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针见效
月神2016-04-01 16:022,376

  徐甲如此凌厉的手法,将宋信吓得心肝颤。

  “日啊,玉枕穴、风府穴可是要害大穴,一个不慎,可以让颈椎失去知觉,成为瘫痪;哑门穴刺不好,可以让人变得口吃。”

  “至于脑户穴,那就更可怕,万一刺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

  不只是宋信,其他几个中医也看得心惊胆颤。

  洪天明等医生虽然是学西医的,但对这些要害大穴却也有所涉猎,也被徐甲惊得目瞪口呆。

  洪天明讥讽一笑:“下手不知轻重,这种要命的事,也就中医能干得出来,无知者无谓嘛。”

  其他几名医生也随声附和。

  民工看在眼中,心中非常担心,嘴巴张合几下,终究是没有开口。

  大约过了十分钟,小孩子的脑袋不断晃动,眉头紧锁,眼睛发直,拳头死死的攥紧,咬牙切齿,一副要发疯的样子。

  “狗蛋,狗蛋你怎么了?别吓爹……”

  民工起身就扑了上去。

  “别动,这是关键时刻。”徐甲医生雷霆断喝。

  民工不敢再动。

  洪天明趁机叫嚣:“徐甲,你胆子太大了,这小孩明明是脑部受了强力刺激,出现休克抽搐的症状,还不快送到急诊抢救?出了人命,你负责得起吗?”

  转身又对周围的病患大吼:“你们看,这就是胆大妄为的中医,简直拿生命当儿戏,你们还敢相信中医吗?”

  众病患看得心中打了个冷颤。

  别说那些病患害怕了,就连宋信等人也吓得冷汗淋淋。

  “慌什么?”

  徐甲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十分钟,起身在五颗银针上轻轻弹起来,循环往复,优雅的像是在探亲一般。

  说来也奇怪。

  狗蛋方才抽搐的吓死人,在徐甲轻轻的撩拨银针之后,情绪稳定下来,渐渐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洪天明大叫:“怎么不动了?该不会是死了吧?”

  “徐甲,你是杀人凶手。”

  这下,所有病患都炸开了锅。

  宋信等人心里咯噔一下,吓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儿啊,你怎么了?你不能死啊。”

  民工跪在地上,呼天抢地。

  徐甲弹了好一阵,将银针取下来,在狗蛋头顶百会穴上轻轻一拍。

  呼!

  狗蛋睁开了眼睛,长出了一口气,低声呢喃:“好舒服!”

  “啊?狗蛋,你没事,太好了。”

  民工一把抱起狗蛋:“算了,咱不在中医治病了,太吓人,这是要命呢。”

  狗蛋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爹,不用治了,我头不痛,不仅不痛了,还透着一股清凉,可舒服了。”

  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

  民工愣了好久,才望着徐甲,结结巴巴道:“狗蛋怎么不……不头疼了?”

  徐甲憋不住笑:“好了当然就不疼了。”

  “好了?这就好了?”

  民工乐的一蹦三尺高,抱着狗蛋痛哭流涕,紧接着给徐甲跪下,哽咽失声:“神仙啊,真是神仙显灵了。”

  徐甲急忙将民工拉起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神仙了,你可别乱说。”

  众人听着,哭笑不得,说的好像你以前是神仙似的。

  民工失声哽咽,不停的感谢徐甲。

  一缕缕的功德之力涌入徐甲神魂之中,滋润他的修为。

  “道气越来越充足了。”

  徐甲感受到功德之力,心里笑开了花。

  围观的那些病患望着活蹦乱跳的狗蛋,震惊到不可理喻。

  随便在头上扎几针,就能治疗脑吸虫,这是不是有点不科学啊。

  尤其是那些脑科专家,满脸不相信。

  洪天明大声质疑:“我认为病患没好,只是被你扎的麻木了,出现了知觉失灵,这是很要命的。”

  徐甲满脸冷笑:“怎么你才能相信狗蛋好了?”

  “很简单!”

  洪天明一字一顿:“做个脑CT检查一下,就可以戳穿你的鬼把戏。”

  几名放射科的医生拉着狗蛋去做了脑CT,将片子取出来之后,交到了洪天明手中。

  洪天明一看化验结果,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几个脑科医生凑过来一看结果,惊得无以复加。

  宋信将片子抢过来,看了一眼,哈哈大笑:“化验结果,脑部未见异常,脑吸虫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哗!

  围观的病患交头接耳,方才还对徐甲有着浓浓的怀疑,而这时候,终于认识到徐甲的神奇医术了。

  宋信等人蒙的云里雾里,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扎几针就治好了脑吸虫,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不仅是宋信,就连那些脑科医生,以及围观的人都非常好奇。

  徐甲娓娓道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针渡穴,针刺入脑,对大脑进行强力震动,高频率的震荡让脑吸虫陷入休克。这也是狗蛋刚才分外难受的原因。”

  “我弹动银针尾部,产生高强度的热流,顺着银针、沿着脑经络渗入患处,将脑吸虫烧死,尸体尘灰又被银针带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一拔出银针,狗蛋就非常舒服的原因。”

  听了徐甲惟妙惟肖的解释,宋信等人心悦诚服。

  那些脑科医生虽然不懂中医,但徐甲的解释,也让他们醍醐灌顶,蹙着眉,忍不住反思西医的狭隘之处。

  围观的病患爆发出一阵阵炽烈的掌声。

  “哼,神神叨叨的,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气而已。”洪天明尴尬的要死,满脸通红,转身就跑。

  “慢着!”

  徐甲一闪身,堵住了洪天明去路,一阵冷笑:“你干什么去?刚才那个赌约你还没兑现呢。”

  “什么……什么赌约?”洪天明满脸紧张。

  “少给我装糊涂!”

  徐甲不屑的摇摇头,对大家伙说:“那赌约你们都听到了吧?”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没错,洪院长说要是他输了,就跟徐医生一个姓。”

  “还得叫爹呢。”

  “快叫,这么大一个院长,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徐甲哈哈大笑:“徐天明,快点叫啊,别耽误时间。”

  “徐天明?我什么时候姓徐了?”

  洪天明欲哭无泪,气的炸了肺,若是不叫,又被众病患围起来,逃不掉。

  他咬了咬牙,闭着眼睛,硬着头皮叫起来:“爹!”

  徐甲一声冷哼:“我可没你这么混蛋的儿子,滚!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洪天明面红耳赤,落荒而逃。

  众人鼓掌叫好。

  尤其是宋信,看着徐甲,像是看女婿似的,笑的满脸桃花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