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医务室!救命!SOS!!!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2,904

  焦黑的土地上纵横着火焰,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那是战争的味道。

  苍穹破碎,水晶般的碎屑从穹顶悠悠落下,未破碎的天空被染成狰狞的昏黄色。

  太阳的光辉都被遮挡住,不远处,那塌陷的房屋在火焰中一点一点消逝。

  而我站在一个小土丘旁,茫然地看着四周。

  我听到了无尽的哭喊,那是濒死的悲鸣。

  我看不到其他人,我看不到其他生物,这里,只有我自己。

  尝试着上前,我轻轻踏在滚烫的土地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只是走着,走着,这样向前走着。

  眼前的景象在不断变化着,从破旧的小屋,到高大的青铜塔。

  每一处,都燃烧着那幽蓝色的火焰,我看不到其他人,耳边却充斥着他们的哭泣。

  那哭泣真是悲伤至极,连我都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很莫名其妙。

  习惯性地想要推推眼镜,手指伸到鼻梁那里,我才发现,眼镜并不存在。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眼前的这一切,包括鼻尖的那股气息,都有种奇怪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莫非,我是在哪里遇到过!

  这个荒谬的想法被我在瞬间否决掉。

  开什么玩笑!作为一个新世纪的三好少年,我怎么会和这种东西扯上关系?

  这个世界变态丛生,超能力乱飞是不假,但就算是变态,也做不到这个程度吧?

  这个程度……貌似比战争还要惨很多。

  还是说……那个丝袜变态隐藏了实力?不只是会放放火,还会幻境?

  这当然更不可能,我摇了摇头。

  幸亏一个人只能拥有一种能力,要不然,这世界早就崩得更加离谱了。

  虽然现在崩坏的也很扯淡。

  念头刚刚落下,四周彻底崩碎,玻璃一样的碎屑飘落而下。

  我茫然地伸出手,想要接住这些雪花般晶莹的碎屑。

  画一样的世界褪去沾满硝烟的外壳,我看着从手心中穿过的碎屑,独自站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什么嘛……又是这个梦啊。

  双瞳缓缓闭上,我感觉自己正在渐渐融入身边的这片黑暗,这片虚无之中。

  ……

  “肋骨断了两根,动脉大出血,小腿骨骨折,中度脑震荡,肺叶受损,背上还插进十几个碎玻璃渣去,不知道为什么胃还开始下垂,你们是把他从天台上推下来了吗,伤成这样?”眼睛还没睁开,在迷迷糊糊中,我听到这样某个人一边叫着泡泡糖一边说,“这家伙这次是干了什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那,我哥哥没事吧?”

  嗯……这是纳兰小暮的声音。

  “你说呢,都这样还能没事?”依然是那个人无所谓的声音,“还有,你哥哥是被一只非洲象踩了几十脚吗?我记得那个变……罪犯是火焰能力者,不是什么力量强化能力者啊,他自己肯定作死来着。”

  “都是她干的!”纳兰小暮愤怒地声音随后响起,不难想象她正用手指指着司南兰,“她好端端地就冲过去暴打我哥哥!明明我哥哥什么都没干!”

  “真……真是抱歉。”司南兰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感到一股寒意,就像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盯上一样,我就顺着视线追了过去,然后……这是条件反射,我很抱歉。”

  条件反射……

  这是多么凶残的条件反射,你这是经历了什么才会练出这种恐怖的条件反射啊!二话不说直接就给我来了那么几下子!要不是我福大命大这次真的就领便当了啊喂!

  “你是……哦,你是司南兰吧,我说这家伙怎么伤得这么重,真是有劳你了。”那人恍然大悟道,“也怪不得这家伙伤得这么重,武术什么的,果然还是蛮厉害的。这种精巧的力道,恐怕也只有你才能用出来了吧?”

  你丫的话有点奇怪啊!到底是想要我活还是想让我去死啊!

