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各人的工作烦恼
阿耐2016-04-22 13:154,173

  这一想,安迪发现自己在事业方面着实幸运,似乎从来不用担心考核问题,都是上司主动将她提前提拔或者涨薪了。可见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烦恼。被关雎尔的饶舌歌一打搅,安迪脑袋放松了一点。她揭了门口一张字条进屋,看清是曲筱绡所写,要求安迪回家不管多晚都抽时间给她看录像。安迪打了个电话给曲筱绡,果然,不到一分钟,敲门声响起。

  安迪动手在台式机上刻录录像,曲筱绡连这点儿时间似乎都等不住,在安迪身后跳来跳去。很快刻录完成,曲筱绡却要坐在安迪家里看。安迪早在刻录的那点儿时间里打开手提电脑上的邮箱,收看电邮。见曲筱绡赖着不走,她也无所谓,只顾着自己看。

  录像从赵医生敲门起,曲筱绡开始变得激动。然后,便模仿赵医生的各种坐姿,不断跟安迪说,赵医生爱她,爱惨了。安迪当作耳边风,专心致志看她的报告。遇到有不满的,当即发电邮给同事。早上被她点名的“刘关张”中的一员刘斯萌又将数据张冠李戴,安迪看完,用黄色标出错误,发邮痛斥,“只要有一个关键数据出错,整篇报告作废,你却错误百出。市面上多的是你所专注领域的分析报告,唯有前三才有人看,其余都是垃圾。而你的这份报告,你以为是什么?我需要在明早八点钟之前看到修正版。”

  曲筱绡课间休息,扭头看一眼安迪的屏幕,正好看到这几句,笑道:“老实头吧?我回国做老板才发现,我在老实头那儿受的气,比在滑头那儿受的还多。我就是硬生生被老实头急死,急死前是先跳脚死。可你还不能骂老实头,谁跟老实头作对谁就是恶魔,因为大家都知道老实头是好人。”

  安迪只能耸耸肩,“我很奇怪,一个人怎么可以把同样的错误一犯再犯。我还真不敢骂他,其实我更想写的是:你这份报告,连垃圾都排不上。唉。劝他自动辞职,怎么暗示都不见效果。”“明示,怕什么。只要补偿谈好,什么不能做。”“从人事到我,一面对面,他大男人那一张愁眉苦脸,谁都不忍心。我都不好意思说他了,还是电邮最好,不见面,还能说上几句。就希望他能快起来,准确起来。”

  “不说你的事,没劲。你还记得你写给我的几条吗?我白天还怀疑,赵医生那一笑背后肯定有阴谋,没那么简单。可看看这儿,录像,有图有真相啊。你想他是多骄傲的人,他就这么在你们眼皮子底下等,他得多爱我才做得出来啊。安迪,他的笑肯定是硬挤出来的,肯定的,想留给我潇洒而走的好印象。”

  安迪将信将疑,但她对此水平麻麻,只能问一句:“确定?”“当然。我明天找他去。你也加油抓住包总,帅哥是稀缺资源,现在不抓紧找个帅哥谈恋爱,老了就变成养小白脸了。”安迪翻个白眼,“刘帅哥怎么办?”“继续办!”安迪只能继续翻白眼,但手拉鼠标翻到下一页面,一看邮件名称,就道:“你可以走了,回家自己看去。”曲筱绡扑过去,“是不是有绝密挣钱消息?让我看看嘛。我保证不透露出去。”“呵呵,自己都保管不住,还怎么指望别人。”安迪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回家吧。”曲筱绡趁热打铁,“换种说法,凡是你告诉我的,都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有所指?”“指什么?”曲筱绡笑嘻嘻地跑了。安迪这才翻开笔记本电脑,继续看电邮。这部分消息由谭宗明负责收集分析。安迪越来越感觉到,这部分消息在她工作中的指导作用,比她的科学分析更重要。

