动出来了。他的身体差,多半都是因为气性太大引起的,总是这样病根本养不好。”

  “你们两个能够坚持到今天也挺不容易的。”汤生看看表,对我说:“伊伊,工作的事别灰心,晚上再说,我先走了。”

  我目送他发动车子走远,才慢腾腾走入寒冷的晨雾中。

   

  035

  漫无目的地在城里游逛了一天,问了几家餐馆,老板一听我没有合法身份,都拒绝了我想留下打工的请求。

  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远生靠坐在钢琴旁,荣生坐在小沙发上陪他一起聊天。远生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荣生也是满眼的兴奋。我开门进屋,他俩沉浸在话题中,没有一个人回头看我。我只有默不作声。

  失落地回到卧室,离晚上去打工的时间尚早,一天没有收到今天让我上班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个工作还做不做得下去。我怏怏地躺在床上,虽说此刻不用面对远生的责问,可我的心里却怎么都不高兴。平时一进屋,远生总会忙不迭拉住我讲好多东西,可今天竟然被他如此忽视,完全被屏蔽在他的世界之外。

  好在没过多久,听见电梯门开合的声音,估计汤生下班回来了,我起床看看荣生丝毫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继续和远生聊得开心,实在不想留在屋里面对这种漠视,赶紧逃进厨房。

  不一会而,汤生走进来,看到我问:“荣生在你家吗?”

  我点点头,“也不知道他俩聊多久了,反正俩人都挺高兴的。”

  汤生笑笑,问我今天找工作的情况。我如实回答。汤生说,他今天和一个熟悉的货行老板提到我的情况,那个老板说他正需要一个人能帮忙打出货单,不需要在前台走动,因此基本不会被查黑工,问我有没有兴趣明早去上班。

  我一听,忙不迭向他道谢。望着他温和优雅的笑容,心中着实感动——不得不说,远生能带给我的保护和帮助更多集中在精神层面,而精神世界以外,他很少会像这个男人一样,帮我应对困境或者收拾残局。

  有了汤生介绍的工作,我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这份货行的工作比餐馆工轻松很多,而且上下班时间也基本属于朝九晚五,很少需要加班。最主要的,坐在办公室里打打电话出出货单,属于一份稳定的文职工作,免除刷盘子洗碗的体力劳动,莫说对我这样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就是相比大多数在这里呆了几年的留学生,这份工作也体面优越得多。

  有时我靠在办公室温暖的壁炉边,冲上一杯咖啡,如果不去过分在意电脑上打的都是些和文化半点不沾边的货品清单,竟恍惚觉得这种待遇已经基本和在国内的工作层次不相上下,甚至很多时候,也能慢慢忘记自己非法黑工的身份。

  因为我的工作逐渐稳定,远生的打工压力也减小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他的健康情况恢复了不少,到大地回春的时候,他基本已经能应付每天从家到学校的路程和偶尔的外出打工。不仅如此,有时候我下班回来,还能看见荣生陪他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步。

  远生一向不看重体育运动,这么多年来,每次我拉他一起跑步或者打球,他都是能推就推。我不知道荣生用了什么方法让他回心转意,竟能令他舍得稍微放下手头的创作,开始锻炼身体。

  有一次饭后,见他竟主动提议和我下楼散步,我不禁吐出心中的疑问。远生说他经过这段时间的散步才发现,其实时间可以更加优化组合,如果把交流和思考都放在散步时候进行,效率反而更高。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往往脑子也更清晰,锻炼和创作两不耽误,一举两得。

  我笑他,怎么这个道理我说你就听不进去,荣生说你就相信了。

  远生横我一眼,“你什么时候能把你想表达的东西组织得有逻辑点儿,我肯定会听的。荣生说他们搞建筑设计的人,都必须把身体锻炼好,否则即使能做出伟大的设计,如果没有体能忍受施工现场的辛苦,再高的境界再美的艺术,也得不到表达。我从前过分把精神和肉体分离对待,忽略了这种关联,如果追求完美,那么身体机能的缺失的确是一种遗憾。也许把身体锻炼得好些,我的演奏也能走上更高的境界。”

  我知道远生不缺乏自省的能力,但这么多年,听他主动承认自己认识的局限性,并且肯把错误说出来的情况还真是屈指可数。不禁有点钦佩小美人儿的诱导能力,想要说服远生的顽固,耐心之余还真要找到一个正确的方法。

  不过钦佩归钦佩,我还是有些在意荣生占去了远生很多的视线。好多个晚上下班回家,我都能看见荣生和远生在一起,陪他在院子里散步或者坐在我家客厅和他聊天。我很能理解荣生所受到的吸引,对于和远生在一起聊天能够得到怎样的精神愉悦我再清楚不过的了。

  远生在国内的时候,曾经有很多朋友都被他深深吸引在周围。因为他们能够从他的言语中获得源自他小宇宙深处的动力。任谁怀着怎样的心事,在他面前都无从遁形。他总是能以最快速度将对方隐秘的痛苦都一一挖掘出来,哪怕有些痛苦是他们自己都不曾觉悟或无法总结得当的。

