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22楼的姑娘都是很好的人
阿耐2019-11-29 15:254,195

  “结婚,与另一个人终生相守,生儿育女,结伴到老,难道不是一件终身大事?”

  “吓人。”曲筱绡不由得想到,樊大姐跟王柏川一结婚,那就是这个大包袱名正言顺吧嗒一声黏王柏川身上,而且是一辈子,这不仅仅是吓人了,“悲惨!”

  安迪则是有感而发,“还好,人比你小曲想象中要能挨一些,人很皮实。”

  “本着挨日子去结婚?”曲筱绡翻白眼,“那真是活腻了才去呢。我觉得,结婚不是终身大事,一个人学本事让自己活得开心快乐才是终身大事。但我不跟你们讨论了,你们都让老祖宗教笨的,一根筋,只晓得结婚,不晓得结婚干吗,你们不会懂。”

  樊胜美知道曲筱绡针对的是她,扎的是她的心,而不是安迪,她才打算反驳,安迪抢在前面。“哈哈,书读得不好,这下露馅儿了吧。小樊说的是人生各个阶段所做出的影响人一辈子的决定,婚姻是一桩。你说的是毕生不能停止的修炼。说的是两码事,你使劲儿反驳什么。不过我认同你的说法,解决个人修炼问题,婚姻生活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婚姻是表,个人修炼是里。”

  樊胜美终于才逮到机会,道:“婚姻生活犹如人穿鞋子,合不合脚,未必两个修炼成精的人就能幸福美满,弄不好阿呆配阿瓜才是最佳选择。”

  曲筱绡看看安迪,原指望安迪说,可安迪想到在座的还有王柏川,就不说了。曲筱绡等了会儿,见樊胜美露出得意的神色,气不过了,道:“樊大姐你真传统,这辈子心里只有结婚,是吧?只要结婚,做阿呆阿瓜一辈子也无所谓,是吧?”

  “看到医院了。”王柏川忍不住插嘴,结束两人的争执。只怕再说下去,别人有顾忌,曲筱绡嘴巴没顾忌,什么难听话都能说出来。伤的肯定是樊胜美。

  车子很快到医院,一行下车进去。安迪看见取款机就道:“你们先找小关去,我取些钱。”

  王柏川忙道:“我来,我来。”

  曲筱绡拦住王柏川,“你跟樊大姐先去找关关,我跟着安迪。”送走王柏川,才跟安迪一起排队等取钱。想不到今晚医院这么热闹。“安迪,我……想走了。赵医生今天值班。”见安迪惊讶地看她,曲筱绡嘀嘀咕咕地承认,“我当然对他了如指掌。要是应勤真快没命了,他肯定得出来。”“走吧。我看到小邱会打电话给你,让你跟她说几句话。”“甭说话了,她见我没好气,这种时候不气她了。我也拿点儿钱给她,跟你的凑一起吧。”“算了,我一个人的够了。你别煎熬自己,走吧。”“嗯。”曲筱绡答应,可又贴在安迪背后,扭来扭去不走。安迪一向与人疏远,被包奕凡死缠烂打之后又遭曲筱绡死缠烂打,她只能勉强自己一步一步地适应,让曲筱绡在后面贴着。关雎尔打车急匆匆进入医院,直奔急诊,果然见到谢滨与朋友已经站在门口,而邱莹莹与应勤已经送进里面。“男的有呼吸,女的一路喊男的,男的没声音。怎么回事?派出所的同事过会儿就到。”“恋爱问题。回头再说,我现在一点儿心情都没有。”很快,一个护士出来打断他们说话,“谁是家属?输液,检查,快去缴费。”“有生命危险吗?”“在抢救。快去付费。”关雎尔赶紧拿了谢滨送回的钱跑去缴费。正好与匆匆小跑而入的樊胜美错身而过,谁也没看见谁。可她的现金不够,她在收费口指点下去找取款机,也正好看见排队取钱的安迪和曲筱绡。她又赶紧跑过去,气喘吁吁地道:“安迪,借我点儿钱,我带的现金不够。”

