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了你的当
阿耐2017-09-26 11:084,357

  “五十万现金,我打算捐给那福利院。那种地方有些大人不拿小孩子当人,被领养走一个,他们会庆幸卖个好价钱。智障的孩子比较惨,我弟弟没名没分寄居在那家福利院,若是院长没良心,晚上偷偷送出去扔掉,或者……谁也不会知道。我弟弟能活到今天被我领回家,说明那家福利院的人良心很好。”

  “唔,明白了,难怪你用现金,不用汇款走账,分明是鼓励他们私分善款的决心。你又入乡随俗了。有个小问题,希望你听了别生气,如果生气就别回答我。像你这么聪明,没有残疾,又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在孤儿院里为什么没被抱养?”

  “我们孤儿院有门必修课,抱大腿。有志愿者、领养人来院里,大伙儿一哄而上,一条大腿上可以抱好几只小手,一个大人身上可以被七八个小孩抱得寸步难移,许多志愿者到这一步就哭了。领养者则是在这些亲昵的小孩子当中挑一个最亲的最可爱的,他们管这叫有缘。我坏就坏在那么小就有了记忆,我觉得院里待着比跟着妈妈更安全,所以一到这种场合就赶紧躲开了。再说……本地人来领养的话,一听说是某某某的女儿,到底心里有疙瘩。所以很羡慕我们楼层的小关小曲,小关一看就是在父母手心里呵护大的,小曲怎么闹腾她父母都宠爱她,她还总以为她爸爸虐待她。你呢?你是独生子女,一定也很受宠爱。”

  “我这独生子女比较特殊,家里成分不好,当时穷得叮当响,没钱生第二个。等后来平反,却有了独生子女政策,不能生了。所以我歪打正着成了老一辈独生子女。当时一直羡慕人家打架有哥哥帮,回家有姐姐洗衣服,人心不足。”

  “姐姐洗衣服?”

  “孩子多的家庭,都是大孩子抱小孩子,所以才有长兄抵父,长姐如母之说。你以后就是你弟弟的妈了。”但奇点随即就小心地转移了话题,“你看了那么多书,最喜欢哪个作者?”

  “我最喜欢曼瑟?奥尔森,喜欢跟随他强大的逻辑,被他一路牵引到最终结果。不过我相信你问的应是我最喜欢哪个小说作者,基本上没有特别喜欢的,尤其是童话作者,我很庆幸小时候没书看,避免了受童话那种逻辑混乱书籍的荼毒。”

  奇点听得哭笑不得,刚想反驳,安迪就又抢着道:“考虑到跟我同龄的女孩子很多还靠着爸妈生活,而我能承担起供养弟弟的责任,还是挺值得骄傲的。所以你不用善意回避这个我未来将长姐如母的话题。”

  “既然……我继续说四个建议。一、今晚上住市区,不去黛山;二、明天领了人就走,不要在黛山转悠;三、看到你弟弟身上与你相似的特征,不要举一反三;四、有情绪立刻跟我说,不要见外,我很愿意帮你分担,除了银行密码之类的可以不说。OK?”

  “OK。”安迪心里忽然很踏实,感觉身边又多了一个依靠,“黛山的野生甲鱼表示情绪稳定,避免一场杀身之祸了。为什么你与其他独生子女不一样,似乎少了点儿骄纵。”

  “你是第一个说我不骄的。你今天为什么不抢我话头?”

  “心里紧张。不过,其实我平时话不多的,常态是坐在一边看别人说,看别人热闹。”

  “跟我投缘,所以话多?”

  “是。”

  “女孩子能不能矜持点儿?”

  “有必要考验彼此的智商吗?”

  “这与考验智商没关系,你这山楂树,哈哈。我以后慢慢培养你。”

  “萝莉养成计划?”