  常人都觉得接受别人的倾诉进而开导别人的内心世界,是一件艰巨而繁重的工程。但是远生却把这种接受和开导当做挖掘人性和探索精神世界的难得良机,并从中汲取很多思考的动力和探索的快乐。当然,其负面效应也是显著的,因为远生的博爱,使他很容易就把别人的生命重量背到自己背上——他总要替别人重新体验一回生命的困苦,从感同身受中寻找到化解的办法。

  这样一个人儿,或许就是那个传说中跌落凡间的天使吧,让人不由得想上前虔诚地献出自己的吻,让人不由自主想靠近他的身边,洗涤心灵深处的一切纷扰,获得灵魂的释放。不知道荣生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感知了这种美好,反正从他注视远生那日渐明亮的目光中,我似乎感到了这种痴迷。

   

  036

  于此同时,由于荣生常常会在我家流连,我与汤生接触的机会不断变多。

  大概同样不喜欢被一个人冷落在家中,每天下班回来,汤生也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呆在厨房里。于是我们两个常常一起听到走廊里飘浮的琴声和他们两个开心的笑声。

  有一次汤生对我说:“很多人都觉得荣生好难相处,因为他从来不知察言观色,说话也不分轻重,不知道有所保留,完全不在意与人相处的技巧,率直得像个孩子。一不顺心,还常常乱发脾气。怎么一到远生面前,他就变得那么乖巧,人也温和好多。”

  我对汤生说:“远生会建立与世隔绝的秘密城堡,能够钻进去的人就舍不得出来,也许荣生的梦想碰巧在城堡里,他追梦还来不及,哪里还会发脾气呢?”

  汤生叹了口气:“可惜他对我就没这么多话说。看来,在某些方面,远生的确比我更了解他。”

  我和汤生在厨房的时候,经常有的没的一起扯扯闲话,聊聊家常。与远生不同,除了享受探索精神世界和讨论艺术的快乐,我还是有很生活化的一面,因此对于聊一些没有什么高度的家常,还是十分乐意,尤其那个聊天的对象是汤生。

  汤生的兴趣明显都集中在金融层面,大概是觉得和我一个对经济没什么概念的小丫头聊这些没意思,他会尽量找一些生活方面的话题和我说。我很乐于倾听汤生讲起他工作中遇到的事,讲起他台湾的家人和朋友。有机会的话,还很乐意向他请教一些做饭的技巧。

  望着他系着围裙的挺拔身影,总是会不自觉地被他利落而优雅的动作吸引。常常是他在悉心传授,我的注意力却全溜到欣赏他的动作,结果除了心跳惶惶,什么也没记住。

  每次汤生教过我做一个新菜,远生就会要我第二天演示给他看,为了掩饰我没有注意听讲的事实,我总是事前拼命地恶补功课,从网上查找菜谱的做法。远生就会故意问我:“你到底有没有注意听讲啊,要不要再请教一下老师啊。”

  好在每次我进厨房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汤生给荣生做饭的时间,记不清的地方,他常常能够从旁提点,所以从表面看来,我的厨艺大有长进。

  这一天,荣生又在我家坐到将近十点还没有回家的意思。我收拾了厨房回来,准备整理小说,却很想远生能够在一旁给我指导,而不是花费时间在小美人儿身上。可是见他们聊得正起兴,却也不好意思硬凑过去挤到中间,或者干脆下逐客令驱赶这个常常毫无自觉的不速之客。

  我竖着耳朵,听他们到底在聊什么。

  远生正在和荣生说着他一首曲子的创作心路。我知道那是他新年音乐会后通宵作成取名为《伴侣》的曲子。

  “……伴侣,在通往圣境这条路上,这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想象。我恨不得现在就马上听听这个曲子!可惜夜深了,你也累了一天,弹琴很消耗体力的。等哪天有机会,请一定弹给我听!”荣生说话的声音里满怀着热情。

  客厅里旋即响起琴盖翻开的声音,接着一串富有生命张力的动人旋律便如行云流水般充斥了整个房间。旧钢琴音质欠佳的琴弦,被演奏者的激情全部激越,竟能奏出仿若天籁的乐曲,那么动人,那么瑰丽,一次次振颤着空气中的每粒微尘,使得它们在呼吸之间瞬间透射每个听者的心房。

  可惜我的嫉妒心很快就将我从华美的音乐中拉了出来。

  大多时候,我都能彻底沉醉于远生的艺术世界,除了妒火中烧的时候!

  每每想到他在对别人倾注情感,我就无法忍受,简直要抓狂——这首歌是远生因为邂逅另一个自己而作,他这个水边的纳西瑟斯正沉浸在对自己倒影的倾慕中,而这个倒影就是他眼前的荣生。

  远生从来都没有为我写过任何曲子,我知道,在他的眼中,我身上没有一点儿能够足以引起他对艺术的联想。我是如此生活化,如此平凡,大概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慧眼识得英才然后献身于他。然而这种献身似乎没有绝对的必要性,也没有必然由我来献身的无可替代性,从他经常口不择言赶我离开的话中我能清晰地听出这层意思。

  相形之下,对于另一个自己的沉迷却是他由来已久的情节。而且我深知,当他执著于这种情节的时候,他眼神中的真诚引人忍不住想要做扑火的飞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维也纳变奏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维也纳变奏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