  曲筱绡吧嗒黏到关雎尔身上,将关雎尔手中的单子抢过来看,“不多,我先去付了。你们慢慢排队。付完送急诊室吗?”“对。越快越好。”曲筱绡便也飞奔起来。她比关雎尔泼辣得多,既然是急诊,她就插队,吆喝着抢在别人的前面,抢先付款结账,又拿了回执飞奔去急诊室。半路,她赶超了一个快步疾走的医生。等她意识到赶超的是谁,她一个刹车,扭头看向赵医生,呆了。正好有人推小车过来,刹不住车,眼看就要撞向曲筱绡,赵医生连忙一把将曲筱绡抓过来。亲密惯了的两个人,很自然而然地贴在了一起,避开小推车的冲撞。但两人又很快意识到问题,赵医生背过手去,曲筱绡跳开,两人再奔急诊。曲筱绡满心都是复杂。

  “是小邱和应勤,你一定要尽力。”

  “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参与打架。”

  “噢。别急,有情况我立刻告诉你。”

  “嗯。”曲筱绡很想说,你在我就放心了,可她说不出口,不愿示弱。

  樊胜美惊讶地看着曲筱绡与据说已经闹崩的赵医生一起赶来,她与赵医生打个招呼,赵医生便进去急诊室。曲筱绡这才站住喘粗气,眼睛看向门外另外两个男子。而她发现,其中一个男子看着赵医生的眼光有异。但她跑喘了,又是心跳得厉害,暂时无法多想。

  等曲筱绡才刚呼吸平缓,一位护士伸出头来,“赵医生让通知一声,邱莹莹无生命危险。”

  “谢谢你。”曲筱绡知道这是她的后门起作用。她想不到与赵医生这么见面了。可既然见了,她不是孬种,不会再考虑偷偷离开。只是她忍不住地发呆,跟谁都不愿说话,仿佛听到樊胜美在跟她说什么,她懒得听清,她慢慢走过去,在拐角处,背着急诊室,找个位置坐下。继续发呆。

  安迪与关雎尔取了钱过来,见曲筱绡一个人呆坐,安迪立刻意识到曲筱绡撞见赵医生了,一拉关雎尔,让别打扰。关雎尔看着曲筱绡,她完全想不到每天除了胡闹就是胡闹的曲筱绡竟然也能发呆,那样子如此孤独可怜,她不禁想到那天在茶馆遇见的赵医生,那个写着曲筱绡名字的赵医生,这一对冤家。而抬头,她正好看见谢滨了然的目光。关雎尔想不到今晚深陷如此尴尬复杂的境地,她只能深呼吸一下,道:“安迪,樊姐,王总,这位是谢滨,我的朋友,是他和他朋友帮我解救小邱。他在市公安局工作。”然后,关雎尔又给谢滨介绍了安迪樊姐王总。于是,谁都看得出,关、谢这两个人关系的特殊。最后,关雎尔才对着曲筱绡的方向,跟谢滨道:“她是曲筱绡。”

  谢滨点头。

  樊胜美道:“小谢,我替小邱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和同事出力,小邱吃亏更大。还有,派出所那边的处理得拜托你,不知道后面我们该怎么做,请你帮忙。”

  “应该的。他们很快有人过来,我跟他们会合后,看情况。”

  “好,这一边的就拜托你。小关你当然作为联络人了。这整件事,小关你是最清楚的,小邱没过错。因此有人必须为他们的恶劣行为付出沉重代价。”

  “是的,樊姐,我会把握。”

  “好,我们在这儿等吧。王柏川,你去买点儿吃的来好不好?今天肯定会闹到很晚。”

  樊胜美指挥若定,大家都听她的安排。王柏川出去买点心;派出所的人一来,由关雎尔与谢滨出面处理;即使樊胜美没有指挥,安迪自觉做钱包。不过她不便疾走,缴费之类的交给樊胜美去跑动。只有曲筱绡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坐在转角处发呆。

  推车进进出出,大家只有看着,帮不上忙。但邱莹莹被推去做检查,樊胜美小跑跟上,一路跟邱莹莹说大家的关心,让她什么都安心,只要专心配合医生就行。但邱莹莹似乎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问应勤怎么样。樊胜美不知,但她撒了个谎,“应勤是赵医生在救,刚才赵医生特意跑出来告诉我们,没问题,看上去伤得好像很重,其实没有大的损伤。”