  “哪里那里,您谬赞了。”司南兰谦虚道,“其实我也只是随家父学了几分皮毛,现在靠的还是超能力,境界还是达不到那个高度,我父亲可以不用任何东西,轻易打碎一块石碑,我的修行还是远远不够。”

  “在你这个年纪,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很不了不起了,不要过于自谦。我只是个医生,不懂武术也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但你确实挺厉害的。”

  喂喂,你们讨论的方向出问题了吧!

  为什么突然间画风秒变啊!感觉瞬间从【兴师问罪】穿越成【前辈与晚辈之间的寒暄】啊喂!我这个家伙还在这里躺着呢!你们聊得那么愉快真的好吗!

  艰难地撑开眼皮,我稍稍动了动手指头,嗯,手指还听指挥,看来脑袋没事。

  略眼熟的天花板……嗯,后宫小说标准开头。

  旁边站着纳兰小暮,司南兰……以及一个白毛。

  “呦,那边那个,别乱动。”那个白毛的少年注意到了我,他走了过来,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不耐烦,“你这家伙给我乖乖躺着,没事别乱给我添乱。”

  我说,貌似我只是动了动指头、稍微瞥了瞥头吧?这也算添乱?这也算乱动?

  我嘴角微微抽搐,继续把视线转向头顶那不认识的天花板。

  “哥哥!”纳兰小暮欢呼一声,像是只猫一样飞扑了过来,

  可惜,她不是猫,纳兰小暮是个人。

  那两只胳膊狠狠地砸在我的腿上,我不知道纳兰小暮用了多大的劲,反正疼得我是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只是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一边死命拍打着我的双腿,一边眼睛红红地看着我,“你终于醒了,没事了!”

  “要是,你能把你那两根胳膊拿开,我想我会更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嘴里像是含着颗小石子,“快点,别拍了!”

  “纳兰暮,你醒了。”司南兰看上去也是松了口气,她走到病床边,歉意道,“抱歉抱歉,这次是我不对,你,没有事吧?”

  “还好还好,除了胳膊啊腿啊肾啊心脏啊脑袋啊眼睛啊……等等,眼镜?”我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急忙摸了摸我的鼻梁,“我的眼镜去哪了?”

  “都说了不要乱动。”那个白毛很不爽地看着我,推开司南兰,走到病床边,真是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抽的我脑袋一怔一怔的,“给我冷静冷静,你这样乱动只会让伤势更严重!”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的我表示不服:就算伤势会更严重,也是被你打出来的!

  不过那一掌还真是挺重的,一巴掌打得我眼睛前面都是金星……

  “现在冷静下来了?”他看着呆滞的我。

  ……冷静?!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鬼才能冷静下来啊!

  但我还是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那个白毛,晃了晃手中银闪闪的小手术刀。

  “如果你还没冷静下来,我不介意再给你做一个小手术。”

  ……

  好吧好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展开。

  我和这个白毛勉强算得上朋友,他会这么说这么干,不奇怪,不奇怪,我真的不觉得奇怪。

  这么安慰着自己,我叹了口气,准备说点什么别的。

  现在这气氛,我是实在受不了了,好像我已经一只脚踏入棺材了一样。

  喀拉。

  头顶忽然传来很不妙的声音。

  我不由得把目光对准了天花板,然后……

  一个白白的东西瞬间从天花板上脱离,朝着我的脸坠落!

  像颗彗星,这东西稳稳地砸到了我的脸上!

  脑袋又开始轰鸣!这次直接是从脑壳开始轰鸣,大概也被砸出问题了。

  意识开始模糊,最终捕捉到的,居然是这么几句话。

  “哥哥!”纳兰小暮悲鸣一声,“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纳兰暮,没事吧!”

  “嘛嘛,看来医务室的天花板也该维修一下了。”白毛那无所谓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继续阅读:第10章 脑残片不要乱入啊混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