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只是想捡个漏而已啊喂!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2,956

  “听见没!”那个光头就扭头对着我们吼道,凶狠的样子像条野狗,“大哥让你们把内裤交上来,都给我麻利点,要是惹大哥不耐烦,哼哼,小心我大FFF的火焰!”

  突然间我就理解了一个成语的意思——狗仗人势。

  啧,摊上你这种专卖队友的家伙,我是真心不爽。

  不爽之下,我推了推眼镜,还故意,把眼镜推高了那么一丁点。

  就是因为推高了那么一丁点,血红色的双瞳露出了一部分。

  那个瞬间,再也压制不住的目光落到了那个光头的身上,猩红色的瞳孔在下个瞬间又被眼镜隐藏起来。

  “扑通”一声,那个光头兄在我的超能力之下,连一秒钟,不,半秒钟都没有挺住,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

  像只螃蟹一样,口吐白沫不说,还翻起了白眼。

  并且像是触了电一样,身体在很有节奏地颤抖着。

  就是不知道为何,光头兄的屁股高高地撅起,让人有上去一脚踹翻的冲动。

  嗯……触电的撅屁股光头螃蟹兄?

  不行不行,这名字太长了,不便于记忆,还是直接叫他“光头屁股兄”吧。

  嘴角微微上翘,我再次扶了扶眼镜,借此来隐藏我那个有些腹黑的笑容。

  哼哼,虽然不能控制,也不能造成实质伤害,但是,我这个能力,还是说得过去的吧?

  “这!这怎么回事!”那个丝袜变态明显是吃了一惊,他低吼着,鼻子里喘着粗气,像是一头发怒的野猪,“为什么你们的内裤还没有交上来!为什么!难道,难道你们不怕我大FFF团的火焰吗?!”

  “我本以为这家伙是要替那个光头出头的呢……”纳兰小暮嘟囔着,“真麻烦。”

  这时候这个丝袜变态又开始冲着我们咆哮,翻来覆去一共就那么几个词,竟被他吼出一种“滔滔不绝”的感觉。让我很好奇他的语文老师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果然,变态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吗?

  而那个试图想要去理解他们的我,果然是蠢到家门口了吗……

  “我觉得,咱们还是快点动手比较好。”我叹了口气,“纳兰小暮,你上吧。”

  “再等等。”司南兰制止道,“我们还是再等一会儿吧,这个家伙意外的有趣。”

  有趣?是啊是啊,真的是挺有趣的……

  之前的那几个罪犯,没有一个不是一身冷酷之气,好像他欠全天下人八百万一样。

  穿得还跟个特工一样,紧身黑皮衣,有得内裤还外穿,披着个红斗篷。

  除了超能力外,他们还拥有很多高科技武器,手雷啊催泪瓦斯啊什么的简直小儿科,从裤裆里都能掏出手榴弹来。

  明明身穿黑皮紧身衣,却能够从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摸出一把金色的沙漠之鹰,一副“哥就是有光环哥怕谁”的样子,最后都费了我们好长时间才拿下,虽然我的作用……只是在一旁旁观而已吧。

  结果这次,居然会碰上这样的一个货。

  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去看了,然而就是看不到那一丝该有的……霸气和冷酷。

  该不会,是这破学院拿来充人头的吧?!

  不不不,应该是之前我们遇到的那几个太走形了,这个丝袜变态大概是因为……嗯,境界太高,返璞归真了。

  我们这些凡人看不出来也是正常,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难怪司南兰这么感兴趣。

  对于她这种大小姐来说,FFF团,胖次什么的,这些在旁人听着很污的词语,对司南兰来说,是很陌生的吧?

  因为陌生所以感兴趣,人类这种生物就是这么有意思。

  那就等吧,反正司南兰都这么说了,我一个人上去拉怪,想来死的很惨。

  你说对吧木炭兄?

  然后,然后,然后……我们继续当着木桩子,默默听着丝袜变态的长篇大论。

  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学校领导开会的时候,就是缺个凳子。

  “你们,你们都要死!”那个丝袜变态咆哮如此之久,见我我们没一个搭理他的,自尊心轰然爆发,他发出尖锐的吼声,两只手上燃起了熊熊火焰,“来体验体验我大FFF团的火焰吧!一群渣渣!”

