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朋友与教导主任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3,024

  面对我的咆哮,秦时还是一脸淡定,“嘛嘛,反正你都已经脑残成这个样子了,多吃几片也没什么,吃多了又死不了。”

  “给我好好听人说话啊!”不知道为何,我总想上去给这个臭屁的家伙来一脚,对了,刚才那一巴掌,我还没有“奉还”……

  “行行行,情绪别那么激动。我刚帮你处理完伤口,你这么激动,一会伤口再开裂我可不管。”秦时依然淡定地看着我,“你要理解我,让一个博士学位的脑神经专家来处理皮外伤,就像猪去找老虎要胡萝卜吃一样可笑,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搞定,你要学着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啊少年郎。”

  “……”我忽然意识到,秦时那个比喻中有问题,还是很大的问题,“你的意思是……我是猪?”

  “看来还没有彻底脑残嘛,恭喜你答对了。”秦时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那盒脑残片,边拆边问,“咱们还是回到正题吧,说吧,这次又做什么梦?说实话,我真心怀疑你这家伙是不是人格分裂,要不就是脑袋里有有毛病吗,回头要不要让我给你做了小检查?”

  说罢,他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你妹妹还没回来,现在应该在教室上课呢。”

  “想、都、别、想!”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着,“我还不想死!”

  呵呵,让一个脑神经博士给我做小检查……那不就是找死吗……

  我很清楚秦时口中的“小调查”是啥……真的很清楚……就是指开颅手术……

  我闲的蛋疼没事让他在我脑袋上开个洞啊!更何况这货以前是战地医生,属于那种能打能加能抗能防的变态医生,万一一个不小心把手术刀插进我脑子里……我哭都没地方哭!

  这种死不了的老妖怪,就算没了心脏或者没了脑袋一样能活,重新长出也只需要短的时间。然而我不一样!我就一个脑袋一个心脏,没了哪一个都是妥妥死!

  “放心,死不了的,最多就是下半辈子在床上躺着的时间稍微长点。”秦时边嚼边说,“这都不重要对不对?人死了就在棺材里躺着了,你比他们的待遇要好很多。”

  “那不就是植物人吗!真变成那样我还不如直接去死呢!”我强压住暴打他的欲望,虽然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话说你在吃什么?”

  “这个。”他晃了晃手中的东西,“你要不要来一点?”

  我沉默了,因为,此时此刻,秦时嘴里嚼的,手中拿的,就是刚才,他扔给我的,那盒脑残片……

  “好吧好吧,其实这盒子里装得只是糖,并不是什么脑残片,而且脑残片还只是人们幻想中的药物。”秦时看着我的反应,摇了摇头,“毕竟,如果真的研发出了脑残片,这世界上就会少很多像你这样的家伙了。”

  “……结果你还是变着法骂我脑残啊喂!”

  “行了,这次是真不闹了,还是说说你的梦吧。”秦时扔掉手中的药盒。

  我叹了口气,费了这么多口水,总算是进入正题了……

  ……

  我们两个家伙在开学第一天就认识了,虽然方式……有些微妙。

  嘛嘛,也不算什么太丢人的事……

  具体经过我就不说了,诸位只需要知道,在开学第一天,我的眼镜被人碰落了就行……

  然后,那时候的我很茫然啊,茫然到不知道干什么,就开始了环视四周……

  然后,哗啦啦地倒下一片学生,整齐划一。

  那些站在一旁的老师也倒下不少,就连高台上的领导都“咚”的一声扑街了……

  我当时就懵了,同时心底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还是蛮准的,虽然,在当时,我希望这是错的……

  那一半没倒下的学生,像是饿狼一样扑了过来,二话没说就打我。

  校方也没有制止,他们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看着,大概是觉得我罪有应得吧……

  然后,我就彻底懵了。

  额凑!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好端端地都上来打我?

