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脑残片不要乱入啊混蛋!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2,354

  “小腿骨错位,右腿骨折,左腿的膝关节也出了些问题,中度脑震荡变重度脑震荡,脑袋里也出了些问题,不过不是很严重。”白毛拍了拍我的头,遗憾道,“不过还真是可惜,刚才那一下居然没有砸死你,真是让人打心底不爽。”

  “喂喂,你是不是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啊!”我拿开他的手,深深地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先跟我说说我眼睛的问题吧,这可是快期末考试了,超能力可不能出岔子。”

  “不过,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提起你妹妹,你就会露出那种表情,像是看到索命阎王了一样。今天见到了真人,才知道那个家伙跟你说的一模一样,那么恐怖,没有半点水分。”白毛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同情,“你这家伙能活到现在,也是蛮辛苦的。”

  “虽然我很高兴,你能看清那个家伙的真面目,并且理解我,但是……”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五脏六腑感觉都在隐隐作痛,“麻烦听话听重点好不好?先给我解释一下眼睛的问题行不行?”

  “话说那个司南兰也不好惹,她在学院里还是挺有名的,以冷静和绝对的暴力而闻名,和你妹妹是朋友吗?”白毛拉过椅子来,坐下之后继续和我扯,“不过你妹妹不是高一的吗?那个司南兰应该跟你一样,都是高二的啊。”

  “你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啊……”我摸了摸绑在头上的纱布,“很抱歉你猜错了,她俩可不是朋友,朋友的话,果然还是要找那些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吧?”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瞥了这个白毛一眼,“当然……也有例外。”

  ……

  没错,面前这个白毛,就是我在这家学院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哪怕他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哪怕他看上去真的跟我差不多,哪怕他看上去真的真的跟我差不多。

  但,他跟我还是有差别的,还是很大的差别。

  比如年龄,比如年龄,比如年龄,再比如年龄。

  一点也没有错,这个看上去跟我年纪差不多的白毛,比我大出很多很多。要是真论年龄,这家伙都可以当我曾曾曾曾曾曾祖父了……

  据他自己所说,他有记忆那年,二战还没打完,东瀛人才刚完袭击珍珠港……

  这么一算,这位至少也是个年龄破四位数的老妖怪。

  也许会有人问,人类真的有可能活到这个年纪吗?

  我可以很负责,很负责,负全部责任地说:这一切,还是要看超能力的!

  “例外?什么例外?朋友不就是那种合得来的家伙吗?”那个白毛推了推眼镜,“虽然我活了这么多年,合拍的朋友都挂了,那些不合拍也都死了,哦对了,那些不合拍的,不是我朋友来着。”

  “那我们算啥?”我无奈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当然不是。”这个白毛居然一口否认,“你最多最多、只能算一个脑残的傻逼患者而已,还称不上是我的朋友,对不对?”

  “且不说傻逼吧……我就问问,‘脑残’这个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啊。”我叹了口气,“还有,先把我能力的问题说一下啊,快期末考试了这可是。要是超能力考试过不了关,你信不信我网购一盒TNT和你同归于尽啊混蛋。”

  “真是幼稚!”白毛一脸不屑,“想当初我作为特种兵在某个岛上执行秘密任务时,美利坚的原子弹都没轰死我,你丫的一盒TNT就想炸死我?还说不是脑残?”

  是的,这个名为“秦时”的白毛,能力是肉体再生。简单来说,只要一个细胞还存活着,就永远死不了。而他的细胞也不像正常人一样会衰老,还具有所有细胞的特性,受损的同时开始再生。

  也就是说,他永远也死不了。

  啧,怎么感觉我周围的人,超能力都好厉害,唯独我的超能力这么弱鸡!

  嗯,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我的错觉。

  “总感觉我们的话题偏了不少,还是回到正题吧。”我嘴角抽搐道,“你先给我回答两个问题,首先,我的能力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失效了?”

  他从一旁的桌子上抄起一个注射器,吓得我脖子一缩,还以为他要给我来一针。

  “别那副熊样,来看看,你还认得这是什么吗?”秦时这个白毛晃了晃那个注射器,“这东西能压制你的能力。想当初,我给你推荐的就是这东西,而不是什么破眼镜。一天三针,保证你什么麻烦都没有。”

  “废话,这东西我当然记得。”我说道,”你该不会是给我来了一针吧?”

  “恭喜你猜对了。”秦时耸了耸肩,随手把这东西扔回去,“这还只是个减弱版,药效大概只能维持到下午,到时候你的能力就恢复了。啧,你也真是的,非要带个破眼镜来压制能力,这种蠢办法也只有猴子会用了。”

  “这家吃枣药丸的破学院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像今天中午那个丝袜变态,是个变态这不假,但是个很厉害的变态,差点被烧死啊我。”我摇了摇头,“下一次再遇到【罪犯】要是能力正好没用怎么办?等着被烧死吗?”

  “我可不管皮外伤,我是个脑科医生,在哈佛专攻的也是大脑神经。”秦时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说道,“说吧,刚才我替你包扎的时候,你就让我把那两个少女赶了出去,是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吗?”

  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我又开始做梦了。”

  “春梦吗?嘛嘛,这也是正常,你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就喜欢胡思乱想,没什么大碍的。”秦时哼了哼,“话说我这里有伟哥,要不要?”

  “你真是够了!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

  “好好好,说正经的。”他摆了摆手,“感觉我这个医务室老师都快成你的私人医生了……行行行,快说,这梦又怎么了,又梦到了什么?到底是梦到耶稣还是佛祖?”

  “都说了不是跟你闹!”我再度叹了口气,“这次,我看到了很奇怪的东西……”

  “有多奇怪?依我看就是你脑残还没好。”秦时嘲笑道,扔给我一盒东西,“接着,这东西你或许用得着。”

  我疑惑地看了秦时一眼,他示意让我举起看看。

  药盒上就写着三个大字——【脑残片】

  “吃了吧,吃了应该就没事了。”秦时搔了搔头发,“还有,一日一片,吃多了就真脑残了。”

  “这东西你自己留着吃吧!”我额头上爆出两根青筋,“给我正常一些啊!”

继续阅读:第11章 朋友与教导主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