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我是——纳兰暮!
空零之轨2018-09-21 02:033,484

  问个蠢问题。

  人类起床需要几步?

  对我而言,那就是睁眼,戴眼镜,然后从床上蹦起来。

  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包括这张在每个清晨打开房门后都能映入眼帘的笑脸。

  “早上好,哥哥。”腰间系着小熊围裙的妹妹在我的面前问道,那双深紫色的双瞳像是刚出土的古物,小脸带着柔和的笑意,“今天的早餐想要吃什么?面包?鸡蛋?还是……我?”

  说着,她还示威一样地舔了舔嘴唇。

  “麻烦把自己的本性埋得深一点,当然如果你自己也能埋得深点就更好了。”

  “好的!那么早上就吃鸡蛋了。”

  以及日常的对话,虽然听上去有些驴唇不对马嘴。

  这样想着,我推开卫生间的门,摘下眼镜走到长镜前,有点无精打采地看向镜中之人。

  镜中之人,有着一双血红色的双瞳,仿佛摇曳着染血的彼岸花,花瓣上满是恶意满满的血。

  在那恶鬼一样的目光下,我的心脏也是骤然一停,随即就像是绑上了一块石头,跳得缓慢而强劲。

  一口浊气吐出,我渐渐清醒过来,似乎置身于冰窖。

  没错,这也是我的日常。

  ……

  我叫纳兰暮,是个很普通的少年。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有着普通设定的少年。

  比如有妹有房,比如父母双忙,但是很可惜我并没有种马属性。

  不过就前期而言,这烂大街的设定也足以称得上【烂俗】。

  因此在这个龙傲天风傲天骨傲天各种逆天小说横行的时代,我算是个普通的主角。

  只不过,你还得剔除一点东西……

  比如屋外的爆炸声,枪声,钢铁碰撞声,电磁炮炮击的声音,以及火焰腾空声,当然偶尔也会有几声喝彩。

  “……”默默吐掉嘴中的水,我暗暗叹了口气,拧开了水龙头。

  没错,这就是我的日常,关于这片世界的正常生活。

  因为这个是超能力满天乱飞的时代,在几百年前,少得要人命的超能力现在是……

  现在几乎是个人都能发个火球扔个雷柱,跟街边的白菜没什么两样。

  如果让几百年前的物理学家看到今天这一幕,还没死的大概会直接被气得吐上三升血,死了的……

  应该会扒开棺材盖,从棺材里跑出来。

  而要是从这个方面说起来,我这家伙也不是那么普通。

  【能力失控】

  定义是无法被掌控的超能力,有些时候也特指那些威力巨大的超能力。

  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可惜我的能力……

  【恐惧之瞳】

  我默默在心底重复了一边自己的能力名称。

  这是个另类的精神系能力,唯一用处就是让被注视到的人给予精神上的压迫感。

  简言而之,就是个废柴能力。

  同时还自带一个更废柴的附加能力,能看穿人心底的恐惧,然而只能对一个人用一次。

  简直废得无与伦比。

  用毛巾擦去眼镜片上的水汽,我抬头看了看镜子,心底有股火气。

  每次照镜子,我总觉得镜子的那个家伙是在嘲讽我。

  根据角色设定,唯有从生理上来算时,我才是个少年。

  从表面来看,我则是个跟妹妹九成像的少女。

  那一成还只是因为妹妹是*,而我是真汉子。

  考虑了一下这个月已经砸了两面镜子,最终我还是把这丝火气压了下去。

  戴上眼镜,我看着镜中那个半张脸都被眼睛挡住的家伙,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

  本身我并不近视,双眼都是超越人类极限的8.0的存在,哪怕是放在这个时代也是不多见。

  很遗憾,为了压制暴走的能力,我必须时时刻刻戴上这东西。

  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性别被认错的次数明显减少。

  这样想着,我已经从卫生间里走到了楼下。

  还没走到餐桌旁边,妹妹就从厨房里飞扑过来,差点把我扑倒。

  “哥哥~饭已经做好了。”妹妹像一只猫一样在我身上撒娇道,脑袋朝我脸颊靠近,“那就先按照惯例,给妹妹我一个热情的早安吻!”

  “我也从来没给过你什么早安吻,所以把那个‘惯例’去掉。”我按住她的脑袋,叹了口气。

  “好的哥哥!那么按照惯例……”

  对于这个不听人话的家伙,我也只能推开她,顺便敲敲她的额头。

  之前也说过了,父母双忙啊。

  身为学者的他们满世界乱跑,把我们冷落了五六年之久,也不知道是在捣鼓什么。

  由于常年在外,他们没有管我们,也管不上我们,就在离学校近的地方买了这座房子,让我们兄妹住在这里。

  这座房子只有两个人住,显得有些空旷。

  父母不负责,但每月都有寄来生活费,即使如此我还是在外打工。

  毕竟钱都被妹妹掌管着,每一次我去找她要钱都会提出一些……

  很奇怪的要求。

  你以为是“抱抱你可爱的妹妹”或者是“打欠条”之类的吗?那你真是太天真了!