  再然后,纳兰小暮就不愿意了,于是,她就出手了……

  也正因为她的干涉,这场【闹剧】光荣地升格为了【大混战】……

  还是无修版的【大混战】……

  咳咳,具体过程我不方便说,毕竟咱是校园青春恋爱吐槽热血少年神魔机械小说,太红的东西混进来,会给小朋友误导的……

  诸位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好,那些太红的东西,就请自己脑补去吧!

  再再然后,大部分学生就被纳兰小暮放倒了吗。

  这时候,被誉为【全校最恐怖的女人】——教导主任出场了。

  她单臂提起萝莉体型的纳兰小暮,一记手刀劈晕了纳兰小暮。

  在这个恐怖的女人面前,纳兰小暮是真的傻眼了,连反抗都忘了,最后被教导主任团成一个球,扔到了一旁……

  最终结果也很简单,我放倒了一半学生,纳兰小暮放倒了剩下的大部分学生,教导主任把我们给放倒了……

  再再再然后,纳兰小暮去教导主任处,而我去了医务室,认识了这个货,一来二去就熟了……

  不要问我怎么【一来二去】的,这都是细节对吧?就不要在意了……

  嘛,很复杂对不对?

  其实一点也不复杂,过程就是这样,貌似很普通但实际很崩坏的样子。

  这个朋友虽然不怎么靠谱,不怎么【正常】,但也挺好的。

  有的时候,秦时会拉着我出去喝酒,说“咱俩年龄平均一下你就不算未成年人了”,然后会在街上找一家酒馆,一喝喝到第二天天亮,到了第二天两个人一个翘课一个翘班。

  喝酒的时候,他总会跟我说一些年轻时候的壮举,都是些二战的事情,他是苏联那边的战地医生,却和普通士兵一样,一起去打纳粹和法西斯。说到最后又哭又笑,也听不出到底是在说什么,我只好给他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所以说,那一巴掌绝对是秦时在报复我!

  作为这家学院中那为数不多的、能跟我说上话的人,秦时总是在开导我,一直想让我乖乖躺到手术台上,把我的脑叶白质切了,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这已经不是损友的范围了,这就是个疯子。

  可我觉得这个疯子朋友蛮不错的,喝酒的时候还能给你补充补充历史和地理,给你补充补充各地居民的生活习俗,即使都已经过时了……

  哪怕有时候会从口袋中掏出手术刀眼神炯炯地看着你,但也不错,蛮好的一个家伙,毕竟我就只有这几个朋友……

  只能说物以类聚了。

  ……

  “梦到了……一片地狱?”秦时转着手中的笔,嗤笑道,“你这家伙脑袋果然不正常,前几天不是梦到战场吗?战争打完了?”

  没错,这不是第一次做梦了,而是做了好多次。具体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毕竟每次来麻烦这个不正常的货的时候,都需要浪费我大量的脑细胞……

  “谁知道啊,我说,有没有镇定剂什么的。”我又叹了口气,“你说我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你都说谁知道了我怎么会知道。”秦时翻了翻白眼,“还是按以前的剂量吃药就行,话说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让我给你动个小手术什么的?”

  “免了,我既不想死也不想当植物人。”我没好气道。

  “再考虑考虑吧,切个脑叶白质,很快的。”

  “问题是切了我就变傻子了!你真当我生物没学好吗!”

  “哇啊啊啊!哥哥!”医务室的门被大力拍开,冲进来一只萝莉,那是纳兰小暮,“大事不好了啊!”

  “淡定一些,还有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我再度叹了口气。

  “哥哥!哇啊啊啊啊啊!”纳兰小暮眼睛里滚着晶莹的液体,“哥哥啊!呜啊啊!”

  “别搞得我跟快死了一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我问道。

  “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教导主任要哥哥去教导主任处!”纳兰小暮的声音里有股少见的恐惧。

  “……我觉得我还是去死比较好……”

  “一路走好。”秦时拍了拍我的肩膀,用一种类似于目送壮士远去的目光看着我,幸灾乐祸道,“如果你能活着回来,咱们再讨论这个‘梦’这个问题吧?”

  果然是因为想到了教导主任了吗?果然,我不该回想起这个女人吗!

继续阅读:第12章 所谓的龙潭虎穴之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