  “真的吗?他……保护我,保护我……”

  “对,他豁出性命保护你,他心里究竟怎么想,你应该清楚了,他爱你。你一定要比他更快养好伤,可以照顾他。好好配合医生。”

  “樊姐……”邱莹莹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眨眼,表示她听到了,她一定会做到。于是挤出一团一团的眼泪。樊胜美想不到,一个人的眼泪能流得这么快,倾盆大雨一般。邱莹莹就这么流着倾盆大雨一般的眼泪,被推进检查室,做一个接着一个的检查。樊胜美也忍不住哭了。

  这边,安迪扶墙等待。关雎尔携谢滨在另一角接受简单问话,王柏川还没回来,曲筱绡一个人在发呆,她不想去打扰。因为她心烦的时候最恨别人打扰,将心比心。她一个人等在门口,连赵医生匆匆出来看见都有些吃惊,大伙儿都跑哪儿去了。

  赵医生当然依然会为22楼的姑娘们开后门,他抓紧时间详细跟安迪说明两个人的伤情,以及进一步的手术安排,方便姑娘们配合,而且他也知道安迪记得住。

  曲筱绡即使在转角发呆,也能一下子捕捉到,一抹熟悉的声音,那么迷人,性感,一如既往,如同她与他初次相见。她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排除所有杂音,她耳朵里只有那一抹熟悉的声音。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她只是听着那声音,听着,听着,过去一段段的时光柔柔地流淌过她的心,轻轻地溢出眼角,滴滴答答地滴落在胸口,伴随着她的心跳。她静静地听着,听着……

  樊胜美跟着邱莹莹的活动床又小跑回来,路经曲筱绡,再见与安迪说话的赵医生,恍然大悟。她止住脚步,看着邱莹莹进去后,坐到曲筱绡身边,将纸巾放到曲筱绡手里。

  安迪与赵医生说完,找到曲筱绡,见此心疼。第一次主动伸手擦干曲筱绡的眼泪,主动伸手将曲筱绡抱进怀里。

  樊胜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伸手去拥抱曲筱绡。因为她看见王柏川回来。她流着眼泪扑到王柏川肩上。她发现,她如此需要王柏川,需要他的支持,即使他并不是能力出众,但他在身边,这就是一切。

  不远处,关雎尔在回答问题间隙看到这一幕,她很骄傲地跟谢滨道:“我们22楼的姑娘都是很好的人。

  夜深人静的住院部走廊,毛遂自荐留下来照顾邱莹莹的关雎尔从病房里出来,轻手轻脚走到应勤病房的门口。从玻璃门往里看,一片漆黑,她心中好生犹豫,不知该不该出声叫自愿留下来照顾应勤的谢滨出来。这一晚谢滨出力最大,可能他累了,已经躺活动床上休息。关雎尔看看空旷的楼道,忍不住拉紧衣襟。从小到大,第一次单独在全然陌生而开放的地方过夜,她心里忐忑,不禁想起历年看过的医院闹鬼的恐怖片子。即使电梯门的开合声也惊得关雎尔一阵心跳,好在,她很快见到高高大大精力充沛的谢滨出现在走廊上。她心里立即踏实了,禁不住欢快地奔跑过去。

  关雎尔的笑容点燃谢滨的脸,他也欢快地轻声道:“我也买了你的夜宵,可惜只有饼干面包,没有热的。小邱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才劝她睡下,一直念叨应勤,念叨不要告诉她爸妈,念叨医药费怎么着落。今晚非常非常谢谢你,应勤那边怎样?”

  “等麻醉六个小时清醒期过后,我让他睡了,我赶紧趁刚换上一袋大包装吊针的间隙出去找吃的。今晚我们都不能睡了。”

  谢滨说完就进病房查看应勤的状况。关雎尔轻轻地拆一包饼干,几乎没弄出多少声响,但为此多费了不小的劲儿。谢滨返回,抓了关雎尔递来的饼干就吃,一口咬下去,就在静谧的走廊制造出巨大的声响。他看到关雎尔鼓鼓的轻轻蠕动的腮帮子,知道是她含着饼干先濡湿了才咀嚼,不禁感慨:“你真文雅到极致,连吃饼干都不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