  天真得就像一块法式蛋糕,甜得不能再甜!

  就像……当时的我一样……

  “我要当哥哥的女朋友。”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条件。

  虽然这家伙很可爱,而且发育也很好,哪怕是在学校中也有很多男生在追求她,可……

  这件事有个多方面的原因,不方便解释。

  吃完早饭,我愕然发现,自家那个进入奇怪状态的妹妹不见了。

  我倒不是担心这家伙的自身安危,只要她不去祸害别人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推开房间门,换上正式的校服,对着镜子系好领带。

  黑框的眼镜把我隐藏起来,就是压得鼻梁难受,太大了。

  饶是如此我还是满意地看着镜子,这个普通少年的形象很不错,很符合这本书的价值观。

  “我去上学了,你也快点!”跑下去后,我对着房子喊了一声。

  不清楚妹妹到底去哪了,我只好这么做,显得白痴就白痴吧,这家伙的危险性太大了。

  她的能力算得上是很罕见的空间系能力,只要和身体有直接的接触的东西,就可以传送到自己想要传送的地方。

  这个要是放在游戏里纯辅助的能力,却被妹妹用的凶残无比。

  举个例子,听过“瞬间脱衣法”吗?就是那个一瞬间就能摧毁一个人自尊心的江湖秘传。

  放心吧,这种事情,我这个妹妹是干得出来的。

  相比之下我这个哥哥才更像辅助,还是个废柴,说好的外挂呢?

  “纳兰暮!”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叫住我。

  说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地介绍自己。

  我和妹妹都姓纳兰,我叫纳兰暮,而妹妹叫纳兰小暮……

  只能说父母真是亲爹亲妈,当年估计应该是嫌起名字麻烦,于是只是加了个“小”字。

  谁让图方便是人类的天性呢。

  我在心底吐着槽,顺便看向那个喊住我的少女。

  黑色的长发垂到她的腰间,脸蛋精致的就像是艺术家笔下的那份完美,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漆黑色的瞳孔宛如一潭湖水,深不见底。

  这是个无论放在哪里,都能担起“美女”这个称呼的家伙,就是有一处让人深感遗憾。

  “怎么了?”少女见我不说话,问道,“难道你不舒服?”

  “没、没什么。”我回过神来,回答道。

  要说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地方,就是那贫瘠得可以停飞机的……咳!

  “有事的话要跟我说,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马。”少女走过来,语气有些关切。

  这也是实话,这位少女是我的青梅竹马,据说她妈和我妈还是多年的好朋友。

  两家紧挨着,来往自然也就多。

  只可惜高中我俩都去了不同的班级,很少碰面。

  “没什么事,只不过早上我妹妹又有些不正常。”想到这里,我微微苦笑,“你也知道的,她一直有些不大正常。”

  “和你说话我很高兴,但现在时间快到了。”少女扬起手腕,那有一块挺古老的钟表,石英指针缓缓旋转着,“如果你不想罚站的话,就快点吧——————————”

  最后一个音节被诡异的拖长,少女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我的面前,像是出海的蛟龙,咆哮着冲向前方。

  树上那摇摆的树叶被狂风扯下来,翻了好几翻。

  我拿下落到头顶的树叶,怔了好久。

  这就是我这个青梅竹马,司南兰的能力,肉体强化。

  单靠蛮力这家伙能跟美国队长绿巨人拼上一拼,可怕的是人家的爷爷还是个有名的古武术者。

  据说她是深得其真传,什么一掌断山,一拳逆水……有时也能听到这样的传言。

  这样想着,我忽然发现,这条街上貌似就只剩下我一个家伙了啊……

  一股晨风呼呼而过,我的额头上沁出一层冷汗。

  嗯……有股不好的预感……

  我猛地低头,看向手腕的手表。

  抬起头,我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按理说,高中生街头偶遇幼年的青梅竹马,不应该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然后大杀四方,枕着金子睡在水晶上……再体现一下“龙傲天”和“杰克苏”的生活吗?

  为什么放在我身上就感觉哪里怪怪的?

  可能这个世界不大对劲吧?

  我思考了一下,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半秒钟后,我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向不远处的学校狂奔而去,像只发癫的青蛙。

  佛祖在上,上帝保佑,奥丁、该隐、共产主义……哪个能保佑我哪个上啊!

  要迟到了啊!

继续阅读:第1章 据说第1章要给人好印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展开の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