  樊胜美买好早餐,在小区门口等来王柏川的车子。见王柏川脸上有点儿浮肿,一问,果然又是应酬到很晚。海市好玩的太多,而时间太不够,客户一来,便需要王柏川全陪到底,不过因此感情深厚,促进生意,王柏川当然踊跃亲力亲为。“我打算换个工作,眼下有个比较合适的意向,后天面试。如果成了,以后几站地铁可以上下班,你就不用浪费睡眠时间接送了。”“后天什么时间,我送你过去,保证你最佳状态。”“等着你问这句话呢。后天上午十点,我这儿可以九点出发。面试出来,我还是去上班。你只要把我送到面试地点就行了。”“我在外面等你好消息,给你打气。”樊胜美微笑,心中有浑厚底气沛然而生。后天,她一定会成功。

  邱莹莹才刚走出地铁站,便接到快递一个电话,邱莹莹吩咐让店里的人帮忙签收,心里则是狐疑,她这阵子省钱没网购,哪来的快递。而且爸爸妈妈也还没进化到用民间快递。等到了店里一瞧,挺大一只纸箱,上面写得明明白白的就是给她邱莹莹。邱莹莹不禁又快乐又纠结,一准儿是哪家淘宝店的程序走偏门了,别人的东西附上了她的地址,让她白捡了一票。拆开箱子一看,满满的都是零食,邱莹莹更加快乐而纠结,这么多好吃的牛肉干鱼片干鱿鱼丝猪肉脯,可是这玩意儿值不少钱,真正的买家会很吃亏,她昧下会挺害人的。

  邱莹莹对着一箱子好吃的,呜呜呜地哼了几声,“留着你,晚上我回家再找那家店问清楚。就让我假装我有那么多好吃的吧,假装一白天。整个白天千万别有人打电话讨还,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结果,邱莹莹这一天都特别馋,口水多得说话都不利索,不得不偶尔踢桌底下的纸盒两脚。

  关雎尔跳出安迪的车子,两位与她同年的同事似乎有备而来。“小关,你知道昨晚你忽然被要求加班是怎么回事吗?请看。”关雎尔往同事的手机一看,照片上不正是同组的同事吗?再仔细一看,同桌吃饭的还有上司的上司,以及合伙人。“昨天?……”关雎尔脱口而出,又很快哑了,只会干瞪眼。那些你追我赶的套路她并非不知道,从小耳濡目染得多了。在有比例淘汰机制下,同一起跑线上的其中一个人与上司的上司及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混成亲朋好友,她的年度总结报告即使写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竞技场早就不公平了。

  “对,昨天。我们同是一个大组的,一个人做手脚,其余人的淘汰率就倍增。我们怎么办?不能坐视不公平。”

  另一位同事道:“我们联名群发邮件给公司全体中高层,把潜规则摊在阳光下,让阴谋无法得逞。你如果同意,请加入邮件签名。”

  “受影响最大的是你,你跟她隶属同一小组。昨晚你已经因为她而被加班了。”

  关雎尔无奈地道:“我刚睡醒,让我想想好吗?”

  两位同事颇为失望,悻悻而走,寻找另一位刚走近大厦的同事。关雎尔迷惘着眼睛走进大门,心里想到很多。联名群发确实可以将潜规则摊在阳光下,可万一那位同事的后台很硬,关系很铁,联署就是得罪上司,给自己找罪了。给她看手机的两位同事显然太自信了点儿。

  关雎尔决定将此事压在心底,在公司里不提。只是心里忍不住叹息。

  安迪放下关雎尔,刚进入地下车库,就接到曲筱绡的电话。她想曲筱绡找她又没啥大事,就等车停稳了,尤其是将车尾朝里了,才回拨给曲筱绡。“这么早起床了?”