  奇点只能无奈地笑,这种斗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有模式可循,倒是一路不愁枯燥。

  李朝生在火车上很灵活,他叮嘱关雎尔站在人挤人的过道上别走开,然后他捏着包香烟到处找穿制服的,很快就弄到两张硬卧。然后又捏着香烟将两张卧铺换到一起,一个上铺,一个中铺。可惜关雎尔看不出此中门道,只以为上火车只要有钱就应该有睡的或者坐的,又不是春运时节,上车补到卧铺没什么稀奇。她要求睡干净点儿的上铺,以免有人探头探脑地张望。

  等一熄灯,出游的激动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李朝生似乎在中铺睡着了,关雎尔却犯愁起来。大事不好,她穿的不是旅游鞋,而是中跟鞋,明天得走得脚底起泡……不好,这双鞋子值近千元,放在下铺的床底下不知道会不会被人顺手牵羊……会不会有人等她睡着了,偷了她的电脑包和双肩包……还有中铺的李朝生更容易被偷……半夜会不会有猥琐男人毛手毛脚呢……明天早上火车六点到站,停十分钟离开,那么起码得提前半小时醒来作准备,火车声音这么响,不知会不会盖过手机闹钟声……她左看右看,那些陌生的乘客仿佛都心怀鬼胎。

  关雎尔越想越不安稳,一会儿爬下去将两人的两双鞋子都拿上来,找出一只干净塑料袋包装好,放在床铺中间。一会儿又伸出头看看李朝生的中铺,看清楚衣服没有挂在外面,才放心。又将电脑包与双肩包并排放在鞋子边上,一起盖上被子,这样即使小偷也一时找不到了。全都安排妥当,可就是她几乎没多少地方可睡,只能老老实实仰躺着。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她就睁开眼睛来巡视,不仅将自己床铺上的东西都检查一遍,还得探出脑袋检查李朝生的东西。于是,一夜无法安睡,几乎眼睛睁了一夜。等列车员来换车票叫醒,她却累得发呆了。

  李朝生怎么都想不到出游的开端竟是这样,他激动地生龙活虎地醒来,面对的却是关雎尔呆滞的双眼。得知关雎尔一晚上一个人默默地照应两张床铺,几乎一夜没睡,而且递过来的李朝生的鞋子还带着被子里的体温,李朝生心里真想把这傻姑娘抱在怀里好好抚慰一通。于是,两人下了火车,第一件事是找到一家知名的全国性的商务连锁酒店住下,让关雎尔安全地好好地睡一觉。

  安迪与奇点到了黛山县所属的市,这里虽然是安迪的家乡,可奇点比安迪更熟悉,他有生意在此地。他下高速就直接去了一家常住的酒店,登记入住。安迪做甩手掌柜,背着手看奇点登记,等接待递回她的护照与奇点的身份证,她好奇地拿来奇点的身份证细看。“你1975年生,才比我大四年。”

  “我跟你说过我没比你大多少,你看来没相信。”奇点也看安迪的护照,彼此一点儿都不客气。

  “我的生日其实应该在6月,前不久才知道的。生年倒是没弄错。”

  闻言,柜台里面的接待一脸诧异地看了他们俩一眼,递来两个房间的钥匙卡。安迪拿了钥匙卡就走,她刚才听到暌违多年的乡音,瞬间触发她藏在脑袋深处的黑色记忆包,她唯有一躲了之,免得待在酒店的大厅里,到处都能听到本地人的喧哗。可是,明天怎么办,明天即将密集听到的,都是正宗黛山的乡音,她从出生便已熟悉的乡音。在她的记忆中,乡音并不美好,充满下作的低级的粗糙的无礼的浑浊的暴戾的词汇,那些词汇是如此熟悉,她从小就在那些词汇中长大,只要有环境,她也是张嘴就来。那些词汇,她长大后不得不以闭嘴不言才能克制出口成脏。可是,今天才一接触,那些词汇已经排山倒海涌到嘴边,其他的记忆更是无边无涯,仿若受到催眠。她刚才就想给诧异看他们的接待一句损话呢,好不容易才忍住。她迫切地想要做一个正常人。

  奇点见安迪有异,到电梯里才问:“怎么了?脸色不对劲。”

  “近乡心怯,才听到几句本地话,激动了。最需要安眠药一粒,保证睡眠。”

  “我有白加黑感冒片,可以给你一粒。你不嗜烟酒,药力足够。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安迪勉强挤出笑脸,等拿了黑片就赶紧吞了,躲进自己房间等睡觉。

  但奇点越想越不对劲,心想,今天才到市区就这样了,明天又会怎样。他想来想去,挂了个电话给安迪,但安迪似乎是拔了电话线,大概是拒绝骚扰。奇点只得直接去敲门,等门开,他就自觉退后一步,但脸上笑嘻嘻的,似乎有点儿不怀好意地看着安迪只伸出一只头。“还没睡?”

