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古玩城淘宝
月神2016-04-01 16:012,548

  众记者哪里敢忤逆齐晴的话?

  纷纷丢下设备,以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瞟着徐甲,不甘心的出去。

  齐晴将徐甲带进了卧房,美眸幽怨的盯着他看看:“行啊,甲弟,这么快就打姐姐的主意了?还故意当着记者的面说出来,害怕我不认账吗?”

  “我没有非要当着记者的面说这个,是晴姐逼我的……”

  “你就是故意的。”齐晴撅着嘴赌气。

  徐甲摇摇头:“晴姐,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和你睡一晚,但绝对是很纯洁那种,只是聊聊天,谈谈心,不会干别的事情。”

  齐晴指尖戳着他的脑门:“谁信?”

  徐甲叹了一口气。

  靠的,这种话说出去,还真没人相信,谁信谁是傻子。

  “晴姐,你要不答应就算了,我不勉强。”

  “少来啦,我是不讲信用的人吗?”

  齐晴方才还疾言厉色的,这会又换上了诱人的笑,吐气如兰:“说吧,你什么时候和姐姐睡?现在嘛?姐姐满足你。”

  满足我?

  听起来真让人期待啊。

  徐甲兴奋道:“明晚!姐姐,咱们明晚不见不散。”

  说完,兴奋的跑了出去。

  齐晴捂着发烫的脸颊,低声呢喃:“为什么不是现在呢?坏小子……”

  刘浩然一心拍徐甲的马屁,拉着他在人间仙境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刘浩然开车,拉着徐甲赶到了松江医院,检查洪相到底有么有兑现承诺,将中医科重新挂牌。

  要是没有的话,徐甲真就要玩狠的了。

  徐甲进了松江医院,就看到一层大厅中忙忙活活。

  一层是神经科的地盘,一些医生搬动着医疗器械,将诊室倒了出来。

  几名穿白大褂,头发花白的医生,将神经科的牌子摘下来,换上了另外一副牌子。

  刘浩然看着那面牌子:“仁心堂?果然改成中医科了。”

  “仁心堂?这不是宋信的诊所吗?”

  徐甲一愣,仔细望去,才发现站在梯子上挂牌、头发灰白的医生,正是自己的老板——吝啬鬼宋信。

  “宋叔叔,这是怎么回事?”徐甲一头雾水。

  宋信回头看到了徐甲,笑的眉飞色舞:“徐甲,你小子行啊,终于给咱们中医出了一口气恶气,好,太好了……”

  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从梯子上滚下来。

  “哎呀,痛!我的老腰哦。”宋信痛的呲牙咧嘴。

  “师弟。”

  “师兄,怎么不小心些。”

  “千万不要乐极生悲啊。”

  ……

  一帮头发花白的医生七手八脚的将宋信抬进了办公室。

  徐甲也跟着进去,看着宋信疼的脸都绿了,取出银针在宋信身上扎了几下,宋信立刻就不那么痛了。

  “宋叔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里怎么挂上咱们仁心堂的招牌了?”

  徐甲非常好奇。

  宋信望着仁心堂那块匾,感慨万千:“徐甲,你是不知道,十年前,仁心堂就是松江医院的招牌科室,红火的很。而我,就是中医科的主任。”

  “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居然莫名奇妙的出了一些医疗事故,仁心堂处于风口浪尖,被赶出了松江医院。”

  “再后来,中医的大环境也不好,一帮老兄弟灰心丧气,改行的改行,出走的出走,导致仁心堂越混越差……”

  听了宋信落寞的话,徐甲瞠目结舌。

  “真没想到,仁心堂原来竟然是松江医院的招牌。”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医疗事故,徐甲当然知道,这和洪相脱不开干系。

  “不过,徐甲,你可帮了中医一个大忙啊。”

  宋信拍着徐甲的肩膀,笑的眉飞色舞:“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慷慨陈词了,你啊,干得好,干的呱呱叫!洪相那混蛋,四处打压中医,早就该道歉了。”

  “没错,当年,就是洪相给咱们仁心堂使绊子,这小子真损,活该出丑。”

  “师弟,咱们这次重聚,一定要振兴仁心堂。”

  “对,治病救人,救死扶伤,这仁心堂要一代代的传下去。”

  “当然,我们最应该感谢徐甲。”

  ……

  宋信的一众师兄、师弟七嘴八舌的表态。

  徐甲无意中办了这么一件好事,心中非是高兴。

  周围的气场开始微微变幻。

  一缕缕的气息涌入了徐甲身体之中。

  “这是功德之力,我的筑基境界又提高了一点。”

  徐甲周身舒泰。

  做好事,一定会有好报的。

  徐甲冲着宋信撇撇嘴:“宋叔叔,你怎么谢我啊?不会是光用嘴巴说吧?”

  “怎么的?口头表扬不满足?”

  宋信顿时警惕起来,鼓鼓的钱包攥的死死的:“我可没钱。”

  徐甲还是那招,一句话不说,眼神幽怨的盯着宋信的钱包。

  其他老哥几个看不下去了。

  “师兄,你就放点血吧,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抠。”

  “徐甲多好的孩子啊,人家做了大好事,你也没点奖励。”

  “就是,师弟,我对你很失望。”

  ……

  众人七嘴八舌,加上徐甲忧郁至极的眼神,宋信只好妥协了。

  心疼的从钱包里抽出二千块,攥在手中舍不得递出去。

  “给我吧你!”

  徐甲干脆利落,一把抢了过来,拉着刘浩然上车,逃之夭夭。

  宋信追不上,气的跳脚大骂:“臭小子,还敢抢?看我不扣你一年的工资……”

  一帮老头哈哈大笑起来。

  “这臭小子!”

  宋信气喘吁吁走回来,仰头看着仁心堂那块匾额,眼角流下沧桑的泪。

  “十年了,老子终于杀回来了。

  “徐甲,你是我的贵人……”

  ***

  “老弟,你要是缺钱,老哥先给你拿十万,不用还的。”

  刘浩然一边开车,一边向徐甲讨好。

  徐甲摇摇头。

  他可没有无端吃白食的习惯,那会损伤功德之力。

  “刘哥,附近有古玩店吗?我想去买点东西。”

  刘浩然笑着调转车头:“这附近还真有所古玩城,不瞒兄弟,老哥我喜欢收藏字画,正要去淘点精品,咱们现在就去。”

  半个小时后,徐甲出现在了松电古玩城。

  今晚,奎木狼就要下界捉他了,虽然有齐晴保护,但多做一些防护总是好的。

  他想淘一些有灵气、古气的风铃,布置风铃五绝阵。

  所谓的五绝,就是只要身处于五绝阵中,就会失去味觉、触觉、嗅觉、听觉、视觉。

  徐甲的道气羸弱,虽然不能发挥五绝阵的全部作用,但屏蔽奎木狼的视觉和听觉,应该还可以做到。

  这有个明目,叫做:“混淆视听!”

  刘浩然带着徐甲走了几家店,都没有找到需要的风铃。

  忽然,迎面走来一个人,向刘浩然打招呼:“刘总,不到我店里坐坐?我店里可收了一些好物件。”

  徐甲抬头一看此人,心中凛然。

  “眼露四白,未见人先笑,笑时鼻翼阔开,鼻梁起褶皱,乃是心术不正、笑里藏刀之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