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和奇点决裂
阿耐2016-04-22 13:154,359

  但关雎尔不同于邱莹莹,若是邱莹莹,一准完全照樊胜美所说去做了。自打22楼出现安迪之后,关雎尔心中有了对比,因此樊胜美的建议只是提醒她一个现实,那就是人事很难通过一份总结就精准量化一个人在公司的价值,人事的判断受太多非理智因素的影响,因此个人总结必须如顶头上司说的,不能写得太老实头。但关雎尔却不认为,写得华丽是打动人事的第一要素。毕竟他们公司的人事看上去非常专业,不可能像打了激素的发情男只要看到美女就可以忽略美女是不是妖精所变。

  不用考虑太多,关雎尔把最终答案押注在与安迪的通话中。可惜安迪的电话一直不是忙碌就是关机,关雎尔却等不到安迪下班才问,因为一年新人考核对她太重要,她必须全力以赴,分秒必争,使出浑身解数。

  安迪接到关雎尔电话的时候就笑了,“你和小曲都很厉害,我上午才刚结束工作,水都还没喝一口,小曲电话就进来了。现在刚结束餐会,人才刚站起身呢,你的电话来了。很要紧的事?”

  “我……可能有点小题大做。我的年终总结写得很辛苦,人事将就此对我进行考核,还要面谈。可今天我上司说我写得不够亮眼,我想你肯定写了大大小小无数考核报告,该怎么打动人事呢?樊姐是资深HR,她跟我说,要有美貌,才能让人愿意探究内在。”

  “小樊这个办法可能适用于不大职业的人事,据我跟我们人事的交谈,他们会抓住几点要素快速审核总结,这几点要素很难用花言巧语掩饰过去。你首先需要分辨你们人事在日常工作中的讲话,提取其中透露出的他们关注的重点要素。根据这些要素,我一向采取的方针是先入为主。先入为主是人的认知缺陷,包括看见美貌就忘了其他就是其中的一种。而我们在职业中所采取的先入为主,我建议还是职业一点为好。我的办法是在总结的最开始,用强劲而洗练的语言灌输符合人事所需要素的要点ABC,让看报告的人不由自主地顺着你给的思路框架走。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到。”

  “我肯定做不到你的强势,但我会尝试。你这一说我想到了,我写得太婉转。”

  “这是你的性格。”

  “是的,真不好意思。可我已经改了不少。”

  “绵里藏针对你可能更合适。至于先入为主的办法,以后你会接触很多对内对外的文案,都可以用到。总结起来无非是摸透对方的需求,让他接受你的思想。意思就是这些,我上班了。”关雎尔才放下手机,一位刚吃中饭回来,可能听到下半段的同事闪着眼睛问:“老大跟你谈话了?你向李朝生搬救兵?”“外面很冷哦,你鼻子都冻红了。中饭吃点儿什么?”同事与关雎尔同年,一样充满忐忑不安,见关雎尔回避话题,又紧盯着问:“李朝生怎么说?”关雎尔翻出手机给同事看,“你看这是李朝生的号码吗?”同事却说:“李朝生换手机了?”关雎尔无语。为了这个年终考评,一年工龄的这帮人风声鹤唳,几乎互相倾轧,繁重的工作压力之外,更是心理压力巨大,每个人似乎都失去平和。进去办公室,关雎尔看到刚才那同事走进她隔壁的包厢后,快手快脚查阅李朝生的手机号码,几乎是堂而皇之地当着关雎尔的面来做。关雎尔不禁偷偷翻白眼。

  安迪下班,与同事一起走到地下车库公司买下的停车位取车。她的车子是很骚包的橙色,即使在昏暗中也很容易辨识,而她更看见车尾靠着一个人。不是奇点是谁。她与同事说了一声,发现同事的眼神似乎是对奇点不以为然。倒是不出所料,奇点的长相确实挺不张扬。

  若是曲筱绡看到此情此景,定然捧腹大笑。安迪则是走过去,先冲奇点笑笑,赶紧打开车后盖,拿了一瓶矿泉水。她也不怕奇点看出她的心烦意乱。“安迪,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吃饭的饭店订了位置。我们这就过去?”“不去。你是那么理智的人,为什么一直不承认现实?再见面,两个人都没完没了啦。”