  “你比我爸妈还狠毒,我爸妈刚接到我电话,还只问我这么早上班了呢。我刚问我妈,该拿我们昨晚讨论过的那种老实头怎么办。我妈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往人事部门放一个特爱较真特教条又特自以为是以为自己看的书最多的女文青。那老实头不是人人心中的好人吗?但那种女文青眼里的好人标准更高。那种女文青心里有一大堆好人应该怎样怎样的标准框框,老实头肯定够不上,让那女文青去跟老实头谈转职谈解雇,我妈说,那真是硬石头撞硬石头,一准撞出结果来。嘻嘻,其实我妈说的是爱看书不懂交际的小姑娘,我一想,那不正是网上鼎鼎大名女文青吗。所以我想,那个女文青还一定要瘦,看上去比老实头还可怜还好人。哈哈哈。”

  “我们公司人事办公室挂着一条横幅,是我提倡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你这条建议很好,不过暂时不考虑。谢谢你这么早挂心着我这件事。 ”

  “那是,我对你可好啦。你不加人就不加人啦,反正我妈说,她那儿就养着这么个狠角色女文青,有需要硬着头皮上的人事工作,就让她去作解释。”

  “樊胜美显然不是。”

  “哈哈哈。”

  安迪在曲筱绡的笑声中走进公司,感觉气氛异常,而她的助理很反常地匆匆跑过来。

  “刘斯萌今晨三点多在家跳楼自杀身亡。是谭总的助理来电。”

  安迪一愣。今早吃饭时候查邮箱,没看到刘斯萌修改后的报告,她还腹诽了一下,但没发邮件催,准备中午餐会时批评。想不到人家那时已在天堂了。她当即下令助理,“通知下去,所有员工不得以公司名义对媒体发表看法,不得以公司员工名义在微博、博客、BBS等网络载体上发布消息。此事统一交由谭总处理。”

  但坐进办公室,安迪好生发了一会儿呆。直到一杯咖啡下去,才立刻一个电话打给关雎尔,“小关,今晚下班后你有没有一个小时吃饭时间?如果有,我有事找你,一起吃顿便饭。”

  “有的。我肯定又得加班。”

  安迪回想昨晚关雎尔放弃淑女形象,一个人钻楼梯间唱饶舌,又追上一句:“我一直想跟你说的一句话,上班只是挣钱,不要寄托太多感情和理想在上面。具体晚上再说。”

  关雎尔放下电话,发了一分钟的呆,心里暖暖的。她不知道安迪怎么忽然打电话来说这些,可有人及时地关心她一下,她心里好受了许多。

  这边,安迪电话一个让人事过来谈话。人事进门就急着表态:“我最近都没敢在刘斯萌面前经过,怕他敏感……”

  “这件事让谭总处理。我有两个计划,其一是年终奖之后辞退几个业务不佳的人,你现在可以开始物色新手接替关张王等三位的位置。宁可新人经验不足,甚至滑头,但一定要智商高,反应果断,性格开朗。其余条件照旧。其二是人事新添一个名额……”安迪一边回想,一边将曲筱绡的描述原封不动地复述给人事。

  “这种人容易找,只要去大学找个没入任何社团的大四女生就行,找到立刻让过来实习。我会找个二类大学,自我感觉比较好,长相一般的。”

  “你需要创造环境,保持她的风格。元旦后全靠她了。”安迪请人事出门。等静下来,才有空好好思考刘斯萌自杀那件事。也克制不住地想到,如果昨晚她没发邮件让刘斯萌重做报告呢,如果在电邮中没有彻底否定刘斯萌的工作呢?如果……

  一上午的工作异常沉闷,大伙儿都声音小了许多。午餐时分,安迪难得民主了一把,请大家无记名投票,看要不要废除午餐会,让白天时间稍微宽松一点,大家有精神放松的两小时。她避嫌,走开了。可当场开票结果,居然是继续午餐会以压倒多数胜出。她这才心中少了一点点儿内疚。

  而邱莹莹的中饭吃得前所未有的好。她正在楼上吃中饭,应勤的电话打进来。邱莹莹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应勤,心里莫名地开心,接通就自来熟地问:“中饭吃了吧,我正吃呢。”

  “哦,那你先吃饭,我过十分钟再打给你。”

  邱莹莹看看才吃了几口的饭盒,忙道:“没事儿,你说吧。我都快吃完了。我今天没吃腊肉饭,你不用馋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