  话音刚落,他发出扭曲到极限的声音,像是得了喉癌。

  下一刻,一把小刀就出现在他的左手上,刀锋从他的手心探出头来,一朵血花绽放。

  “哎呀呀,偏了?”纳兰小暮晃了晃手,一脸无所谓。

  丝袜变态再度发出猛兽般的咆哮,火焰像是鞭子狠狠被挥出,应对着冲上来的众多学生。

  那些学生大概是想要报仇,他们现在这个样子,跟那些非洲土著差不了多少。

  然而我也很震惊他们的脑回路,这么长时间过去才想起来正事……也是醉了。

  纳兰小暮撇了撇嘴,“哥哥,你为什么要听那个司南兰的,不如让我快点干掉他。现在倒好,功劳没了。”

  “这种时候就不要纠结这个了。”我无奈道,“还有你能不能不这么残暴啊。”

  “残暴吗?”纳兰小暮摆了摆手,“哥哥你应该转头看看你的一旁,那位才是真残暴。”

  司南兰微微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她把目光转向那一场不均衡的战斗,看得十分认真。

  我叹了口气,默默看着那一场诡异到爆的战斗。

  明明是多打一,人数优势都摆在那里了,对方还只是个变态,而你们却连个变态都打不过。

  没错,现在在场上,被打得屁滚尿流的,正是我方队友。

  丝袜变态的火焰貌似真的很厉害,反正那边是躺下不少人……哦不,是木炭。

  一道火焰过去,哗啦啦地倒下一片,像是砍白菜一样。

  偶尔有还能站起来的,随后吼了两声就又被那个变态一下子抽翻了。

  惨叫声也是此起彼伏,像是夏天的池塘,一池子青蛙呱呱呱。

  看来,辣鸡再多还是辣鸡……

  嗯……也就是说,轮到我来捡漏了?

  我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了看那边躺了一地的队友……

  呦吼吼吼,既然是你们自己垃圾打不过,就不要怪我捡漏了!

  眼镜被从鼻梁上取下,我低着头,保持目不斜视,然后一点一点抬头。

  控制目光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费脑子的。需要全神贯注,否则一个注意力不集中,周围人就要倒大霉了。

  对了,现在我身旁的这些人已经倒大霉了。

  目光猛地抬起,精准地落在那个丝袜变态身上,他浑身一抖,转过身凶狠地看着我,随手从地上抓起一个倒霉的家伙,附上熊熊火焰,像是扔铅球一样扔过来。

  额哦……我冷汗直流地看着这一团即将撞过来的火焰。

  就在这时,纳兰小暮手握一节钢管,以打棒球的姿势,把这团火焰狠狠地打入屋顶。

  纳兰小暮在某些时候还是很可靠的……我悄悄松了口气,继续把目光……等等,那是,司南兰?

  没错,此刻的目光之中,除了那个丝袜变态,还多出了司南兰!

  司南兰正好一拳轰在火焰之中,流动的火焰被这一拳打的漫天散去,像是流星雨。

  紧接着又是一拳,这一拳打在那个变态的侧脸颊上,两颗碎牙从他嘴里喷出。他如同一颗炮弹,镶在了那边的墙壁中。

  干得漂……等等!

  容不得我收回目光,司南兰浑身也是猛地一颤,像是一道鬼影,飘到了我的身前。

  没等我解释,一个肘击就击在了我的下巴上,小腹又挨上重重一拳,最后是一记侧踢,彻底把我K。O。

  我清楚地听到骨头破碎的声音,这次,胃里的那些营养液和胃酸是真出来了。

  身体离地,随后在空中一百八十度旋转。那一刻,时间流逝地非常慢,慢到我可以清楚地听清到底是几根骨头发出声音。下一刻,身体深深地镶入墙壁中,背上一阵刺痛,大概是什么东西刺了进去。

  我一边吐着血丝和胃酸,一边在心底哀嚎着。

  不只是因为哀嚎而疼痛,更多得居然还是因为无奈。

  我这个能力,还真是擅长拉仇恨……

  容不得我多在心底吐槽几句,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继续阅读:第9章 医务室!救命!SOS!!!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