  奇点不答,定定地看着安迪。安迪被看得浑身毛躁,扭开瓶盖喝了一口水,转身钻进自己车里,迅速锁上所有车门,点火启动。奇点想不到安迪一点不留商量余地,拍窗喊道:“安迪,别走,别走……”心里却知里面肯定听不到,这车隔音做得非常扎实。而安迪则是似乎失去理智地将车直直倒出车位,全然不顾奇点就在后面。奇点下意识地急忙避走,跳到一根柱子后边。却看到安迪的车子经过他身边时,安迪嘴角似笑非笑。

  奇点当即领悟安迪似笑非笑的意思。是,他躲什么。正常人怎么可能放着一个大活人不管,真的压上来。可他下意识地躲了。他真的连想都没想过,完全是下意识地猛躲。仿佛眼前的女人真的会脸一翻就精神失常。在脑袋转得比他更快的安迪面前,他猝不及防,完全暴露连他自己都不大清楚的潜意识。

  奇点呆呆地看着车子离他远去。

  安迪在堵塞的车龙里驱车慢慢爬行,趁机给谭宗明打电话,要求换车,以免以后又被守株待兔。

  邱莹莹拿塑料袋拎着一盒巧克力下班,浑身轻快得像失去地心引力。只是路上接到樊胜美一个电话,要求她在地铁某个站点下车等候,一起去看一家酒店。邱莹莹一口答应,她先到一步,站在约定的宽敞地方等候。她很有耐心,因为时不时可以啃一口巧克力。她总想一颗巧克力慢慢地啃,可总忍不住两口就囫囵下肚了。

  但等看到樊胜美时,邱莹莹还是大方地递去盒子,让樊胜美一起吃。樊胜美识趣,说她一到晚上就不敢吃东西,尤其是热量如此高的巧克力,怕肥。但还是在邱莹莹的坚持下,吃了一颗。

  樊胜美领邱莹莹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面前,指着灯火辉煌的整座大厦,道:“我请猎头朋友帮忙推荐,朋友推荐我来应聘这家酒店的人事部经理。我先来踩点,摸清他们经理人员的服装,面试穿上与他们风格类似的,可能比较容易被认同。”

  “哇,经理耶,樊姐你发达了,以后与安迪并肩了。”

  樊胜美一笑,“这年头的头衔都给得高,越是门面风光的,职务越是夸张,这家店负责人事的,最高职位是总监。我还是坐老位置,工资也相差无几,不过就在市中心,以后回家逛店都方便。王柏川不在的时候,可以考虑帮他看顾一下公司。我们进去吧。低调,别让他们的员工注目。”

  邱莹莹跟樊胜美穿过街道,但樊胜美立刻发现了异常,让邱莹莹收起塑料袋,宁可抱着密封盒,也比拎着塑料袋更上得了台面。邱莹莹听凭樊胜美摆布,她除了跟安迪在五星级高档酒店住了一宿吃了几顿之外,平时想都不去想那种高档地方,反正那不属于她,她也不妄想。但邱莹莹抱着密封盒跟樊胜美穿过酒店雪亮的玻璃门,擦着衣服笔挺的门童进去里面大厅,第一次油然生出心虚来。不像跟着安迪,有什么事安迪肯定扛得起。而樊胜美与她差不多,那些闪亮的茶几,宽大柔软的真皮沙发,还有书架上的时尚杂志,她都不敢乱碰,免得有人跳出来问她收钱。

  樊胜美则是经常出入高档场所,拉着邱莹莹在一张双人沙发上坐下,取个好角度,正好可以看清饭店工作人员的人来人往。她见邱莹莹缩着双肩,笑道:“放心,越是这种大饭店,免费的项目越多。大堂坐着没人赶你,去厕所也没人管你,手纸小毛巾什么的随便用。”樊胜美边说,便想夺过邱莹莹怀里的密封盒,让邱莹莹随意着点儿,可邱莹莹紧紧抱着不放,仿佛密封盒里的是核按钮,身子则是与沙发背离得远远的。