  “在看书,等睡意。你什么事?”

  “这么警惕,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

  “换上睡衣了,不方便。”

  安迪既然说得如此老实,奇点不便再开玩笑,“跟你说个正经事,走廊不方便,或者你来我房间?”

  “哦,等等。”安迪缩回脑袋,披上风衣,走去奇点的房间,见房门洞开,她进去后也不关上,让门敞开着。而且她也不坐下,就这么站在过道上,双手插风衣兜里。奇点见此,索性远远站到房子的角落,免得安迪惊惶。

  “我刚才想到一件事,你说你大英雄怕见老街坊,激动了。为什么车上跟我讲那么多有关孤儿院的事,你当时平静得像在说别人的事,按说也是回忆,你却没激动。你想过为什么吗?”

  “唔?”确实怪异,安迪一时愣住了。按说,孤儿院的事儿也是她不愿提起的,凡是勾起回忆的事儿她都不愿多提,连以前谭宗明问起来的时候她都不愿多说。为什么今天能在车上情绪稳定地讲那么多?她当时甚至还提了本地人为什么不愿意收养她,那不比乡音更冲击吗?“不知不觉,上了你的当?”

  “说明你并不害怕事实,你害怕的只是你心中提示的恐惧。说到底,你是自己吓死自己。”

  安迪想了半天,摇头,“我恐惧的核心不是这个……”

  “你恐惧的核心我在周四晚上已经见识到,但许多记忆都可以指向核心,乡音即可以让你联想。明天你即将见到的是最接近核心的事实,你弟弟,他可以提醒你更多联想。我给你一个忠告,无论你弟弟长什么样子,你就是你,你已经长成你这样子,你担心也好,不担心也好,命运都是只有一条路,改不了。所以看见你弟弟长什么样子,你如果恐惧,就是不科学与不合逻辑了。只有你已经长成的基因才是成就你的充分必然条件,其余都不是。”

  “问题是我不知道我的基因把我导向哪儿,而我弟弟跟我有部分重叠的内涵……唉,基因问题太复杂,我已经咨询过,可忍不住自己吓死自己。”“既然是既成事实,不如坦然,作好周全准备,过好眼下的每一天。”“这话说说容易啊。为什么癌症病人确诊后死得更快,一半是给吓死的。

  嗯,跟你讨论这个,我竟然又没激动。你是我的……你是好人。”在奇点面前说话太无戒备,她差点脱口而出甜言蜜语,连忙打住。感觉自己骨子里好生淫荡,这不是好现象。

  奇点笑道:“我是你的好人?有多好?”“烧得出舍利子的那种。药力起作用了,我得去睡觉。”“批准。”奇点对着安迪的背影温柔地追上一句,“我会在你身边。”安迪站住,回眸,心里瞬间冒出好几个问题,为什么?多久?怎么站位?但她又想到,坦然,过好眼下的每一天足矣。如此,便成就回眸一笑,飘然而走。美女,睡衣外裹风衣,赤足蹬一双拖鞋。及至美女走得没影儿,奇点还是发了一阵子呆,才去将门关上。

  但很快一个电话过来破坏回眸一笑营造的旖旎氛围。“奇点,有个不情之请。明天请站在我身边,如果我情绪波动太大,请把我扭送上车。”“那么你弟弟还接不接?”“唉,不知道。届时请你帮我作决定。”奇点真想问一句电话那头的人究竟是不是安迪,如此优柔,不是安迪的风格。可那一声叹息软化了奇点,她就是个小女人,要不然他跟来做什么。

  樊胜美昨晚虽然一口拒绝了王柏川,可周六清晨才刚天亮,她就热切地起床了,调配各色精油洗头洗澡,直把整个小小的洗手间弄得香喷喷的。本来,周六应是洗晒一周脏衣服的日子,可樊胜美今天若有期待,一时顾不得洗衣篮里的衣服,忙着卷头发,做面膜,修指甲。等邱莹莹起床,见到的是已经容光焕发的樊胜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