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还是流氓吗
月神2016-04-01 16:012,458

  苏惜君脸红如潮,憋着一股邪火,怒视徐甲:“信不信我挖了你眼睛,砍了你的爪子?”

  “不信!”

  徐甲摇摇手指:“你若是挖了我的眼睛,砍了我的手,谁来给齐晴小姐看病?”

  “就凭你?”

  苏惜君不屑冷笑:“不过是个流氓庸医,还是个小学徒,谁会请你看病?凡是找你看病的,都是瞎了眼睛的。”

  “你要这么说,那就没法做朋友了。”

  徐甲转身走进了电梯,丢下一句话:“苏小姐的大腿筋脉受过重伤,伤愈后留下隐患,每晚子时微有酸痛,不然刚才那一记下劈腿,可以爆发出双倍的力量。”

  洪相嘲讽大笑:“一个小学徒居然如此自大,信口雌黄,难怪中医不受待见,这和骗子有什么区别?”

  苏惜君眉头蹙起,无比震惊。

  看着电梯门快要关闭,身体压上来挡住,美眸盯着徐甲:“臭流氓,你怎么知道我大腿受过伤?”

  大腿上的这处隐患,是她的秘密,没和任何人提起过。

  就连最亲密的大小姐都不知道。

  徐甲仰着头:“我修复好了你的筋脉,你还叫我流氓?漂亮的女人都这么不讲道理吗?”

  “你什么时候给我修复筋脉了?你戳我的大腿根,还不是流氓……”

  苏惜君说到这里,忽然领悟到了什么。

  难道,刚才这家伙在我大腿根弹了一下,有酥麻的电流来回乱窜,害的我出丑,不是在耍流氓,而是在给我修复筋脉?

  苏惜君一模大腿,这才惊喜的发现,往昔的痛感消失了,稍微活动一下,筋脉居然抻开了,十分舒服。

  “天哪,折磨我三年的筋脉隐疾居然好了?”

  苏惜君兴奋的跳起来。

  洪相离得远,完全不明白苏惜君为何这么高兴。

  刘浩然对徐甲刮目相看,竖起大满足:“兄弟,你可真行,老哥终于知道你的厉害了。”

  徐甲故意板着脸,向苏惜君下了逐客令:“苏小姐,不要戳在门口挡住电梯,我要下楼了。”

  苏惜君粉面涨红,水眸盈盈,羞惭惭赔礼:“徐先生,对不起,是惜君误会您了。”

  徐甲反问:“那我还是流氓吗?”

  苏惜君使劲摇头:“徐先生可不是流氓,而是助人为乐的神医。”

  “神医?”

  徐甲呵呵笑起来:“听起来很不错呢。”

  苏惜君眼神妩媚,露出讨好的笑:“徐先生,能否请您为我家小姐诊病?只要您能治好我家小姐的病,小姐什么条件都能答您。”

  她说的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徐甲不答应。

  徐甲眼眸放光:“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苏惜君重重的点头:“我家小姐说得出,做得到,绝不会反悔的。”

  徐甲心情愉悦的吹着口哨:“既然如此,那就别耽误时间了,快带我见你家小姐,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洪相在门口耽搁了许久,心里非常生气。

  从来都是别人求着他看病,低三下四,当他是爷。

  谁敢让他戳在门口,像是木头一样傻等。

  就算是给齐晴治病,他也受不了这份冷落。

  看着苏惜君带着徐甲返回来,精致的小脸洋溢着笑意,与徐甲聊的火热,心中更加生气。

  “苏小姐,我治病不喜欢被打扰,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中医骗子带来恶心我?既然如此,齐晴小姐的病我不治了,您另请高明吧。”

  “吓唬谁呀?”

  徐甲冲着洪相淡淡一笑:“要走就走,别墨迹,又没人留你。有我在,真没你什么事了。”

  洪相被堵得满脸涨红,扭头问苏惜君:“苏小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惜君冷冷的盯着洪相:“徐先生医术精湛,是我请来给大小姐看病的。洪医生若是不计较,就和徐先生一起给小姐看病,你们还可以相互切磋一下,验证一下到底谁的医术更高明。”

  “当然,若是洪医生害怕了,不敢切磋,只管离开,我也不会强求的。”

  为了治好大小姐病,苏惜君用出了激将法。

  洪相吹胡子瞪眼:“开什么玩笑?我是松海省医协副主席,会怕区区一个中医骗子?”

  “徐甲,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在西医面前,中医是多么的卑微。”

  徐甲无视洪相叫板,背着手进了大厅。

  “日,这小子居然无视我……”

  洪相一拳打在了空处,满肚子窝火,气冲冲的跟了进来,打定了主意要给徐甲好看。

  苏惜君嘴角上挑,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脸。

  “一个是西医大家,一个是中医高手,大小姐的病终于有救了。尤其是徐甲,医术神奇,真让人期待。”

  大厅之中,原本明亮的窗户蒙着厚厚的黑布,房间中充满了昏暗。

  宽大的落地窗前,倚靠着一个熟媚至极的女人。

  红唇妖冶,脸蛋忧郁而迷媚。

  一身紧致黑裙,腰部束起。

  丰满的身姿诱人心魂,胸口雪白一片,呼之欲出。

  小腿光滑细腻,黑色高跟顶住窗台一角,玉足纤柔,指甲染红,像是一颗颗艳红的珍珠。

  “大小姐……”

  苏惜君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齐晴回眸一笑,百媚恒生,水润的眼眸中掩饰不住忧郁之色,纤柔玉指夹着一根香烟,性感的红唇轻轻张合,吐出一个烟圈。

  “惜君,你说我这么跳下去,是不是就解脱了?”

  “千万不要!”

  苏惜君一阵难过:“大小姐,我请来两位神医,一定可以治好您的病,您别想太多,要好好配合。”

  “神医?”

  齐晴摇摇头,看都没看洪相和徐甲一眼,幽幽道:“惜君,别费力气了,神医我见过十几个了,谁能治好我的病?不过是一场空而已。”

  苏惜君道:“大小姐,别灰心,洪医生是脑科、神经科专家,徐先生是中医高手,您一定要尝试一下。”

  “好吧,我听你的。”

  齐晴美眸随意的在洪相和徐甲身上扫过,淡淡道:“洪医生,徐先生,你们有什么高见吗?”

  洪相抢着说:“齐小姐,您的病情需要好好检查一下。不过,这大厅的光线非常不好,为什么要蒙着黑布?病人需要阳光照射,心情才会愉悦,齐小姐,请立刻将黑布撤掉。”

  “你说什么?要我撤掉黑布?要阳光照射进来?”

  齐晴笑起来格外迷离,却又透着一股不屑,伸手掀起黑布一角,吐出一口优雅的眼圈:“好吧,我就听洪医生的。”

  “不过,丑化说在前面,出了什么状况,你后果自负哟。”

  看着齐晴要掀开黑布,苏惜君顿时紧张起来。

  她知道,黑布一旦掀开,场面该有多么恐怖。

  徐甲忽然冲上去,一把抓住了齐晴的手,不容置疑大吼:“不要,黑布万万不能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狂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