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就是忽悠
月神2016-04-01 16:012,405

  “哦?张老板店里又来好物件了?快带我去看看。”

  刘浩然和张云祥是老相识了,从他的古玩店里买了不少的字画,张云祥给他优惠,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张老板,这是我朋友徐甲,来淘点物件,徐甲,这是云祥斋的老板张云祥。”

  刘浩然相互引荐,跟着张云祥往店铺里走。

  徐甲小声问:“刘哥经常在云祥斋淘货?”

  刘浩然点点头。

  徐甲笑的幸灾乐祸:“看来刘哥当了不少次冤大头。”

  “老弟,你怎么说的这么准?你是神仙吗?”刘浩然非常吃惊。

  徐甲道:“我是看出来的。”

  “老弟,你还懂面相?”

  “略懂,略懂,只是副业而已,不值一提。”

  道门五术,山医命相卜。

  徐甲身为道门大仙,这些基础课怎么会不懂。

  只是徐甲现如今道气微弱,能力减弱而已,但眼界依然独树一帜。

  刘浩然嘴角抽搐,对徐甲小声嘀咕:“云祥斋里宝贝不少,但赝品也多,价格死贵,宰人贼狠,偏又能说会道,生意异常红火。”

  “最离奇的是:明明在店里看的是真货,买来之后找人鉴定,就成了赝品,你说郁闷不郁闷?”

  徐甲一愣:“这事蹊跷,我得好好看看。”

  刘浩然叮嘱道:“咱们一会就是去看看,你别说话,真要出手淘货,老哥我给你掌掌眼。”

  徐甲狡黠一笑:“刘哥真要能为我掌眼,就不至于被云祥斋当成肥猪宰了。”

  “哎……”

  刘浩然老脸通红,却又有些郁闷。

  虽然自己有钱,亿万资产,但也不能做冤大头啊。

  可是,古玩这玩意就是这样。

  买定离手。

  出了店铺,概不认账。

  这是古玩行当的规矩。

  就算是赝品,也要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说白了,这就是赌。

  赌眼力,赌运气。

  高价买到赝品,那是打了眼,怨自己眼力差。

  低价淘了好物件,那是运气爆表。

  在古玩这个行当里,一夜暴富的人不胜枚举。

  云祥斋在古玩城做的风生水起,六百平米的店铺,装裱的古色古香,人流不时涌入,人气很旺。

  而在云祥斋两边的店铺,却鲜有人驻足。

  刘浩然低声道:“你看,这附近只有云祥斋的生意最火,其他的都不景气,这说明张云祥经营有方啊。”

  “经营有方?”

  徐甲围着云祥斋门口的石狮子转了几圈,犀利的目光定格在了狮子口中一个不起眼的葫芦,嘴角泛起冷笑:“若没有这个聚财葫芦,云祥斋早就败了。”

  “哎,好端端的,你围着狮子转什么?快进来。”

  刘浩然拉着徐甲进了云祥斋。

  大厅中人满为患,焚香点烛,处处透着古气。

  十几名伙计招呼客人,能说乎道。

  “徐先生,您和刘总是朋友,定然身价不凡,难得您穿的却又如此低调,哎,现在世道不古,像你这么朴素的年轻人真是难得。”

  张云祥看人下菜碟,给徐甲带上了一顶高帽子。

  他是铁了心要拿下徐甲。

  因为刘浩然就是人傻钱多的肥羊,徐甲和刘浩然是朋友,蛇鼠一窝,自然也要狠宰他一刀。

  徐甲微微一笑:“我想要买些风铃,要唐代的,在寺庙、道馆开过光的那种,张老板有吗?”

  之所以要唐朝的,是因为唐朝前期寺庙发达,武则天时期道教兴盛。

  在这段时期,无论是寺庙,还是道馆,都得到了皇族的护佑,沾染了贵气。

  这样的贵气,对阵法最有效。

  “小兄弟,你算来着了,整个松电古玩城,只有我这云祥斋有唐代风铃,品质相当好。”

  张云祥领着徐甲来到一处柜台前,指着里面那一堆锈迹斑斑的风铃,笑道:“小兄弟,你看,风铃都在这里呢,保证都是真品,都是唐朝的货。”

  又故意压低了声音,向徐甲神神秘秘嘀咕:“这都是昨日里一帮土耗子给我送来的,珍贵的狠,别处买不着。小兄弟,你要买多少?过了这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土耗子,也就是盗墓人的俗称。

  徐甲盯着柜台中风铃望去,心神清明,感受风铃的气息,玲琅满目的数百风铃中,只有九个散发着些微的古气。”

  “倒是有几个真的,虽然古气微弱,不是大寺名道之物,但也可堪一用。”

  徐甲又问张云祥:“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

  张云祥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道:“云祥斋做买卖,向来童叟无欺,绝不欺骗顾客,更何况您又是刘总的朋友,这么大的来头,这么高的身份,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啊。”

  张云祥确实能说会道,一句话就把刘浩然和徐甲捧得高高的。

  刘浩然明知是假,却也有些得意。

  徐甲才不在乎这些虚头八脑的马屁,心中对张云祥充满鄙夷和不屑。

  “这些风铃十有八九是假的,到他口中,却说成全是真品,骗人也不能这么不要脸啊。”

  徐甲心中冷笑:“张老板,你开个价吧。”

  张云祥蹙着眉,好像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这些风铃我收的时候价格相当高,被土耗子狠狠宰了一刀,我是打算卖一万一只的。”

  刘浩然摇摇头:“张老板,你这价格不地道啊,太贵了。”

  “刘总别急,我还没说玩呢。”

  张云祥满脸谄媚的笑:“谁让小兄弟是刘总的朋友呢,而且这位小兄弟与我也很投缘的,这样吧,我就交了小兄弟这个朋友,我也不赚钱了,风铃五千元一只,怎么样?我老张够大方吧?”

  一边的刘浩然开心的笑了:“张老板,这才够朋友。”

  又向徐甲小声嘀咕:“老弟,唐朝的风铃,五千一只可不贵,赶紧出手吧。”

  徐甲横了刘浩然一眼。

  心想着就这眼力,这脑子,还玩什么古玩啊?

  玩的越多,亏的越狠。

  要是真的唐朝风铃,五千一只当然不贵。

  可问题是,这些风铃十有八九都是假的,本钱只有几毛。

  “奶奶的,我要是买了,真就被当猪宰了。”

  可是,遇上徐甲,张云祥就碰到茬子了。

  徐甲向张云祥笑道:“张老板,我是不是可以随便挑啊?”

  张云祥哈哈大笑:“别人不行,但小兄弟既然是刘总的朋友,我必须给这个面子,你就自己挑吧。”

  “不过,挑前先交钱,这是规矩。”

  他才不怕徐甲挑呢。

  一百多个风铃,只有九个是真的,概率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这笔买卖可真划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