  樊胜美无奈,只能任由邱莹莹浑身见不得大世面的样子。但有邱莹莹陪着,樊胜美好歹不落单,可以大大方方地坐着细心观察。

  邱莹莹坐了会儿,却受不了了,温暖的环境里,她特别容易饿,肚子早长一声短一声地叫开了。只是为了义气,忍饥挨饿陪着樊胜美。她前阵子找过工作,知道找工作的艰难,樊姐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全力帮忙。与樊胜美专注于酒店员工制服不同,邱莹莹就是漫无目的地乱看。忽然,她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安迪!”邱莹莹差点儿跳起来,终于有点儿兴奋。

  樊胜美顺着指点看去,果然安迪穿着笔挺的套裙,身姿婀娜,与一名男子站在大堂一个远离人群的角落热烈交谈。她连忙阻止蠢蠢欲动的邱莹莹,“别过去打扰,人家在谈工作。”

  “不是魏兄,那就肯定在谈工作啦。我不过去,我给她发条短信。”

  樊胜美笑道:“你可以打好字,但千万等人家谈完转移场地的时候,再发出去。”

  邱莹莹根本不听,“一条短信又没什么的。发,立即发。”

  樊胜美微笑,但心里忽然生出点儿酸意,看邱莹莹这会儿高兴的,像小老鼠看见油瓶一样。

  安迪看到手机短信,抬眼四处找找,看到休息等候区的两位邻居。但她正与人谈重要工作,只是举手向两人示意一下,继续交谈。邱莹莹接到信号,这才放松下来,将怀里的盒子放到身边,懒洋洋靠到沙发背上。仿佛肚子也不怎么饿了。

  不到一个小时,樊胜美基本上摸清这家酒店制服的套路,起身拉邱莹莹离开。邱莹莹这回却坐着不走了,“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安迪问她什么时候走,要是她也很快走,我们等等她。”

  “她正忙着呢,你电话过去,倒是害她惦记着我们回家,不能与人好好交流了。”

  “晚上不能让她落单啊。她有时候看上去傻傻的心不在焉的,好像不大会照顾好自己。”

  樊胜美扭头偷笑,忍住笑,才道:“你放心,她开着车呢,一块铁包着她,安全。”

  邱莹莹这才跟着樊胜美走。在樊胜美最后回头欣赏酒店水晶宫般繁华的时候,邱莹莹看看依然在与人热烈讨论的安迪。

  与一个月前,甚至几星期前的酒会不同,才几天时间,安迪在业内的名头越来越响亮,不断有人上来自我介绍。于是酒会结束,又有咖啡桌边的私聊。直到十一点多,安迪看看手表,说她撑不住了,才被同行放行。

  谭宗明换给她的果然是低调得多的商务车,看车尾是辉腾,看车头,都会误以为是帕萨特。安迪坐上车,一想到换车的原因,不禁长吁短叹,情绪低落。她呆呆坐了会儿,打开GPS背熟回家路径,有点儿魂不守舍地开回家去。不出所料,她迷路了。当然她有老办法。她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地址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她报出奇点住的小区的名号。

  出租车司机很快就带安迪到了奇点住的小区。如同许多小区,一到晚上周围停车停得针插不入。安迪在很远的地方才找到车位,一个人慢腾腾地往小区走。但稍微接近,就止步了,抬头数着楼层,寻找属于奇点家的窗户。窗户里透出灯光,显然奇点在家。在看书吧,还是上网?

  安迪站在行道树下胡思乱想,早年还是网友时候的聊天,后来两人的接触,一幕一幕,纷至沓来。想得出神的时候,忽然,灯熄灭了。他睡了?安迪又是站了会儿,面无表情地往远处的车子走。眼泪却是又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她现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很差劲。

  回到欢乐颂22楼,才出电梯,便听见有歇斯底里的饶舌歌从关闭的楼梯间门传出。安迪心中生出一丝警惕,偷偷走近楼梯门,确定声源就在22楼的楼梯间。而这声音是如此古怪,听似熟悉,安迪却是想来想去与22楼的所有人对不上号。她终于下定决心,小心地拧开楼梯间门锁,往里一看,傻了,昏黄路灯下竟然是皱着眉头捏着拳头忘情投入饶舌的关雎尔。因为戴着耳机,关雎尔没听到有人开门,安迪看了几秒,又轻轻将门关上,回到自己家里。她怀疑关雎尔卡在年终总结那儿了。一个总结,一次面谈,有这么磨人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